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珍妮当严师(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了山庄,只见到了哑叔,至于夜修,那小子与一群小动物成为了好朋友,所以便和一群小动物天天往林子里跑。

    而且缪如茵这一次过来,又没法提前通知,所以夜修也不知道她会来山庄。

    如查那孩子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与一群小动物去疯玩了。

    至于风清扬据说突然间有所感悟,所以那家伙倒是直接在后院闭关了,到现在已经闭关三天了。

    缪如茵倒是也不在意,而且对于风清扬居然有所感悟,她还是很有些惊喜的。

    因为那个家伙本来实力就很强,等到他这一次闭关结束了,实力只怕会更进一步。

    交待了哑叔,这一次珍妮也要留在这里,一直等到京城大学开学她才会来接她去报道。

    虽然珍妮很舍不得和缪如茵分开,可是缪如茵也教给她一个任务,那就是给夜修当老师,别的不说,至少要让夜修可以熟练地用英语来与珍妮交流,还有就是看着那小子修炼。

    虽然小孩子都是正爱玩的年纪。

    不过想想自己的童年……

    同样都是无父无母的那种,可是与自己相比起来,夜修这小子还真的是太幸运了。

    不过只有从小开始打熬,本事儿才会更扎实。

    珍妮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当然了酒吞童子,玉藻前,雪女,骨女,猫又等式神也直接被缪如茵给放了出来。

    当下这些家伙们一个个差点都乐疯了。

    特别是像玉藻前,雪女,猫又等,他们本来就是诞生在山林里的,而这座山庄又座落在山林中,再加上这里浓得几乎有些化不开的灵气,他们可是真心觉得这里便是天堂了。

    不,不,不,说不定天堂还没有这里好呢。

    不过缪如茵可是交待清楚了,这山庄周围是有禁制的,他们切不可通过禁制。

    毕竟虽然她不知道京城里有多少奇人异士在,可是只要她知道有一个东方家族便已经足够了。

    所以不得不再三告诫众式神,一旦离开了禁制范围,那么只怕就会被人发现,到时候只怕就算是她也救不了他们了。

    而且到时候还会暴露这山庄的所在,还会暴露出其他式神的消息。

    看缪如茵说得郑重,酒吞童子,玉藻前,雪女,猫又等自然也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呢,所以他们自然也是不敢怠慢,当下便也是一脸郑重地答应了下来。

    表示一定会约束好大家的。

    而且于他们这些式神来说,缪如茵可是他们的大恩人,如果不是缪如茵,如果不是有金玉九层塔那样的法器,只怕他们到现在也无法离开居酒屋方圆百米的范围。

    而式神本来又就是知恩徒报的物种。

    所以他们就算是现在不能给缪如茵帮上忙,也万万不会给缪如茵添乱的。

    否则的话,那岂不是成为恩将仇报的小人了吗。

    只要有酒吞童子,玉藻前,雪女,猫又他们几个的约束,缪如茵也相信这些式神们还是分得清轻重的,所以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太过出格的事儿来。

    而今天她的事情还不少呢,将一切全都交待清楚了,便和哑叔还有珍妮两个人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开着车离开了。

    缪如茵前脚才离开,后脚夜修便回来了。

    一听说缪如茵来了,然后又走了,夜修的一张小脸立马就垮了下来,他,他居然错过了。

    不过珍妮却是如同小大人一般的,抱着手臂上上下下地把夜修打量了几遍,然后便直接将人按坐了下来,并且翻出了小学的全部课本。

    看着那堆在自己面前,如同小山一般的教科书,夜修那张小脸几乎便要全都皱到了一起了。

    他有些不解地看着珍妮:“干嘛?”

    “学习,我来教你!”珍妮坐在夜修的对面,手里也不知道从哪拿来了一条竹尺。

    “你教我?”夜修不相信,对面的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也不比自己大几岁吧,居然还想要教自己。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落下,却没有想到珍妮居然挥尺便打,而且尺尺不留情。

    直把夜修打得抱头鼠蹿。

    其实珍妮现在的心里可是各种的不爽,明明她可以和主人一起的,可是因为这个阴阳眼的小子,她却必须要留在这山庄里。

    而现在这个阴阳小子居然还不想让自己教。

    真当她珍妮乐意给他当老师不成?

    虽然缪如茵在教珍妮与乔凡尼该隐功法的时候,从来没有不会就打的时候,可是架不住珍妮小妞会自学成材啊。

    闲的时候,这妞居然会去翻华夏的那些古文化,不知道这妞记住了多少东西。

    反正有一点她是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如果学生不听话的话,当老师的是可以用戒尺打的。

    于是这妞便也悄悄地为自己准备了一个戒尺。

    夜修这小子虽然当着缪如茵的面儿,表现得很是乖巧,可是这段日子,身边的不管是人还是兽对他都很好,再加上年纪又小。

    而且本来这么大的男孩子,就正是招猫逗狗最讨人嫌的时候了。

    而夜修本身自尊心又极强,所以挨了几戒尺,夜修倒是越发的不服了。

    珍妮倒是高兴了,不服好啊,不服她自然可以继续打了。

    两个孩子一个抡尺子打人,一个苦逼哈哈的被人打……

    这闹腾的声音自然也惊动了哑叔,不过哑叔只是过来看了一眼,便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转身便离开了。

    他看得出来,珍妮虽然年纪小,可是却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所以倒是不用担心夜修会被打坏。

    酒吞童子,玉藻前,猫又,雪女等一众式神看着这一幕,不由得也都止不住啧啧的赞叹。

    缪如茵还真是很会调教人呢,看看珍妮这个小丫头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被调教倒是相当不错了。

    最后夜修肯定是不会被打坏掉的,但是却被生生地打服了。

    其实说起来,也由不得他不服。

    那竹戒尺每一下落下,是真的很疼呢。

    所以他到了最后也只能是哭喊出声:“别打了,我学,我学!”

    ……

    而对于这一切,缪如茵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此刻她正开着车,往京城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方向而去。

    京城医学院附属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院长方文远正一脸平静地坐在椅子上。

    而站在他办公桌前的孙子方少华却是正一脸的怒气冲冲。

    “爷爷,太不公平了,这一次的医疗事故,本来就和爷爷没有关系,那个姓严的凭什么把这一切全都推到爷爷的头上来!”

    “那个姓严的一向都对爷爷的正院长的位置虎视眈眈,我看说不定这一次的医疗事故就是他搞的鬼!”

    “爷爷,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方文远看向自己孙子的目光有些无奈:“少华,你别在我眼前走来走去的,晃得我眼晕,你坐下说话!”

    “爷爷!”方少华看着爷爷:“爷爷,虽然你是退休反聘回来的,可是那个姓严也不能整这么一个大锅让你来背吧!”

    “如此一来,爷爷一辈子的清誉可就全都被他毁了啊!”

    方文远摆了摆手,笑了:“哪有那么严重,而且名声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何必看得那么重。”

    “再说了,你爷爷我也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下了,难道你不希望爷爷我像其他的老头儿那样,天天去公园里逗逗鸟,下下棋什么的!”

    “那才是一个老头子应该有的日子好不。”

    “爷爷!”方少华还是有些不甘地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方少华的眼睛一下子就怒瞪了起来,门外的正是医院的副院长严利。

    “严副院长你又来做什么?”方少华语气有些不善地道。

    严利却是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着看方少华:“咦,少华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我有哪里招惹到你了吗?”

    方少华看着严利的那张笑脸,真的很想要一拳头糊上去,妈的,这个混蛋可是把自己的爷爷给害苦了,可是他现在居然还是一脸没事儿人的样子。

    特别是这一脸的胜利者的贱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格外的欠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