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菊花寸寸残(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叶,不知道你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少女淡淡的带着寒凉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马叶居然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

    这话自家爷爷,自然是对自己说过。

    而且还不只说了一遍。

    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当回事儿,所以不过只是左耳听右耳冒罢了。

    虽然马叶没有回答,可是缪如茵单是看他脸上的表情便已经知道答案了。

    “呵呵,既然马老对你说过这话,那么想来马少应该也听过另一句话。”

    马叶抬头,另一句话是什么?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还有一句算是附送的,马少,天做孽由可为,自做孽不可活。”

    “所以你马上就会知道你爷爷为什么会再三地告诉你不要招惹我了。”

    少女的脸上带着让人移不开眼神的微笑,只是马叶在这个时候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心猿意马,现在他只觉得一股冰寒之感自自己的脚心处升腾而起,然后迅速地向着自己的四肢漫延开来。

    而这个时候摩根,米勒,缪培安带着人也来到了马叶的车外。

    缪培安的目光在缪如茵的俏脸上一扫,眼底里也是迅速地掠过了一抹惊艳,这么漂亮的妞,怎么就那么没有眼色,招惹谁不好,居然敢招惹自己的宝贝妹妹。

    所以这朵娇花,今天晚上注定要凋零在这里了。

    而摩根也是眼前一亮,这么漂亮的女人,哈哈哈,看来今天晚上……不用睡觉了。

    米勒的眼睛更是亮得灼灼闪光,拍了这么多年的小黄片,他自然知道什么样的片子拍出来更卖作。

    像他的这种纯爱情动作片,不需要剧本,不需要编剧,甚至不需要情节,所要的只有三点:

    第一点就是女主角足够的漂亮,要那种一出现就能吸引住男人眼球的那种。

    第二点就是女主角的身材要足够的好,一定是那种可以让男人的鼻血都各种飙飞的。

    而至于第三点就是那嗯哼的时候,叫得一定要**。

    虽然现在不知道这个东方的小娘们叫得怎么样,可是从第一点和第二点上来说,这个东方的小娘们绝对是个极品。

    他甚至都想好了,到时候光盘的碟面便直接放上这个东方小娘们的果体照,再来个妩媚的表情。

    他现在几乎都能想到了,一旦这部纯动作片拍出来后,自己会如何的声名大噪,财源滚滚。

    “摩根,这个女人……”米勒拉了摩根一把:“这个女人留下来,有她拍片子,咱们可以赚更多的钱。”

    摩根听到了这话,当下眼神不由得闪了闪,他自然明白米勒的意思,这是摆明了要甩开缪培安兄妹两个人。

    想想也是,缪培安所要的可是让这个漂亮的女人惨死,而只要这个女人不死,那么缪培安承诺的那一大笔钱他不但可以拿到,还可以再继续用这个女人生钱啊。

    摩根下面可是还掌握着不少的妓女呢,而这个女人如果在不拍动作片的时候也可以接接客,到时候凭着她的这张脸,便可以接那种有钱的客人。

    于是摩根当下便向着米勒点了点头。

    这样的摇钱树如果真的让她就这么死掉了,那可是损失大了。

    虽然缪家在纽约有些势力,可是在摩根看来不过就是一窝子的低种人罢了,如果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他摩根又怎么可能会折节下交呢?

    “下来,下来……”缪婉婉还在继续拍着车门,她恶狠狠地盯着缪如茵:“怎么怂了,怂了也得给本小姐出来,这么多的猛男可是都在等着你呢,而且难道你不知道吗,他们可是为了能好好地让你爽翻天。”

    “每个人都吃了两粒伟哥了,所以你就等着被……”

    恶毒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缪如茵已经直接推开了车门。

    “哎呀!”缪婉婉痛呼了一声。

    因为她贴得太近了,再加上缪如茵也是用了几分的力气,可是那车门可是直接撞疼了她的鼻子,胸脯还有脸蛋……

    不过缪如茵却没有再给她一点眼神,少女姿态优雅地从车里走了下来。

    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婷婷玉立的少女,一众男人不由得都开始拼命地吞着口水。

    “妈的!”摩根不由得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领子:“这个女人也太特么的够味儿了,这一身皮子就跟水似的,看那**,还有那腰,那小屁股蛋……”

    缪如茵的脸上笑容阴冷而且寒凉:“各位今天晚上倒是准备得相当充份呢。”

    她也看清楚了,这里在不同的角度,架着一共七架摄像机,还有床,沙发,绳子,鞭子,甚至还有老虎凳……

    反正该有的已经全了,男人的数量也是足够多了。

    “那么小娘们,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摩根说着便迫不急待地张开双臂向着缪如茵扑了过去。

    马叶倒是没有下车,他现在只觉得无比的不安。

    他看着缪如茵那平静而淡定的神色,心里也有些拿不准,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么多的大男人还会有什么样的后手。

    而这个时候缪婉婉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摩根等等,我这里有药,先让她吃了药,你就可以更爽了。”

    缪如茵扫了一眼缪婉婉,这位准备得果然是好充足啊,所以一会儿你会很爽的。

    只是那少女明明不移不动,可是就在摩根眼看着就要扑到她身上的时候,少女的身影陡然间便不见了。

    “怎么回事儿?”

    “人呢,人呢?”

    “怎么可能会突然间消失了呢?”

    ……

    马叶的眼睛瞪大了,他能感觉到他的四肢在这一刻似乎要冻僵了,人,人呢?

    不过很快的便有人发现了少女的踪迹,有人指着头顶的天空尖声叫了起来:“她在天上!”

    听到了这话,一群人便都立刻抬头向上看去。

    接着众人惊得一个个几乎都要将眼珠子瞪出来了。

    天呐,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少女红裙黑发,在那夜风中,她那一头如水的黑发在黑风中飞扬了开来,似乎在她的身后开出一朵夜色妖娆的荼蘼。

    而最让众人惊奇的则是少女的纤纤玉足下,赫赫然正踩着一头身形巨大的黑色蝙蝠。

    那一人一蝠似乎是已经与这浓浓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如果不是那个人,突然间抬头向上看去,只怕到现在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一切呢。

    马叶的眼瞳在这一刻缩成了针尖大小,一股深深的悔意,还有恐惧袭上了心头。

    “不行,不行,我得找爷爷,爷爷,手机,我的手机呢?”

    马叶的脑子还在转动着,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还有临下车的时候,那个少女看自己的那一眼,可是格外的意味深长呢,所以,所以……

    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马叶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女到底想要怎么对付自己,还有这些人,可是他却明白,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人能够救下自己的话,那个人便也只能是自己的爷爷了。

    终于将手机摸了出来,可是因为太过的害怕了,他颤抖的手指,居然一连按了五次,才终于按出拔打键。

    可是居然传来的只是一阵“嘟嘟”的忙音声。

    就着外面的灯光,马叶终于看清楚了,手机居然连一格的信号也没有。

    完蛋了,完蛋了……

    现在马叶只能寄希望于一会儿这个少女,可以看在自己爷爷的面子上,放自己一马。

    缪婉婉看着那只蝙蝠那双血色的瞳仁,不由得将身子缩到了自己哥哥的身后:“哥,这是什么东西?”

    缪培安也是一脸苍白,虽然听到了自己妹妹的话,可是他却也不知道那么好大的一只到底是什么。

    摩根先是一惊,不过很快的他便拔下了腰间的手枪,然后那冰冷的枪口中直接向上指向了天上的缪如茵:“妈的,我看是你装神弄鬼厉害,还是我的枪厉害……”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嘹亮的猫叫响起,一只锋利的爪子重重地拍在了摩根的手上。

    “啊!”连皮带肉,生生的一大块肉便被那只爪子给抓了下去,摩根吃疼,不由得惨叫一声,手枪也掉到了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你想要干嘛?”米勒壮着胆子问。

    “你们之前想要干嘛,那么现在我便想要干嘛。”少女笑意盈盈,只是那笑容却带着夜色,让人只觉得心里发沉,而且沉得厉害。

    他们,他们之前想要干嘛了?

    哦哦,他们之前只是想要强了这个女人,然后顺便再拍下来而矣……

    所以现在这个女人是……

    缪如茵的唇角轻勾,目光落在了缪婉婉的身上。

    缪婉婉当下便浑身一抖:“你,你想要干嘛?”

    这个死丫头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缪如茵的笑容当真是温柔得不得不了:“你不是想要靠着那瓶药好好地爽一爽吗,那么便如你所愿。”

    接着缪婉婉便吃惊地发现,她自己的手居然不受自己控制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打开了瓶盖,然后直接将那满满一瓶子的药送到了嘴边。

    “不,不,不,我不要吃,缪如茵,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缪婉婉虽然身上的大小姐脾气不小,可是她却也是一个知道好歹的,现在她也看明白了,这个缪如茵的身上倒是真的有些诡异的本事儿,所以,所以好女不吃眼前亏,先服软认输再图谋以后。

    缪如茵对于她的眼泪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

    于是缪婉婉便在自己惊骇的目光,一仰头,竟然生生地将那满满一瓶的烈性春药吞了一个干干净净。

    “呵呵!”少女的笑声在众人的头顶响了起来:“那么现在便开始群魔乱舞吧。”

    一句话,下方的众人,一个个的眼神便在这一刻全都失去了清明。

    自此时此刻起,他们所做的一切只能是全凭着自己的身体本能。

    毕竟那每人两粒的伟哥也不是白吃的。

    于是在那雪亮的灯光下,缪婉婉的身体被男人们压在了一辆车的车盖上,然后不过只是两秒的功夫,女人的身上便已经被彻底的剥光了。

    马叶看着这一切,身子已在车里抖成了筛糠。

    这一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

    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马叶一扭头便正对上了缪如茵那张如花的笑脸:“下来吧,你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呢。”

    “不,不,不,我不要下去,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放过我这一次吧,你不是和我爷爷认识的吗?”

    “只要你能放过我这一次,那么,那么,我可以给你钱,我,我的名下也有好多钱呢,一个亿怎么样,不,不,不,两个亿,三个亿,我爸能拿得出来这么多的钱。”

    “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他很疼我的……”

    “……”

    语无伦次的说了半天,其实就连马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只是在说了半天之后,马叶在少女的笑容中居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马叶,你爷爷应该没有告诉过你,我与他不过只是有一面之缘罢了,今天之所以会去你们马家大宅,也是因为看在东港柳老爷子的面子上,所以你爷爷在我这里根本不存在有面子的事儿!”

    既然没不存在有面子的事儿,那么自然也就不用给马庄龙面子。

    “而且你不是说过的吗,只要闭上眼睛将这一切当成是一场享受就行了吗。”

    “所以现在你可以去享受了。”

    说完了最后这句话,缪如茵重新跃到了蝙蝠的背上,她站在半空中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马叶眼中的清明也消失了,他走了出去,被那些如狼似虎的人们,压在身下。

    而那几台摄影机却是正在疯狂地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菊花残,满地伤,花落人断肠!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