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4】,想起来了,王维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清明点了点头,却是抬手便将纸符塞到了重阳的手里!

    关于这个纸符的用处,之前缪如茵在说起来的时候,重阳已经听到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要这个纸符呢,当下重阳便又忙将纸符往清明的手里塞。“二姐,这个我不能要!”

    他不会功夫,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他更不能拿这种可以保命的东西。

    虽然重阳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只是一张薄薄的黄纸,就可以保命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缪如茵总是有种莫名的信任感。

    清明自是不肯要,便又反手往重阳的手里推去。

    “好了,我自然不会少了重阳的这一份啊!”缪如茵无奈了,这两个家伙啊。

    声音落下,缪如茵已经又取出了一张纸符塞到了重阳的手里:“拿好了这个东西!”

    不过就在重阳接过纸符的时候,缪如茵却是突然间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同时她压低了声音道:“重阳可愿意帮我们一个忙?”

    重阳连想也没有想便直接点头。

    这种时候,只要是他能帮得上的忙,他都愿意来帮。

    清明的目光有些古怪地看向缪如茵,她是真的不知道缪如茵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而就在这个时候重阳却是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感觉自自己的脉门处漫延到了他的全身,令得他不由得就是一惊。

    “放心,不会有事儿的,相信我!”耳边又响起了缪如茵低沉而有力的声音。

    重阳点了点头,是的,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这一刻他却是愿意相信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少女。

    而就在这个时候脑子里却是泛起了一股针刺一般的痛感,这种痛感于重阳来说已经是极为熟悉了,几乎每个月都要疼上几次。

    只是这一次这种痛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一看到重阳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清明便立马明白了,当下她忙扑了过来:“重阳,是不是又头疼了……”

    听到了这话,缪如茵也没有多想,直接便将自己右手的食指点在了重阳的眉心,体内的元力分出了一缕缓缓地进入到了重阳的脑海中。

    疼痛被一点点的缓解着,而脑海里很多破碎记忆的画面却是一幅幅地飞快地在重阳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一个画面在重阳的脑海里定格了,那是一个瘦小的身形,那是一个小女孩,虽然又瘦又小可是却无比坚定地挡在了自己和二姐清明的身前。

    而这个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住手,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缪如茵你才刚醒,就打架!”

    缪如茵……

    重阳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起来,缪如茵……

    他的一只手不由得抬了起来,隔着衣服紧紧地握住了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石牌,他和二姐两个人的脖子上各戴着一块石牌。

    虽然在记忆中他们已经不再记得大姐的样子与名字了,可是他们却还清楚地记得,他们两个人的石牌是大姐亲手交给他们的。

    二姐的石牌上是一只猴,而他的石牌上是一只鸡。

    因为猴与鸡是他和二姐的生肖。

    “保护好它们,等着姐姐,以后不管你们在哪里,姐姐都会找到你们的,可不要忘记姐姐!”

    “清明,你是重阳的姐姐,所以一定要改改你的性子,我离开了,重阳便只能交给你了,只有你自己强大起来,才可以保护自己,才可以保护重阳。”

    “我离开是因为我现在没有力量可以保护得了你们,所以我要离开这里,我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等到姐姐再找到你们的时候,便可以保护你们了,而你们也是一样的,只有自己强大了,才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保护自己在乎的人。”

    “陈院长还请好好待清明与重阳!”

    “一定不要忘记姐姐,记得日后不管你们在哪里,姐姐都会找到你们的,相信姐姐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

    他想起来,他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起来了,缪如茵,他们的大姐名字叫做缪如茵啊。

    所以他明白了,为什么在京城大学校园里初见缪如茵的时候,便觉得她对自己和二姐很是不同,她喜欢看着他们两个人笑,甚至还将自己与二姐在第一时间里纳入到了她的保护范围内。

    而且她每每看向自己和二姐的眼神也是温柔的,充满着欣慰与怀念。

    她是他们两个人的姐姐啊,是他们一直心心念念的大姐啊。

    可是,可是,他与二姐清明虽然一直都知道他们有一个大姐,可是却忘记了大姐的样子与名字。

    重阳有些呆呆地看着缪如茵,大大的眸子里不知道何时已经噙满了泪水,大姐,大姐现在就在他的面前啊。

    像小的时候一样,缪如茵抬手在重阳的头上揉了揉:“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儿的!”

    就算是她缪如茵会有事儿,她也不会再让她的弟弟妹妹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是前世的时候她对他们两个人做出的承诺。

    “嗯!”重阳重重地点了点头,鼻音有些略重。

    清明自然也感觉到了重阳的不一样,当下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忍不住轻声问道:“重阳,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二姐……”重阳现在真的很想要与二姐一起分享他的喜悦,他找到大姐了,可是,现在此时此刻不但时间不对,就连地点也一样是不对的。

    于是重阳忙压下心头翻滚着的激动,给了清明一个放心的微笑:“二姐,你放心吧,我没事儿!”

    而在这些人当中,高晓波与高野两个人自然也是这一次的人质,两个人也在凑在了一起,而且他们两个与缪如茵等人之间的距离虽然不能称得上近,但是也绝对不远。

    虽然他们能看到缪如茵他们这群人的举动,可是却完全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高野看着重阳,清明两个人与缪如茵有说有笑的样子,心情却是莫名地不好:“哥,看来想要完成家族交给咱们的任务也很简单呢,你看看那两个,现在可是与缪如茵相谈正欢呢。”

    高晓波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野,你啊,既然你也知道缪如茵是家族交给咱们的任务,那么现在清明与重阳成功地接近了她,咱们应该高兴才对!”

    “哼,我看啊,家族对于缪如茵的评价着实是有些太高了吧,你看看她这样的人居然都能和清明与重阳这两个下贱的玩意,聊得那么开心……”

    高野从来都看不起高家的养子养女,所以现在提及到清明与重阳的时候,也是不屑至极:“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吗……”

    高晓波不想就这个话题再继续与高野聊下去,于是他直接将话锋一转:“咱们也过去吧。”

    一边说着,高晓波一边看了看周晋安那些人,倒是没有人注意这边。

    高野有些不爽:“不要!”

    “这个时候过去,最是最好拉近与缪如茵关系的时候!”高晓波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这个丫头要不要这么狂啊,你特么的就算是再高傲也得分分情况好不。

    如果在有他们这高家人在的时候,搞定缪如茵功劳还要落在养子与养女的身上,那么这让他们高家人的脸面又要往哪里放呢。

    对上自家哥哥不满的眼神,高野虽然一向任性可是却也知道哥哥生气了。

    在高家当中,对于儿子的看重绝对不是一个女儿可以与之相比的。

    当下高野虽然不情不愿,可是却也只能点了点头。

    而缪如茵那边又悄悄地摸出了手机,飞快地又给欧阳傲阳发了一条短信,她们想要做内应,那么也得知道一下外面又是如何安排的吧。

    必须要约定一个统一的时间才行。

    只是她的手指才刚刚按上了发送键,一只大手却是突兀地伸了过来,然后直接一把抓过了缪如茵的手机。

    缪如茵的心头一凛,扭头却是正对上了一张笑嘻嘻的脸孔,当下不只是缪如茵,她身边的房秀秀,仇昆,珍妮,清明,重阳,乔凡尼该隐,还有李霖凌几个人的脸色也同时变了。

    这是一个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同时也是一个长得很平凡,甚至平凡到有些猥琐的男生。

    在军训期间,每每一到休息的时候,这个男生便会往缪如茵的身边凑,只是缪如茵是什么人啊。

    虽然她一向不会以貌取人,可是对于不合自己眼缘的人,她也是一向不喜的。

    特别是这个男人,长得平凡这绝对没有问题,可是那猥琐的神色,还有眼神,却总是让人不喜的。

    所以几次想要上前的搭讪,都被缪如茵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而这一次倒是让人有些意外,他居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一路摸了过来。

    男生得意地扫了一眼手机里的短信内容,然后那张猥琐的脸上笑容可是越发的猥琐了起来:“呵呵,倒是没有想到啊,你的手机居然还在你的手上呢!”

    缪如茵眯了眯眼睛,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仇昆已经有些怒了:“喂,你特么的谁啊你,快点把手机还给如茵。”

    男生看了一眼仇昆,眼底里的笑意更浓了,不过他却并没有如仇昆所言把手机还给缪如茵,他的脸上带着欠抽的笑,而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则更欠抽:

    “你们可知道,如果我现在把你们居然与外面的人有联系这事儿喊出来,后果想来你们应该很清楚吧。”

    没有人应他。

    但是男生也不生气,他继续道。

    “哦,我的名字叫做王维国。想要我把手机还给你们可以啊,缪如茵得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你……”仇昆磨牙,一双美眸里几乎要喷出怒火来了。

    房秀秀这妞也没有客气直接开口道:“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

    “我有未婚夫!”缪如茵淡淡地道。

    “哦,我不介意,你可以甩了你的未婚夫!”王维国道。

    缪如茵笑了,如果这话被自家师兄听到了,嘿嘿,这小子指定便别想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不可能!”

    王维国点了点头:“好,那我也可以再换个条件的。”

    说着他抬手指向清明:“这种冰山美人儿,我喜欢,让她和我同居,我就可以把手机还给你们!”

    清明的眸子一冷。

    不过还不待别人开口呢,缪如茵已经冷声道:“做梦!”

    妈的,这个人渣敢把主意打到她的头上,她还可以容忍,可是现在这个龟孙子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清明的头上……

    他果然好该死呢。

    话说一会真的动起手来,看来也应该让一些人发生点意外了吧。

    王维国很明显也没有想到缪如茵居然无视自己的威胁。

    清明看向缪如茵的目光也有些古怪,她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个舍友对自己很好,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可以为了维护自己做到这一步。

    重阳的眼睛里再次有些潮湿了,没错,大姐,大姐果然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与二姐,自从找到他们那天开始,便一直在护着他与二姐呢……

    有大姐的保护,这种感觉真好。

    有大姐在,果然才是最幸福的呢。

    “你,你就不怕……”王国维握着手机,一张猥琐的脸有了些微的变形,他以为这个女人不会更不敢拒绝自己……

    可是却没有想到,她不但拒绝了自己,而且她看向自己的眼睛就像是在看一坨垃圾一般。

    “随便!”缪如茵冷冷地一勾唇。

    既然有人迫不急待地想要送死,那么只管死便好了。

    王国维恨恨地瞪着缪如茵看了好半天。

    一边的仇昆,重阳,清明,房秀秀几个人也不由得提起了心,虽然对于王国维这个人他们也是很不齿的,可是以缪如茵的聪明,应该可以想到,先虚与委蛇,先解决了眼前的危机再图后事。

    可查很明显,缪如茵对于这个叫做王维国的男人,甚至连虚与委蛇都不愿意呢。

    不过乔凡尼该隐,珍妮,还有李霖凌三个人在看向王维国的时候,那可是各种的佩服啊,这位……

    这位果然是真的勇士啊,他们现在甚至都可以想像得到,这位只怕是不能活着走出了这里了。

    但是那又怪得了谁呢,谁让他自己居然嫌自己的命太长了,所以各种的想要作死呢。

    “你,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王维国想了想决定再给面前的几个女人一个机会。

    “你,你,你,还有你……”他的手指一一点向房秀秀,仇昆,清明,甚至还有珍妮小鬼:“不管是谁,只要答应和我同居,我便可以……”

    “啪!”王国维的话还没有说完,缪如茵便已经直接一抬手狠狠地一巴掌便甩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可是一点儿也不轻呢,直接将王国维的身子打得倒飞了出去。

    于是这边的动静可是一下子就闹得大了起来,立马便引来了周晋安等人的注意。

    周晋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在自己明明已经掌控的情况下,会有再脱离掌控的人与事儿出现。

    余黑一看到自家大哥皱眉了,便知道大哥现在心里指定是有些生气了,于是余黑立马站了起来,随手一抬枪,向着那个方向一指:“出什么事儿了,还有闹事儿的人给老子站起来!”

    妈的,果然是一群不知所谓的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居然还敢闹事儿,果然是年轻识浅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王维国高举起手机站了起来,此时他一边的脸已经肿得像馒头那么高,嘴角也流出了血:“这位老大,是我发现了这里居然有人一直在用手机与外面的人进行联系,所以才想要阻止他们!”

    “可是他们却把我打了!”

    听到了这话,余黑不由得看了一眼周晋安。

    后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有趣了,果然很有趣呢,居然还有人与外面联系,站出来吧,否则的话你可是会害死你的同学的。”

    一句话,倒是直接将所有的新生全都牵扯进来了。

    房秀秀向着周晋安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哼了一声:“哼,再也没有比这两种男人更讨厌的男人了。”

    仇昆也是握了握拳,妈蛋的,距离好远,就算是她的身上有护身狐仙大人,也做不了什么。

    缪如茵看了看,因为周晋安的一句话,这里所有的同学们现在全都看向这里,于是她微微一笑,便准备站起来。

    可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有一个人比她的速度更快。

    重阳想都没有想,直接就站了起来:“是我!”

    清明的眼睛瞪大了,当下清明也顾不得许多了,也直接站了起来,提高了声音道:“那个手机是我的,也是我在发短信与外面联系。”

    虽然清明不明白为什么重阳要一门心思地护着缪如茵,可是既然是重阳想要做的事情,那么她这个身为人家二姐的人便会帮他完成。

    缪如茵笑了,眼里心里都是温暖的感觉。

    而接着她也站了起来,却是悠然地迈出了一步,这一步极为巧妙,正好将清明与重阳两个人挡在了她的身后:“手机是我的,短信也是我发的!”

    珍妮站了起来,紧挨着缪如茵站着,她要保护主人,还有主人的弟弟和妹妹。

    乔凡尼该隐也同时站了起来,李霖凌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与乔凡尼该隐两个大男人正好挡在了缪如茵的身前。

    李霖凌微微一笑:“这种时候,应该是男人挡在前面的。”

    “喂,新来的,就凭着你说的这句话,本大神看好你哟!”仇昆随着声音也站了起来。

    妈的,既然大家全都站起来了,她仇昆也不是孬种,自然必须也要站起来的。

    朋友是什么,在仇昆看来朋友的定义很简单,那就是可以一起哭,可以一起笑,也可以一起挨刀子挡枪子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好朋友。

    所以在这种时候,如果她仇昆还没事儿人一样坐在地上,那她还算什么朋友。

    房秀秀抬头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然后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妈蛋的,这一次这事儿有些玩大了,现在那几个可是全都站起来了,而她还在下面当缩头乌龟呢……

    要不要起来,好紧张有木有?

    虽然几个人都没有看她,也没有谁要求她也跟着一起站起来,可是房秀秀这个时候却有种感觉,她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好远。

    “咕噜!”用力地吞了一口口水。

    房秀秀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尼玛,好疼。

    站还是不站呢?

    这妞的心脏突然间狠狠地一个收缩,于是一股热血直冲向脑门,于是房秀秀也站了起来,同时这妞还叫了一声:“还有我!”

    仇昆捂了捂耳朵:“喂,不用这么洪亮了,很震耳朵的。”

    房秀秀不好意思地扯出一个笑容:“哦,下次我注意!”

    几个人齐齐黑线,话说他们这一次还没有解决呢,那妞居然都已经开始盼着下一次了。

    清明却是看了一眼房秀秀,她自然看得出来房秀秀其实很害怕也很紧张,就连她的那两条腿,现在都在不停地打着摆子。

    可是她却还是站了起来,在那边有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的时候,房秀秀居然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

    突然间清明发现,这个房秀秀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缪如茵也笑了。

    而本来正准备向着这边靠近过来的,高晓波和高野两兄妹,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当下两个人也不再过来了。

    他们高家的人可一向没有兴趣陪着别人一起死的爱好呢。

    缪如茵的目光不期然地看到了正向着他们看过来的高野,接着便也看到了高晓波,虽然从清明与重阳的口中,知道高晓波与高野也在京城大学,可是这倒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与他们两个人碰面呢。

    高晓波,高野……

    前世的时候,这两位可是没少欺负清明与重阳呢。

    当然了,前世的时候,这两位也很想欺负她来着,可是很不巧,她的医学天赋太让高家人看重了,所以他们倒是只有那贼心倒是没有那贼胆儿的。

    不过前世的时候高家人倒是一直想让她嫁给高晓波的……

    嗯哼,突然间发现,意外的人数其实真的可以再多一点点的。

    毕竟只意外一个,好孤单啊。

    周晋安抬手向着王维国招了招手:“你,过来,把手机拿给我看看!”

    ------题外话------

    今天只一章,共六千多字哟!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