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这就是爷爷的感觉吗(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临走的时候,少女给苏老爷子留下了一瓶药丸:“苏爷爷应该也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是神医,这瓶药丸,每三天吃一丸,保你百病全消!”

    看得宁舒扬,宁舒枫,宁宇晨三个人直吸气,话说这事儿如果被自家老爷子知道了,指定又是好一阵的吹胡子瞪眼睛了。

    要知道自家老爷子可是还没有听到这个乖巧的外孙女叫一声爷爷或者是外公呢,更没有得到任何一粒药丸呢。

    苏老爷子看着那精致的瓶子,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了。

    不过缪如茵却是已经抬步准备向外走了。

    “舅舅!”宁舒枫忙凑到自家外公的身边压低声音道:“我这个外甥女的医术真的是相当不错的,她在国内是一个响当当的神医,她给的药丸你好好吃着,我爸还没有呢。”

    一听到宁老头居然还没有呢,苏老爷子那张脸上立马便笑出了一朵菊花来,果然还是女孩子贴心啊,知道疼他这位当舅爷的。

    在回去的车里,缪如茵拔通了布莱尔的电话,将科博洛克家族被人下了招法的事儿对布莱尔说了一遍。

    布莱尔在电话那边是沉默的,其实他对于自己的父族感情还是很有些复杂的。

    不过布莱尔很快还是对自家老板说,等一会儿回电话给她。

    于是就在车刚刚驶进宁家大宅的时候,布莱尔的电话便打了回来:“老板,科博洛克家族同意了,而且到时候他们会支付一千万美金的报酬。”

    “好!”缪如茵点了点头。

    “回来了,回来了,快点进来,就算着你们也该回来了,饭菜刚刚热好了。”苏蜜一脸欢喜地迎了出来,也不看自己的儿子,孙子,直接拉着缪如茵便往里面走:“如茵坐外婆身边。”

    宁宇晨,看了看自己的父亲与小叔,好吧,他们堂堂三个大男人站在这里,奶奶居然连个眼锋也没有给他们。

    所以奶奶咱们要不要喜新厌旧的速度这么快啊。

    而缪如茵在饭桌上,也收到了宁家人每人一份的见面礼。

    宁御澜与苏蜜两个人直接将宁家在华夏的企业转让合同拿了出来,只要缪如茵在合同上签上她自己的名字,那么宁家在华夏的企业便也都属于缪如茵了。

    而大舅与大舅妈送的见面礼,却是一家位于纽约的珠宝公司。

    小舅送的则是他自己开办的服装公司的一半的股份。

    至于身为亲生母亲的宁舒毓则是把自己名下的所有产业的转让合同全都推到了自己女儿的面前。

    至于宁宇晨与宁雪柔两个人自然没有这么大的手笔了,不过两个人也是各自贡献了一百万美金的支票。

    缪如茵有些头疼地看着面前的这些转让合同,然后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宁家众人:“这些……”

    “如茵丫头!”还不待她将话说完,宁御澜便直接开口的打断了她的话:“这些是我们这些长辈给你的,有句话不是叫做长者赐不可辞吗。”

    苏蜜也是跟着开口道:“是啊,孩子,这些你拿着我们踏实。”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缪如茵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一看,少女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是马家的电话。

    略做思考,她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一接通,那边便立马响起了马文远焦急的声音:“缪小姐,我父亲现在在医院,情况很不好,不知道你能不能……”

    “不能!”缪如茵已经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了。

    马文远一怔,然后又立马道:“缪小姐,你不是神医嘛,只要你能救我父亲,那么不管多少的诊费我们马家都会出的。”

    “马先生!”缪如茵声音寡淡地道:“我虽名为神医,可是也是一名医者,医者只治病不治命。”

    马文远颇有些不甘心:“缪小姐,我父亲与你……”

    “令尊于我,只是两面之缘罢了,而且我观令尊的面相,虽还有些寿数,可是这当中却有变数,如果没有晚辈让他操心的话,自是还有三年的数寿可享,可是只怕……”

    下面的话,缪如茵并没有说全,可是马文远却是呆住了。

    虽然自从父亲这一次从东港回来,便一直不住口地推崇着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少女,可是坦白来说,他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女孩子,根本就是一个平凡无奇,又不知道为什么走了大运的少女罢了。

    什么风水师,什么神医,也不过只是招摇过市,惹人眼球的噱头罢了,根本做不得数。

    可是现在听到缪如茵如此说,他却是彻底地怔住了,昨天晚上自己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他看到了那些视频他都气得差点吐血。

    可是儿子与缪家的那对儿女清醒过来,却是缺失了一部份记忆,他们只知道那明明就是他们准备设计别人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居然是自己把自己给设计了。

    现在再听到缪如茵话里的意思,马文远只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昨天马文远与缪培安,还有缪婉婉,他们想要设计的人是这位缪小姐……

    这个认知,令得他的身子也不由得摇晃了几下。

    再看看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马文远直到这一刻才想起来父亲一直责怪自己太宠爱自己的儿子了,可是自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现在看来果然父亲的话一直都是对的。

    “缪,小,姐……昨天,昨天晚上的事儿……”马文远的声音有些干涩。

    缪如茵冷笑:“马先生,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一直呆在酒店里,难道是有什么事儿发生了吗?”

    虽然隔着手机,可是马文远还是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少女声音里的冷意,所以昨天晚上的事儿,果然是自己的儿子与缪家人做下的套吗?

    妈的,那三个小兔崽子,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算计谁不好,居然敢算计这位姑奶奶。

    缪如茵眼底里的冷意森然,一想到昨天晚上那些人的准备与架式,她的心底里便有着一股暴戾难以压抑。

    如果她没有这么一身的本事儿,或者昨天晚上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那么现在又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如果不是看在马家与东港柳家还有着几分交情的份儿上,如果不是看在她自己的身上还有着一半的缪家人的血脉,那么她也万万容不得这两家继续存在了。

    当然了,如果这两家人聪明的话,自然是不敢再继续来招惹她了,但是如果这些人还有胆继续招惹她的话,那么她也不介意来一个永绝后患。

    放下了手机,宁舒毓很是关切地问道:“如茵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马家人的电话吗?”宁雪柔也嘴快地问道。

    缪如茵刚才在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宁家的人,所以在座的众人自然也都听得很清楚。

    宁宇晨的眼底是一寒:“我记得昨天晚上的事件主角就是马家的马叶,还有缪家的缪培安与缪婉婉,他们自己有脸做,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再来找你……”

    宁御澜的脸色一沉,一双眼睛立马瞪向了自己的大孙子“老大,对于马家与缪家的事儿,你出手了吧!”

    宁舒扬点头:“爸请放心。”

    “不用!”缪如茵却是开口了:“这事儿,我自己可以处理!”

    少女的意思很明白,她是真的不用宁家人帮忙。

    甚至从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没有打算让宁家人入局的。

    只是这话,听到宁家人的耳朵里,一个个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了。

    “如茵,你可是还怪我们?”宁御澜有些忐忑地问道。

    这个孩子,他真是越看越喜欢呢,他的女儿还真是给他生了一个好孙女呢。

    同样的宁舒扬,百里晓,宁舒枫,宁宇晨,宁雪柔也都一个个有些不安地看着她。

    特别是宁舒毓的眼圈再次红了。

    苏蜜握着少女的大手也是一紧。

    乔凡尼该隐与珍妮两个人看着自家主人一脸头大的样子,也不由得觉得很是有些好笑。

    缪如茵也是真的很无奈:“那个,我不太会和……呃……家人相处吧。所以你们也不要太介意。”

    一听到从这妞的嘴里说出了家人两个字,当下宁家人的眼睛里立马都亮了起来,家人,也就是说虽然这丫头嘴上没有承认,可是心里已经承认了他们是她的家人。

    “那个,这事儿我已经出手了,如果马家与缪家再敢对我出手的话,那么我也不介意让他们好好地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家破人亡。”

    “我缪如茵不是谁想欺谁就能欺的,也不是受到了欺负没有还手之力的人。”

    “我可以保护好自己,也可以守护好我自己想要守护好的一切。”

    “所以……你们……真的不用为我担心,而且缪家……”说到这里,少女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她的目光转到了宁舒毓的脸上:“不知道你对那个男人还有没有感情了?”

    宁舒毓一怔,不过立马便反应了过来:“没有了!”

    也许之前是有的吧,可是看到缪培安与缪婉婉两个人欲对缪如茵的算计,她便已经彻底死心了,那样的一个家庭怎么配拥有如茵这么好的孩子。

    “那么就好!”缪如茵点了点头。

    她从来不在意去伤害那些敢于伤害她的人,可是她担心的却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

    虽然面前这个女人,于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亲人,可是她可以清楚地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感觉到,她对于自己的爱,对于自己的愧纠,还有更多的想要亲近自己,却又有些怯于靠近自己的心思。

    而她更清楚自己,她不想看到这样的一家人受到任何的伤害,特别是这个她应该叫一声妈妈的女人。

    如果她伤了缪家人十分,而这个女人也被伤了一分,在她缪如茵看来也是不合算的,所以她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的态度。

    只要她真的放下了与缪家人的那种纠葛着的感情,她便不用再担心了。

    “老爷,太太,缪家的缪正仁老先生还有缪钰先生来了。”这个时候有一个下人走了进来开口道。

    缪如茵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了,缪家人来得倒是还真快呢。

    宁御澜“啪”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他们来干嘛!”

    一提到缪家的人,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苏蜜看了一眼缪如茵,心里明白,只怕缪家那两父子过来打的就是自己这个外孙女的主意。

    不过这个孩子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时,却是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我看啊,还是先让他们进来吧,不管怎么说,有些话也到了该说清楚的时候了。”苏蜜道。

    宁御澜想了想,也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然后他看着缪如茵与宁舒毓道:“放心吧,有我老头在,他们敢把我的孙女抢走,我和他们拼命。”

    看着很是有些雄纠纠气昂昂的老爷子,缪如茵不由得笑弯了眼睛,这就是爷爷的感觉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