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寂寞的天才(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缪如茵手心上的那只血沁玉虎,宁御澜老爷子的脸色也不好看了,这事儿不管怎么看都是对着他们宁家来的。

    而且如此狠绝的手段,饶是想一想都不由得让人只觉得无比的心惊。

    宁御澜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缪如茵的身上,还好,还好,宁家还有这么一个外孙女在,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及时回家,那么再过一段日子,宁家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儿。

    他简直都不敢去想了。

    而同样的苏蜜,宁舒扬,宁舒毓,宁舒枫,宁宇晨,宁雪柔几个人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了,宁家人都很聪明,所以也不用缪如茵如何的细说,这些事儿他们自然也是能想得到的。

    可是正是因为能想得到,所以才越发的心惊。

    “红线,红布拿来了!”百里晓拿着红线与红布走了过来。

    一看到缪如茵手中的那血沁玉牙,她也是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是……”

    缪如茵却是一笑,拿过红线,将血沁玉虎的嘴,脖子,还有爪子全都缚住,以让它不可以再伤人,然后直接用红布包上。

    “好了,我们进屋再说吧。”

    众人在宁家大宅里落了座之后,缪如茵这才开口道:“宁家现在可有什么仇人,或者是商界的对手,这样的手段分明就是想要宁家家破人亡。如果不是大仇的话,只怕也没有人会如此做,这样狠绝的招法,就算是身为风水师,也没有几个人愿意下的。”

    宁舒扬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啊!”

    宁舒枫也是跟着摇头:“我也想不到。”

    宁御澜也是皱着眉想了好半天:“我也想不到。”

    “如茵,你破了那个人的招法,会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啊?”宁舒毓现在只关心自己的女儿。

    听了她的话,宁家其他人也都不由得看向缪如茵,一个个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关切之意。

    少女不由得浅浅一笑:“放心,我不会有事儿的。”

    既然宁家人想不到,那么便只能由她来想办法将那个人揪出来了。

    “行了,你们快点去做饭吧,不是都说要亲手为丫头做几个拿手菜嘛,都折腾了这么久,我都饿了。”宁御澜抬手赶人。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不过苏蜜却是笑了,一手拉着自己的女儿,一手拉着长媳,同时也没有忘记将孙女也拎到了厨房。

    于是很快的厅里便只剩下了缪如茵,乔丹尼该隐,珍妮和宁家三代的四个男人。

    “丫头可有法子找出那个人?”宁御澜开口道。

    “能,不过现在得先收些利息才行。”缪如茵说着,便将那个红布包打开,然后扯开了缚住血沁玉虎的红绳。

    接着宁家的几个男人,便看到少女那白净的小手上,居然浮现出了一股沉沉的黑气,那黑气将少女的一双小手团团包裹住了。

    几个男人不由得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这是,这是……

    这样诡异的事情还是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看到呢。

    很快的,少女手中的黑雾便脱手而悬起,就如同是一朵小小的黑云将那只血沁玉虎稳稳地托住。

    而少女的口中念念有词,同时双手飞快的变幻着印法。

    咒语是在道法的过程中配合符,印,罡,廖,法器来行道施法的。

    《灵法无量度人上经**》卷三十六说:夫**旨要三局,一则行咒,二则行符,三则行法。

    而现在缪如茵所做的便是行咒。

    几个宁家的男人倾耳细听,很快便听清楚了,少女口中所念的是:“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然后她的双手结五雷指,向着血沁玉虎上一点,于是黑雾散去,血沁玉虎向着桌面上坠来。

    宁宇晨忙伸手想要接住玉沁玉虎,可是他的手腕刚刚伸出去,便被缪如茵一把扣住了,然后少女用另一只手接住了血沁玉虎。

    “你是普通人,这样的东西最好不要碰。”少女的声音依就清冷。

    宁御澜瞪了自己的长孙一眼:“听你妹妹的话。”

    宁宇晨刚才其实也不过只是下意识的动作罢了,现在一看到一家人都不赞同地看向自己,当下忙连连点头:“我记住了。”

    而此时此刻,在纽约一间华丽的别墅中的大床上,两个赤身果体的男女正在紧紧地纠缠着。

    男人用力地揉搓着身下白种女人的身体,肆意地在女人的身上发泻着自己的**。

    在他的手臂上,赫赫然纹着一头血色的老虎。

    而就在他的喉咙深处终于响起了一声低吼。

    与此同时身下的白种女人,也发出了一声尖叫。

    就在这个时候,一口鲜血居然毫无预兆地自男人的口中喷了出来。

    “啊!”身下的女人又是一声刺耳的尖叫响了起来。

    紧接着男人的身子便直接扑到了女人雪白的身体上,鲜血不断地自男人的口中涌出,染红了女人的肌肤,也染红了床单。

    “啊,啊,啊……”女人一边尖叫着,一边伸手拼命地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她现在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不过还不待她将身上的男人推走呢,男人却是已经再次抬起头来,染着血的英俊脸孔在这一刻居然变得有些噬人的狰狞。

    他扯着嘴角怪笑了起来:“桀桀桀桀……”

    那笑声似乎是从地狱里挤出来的恶鬼一般。

    “啊!”女人怔愣了片刻,于是尖叫之音再起。

    “啪!”女人的尖叫声成功地将男人的注意力完全地吸引到了她的身上,于是男人居然一抬手,于是重重地一巴掌便抽到了女人的脸上。

    尖叫声也在这一刻嘎然而止。

    “臭婊子!”男人呸了一口,居然是绝对标准的华夏语。

    然后男人竟然再没有多看床上的女人一眼,便直接赤条条地跳下了床,他拿起一支烟点燃,走到落地窗前,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自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令得他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一口青烟缓缓地自他的口中吐出来,当眼睛终于适应了光线,而完全睁开的时候,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了远处。

    “不错啊,居然还有人能破得了我的招法,真是没有想到啊,在美国居然还有风水师。”

    “哈哈哈哈,难得,既然你已经下了战贴,那么我便接下就是了,只是你真的有办法找到我吗?”

    男人自言自语,染血的脸上笑容却是更浓郁了起来:“呵呵,其实我真的是很期待呢,而且明天我就要回国了,所以不管你是谁,想要找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呢。”

    只是……

    却不知道,这个风水师到底破的是哪家的风水杀阵呢。

    嗯哼,想要知道也很简单,只要看看新闻,两天后那几家都是谁家没有出事儿就行了。

    男人的眼睛越发的亮了起来。

    对手……还真是一个让自己可以热血沸腾的词语呢。

    他似乎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遇到一个合心意的对手了。

    希望这只胆子够大的对手,不要让自己失望呢。

    想当年他的师傅可是将他称为是风水这行里的天才呢。

    是啊,天才都是寂寞的,所以寂寞的天才才更需要对手。

    心里想着,在男人的手上却是正在把玩着一只血沁玉虎,而如果缪如茵在这里的话,那么一定会发现,这只血沁玉虎,可是要比她手上的那一只血色更浓郁呢。

    而这个时候,在男人的身后,那个年轻的美国女子,正小心地向着门的方向挪移着,一边还不忘记用眼睛小心地看着男人的背影,生怕自己会弄出什么声音,惊扰到这个男人。

    可是就在女人的一只手才刚刚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一只大手却是一把便揪住了女人的长发。

    “啊……”女人发出一阵疼呼声,可是这声音听在男人的耳朵里,却是如同听到了什么美好的乐音一般,居然大笑着将女人往地下室拖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