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汪歌现身(四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着高鑫摸出了手机,飞快地拔了一个电话,与那边说了几句话。

    然后又一连拔出了三个电话。

    直到她拔出第五个电话的时候,才是报警电话!

    缪如茵的眼睛不由得迸射出寒光,她只拥有天眼,却是没有天耳的,所以倒是听不到高鑫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她却是懂唇语。

    虽然华夏语与日语在口型上还是有区别的,不过略微琢磨一下,便也一通百通了。

    第一个电话,高鑫应该是打给她在日本的其他朋友,看高鑫的口型她应该是在说:

    “保玲,最近忙吗?不忙的话,我想去你那里玩几天怎么样?”

    很明显那边那个叫做保玲的人,应该是答应了,所以高鑫立刻便道:“那好,我一会儿就坐车过去。”

    而第二个电话,高鑫则是打给一个应该颇有些身份地位的男人。

    “高岗先生,很报歉,那天你看中的我那个朋友,出了点儿事,她今天回国了,所以倒是不能陪您了,不过您放心,我的朋友很多,其中不泛美女,我再给你介绍其他女孩子。”

    “而且下次您支付给我的费用,我可以给你打个八折。”

    而第三个电话,与第二个电话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的。

    至于第四个电话,则应该是打给那个凶手的。

    “李明,你特么的是不是疯了,我只是让你拿刀吓吓她就好,你怎么把人给杀了,这特么的让我怎么收场啊。”

    然后也不知道那个叫做李明的人说了些什么。

    接着高鑫又继续怒道:“妈的,这下子这事儿可是搞大了,不管是咱们谁,现在也收不了场啊,你简直就是混蛋。”

    “我之前到底是怎么交待你的,只是吓吓她,让她陪我出去,让高岗先生睡了她,咱们赚了钱就行了!”

    很明显电话那边的人是为他自己分辩了几句什么。

    然后高鑫又是继续怒道:“什么都别说了,你先藏起来,不管怎么说,我也得先报警再说。我见过笨的,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笨的。”

    说完了这句话,高鑫挂断了手机,然后这才拔出第五个报警电话,报完警后,她淡定地将前面的几个电话号码全都删除得干干净净。

    甚至还探拭了两下那把水果刀的刀柄,她倒是并没有全都擦拭,不过很明显如果想要凭着指纹追凶的话,只怕就做不到了。

    以缪如茵的眼光来看,那刀柄上的指纹只怕十只存几分之一便已经是很好了。

    不得不说,这个高鑫倒也是一个人才,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还可以如此的冷静处理现场,和安排自己的事情。

    果然是因为体内流着的是高家人的鲜血吗?

    “看”到这里,缪如茵便关闭了天眼,事情她已经明白了。

    而乔凡尼该隐,在缪如茵开启天眼的时候,只是安静地守在她的身边,也没有开口打扰她。

    其实乔凡尼该隐也不知道缪如茵在干什么,只是看到她怔怔地盯着301门前的地面发呆。

    可是在乔凡尼该隐与珍妮的心里,早就已经留下了不管主人做什么,就算是发呆,那也是有理由的。

    必须不能打扰。

    关闭了天眼,缪如茵再次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这才抬手敲响了301的房门。

    杨帆拉开门,当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缪如茵的时候,眼底里却是泛起了湿红,声音也带出了几分哽咽:“如茵你来了,先进来吧。”

    缪如茵点了点头,便与乔凡尼该隐走了进来。

    虽然同是公寓,可是很明显汪歌租住的这间公寓可是要比何丹琪那个初识节俭的妞租住的公寓要好得太多了。

    而此时此刻房间里,一对中年夫妇正抱着汪歌的照片泪流满面。

    当看到杨帆引着缪如茵与乔凡尼该隐走进来的时候,两夫妻甚至连头也没有抬一下,他们依就是兀自沉浸在丧女之痛中。

    “姨,姨父,这就是我给你们提到过的缪如茵,我的朋友……”

    杨帆的话还没有说完。

    便看到汪歌的母亲“嗷”的一声便扑了过来,她的速度很快,虽然缪如茵能躲开,可是她的眸光只是微微一闪,便任由着汪歌的母亲一把扯住了自己的衣服领子。

    “你,你,既然之前就看出来了歌儿来日本会有此劫?你为什么不明说,你为什么不明说?”汪歌的母亲一边哭叫着,一边用力地捶打着缪如茵。

    “都怪你,都怪你,如果你早说歌儿来了日本会被人杀死的话,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她来日本的啊。”

    乔凡尼该隐的眼神一变,踏前一步,一把便握着汪歌母亲的手腕将人给甩了出去。

    杨帆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姨妈居然会将这事儿迁怒到了缪如茵的身上,可是就在他刚想要过来劝阻自己姨妈的时候,姨妈居然被乔凡尼该隐给直接甩了出去。

    “姨妈,你冷静点儿,这事儿和如茵有什么关系啊,而且她已经提醒我了,我也提醒你们了,可是当时你们不是都不信吗。”

    被杨帆一语点破,杨帆的姨妈再也控制不住了,双手捂着脸,掩面大哭了起来:“呜,呜,歌儿啊,都是妈妈害你啊……”

    汪歌的父亲虽然也是悲痛欲绝,可是比起汪歌的妈妈来,却还是有些理智的,他站起来很是歉意地对缪如茵道:“缪小姐对不起了,让您见笑了。”

    缪如茵摇了摇头:“没关系。”

    不过她只说完了这三个字,便转身走出了客厅,直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汪歌的父母虽然看到了,不过却也没有问,现在他们无论对于什么事儿都提不起兴致来。

    而乔凡尼该隐却是紧跟着缪如茵也走进了卧室。

    杨帆看了一眼,然后忙道:“姨,姨父,我过去看看。”

    汪歌的妈妈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哭自己的。

    而汪歌的爸爸却是摆了摆手,意思让杨帆过去看看。

    卧室内,缪如茵直接靠坐在窗台上,她双手环胸,有些无奈地看着紧跟着她身后进来的汪歌。

    准确地说应该是汪歌的灵魂。

    “如茵,请你帮我。”汪歌看着缪如茵道。

    缪如茵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刚刚走进来的杨帆,然后在杨帆刚要开口的时候,抬手阻止了他的开口。

    然后少女才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汪歌的身上:“说吧,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又怎么帮你?”

    听到了这话,杨帆先是眼神古怪地盯着缪如茵看了一眼,然后又向着缪如茵视线所及的地方看了一眼。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眼瞳却是狠狠地震了震,再次抬头看向缪如茵,眼睛却是已经瞪圆了。

    想想面前的这个少女的身份,他杨帆就算是笨蛋,现在也能想得到,此时此刻的缪如茵正在对着谁说话了。

    歌儿,是歌儿,她没有离开这个房间。

    心里虽然一荡,可是杨帆却强压下自己那想要脱口而出的声音。

    而听到了缪如茵的话,汪歌则是恨恨地握了握拳头:“那天的一切全都是李鑫预谋好的,因为她要将我卖给两个日本男人,而那两个日本男人,每一个人都答应可以给她一百万日元。”

    “真是我的好朋友,我真是眼瞎了,才会觉得她是我的好朋友,这么多年来,不管她有什么困难,只要她开口,我都会不遗余力地去帮她,可是,可是到现在我才明白,我竟然帮了一只白眼狼!”

    缪如茵点了点头,明白了倒是不错,只不过代价着实是在太大了。

    “说说看吧,为什么那天她会在门里,而你却是在门外?”

    一句话令得汪歌又想起了那天自己惨死的情景。

    她恨恨地咬了咬牙:“她说她提出和她的男朋友分手,可是她的男朋友不同意,还纠缠她,威胁她。”

    “所以想要到我这里住几天,我便答应了。”

    “可是却没有想到,她来了,她男朋友也随后跟来了。当时是我傻,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男朋友,而且在之前我也是刚刚搬到这里的,所以李鑫也不知道我具体住在哪里,她来的时候还是我去车站接的她呢。”

    “而第二天她的男朋友便找上门来了,不是她告诉的,她男朋友又怎么可能那么顺利地就找到这里。”

    只是这些是在她死后才想明白的。

    ------题外话------

    关于被好朋友出卖这事儿,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日本留学三年。

    然后她就曾被她在日本最好的一起从国内过去的朋友,呃,也是一个女孩子。

    给出卖了,就是卖给一个日本老男人,还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还好,被这妞给偷听到,就果断地逃跑了。

    从那以后,想想成为她的朋友,绝对是千难万难。

    而我们之所以会成为朋友,还是因为我死缠烂打了好久,然后这才成为朋友的。

    其实当时小游子只是好奇,这妞为啥不理我,这妞为啥不爱说话,这妞为啥一说话就能把人噎个半死……

    因为好奇,所以死缠烂打……

    咳咳,捂脸,亲们不要笑偶!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