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各方算计(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此时此刻,在东港的缪钰却并没有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他正坐在宁舒毓的房间里。

    看到缪钰挂断了电话,宁舒毓却是挑眉冷笑:“你们缪家果然是无耻到了极点了,十七年前算计我,现在又想要算计我的女儿了。”

    缪钰拧着眉头看向宁舒毓:“什么算计啊,我爸只是想要认回自己的孙女好不。你不要总是喜欢把我们家的人都想得那么坏。”

    宁舒毓嗤笑出声:“呵呵,我喜欢把你们家的人都往坏想,你自己怎么不好好地看看你们缪家人办的事儿呢。”

    “当年我的女儿是怎么么的,我又是怎么会与我的女儿分离了十七年,缪钰你现在还好意思坐在这里说你爸想要认回我的女儿。”

    “呵呵,想来是看到了我的女儿如果回了缪家会给缪家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吧。”

    缪钰的脸色很是有些难看:“我们缪家的人一个个在你的眼里就都是那么不堪。”

    女子勾起了红唇:“你才知道啊,不过缪钰我的女儿,我会找回来,而且她不会再姓缪了,这个姓氏冠在我女儿的头上,是她的耻辱。”

    缪钰腾地站了起来:“她是我缪家的孩子。”

    “你以为当她知道一切真相后,她还会认你们缪家的人吗?”女子冷冷地问道。

    缪钰眯了眯眼睛,目光有些锐利地看向面前的女子,曾经的时候她是那么深爱着自己,还记得那个时候她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永远都是溢着满满的柔情蜜意。

    可是,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再见自己便是如同冰霜一般的冰冷寒凉。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真的想起来了,是从那个孩子被抛弃的时候起。

    可是,可是现在他就要认回那个孩子了,而且他一直未娶,她也一直未嫁,所以只要她点头,那么他们依就还是快乐的一家三口人啊。

    甚至缪铭完全想不出来宁舒毓会拒绝自己的原因。

    这一切在他看来可是理所当然的,也是自然而然的。

    “行了,小毓不要再胡说了,等和女儿相认了,我们一家便可以继续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宁舒毓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起来,她突然间发现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认清楚过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宁舒毓虽然早就知道了,十七年前还只是一个十八岁少女的自己,眼睛是瞎了才会看上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被他的花言巧语打动了。

    可是最后的结果呢,她得到了什么,她得到的只是一身的伤痛,还有十七年的母女分离。

    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还想着要一家人团聚。

    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缪钰看着宁舒毓,对于女人此时此刻那不以为然的表情,很是有些不舒服:“你第一时间将这个孩子的事儿告诉我,不正是因为你的心里还有我吗?”

    “啪!”缪钰的话音落下,宁舒毓却是抬手便直接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

    “缪钰,我之所以会通知你,也会和你一起来东港,也不过是因为我觉得女儿已经长大了,她有权利知道当年的真相,也有权力选择要不要认下我这个母亲。”

    “当然了,如查她想要认下你这个当父亲的,我也不会阻拦,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同意她回缪家。”

    缪钰的眼底里有着什么飞快地闪过,然后他居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好了,现在讨论这些事儿都还太早了,既然如茵现在在纽约,我们现在便飞纽约吧,你应该不想再与那孩子失之交臂了吧。”

    ……

    而对于这一切,缪如茵却是不知道的。

    只是不管是缪钰还是宁舒毓,亦或是缪正仁,都不知道,其实在缪如茵看向缪正仁的时候,可是开了天眼的。

    天眼可以观从前,看未来。

    所以当年的事情,她看得很清楚。

    当年小小的自己正是缪正仁抱着自己飞快地走出了医院的,然后也是缪正仁将自己交给了一个中年男人。

    而且在天眼里她看得很清楚,当时缪正仁看向自己的眼神,居然是深深的厌恶。

    只怕如果不是为了给他的长孙女,那个叫做缪婉婉的女人积德,这个名义上的爷爷会要了自己的命吧。

    而那个缪婉婉,对于自己天生的敌意,缪如茵自然也感觉得很清楚。

    所以缪家……在她的生命中,永远都是一个陌生的家族。

    她虽然对于缪正仁当年对自己所做的事儿,有些生气。

    可是因为一个与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陌生人,气坏了自己,这于缪如茵来说绝对是一个亏本的生意,所以她很快就不气了。

    居然直接带着乔凡尼该隐与珍妮两个人吃大餐去了。

    而等到缪家祖孙两个人走了之后,马庄龙倒是将自己的儿子马文远,还有孙子马叶都叫了过来。

    “文远啊,还有小叶,你们两个可都要记得,那个缪如茵只能交好,万万不能得罪。”

    且不说那丫头在商界上如何,单就是风水师与神医这两个身份摆在那里,这个小姑奶奶也不是想得原因是便能得罪得了的。

    得罪风水师,你这是想要落迫到底,顺便又被人动祖坟的节奏吧。

    得罪神医,那也是胆肥了,这天底下唯二不能得罪的人,一个就是风水师,一个就是神医。

    马文远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好了!”

    虽然从心里上来讲,马文远对于此事儿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一个小丫头片子罢了,还神医,谁信啊,指定是从哪里请来的水军给造的势呢。

    马叶直接是左耳听右耳就冒掉了。

    在他看来,爷爷的一些观点神马的,早就已过时了,所以他听来干嘛,有什么用啊。

    但是以他对于自家爷爷的了解来说,如果现在他不肯听,那么爷爷接下来便会反来复去的念啊念啊。

    所以为了自己未来耳根子可以清静点,自己现在还是表现得乖一点儿才好。

    只不过在马庄龙终于把话说完了之后,马叶这才来了精神问了一句:“爷爷,你知道那个缪小姐住在哪里不?”

    “哦,好像是纽约的伦多大酒店!”马庄龙随口说道。

    不过话音落下,马庄龙这才想起来问了一句:“你问这事儿干嘛?”

    “哦,我就是那么随口一问。”马叶一边说着,手指一边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点过,将伦多大酒店输了进去,然后一点发送键,一封短信息便直接发到了缪婉婉的手机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