【476】,万一行呢(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杰尔斯的主治医生的动作很快,不过片刻的功夫,他便已经做好了一切安乐死的准备了。

    或者说其实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达芙妮丹蕾女士和沃伦威特先生两个人,一定会为杰尔斯选择这种方法。

    真的说起来,他其实与达芙妮丹蕾女士还有沃伦威特也是老朋友了,甚至可以说他也是看着杰尔斯从小长到大的,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这个年轻人的生命。

    是的,杰尔斯今年不过也才十九岁,是应该刚刚上大学的年纪,可是,可是他却得了这样的病,该做的努力已经全都做过了。

    他身为医生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也都动用了,可是,可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看到当初那个阳光少年的人生如此的短暂。

    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便不会发生的。

    推着准备好的针剂,杰尔斯的主治医生走进了杰尔斯的病室。

    而达芙妮丹蕾女士还有沃伦威特先生两个人,却依就是只能等在外面。

    隔着那层玻璃清清楚楚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向着死亡行去,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可以说这样的过程对于身为父母的他们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残忍,可是,可是现在不管是谁也无法劝得他们离开。

    身为父母既然不能救下自己的儿子,那么便是送他一程也是好的。

    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着自己心里的痛楚,达芙妮丹蕾女士眼里的泪水更是汹涌了。

    杰尔斯也是流着泪看向与自己明明近在咫尺,可是却又似乎远在天涯的父亲和母亲。

    他知道过了今天,不,或者更准确地来说,只是过了这一会儿,他便会与他们阴阳相隔,生死两重天了。

    不是他狠心想要抛下自己的父母,实在是他真的,他真的撑不住,所以爸爸,妈妈不要怪他。

    就在这个时候达芙妮丹蕾女士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达芙妮丹蕾哭瘫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去接电话。

    可是那手机的铃声却异样的执着,一通铃声过后,居然又再次响了起来。

    沃伦威特,看了一眼自己痛不欲生的妻子,然后从妻子的包里取出了手机,接通。

    那边人只是很简单地说了一句什么,于是沃伦威特的眼睛便在这瞬间亮了起来。

    接着他便毫不犹豫地抬手拍响了玻璃:“老约翰你住手,等等,不要动手……”

    而此时此刻约翰已经准备将自己手中针管里的试剂推进到那点滴中。

    他有些不解地看向玻璃外的沃伦威特:“发生什么事儿了?”

    “等等,有人说她可以救我的儿子,而且她马上就会过来了!”沃伦威特急急地道。

    达芙妮丹蕾女士一听到这话,也是立马伸手抓住了自己丈夫的手臂,她的声音都有些说不连句了:“沃伦威特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有人说她可以救我们的杰尔斯,而且她很快就会到了,让我们千万不要给杰尔斯做安乐死。”沃伦威特急急地道。

    虽然那个电话,是陌生的号码,声音也是陌生的声音,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给自己这个家带来希望那么就行。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达芙妮丹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紧紧地拉着沃伦威特的衣袖问道。

    “真的,真的,电话那边就是这么说的。”

    约翰却是皱着眉微微地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将手里的针剂重新放回到了小车上。

    虽然他不希望杰尔斯死,可是在他看来,这个所谓的希望根本也是极为虚无缥缈的,而且这样的事儿已经不知道在杰尔斯的身上发生了多少次了。

    每一次希望来了,可是却又走了,当希望走后,那种巨大的失落感,让他以为会将达芙妮丹蕾与沃伦威特两个人击垮呢。

    可是因为杰尔斯,这对夫妻一次次地挺了过来,可是这一次……

    如果当希望再次变成失望,那么杰尔斯也会安乐死的,而到时候,达芙妮丹蕾女士还有沃伦威特两个人还能再撑下去吗?

    病床上的杰尔斯看着玻璃窗那头,重新又对自己燃起希望的父母,他的脸上却是扯出了一抹苦笑。

    这一次会是希望吗?

    他不知道,甚至他都不敢奢望这一次还是希望了,因为他已经失望了太多次了。

    他真的很想要开口劝劝自己的父母,真的不用再试了,再试多少次,只怕也没有什么用,只是自己又要多被身体上的痛苦折磨得更久一些罢了。

    可是他只是嘴唇动了动,却到底也没有说出来拒绝的话,是啊,他是真的没办法开口拒绝自己的父母。

    反正自己都要死了,那么便让他们再试一次吧。

    沃伦威特让达芙妮丹蕾在这里陪着儿子,他去楼下接那位正在赶来的,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

    只是沃伦威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人居然是一个来自于东方的少女,而且这个少女的年纪很明显还没有自己儿子大呢。

    缪如茵一看到沃伦威特,脸上立马便扬起了笑容,前世的时候,达芙妮丹蕾女士还有沃伦威特先生,对她可是视如己出的。

    所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在她的心里对于达芙妮丹蕾女士还有沃伦威特两个人始终都抱着一份感激之情。

    “沃伦威特先生您好,我是缪如茵,刚才的电话便是我打的。”

    看着面前少女明媚的笑容,沃伦威特只觉得自己的嘴巴有些苦涩,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是他看不起少年人,实在是这样的年纪……

    当下沃伦威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只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昏头了,要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没有从电话里听出来这个少女那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呢。

    “这位缪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处知道的我儿子的病情,还有我妻子的手机号,可是,可是四月一号都已经过去了,所以这样的玩笑真的一点儿也不好笑……”

    “而且,而且我最爱的儿子杰尔斯正在等着安乐死,我身为父亲的,必须要赶过去陪他走完最后一程才行。”

    沃伦威特的心里又想起了现在在楼上又重新燃起希望的妻子,心底里不由得又是一阵酸楚,当下他也不再看缪如茵,直接转过身:“这位小姐,我还有事儿。”

    “沃伦威特先生,我是来自于东方,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东方的华夏古国有一种神奇的医术被称为中医,那是一种与你们的医术,哦,在华夏你们的医术被称为西医。”

    “中医,是一种与西医截然不同的医术,所以有些时候对于你们西医来说,是很不好解决的问题,可是对于中医来说,却不是什么难题。”

    沃伦威特的身形并没有转过来:“在美国在纽约,也有华夏的中医,而我们也请过那些人来为我儿子医治,可是他们也同样的没有任何办法。”

    “那是因为他们不如我!”少女淡然而又自信的声音,令得沃伦威特的身子缓缓地转了过来。

    对于沃伦威特审慎的眸子,缪如茵的脸上微笑如故:“我是神医,专治别人治好的病。”

    神医……沃伦威特只觉得这两个字有些十分荒谬的感觉,放眼现在的医学界真的有人敢自称自己是神医吗?

    面前的这个少女是不是也有些太看得起她自己了。

    缪如茵自然也没有想过只凭着神医两个字便能说服自己前世的导师。

    当下她也不待沃伦威特开口,便又继续道:“既然你们现在已经为杰尔斯选择了安乐死,那么何不让我试试看呢,说不定我真的可以将杰尔斯治好呢?”

    “在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我真的可以治好你的儿子呢,而且不管我行还是不行,结果都不可能更坏了不是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