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9】,问询(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几天高晓波,高野两兄妹只觉得他们快要疯掉了,原因无他,因为高峰与高岗两个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

    而且高峰与高岗的一应用品居然全都没有带走,还在宿舍里,可是活生生的两个大活人就是找不到了。

    两个人甚至报了警,也动用了一些高家的关系,可是一连两天过去了,居然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而那天吃完了火锅之后,缪如茵便直接找人将重阳调到与乔凡尼该隐一个宿舍里了。

    这样如果再有人想要对重阳不利的话,那么有乔凡尼该隐在,想要护住重阳还是小事儿一件的。

    而三天的新生报道很快便结束了,新生们不过只是休整两天,便要开始进行军训了。

    休整的这两天,缪如茵直接带着珍妮从宿舍里消失了,而乔凡尼该隐却还是兢兢业业地守在重阳身边。

    回到了京城的四合院里,缪如茵检查了一下高桥宏一的恢复情况,不得不说高桥宏一的身上一切症状都已经彻底消失了,为这个男孩子诊过脉后。

    缪如茵微笑着对高桥兵治夫妇道:“放心吧,再用七天的药,他便可以痊愈了。”

    可以说这个好消息,对于高桥兵治夫妻来说绝对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当下高桥太太便亲自下厨,精心为几个人做了一顿,日本料理。

    而京城大学中,高晓波,高野两兄妹却是将清明与重阳再次召集到了一起。

    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跟在重阳身后不远不近跟着的乔凡尼该隐,然后高野的眉头可就皱了起来。

    “重阳,那个人是谁?”

    重阳也是有些无奈,虽然他明白缪如茵的好心,可是,可是他还是有些不自在,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孩子从小就明白着一个道理。

    那就是没有什么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

    既然是对你好了,那么必有所图。

    而这个乔凡尼该隐,很明显与缪如茵是一伙的,虽然那天这个男人及时出现救了自己,他也是很感激的。

    可是他得救了,不过高峰与高岗两个人却从此消失了……

    对,没错,就是消失了,也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意思。

    重阳直觉得这事儿与乔凡尼该隐有关系,可是他又不好直接开口去问,而且人家也是为了救他好不。

    他重阳总不好去恩将仇报吧。

    现在听到高野问起乔凡尼该隐来,重阳便开口道:“他是我的舍友,本来说好了,今天我要和他出去陪他去买些东西,毕竟他不熟。”

    一看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外国佬,如果能熟的话,那才是有鬼了。

    高野看了一眼乔凡尼该隐,然后眼底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幽光,凭着她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个男人身上的穿戴神马的都不差。

    不,何只是不差呢,应该说是都是大牌子的东西。

    而且这个男人站在那里,俊美得就如同是一尊希腊美男子的雕像一般,再加上他通身的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也令得高野不由得有些为之心折。

    “他是什么来历?”

    重阳摇头苦笑:“这个我不知道啊。”

    高野有些不高兴了,她本来还想要再说点什么,不过却被高晓波给阻止了,自己妹妹现在存了什么心思,高晓波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虽然那个男人,以他的眼光来看,出身想必是不凡,可是现在他们却有比泡男人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行了,少说两句吧,你如果看上了那个家伙,以后不是有的是机会吗。”

    “而且你该不是忘记了我们来到京城大学的目的,如果你这样被家族里的那些老家伙们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也很清楚!”

    听到自家哥哥话里隐含着的警告,高野不满地翻了一个白眼,不过却没有再说什么。

    高晓光又看了一眼乔凡尼该隐,不得不说这个英国男人还是有着几分眼色的,他站在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会听到他们的交谈。

    高晓波收回了目光,这一次他的眼神变得十分锐利:“清明,重阳,说说看吧,你们最后一次看到高峰与高岗两个是在什么时候?”

    清明先开口的:“就是来到学校的时候啊,而且那个时候你和高野小姐不也都在呢吗。”

    从那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两只了。

    其实对于高峰与高岗两个人的失踪,清明也能猜出来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她却不会告诉给高晓波的。

    虽然不明白那个缪如茵为什么会如此地护着重阳,可是这一发现却令得清明很是有着几分惊喜,不管怎么说这总是好事儿吧。

    而且高家……

    她从来不觉得高家就是她与重阳两个人的归处,所以她一直在寻找着可以和重阳摆脱高家的机会。

    只是高家的权势太盛了,所以她一直都是苦无机会。

    但是这一次缪如茵的出手,却让她觉得说不定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女孩子便会是她与重阳的机会。

    只是……

    她还需要再进行多几次的试探才好。

    而且缪如茵居然如此的护着重阳,对她也很不错……

    虽然缪如茵对于同舍的仇昆也很好,可是因为天生的敏锐感觉,让清明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缪如茵在对待她和对侍仇昆的时候,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很细微,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

    特别是每每缪如茵看向自己的眼神,还有那天在吃火锅的时候,缪如茵看向重阳的眼神……

    亲切,怀念,悔恨,欣喜……似乎其中交缠着太多的情绪了。

    这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说,这个缪如茵曾经见过他们不成?

    可是清明问过了重阳,所以她很确定现在无论是在她的记忆中,还是在重阳的记忆中,都完全没有缪如茵这个人的存在。

    而这一切,她一定要搞清楚才行。

    不过不管是高晓波还是高野,倒是都没有注意到清明正在想什么,两个人现在只是看着重阳。

    重阳也是一脸无辜地道:“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是在报道的第一天傍晚,那天二姐约我在校外吃火锅,我往出走的时候,经过一片小树林,然后他们两个人拦住我,把我打了一顿。”

    “还好,正好被我这位舍友遇到,所以他就出手帮我把那两个赶走了!”

    这事儿被几个经过那里的学生看到了,所以只要高晓波和高野两个人查一下便会知道。

    所以重阳便直接说了出来。

    只是他没有说,待到那几个经过的学生离开后,乔凡尼该隐便消失了两分钟,然后两分钟后再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

    虽然那个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可是重阳还是敏感地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极淡的血腥味。

    高野拧了拧眉头,如果不是了解重阳的性格与能力的话,她真的会怀疑重阳因此干掉了高峰与高岗。

    可是这个家伙……完全就不是一个会杀人的料。

    高晓波却是再次拧头看了一眼乔凡尼该隐……

    重阳与清明两个人从小便被关在高家在海上的一个小岛上,有专门的人对他们进行各种各样的训练。

    所以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可以接触到外面的人……

    所以这个英国男人还真是他进了京城大学才认识的。

    那么……

    唉,所以高峰与高岗两个人莫名的失踪,应该与清明和重阳没有关系。

    想了想,高晓波摆了摆手:“行了,没事儿了,以后有事儿我会再联系你们的。”

    清明想了想还是道:“对了,我现在和缪如茵一个宿舍。”

    高晓波先是一怔,继尔他的脸上便露出了笑容:“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呢!”

    高野却是皱眉:“我记得,你与缪如茵不应该是同舍的。”

    清明点头:“本来和缪如茵同舍的人是房秀秀,可是也不知道房秀秀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和我换,所以我就换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房秀秀是与缪如茵同舍的。”

    高晓波拍手:“这倒是无心插柳柳荫成了,很好,既然是同舍,那么更方便与她拉近关系,从而成为朋友了。”

    清明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该怎么做!”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