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初见缪家人(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喂,我说柳少啊,我在你的眼里就是那么一个见钱眼开的形象吗?”

    少女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无可奈何:“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我在你柳大少的眼里居然就是一个掉进钱眼儿里的人。好伤心怎么办?”

    柳泽白在电话那边直接笑出声音来:“行了,也不知道谁和我第一次见面之后,便不住口地提到钱钱钱的。”

    于是少女蔫了,好吧,果然她财迷的形象居然已经如此的深入人心了,可是这倒是也没有关系,世人都知道财迷的钱不能贪,所以以后再有人想要自己治病,还看风水神马的,也不会不给钱,或者是少给钱的。

    嗯哼,所以财迷也是有好处的。

    “那怎么样,如果你方便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马爷爷,让他安排车接你,哦,你现在在哪里?”

    “不用了,你直接告诉我他家的地址就行了,我自己打车过去也方便。”缪如茵看了看自己腕表上的时间道。

    “也好,我先给马爷爷打个电话,一会儿就回给你。”

    “哦了!”少女点头。

    ……

    缪如茵并没有等太久,柳泽白便又打电话过来了,只不过马庄龙那边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倒是一定要坚持由他派车来接缪如茵。

    既然人家老人家也是一片好心,缪如茵自然也不会再拒绝了,于是看了看旁边的标识,便将自己的位置告诉了柳泽白。

    “喂,我说柳少啊,看来今天你也不是很忙吗,居然一直在做传声筒,其实你完全可以把我的手机号告诉马老,或者是马老的手机号告诉我好不,我现在都替你累。”

    柳泽白那边的声音微顿了顿:“哦,我忘记了!”

    少女白眼中……这话拿去骗鬼,鬼都不会信的好不。

    ……

    马家的车倒是并没有让缪如茵等太久,不过二十分钟后便有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车停在了缪如茵的面前。

    一身西装革履的黑人司机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是缪如茵缪小姐吧?”

    “不错,我是缪如茵!”

    少女淡淡地点了点头。

    “缪小姐好,我是马家的司机,奉老爷的命令过来接缪小姐去马家大宅。”一边说着,黑人司机一边打开了车门,并且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缪如茵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上了车。

    黑人司机开车的技术相当不错,一路倒是极为平稳。

    马家的大宅位于纽约长岛,而且据黑人司机说,在纽约的郊外,马家还有一处山庄,平素里马老爷子最喜欢住在那里。

    当车子驶进了长岛马家大宅,早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正等在那里。

    “缪小姐,这位是我家老爷的长子,大少爷马文远。”黑人司机忙道。

    而马文远一看到缪如茵走了下来,也忙一脸堆笑上前道:“欢迎缪小姐前来做客,我父亲正在里面等着缪小姐呢。”

    只是虽然这位马文远先生表现得很是彬彬有礼,可是脸上的笑容更多的却是客套,倒是少了几分真诚。

    不过于这些,缪如茵自然也不会介意的,对于她来说,这个马文远也不过就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罢了,而她这一次所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见一见马庄龙马老而已。

    只是一进入马家大宅,缪如茵这才发现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居然不只是马庄龙一个人,竟然是一屋子人,而且与马庄龙同坐的也是一个老者。

    那位老者看起来要比八十岁高龄的马老还要更大几岁,虽然也是精神矍铄,可是脸上却还是有着几分少许的病气,也许别人是看不出来,不过这一切却逃过缪如茵的这双利眼。

    而且……乍见这位老者的时候,缪如茵的心头却是难得狠狠地一跳,这个老人居然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不是因为她从前曾见过他,只是因为他们的血脉……

    是的,那是来自于共同血脉的熟悉感。

    缪如茵脸上的表情有了片刻的微滞,脚下的步子也是微微地顿了顿,不过她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马庄龙一看到缪如茵来了,一张老脸上也是立马堆出了一朵菊花,可是他这边才刚刚把手抬起来,还不待出声招呼,便听到旁边一个年轻的女子很是有些不屑地开口了:

    “马爷爷,这位就是您所说的神医啊,还真是年轻得紧呢,马爷爷这样的一个年轻的神医,我可不敢让她给我爷爷诊脉。”

    年轻的女子一边说着,一边目光不善地打量着缪如茵:“不如这样吧,让她先来给我诊脉看看,如果她能看出来我的身体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那么再给我爷爷诊脉也不迟。”

    听到这话,马庄龙的脸色不由得就是一沉,他本来也是好心,听说缪正仁最近身体也不好的消息,便将他也请来了,想着正好缪如茵过来,且不说她到底是不是缪家的子孙,单凭着她那一身堪称出神入化的医术。

    能给缪正仁看看也是好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缪婉婉平素里看着倒是一个精明的姑娘,可是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马庄龙刚想要开口,缪正仁却是已经率先开口了:“婉婉怎么说话呢。”

    缪婉婉倒是也不以为意,看得出来平素在家里的时候,她也是一个很受宠的孩子,当下居然还撒娇地道:“爷爷,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马庄龙的脸色有些沉了下来,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也不会请缪如茵过来了。

    缪如茵的脸上带着浅浅淡淡的笑,可是这份笑容看在马庄龙的眼里,却让他心里咯噔一下,话说他老人家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此时此刻,这丫头脸上的笑容,可是要比在东港的时候,与柳老头,申老头,杜老头他们一起的时候,冰冷了许多,甚至其中更多的却是疏离之意。

    “马老!”少女的脚步停了下来,她并不打算再往里走了。

    马庄龙却是在缪正仁,缪婉婉,还有自己儿子马文远,以及孙子马叶吃惊的目光中站了起来。

    不过缪如茵的话却还是继续往下道:“马老,既然今天马家有客人,那么倒是不适合再为马老诊脉了,最近两天我都会在纽约,所以等到马家的客人走了,马老可以再约我。”

    马庄龙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他看得很清楚,这个女孩子的脸上虽然带着有礼的笑,可是她的那双明眸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一想到柳老头说过的,这丫头的那种种的手段,马庄龙也是止不住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不会把缪家的人叫过来了。

    “丫头,丫头……”

    “马老!”缪如茵才刚刚说了一个开头,那边的缪婉婉居然不顾爷爷的劝解再次开口了。

    其实她也知道这样是极为失礼的事儿,可是对于这个马爷爷口中的神医,她还真是一点儿也喜欢不起来,甚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见到这个要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少女时。

    她便下意识地将这个少女放在自己敌人的位置上,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她们天生就是仇人一般。

    所以她忍不住再次开口了:“哟,这还是神医吗,身为神医居然会怕给人看病,哼,我看啊你也不过就是沽名钓誉罢了。”

    “也不知道这所谓的神医头衔是花了多少钱买来的呢,甚至……”缪婉婉脸上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缪如茵冰冷的目光在缪婉婉的脸上顿了顿:“于你还真用不着本神医诊脉,你怀孕一个月有余,只怕你自己也不知道吧,而且本神医还知道,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也不是你身边这个男人的吧,而是一个黑人的孩子!”

    马叶一惊,要知道马缪两家可是早就有了联姻的意思,而联姻的两个人正是他与缪婉婉。

    而且他自是也早就与缪婉婉发生关系了,可是,可是这个少女神医这话是什么意思?

    马庄龙,马文远两个人的脸色也变了。

    缪正仁的脸色也变了。

    要知道缪婉婉怀孕其实是好事儿,可是那前提得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马家的骨血。

    而且不说年轻一辈人是怎么看的,可是像是马庄龙,缪正仁这样的老头子,他们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

    所以,如果缪婉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马叶的,那么这玩笑可就真的有些开大了。

    “你胡说!”缪婉婉怒了,一抡自己的手包便向着缪如茵砸了过去。

    缪如茵冷冷地抬手将她的手包拍到地上:“有没有怀孕,马家应该有家庭医生吧,请医生用试纸试一下就好了,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这位先生的,直接抽些羊水验dna就行了。”

    “哦,还有,这位缪小姐,以你的身体而言,真的不适合玩打胎,一旦你打掉了这个孩子,那么以后只怕你就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了,所以……这个小黑孩注定还是要生下来的。”

    缪婉婉恶狠狠地盯着缪如茵的笑脸,她只觉得这张笑脸,居然是格外的刺眼与可恶:“爷爷,马爷爷,马伯伯,马叶你们不要相信她,她是在胡说八道。”

    看着自家孙女那过于激烈的反烈,缪正仁也是皱起了眉头。

    他还是很了解自家孙女的,只怕这位少女神医还真的说准了,否则的话,以自家孙女的脾气而言,绝对不会反应如此激烈。

    不过这事儿,既然他看出来了,那么只怕……

    缪正仁向着马庄龙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正看到马庄龙也是正神色难看地看向缪婉婉。

    “婉婉,你安静一点!”缪正仁皱着眉头看向缪如茵,眼底里也翻涌着浓浓的不满。

    虽然面前这个少女是神医,可是你就算是再是神医,那么也不能如此的恶毒啊,她可知道她就是那么一句话,便是要毁了自己的宝贝孙女呢。

    特别是缪婉婉肚子里的孩子居然还不能打掉……

    马家,或者说不止是马家,这些大门大户的人家,谁家会娶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媳妇。

    特别是以缪婉婉的身份,自然不会自降身份去嫁给各个家族的旁支子弟的。

    而且那样的事儿,就算是为了缪家的家族利益考虑,也是万万不可的。

    而各个家族,那些有能力的直系子弟也是需要为家族繁衍后代的。

    不要说什么丁克家庭,那样所谓的丁克,绝对不会出现在如他们这样的家族里。

    只是这样的事儿,完全可以私下里说。

    到时候她想要多少钱,他们缪家也都是给得起的,可是……

    于是缪正仁的眼睛不由得眯了眯:“这位神医,你不觉得身为一位医者,应该为患者保守秘密吗,这属于患者的个人**。”

    缪如茵笑了,笑得刺骨寒凉:“这位老爷子,我是你们请来的吗?”

    不是。

    “本神医这一次过来是为了你孙女看病的吗?”

    不是。

    “本神医认识你们是谁吗?”

    不认识。

    “本神医和你们缪家有半毛钱的交情吗?”

    没有。

    “而且本神医自问也没的招惹到你们吧,是你孙女自己叫嚣得太厉害了吧。”

    是某个女人自己作死。

    “所以缪老爷子,这笔帐如果你们缪家想要记在本神医的头上,本神医接着。”

    缪婉婉一听这话立马又叫了起来:“好啊,有种你说啊,你叫什么名字?”

    “缪如茵!”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