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5】,清明,重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声音,一抹素白色的身影却是分开人群走了进来,直接站在两人之间。

    房秀秀看着这个直接挡在清明身前的白衣少女,看着那张美丽而又清纯的俏脸,当下眼底里便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嫉妒。

    不过只是开学第一天,居然又让她遇到了一个在颜值上可以碾压清明的存在。

    如此一来,那么她的这张本也极为美丽的脸,在大学里又会有什么优势呢?

    房秀秀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发堵,这个认真让她的心里越发的不爽了,所以口气上便也不知不觉地带了出来:“你是什么人,这里又有你什么事儿?”

    缪如茵淡淡地一笑:“俗话说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便有人管,我不想去质疑这位同学你的教养如何,可是我想大多数人都明白一个道理。”

    清清淡淡的声音听在众人的耳中只觉得就像是清风拂过竹林,又似露珠划过荷瓣,那种好听似乎都带出了一种美感一般。

    于是周围的众人一个个也不由得全都竖起了耳朵等着缪如茵继续往下说。

    少女的脸上笑意扬起:“呵呵,那就是敢于出言侮辱别人教养自己的,一般都是因为自身的教养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你!”房秀秀一时气噎,一个你字出口后,却是往下便接不上了。

    缪如茵也不再看她,而是直接扭头看向清明。

    清明长大了呢,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只是这性子却还是一如前世一般。

    重阳呢,重阳是不是也进了京城大学了,他现在也一定是一个很英俊的大男孩了吧。

    只是……

    高家将清明送进京城大学的目的绝对不会简单了。

    而现在也不是与清明相认的时候。

    所以缪如茵眼底里的眸光飞快地闪动了数下,便已经压下了自己心底里那波动的情绪,少女的脸上扬起了笑意:“你没事吧?”

    清明摇头,感激地向着缪如茵一笑:“我没事儿,谢谢你了了!”

    缪如茵摇了摇头:“不用客气,我也是新生,说起来我们还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呢。”

    虽然面前的这个少女,清明敢说自己从来也没有见过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只觉得这个少女给自己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

    特别是在刚才她坚定地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感觉便更强烈了。

    在她有些遥远而且已经模糊不清的记忆里,似乎总是有着这么一个影子挡在自己的身前……

    只是不管她如何努力地去想,去回忆,也无法看得清楚那个人是谁,更看不清楚那张脸到底是什么样子。

    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清明脸上很是有些困惑的表情,缪如茵的眉头暗皱,不对,清明似乎有些不对劲。

    于是她从包里摸出了一张名片:“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儿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哦,谢谢!”清明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缪如茵的名片,而借着这个机会,缪如茵的指尖若有意若无意地自她的脉门上扫过。

    “轰!”的一声巨响,缪如茵的心底里一股无形的怒火冲天而起。

    虽然只是那么一触即离,可是她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清明之前头部受了重伤,很严重,严重到了居然令得她失去了一部份记忆的地步。

    这样的事儿,可是前世的时候没有过的。

    再想想清明被提前送进了京城大学……

    所以说自己的重生,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轨迹吗。

    只是,只是清明的伤,到底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意外。

    而在心里,缪如茵自然是更倾向于是高家人的故意而为之。

    想到这里,缪如茵竟然翻手便扣住了清明的手腕。

    “你……”清明微微一惊,身体的条件反射,她的右腿已经抬起向着缪如茵的下盘攻了过去。

    缪如茵即未躲,也没有闪,任由着清明一脚踢在了自己的腿上,雪白的长裤上,立刻便印上了一个清晰的黑色鞋印。

    “你受过伤,头部,很严重,导致你失去了一部份记忆,这事儿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和我说说呢?”就在清明想要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缪如茵已经急急地开口了。

    她现在是迫切地想要知道,那一次清明的意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有在这件事情当中,重阳呢,重阳有没有事儿。

    清明一怔,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一名医生,刚才我不小心碰到了你的脉门!”

    “……”清明看着缪如茵半天不知道应该做何种反应。

    她心里明明知道那事儿不应该对别人透露,可是看着面前这个少女,却总是让她有种莫名的心安。

    而且心底里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她,相信这个人,这个人不会害你,答应这个人。

    “等我电话!”清明飞快地吐出这么一句话,便直接自缪如茵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主人!”直到这个时候,乔凡尼该隐与珍妮两个人才走了过来。

    刚才如果不是自家主人使眼色不让他们过来,只怕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按捺不住,想要把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抽飞了。

    “她是我的妹妹,只是现在已经不认识我了,所以以后如果看到她有麻烦的话,一定要出手帮忙!”

    “是,主人!”乔凡尼该隐与珍妮两个人立刻便应了一声。

    他们倒是第一次知道自家主人居然还一个妹妹。

    缪如茵却是抬头看向清明离开的方向,那丫头如此急急地离开,是去见重阳吗?

    ……

    清明走到一处没有人的小路上,便直接拿出缪如茵给自己的那张名片,飞快地看了几遍,然后闭上眼默念出了缪如茵的手机号码,再与名片上的号码对了一遍。

    待确定自己真的已经完全记住了,于是清明便直接又摸出了一个打火机,将那张名片烧成了灰烬。

    然后清明便走出了校门,走进了京城大学对面的一家酒店内。

    二楼一间叫做明月苑的雅间里,高晓波,高野,重阳,还有两男生,都已经到了。

    一看到清明走了进来,重阳忙站了起来:“二姐你来了!”

    看了一眼重阳,感觉到他眼底里深藏着的担心,清明微微向他一点头,表示自己没事儿。

    然后她这才恭恭敬敬地向着主座上的一男一女施了一礼:“见过小姐,少爷!”

    高晓波点了点头,高野却是哼了一声。

    而清明却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高野的那一声冷哼,而除了重阳之外,另外两个男生也都只是微微一笑。

    漂亮女孩子与漂亮女孩子之间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是友好的。

    或者更准确地来说,两个同样美丽的女孩子之间,肯定不会有纯粹的友谊。

    特别是清明与他们一样明明都是高家地位最低下的养子养女,可是却偏偏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如此来说,高野小姐不喜欢她也是应该的。

    高晓波却是向着清明和煦如春风地一笑:“清明来了,就等你一个人了,怎么来得这么晚,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高野冷哼:“哼,她能遇到什么事儿,今天不过就是开学第一天,我看啊她根本就是想让我们大家一起在这里等她罢了!到得越晚不是就越能显示出她的重要性了!”

    高晓波不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虽然他并不是真的不满,可是有的时候自己在这些养子养女的面前,也必须要摆出一些维护的姿态,否则的话凭什么要让这些人为他们高家,不,他要的是这些人可以为他高小波卖命。

    清明倒是也不介意,高野对她的态度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当下清明看了一眼高晓波:“我遇到了房秀秀!”

    一听到房秀秀这个名字,重阳的眉头立马皱到了一起:“二姐,那个房秀秀又来找你麻烦了!”

    高晓波也是暗皱眉头,房秀秀居然也来到京城大学了吗:“那么以后清明你再遇到她便躲着她走好了!”

    “是!”清明点了点头。

    高晓波这才抬手一指重阳身边的空座:“好了,坐下说话吧!”

    于是清明便坐到了重阳的身边,重阳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总觉得二姐似乎还有什么事儿并没有说出来一样。

    清明却是给了重阳一个安心的眼神。

    而高晓波那边已经开口继续往下说道:“这一次高家将你们送进这座华夏最高等的学府,自然也是有用意的,因为我们高家需要拉拢一个人,一个同样为今年京城大学新生的人。”

    “这里是关于她的资料,你们先看看。”说着高晓波便拿出来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资料,一人一份地发了下去:“接下来,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都要尽量与她接近,与她交好……”

    清明打开了自己面前的那份文件袋,拿出里面的资料,最上面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少女。

    一看到这个少女的这张脸,清明的手便狠狠地颤抖了一下,这个人,这个人,她的名字叫做缪如茵……

    她们刚刚才见过面的,而且她还给了自己一张名片,还说让自己有事儿的时候可以找她帮忙。

    而她就是这一次高家的目标吗?

    强压下自己心头的悸动,清明迅速地翻看起了关于缪如茵的资料,她是一个孤儿,不过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孤儿吗……

    只是她孤儿的资料不知道被什么人全都抹得干干净净,就算是以高家的势力也没有查出来她之前是在哪家孤儿院呆过。

    而现在她的身份居然是东缪集团的董事儿长,而且还是一个神医。

    神医吗……

    清明有些呆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腕,之前,那个缪如茵就是看似随意地用指尖自自己的右手腕处划过,便知道了自己以前头部受到过一次重创……

    所以她果然是神医,那么如此说来,如果自己去请她帮忙,请她来医治……

    就在这个时候,在清明的身边,重阳却是暴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重阳,你没事儿吧!”清明忙拿起果汁倒了一杯推到了重阳的面前,温声道:“先喝一口果汁压一压。”

    重阳一边咳嗽着,一边摆手,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可是他却不想让自己的二姐担心。

    “咦,对了,清明,重阳,我一直都很好奇,重阳一直叫清明二姐,那么你们是不是也应该还有一位大姐呢,大姐又是谁呢?”

    清明的指尖一紧,脸上却是一片苦笑,她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高野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起来:“清明这个玩笑真的不好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清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小姐也知道,我的脑袋里现在可是还有一颗弹头呢,我过去的记忆已经失去了,所以我又怎么可能还记得谁是大姐呢!”

    高野的声音一噎,不过她的目光却又飞快地转到了重阳的身上:“那么想来重阳也是应该知道的吧?”

    重阳一边咳嗽,一边摆手:“小姐,当时我还太小,而且我的脑袋……”

    虽然他的话并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可是高野却明白了重阳的意思,在重阳与清明这批孩子刚刚被高家领养回来的时候,高野因为看不上他们这些人,便各种的欺负他们。

    而对于一直有清明保护的重阳,她更是格外的“照顾”,居然以要教重阳游泳为由,直接将重阳按进了游泳池里,如果不是发现得及时,只怕那一次重阳就会被真的淹死了。

    但是却也导致了水进入到了重阳的肺部,所以他才会长年累月的咳嗽不止,而且因为大脑有一段时间的缺氧,所以也导致了重阳的记忆缺失。

    所以不管是清明还是重阳,两个人虽然都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大姐,可是两个人只能隐约记得,一些片段,比如约好的再见,比如大姐挡在他们身前的那种保护姿态……

    可是再其他的,他们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大姐是谁,大姐叫什么,大姐长得是什么模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片苍白。

    有的时候两个人因为想得太过的专注,还会引起头疼,甚至有一次重阳因为头疼还引发了全身痉挛。

    于是从那个时候起,清明便不敢再去回想那位大姐了,也看着重阳让他也不要去想了。

    而高野这个时候却只是冷哼了一声,当年她都干了什么,她自己自然是很清楚的,不过这小子的命还真是大呢。

    都已经那样了,居然都没有死。

    不过……

    “呵呵,不过这个缪如茵可是一向最喜欢治病救人了……”

    如果缪如茵在这里听到高野对自己的评价,她只怕是会发笑的,话说她什么时候喜欢治病救人了?

    “既然你也在经济系,那么便想法子让缪如茵帮你治病吧,说不定真的可以治好你呢,不过……”

    说着高野看向高晓波:“哥,其实我觉得他们还是应该都来经济系才对呢,那个缪如茵可是大忙人呢,不是一个系的,想要见她一面可是不容易。”

    高晓波也是微皱了皱眉头。

    “而现在不过才是刚刚开学,想要他们转系这事儿正是好运作的时候!”高野提醒道。

    高晓波倒是并没有立刻便回答自己的妹妹,其实他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考量,如果把这些人全都搞到经济系,那么万一那个缪如茵看上的不是自己呢?

    高野与高晓波即是孪生兄妹,所以对于自己的哥哥,她还是很了解的,只是一眼便看出了自家哥哥的心思,于是她凑到自家哥哥的耳边:“哥,现在不是谁拿下缪如茵的问题,而是我们一定要拿下缪如茵的问题!”

    “只要拿下了缪如茵,那么接下来的事儿,不还是哥哥想要怎么办便能怎么办的吗,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哥哥,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

    高晓波自然也明白自己妹妹的意思,当下他微微一沉吟:“不错,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你们几个便都调到经济系吧,这事儿我来按排人办理。”

    既然高晓波这么说,那么便相当于拍板决定了,至于其他人自然也是不能有意见的了,或者说就算是他们有意见了,那么又有什么用呢?

    他们的意见一向都是被视而不见的。

    ……

    等到吃完饭,重阳和清明两个人却是落在众人的最后面,重阳压低了声音问:“二姐,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清明看了重阳一眼,然后又看了前面的几个人一眼,这才也同样压低声音道:“重阳,今天我遇到缪如茵了。”

    “什么?”重阳低呼出声。

    “就是在房秀秀找我麻烦的时候,是她帮了我,而且她还给我留了她的电话,让我有事儿可以找她帮忙,我想,我想找她帮你看看身体。”

    “不要!”重阳固执地摇了摇头。

    清明不解:“为什么?”

    重阳道:“二姐,既然这个缪如茵肯出手帮你,那么便说明她是一个大好人,高家的目的我们虽然不清楚,可是二姐,你觉得高家的人好吗?”

    清明沉默了,高家的人哪里能与好扯上半点儿关系呢。

    重阳继续道:“既然我们都知道高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那么我们怎么可能再将她拉进高家那样的泥潭呢!”

    清明叹了一口气,抬手在重阳的肩膀上拍了拍。

    她的小弟一向是这么善良,大姐,那位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的大姐,不知道她还有没有记得他们?

    不知道那位大姐有没有想念过他们?

    如果,如果那位大姐能找到他们的话,她清明没有关系,可是她却是真的,真的好希望大姐可以带重阳离开这里,远离高家的人。

    而且永远,永远也不要让高家的人找到他们。

    只是,大姐,你又在哪里呢?

    此时此刻的缪如茵正在宿舍里,倒是让人意外得很呢,一个宿舍四个人,她与珍妮便占了两个,而那个房秀秀居然和她是同一个宿舍的,还有一个叫做仇昆的女孩子。

    仇昆长得也是很漂亮,只是她的美丽中更多的却是妩媚与妖娆,怎么说呢,看到她,总是会让人联想到一种叫做狐狸精的生物。

    缪如茵看到了这妞,便在心里直呼可惜,这妞真的应该去考电影学院。

    这条件,妥妥的会是一个狐狸精专业户啊。

    有她往这里一站,绝对是可以秒杀那些所谓的精典影视剧里的狐狸精。

    只是那个房秀秀的脸上,表情可是越发的难看了起来,看看这宿舍里,就连不过只有九岁的小珍妮也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小美妞。

    而她不管是与缪如茵还是与仇昆相比,都是绝对会被对方甩出八条街的存在。

    妈蛋,不是说考上大学的书呆子居多吗,所以要不要一个个都长得这么水灵啊,这让她房秀秀又往哪里摆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