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5】,挡枪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晋安抬手向着王维国招了招手:“你,过来,把手机拿给我看看!”

    王维国一听到这话,心头也是一惊,虽然这个周晋安看起来是一个文化人,可是,可是尼玛,他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匪头啊。

    而现在这个匪头可是想要自己过去……

    王维国的心脏在胸腔中不受控制地疯狂跳动了起来。

    好吧,之前在威胁缪如茵等人的时候,他还真的没有感觉到害怕,可是现在他却是真的害怕了。

    想到这里,王维国又不由自主地怒瞪了一眼缪如茵,都怪这个女人太不识抬举了,如果不是她不识相的话,早早地接受自己的建议,那么他又岂会落得到现在这样的境地了。

    王维国投过来的目光,缪如茵自然是感觉到了,她自然也知道这个家伙现在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当下缪如茵只是轻轻地扯了扯唇角,这个家伙……自己作,居然还一味地想要怪别人。

    真是又蠢又可笑。

    不过……

    周晋安倒是也没有想到自己说完了话,王维国居然直接傻愣在了那里,竟然没有立马过来……

    都已经这种时候,这个人质居然还敢让自己等……

    周晋安的眉头不由得再次皱了起来。

    余黑自然又是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自家大哥的不悦,于是他忙向着王维国一瞪眼:“妈的,叫你呢,你特么的没有长耳朵吗,还不快点过来!”

    王维国的嘴角一抽。

    而余黑向着旁边的几个兄弟一使眼色,当下便有两个人分了出来,直接用枪对准了王维国。

    对方的意思,王维国看明白了,这摆明了就是自己如果再不过去,那么自己的这条小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心肝一颤,当下王维国也顾不得许多了,忙颤颤微微地向着周晋安的方向走去,一路走着,一路上腿肚子直转筋……

    等到终于走到距离周晋安还有十五步远的时候,王维国却是双腿一软,便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同时一股水意便自他的身下扩散了开来。

    “这位,老大……”

    嘴唇抖了半天,终于吐出了四个字来。

    不过王维国也明白,自己的口才,现在可是真的派不上用场了,于是他忙将自己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

    余黑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王维国,他最看不上怂的男人了,而这个王维国居然当着自家老大的面儿,直接就来了一个小便失禁……

    妈的,这小胆,只怕连女人都不如,所以这样的男人,不是怂又是什么呢?

    当下他虎着一张脸,走过去,便直接接过了手机,也没有看,便又转手递给了周晋安。

    周晋安接过手机,皱着眉看了一眼那漆黑的屏幕,然后又按了按手机的开关,可是屏幕却依就是漆黑一片。

    于是他抬手又将手机抛到了王维国的身边:“开机!”

    王维国忙点头,然后一边拣了五次才终于把手机拾到了手里,可是饶是如此,他也是按了好半天的手机开关机按键,可是手机上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王维国的脑门上现在都已经被汗水布满了,他的眼睛也急红了,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不过他的脑子转得也是很快的,当下王维国便直接抬手向着缪如茵的方向一指,急声道:“这位老大,这个手机不是我的啊,这手机是她的啊!”

    所以这个手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也得让那个缪如茵过来开机吧。

    周晋安微微点了点头。

    余黑虽然是粗人,可是跟在周晋安身边这么多年了,所以自家老大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也是多多少少明白一些,自家老大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下余黑便扭头看向缪如茵:“那么你也过来吧。”

    缪如茵微微一笑,当下便举步就要过去。

    重阳却是在第一时间便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姐!”

    一声姐,令得清明的身子一震,虽然重阳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声音很低,可是听在清明的耳中却是如此九天惊雷一般。

    能被重阳称一声姐的人,只有一个,那个人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大姐。

    于是清明的目光也在这一刻落在了缪如茵的身上。

    缪如茵却是抬头看向重阳,然后微笑着抬手在他的头上揉了揉,然后便果断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腕。

    “你是……”清明的唇在抖动着,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人,难道说高家想要他们,嗯,勾引的人居然是她与重阳两个人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找到的大姐不成?

    缪如茵向着清明一笑:“清明,还没有想起来我是谁吗?”

    清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暖意,不过一句话落下,少女却是已经自清明与重阳的身边走过了,她的步子依就是悠然而散漫的。

    不过几个人却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声音再次清晰地传来:“保护好我的弟弟和妹妹!”

    清明的心头被狠狠地震动了,她伸手想要去拉住缪如茵,可是她的手却被珍妮给挡住了。

    “放心吧,……她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想了想,珍妮还是将已经就要脱口而出的主人两个字换成了她。

    “可是,可是……”清明看着那道挺拔的背影,她居然就是姐姐,她,她既然明明都已经认出她与重阳了,可是她为什么还一直瞒着他们呢。

    不过,自己真的好蠢啊,自己怎么可以忘记姐姐的样子呢。

    重阳低声在清明的耳边道:“二姐,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

    清明抬手在重阳的手背上拍了拍。

    然后便抬起了脚步想要跟在缪如茵的身后也过去,姐姐一个人她不放心。

    李霖凌这一次却挡在了清明的身前:“你放心吧,凭着她的本事儿,这里还没有人能伤到她分毫的。”

    清明有些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却见乔凡尼该隐也是向着自己微微点了点头:“而且你现在过去,只会打乱她的计划!”

    乔凡尼该隐难得厚道了一把,他居然没有直接说清明过去,只会给缪如茵拖后腿。

    仇昆却是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看重阳,再看看清明:“那个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可能会是那妞的弟弟和妹妹呢?”

    而且这姓也不一样好不。

    几个人同时白了仇昆一眼,这个妞,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可以随随便理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吗?

    房秀秀也是眨巴着眼睛看向清明,清明就是姓高的吗,可是缪如茵不是姓缪的吗?

    而这个时候缪如茵已经走到了周晋安那里,她的脸上神色自如,甚至还带着几分轻松的笑意,她很随意地从王维国的手里拿过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低头看了看,便直接又将手机丢回到了王维国的脚边。

    “他把我的手机搞坏了。”

    王维国本来刚刚放下的一颗心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便又重新提了起来:“你胡说八道!”

    只是缪如茵却不理他,直接看了看,然后笑着对周晋安道:“周老大,连把椅子也不准备,这不是待客之道啊。”

    前排的那些学生听到了这话,一个个差点没把下巴砸下来,这位同学,你的胆子可真是大到不要不要的地步了。

    周晋安也没有想到这明明就是一个小女生,可是这胆子不管怎么看,都比王维国大出来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呢。

    “你叫什么名字?”周晋安对于这个淡定的少女不由得来了几分兴趣。

    “缪如茵!”

    周晋安摸了摸下巴:“缪如茵,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呢!”

    一边说着,他一边示意余黑给缪如茵搬把椅子来,且不管这个少女是在装腔作势,还是真的淡定到如此的地步,这个少女都已经真正地引起了他的兴趣了。

    余黑一抬手,便有一个男人搬着一把椅子走过来。

    椅子放下,缪如茵也不客气,直接踏踏实实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我想起来了!”周晋安看着缪如茵的眼神就是一亮:“你是东缪集团的董事长?”

    缪如茵点头:“真是没有想到,周老大居然还能注意到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周晋安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如果你缪董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那么只怕这世间的大人物可就不多了,只是我倒是没有想到,缪董居然会是今年京城大学的新生?”

    缪如茵一笑:“周老大虽然没有想到,可是现在不是看到了吗。”

    余黑也是惊了一惊,所以说现在那个名声很大的东缪集团的董事长也是他们的人质了。

    周晋安用下巴点了点手机的方向:“不过只怕缪董还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手机的问题。”

    “哦,刚才你的人收手机的时候,我没有交!”缪如茵一脸平静地道,而且她的语气也是十分的平静,似乎只是在说着我不喜欢吃猪肉,我喜欢吃牛肉一般。

    周晋安扯了一下嘴角:“我一直以为缪董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的成就,应该是一个少见的聪明人,可是却没有想到缪董还真是很不明智呢。”

    缪如茵挑眉,等着周晋安继续往下说。

    “人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这里可是我的主场,而你缪董居然无视我定下来的规则,那么不知道缪董可有想过,我又会怎么对待缪总呢?”

    “毕竟规则一旦制定了,那么如果有人不遵守我也是会很苦恼的,所以不遵守规则的人,都必须要受到惩罚……”

    声音落下,余黑已经摸出一把手枪,直接顶到了缪如茵的太阳穴上。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这个不过十七岁的少女,脸上依就是一派淡然,甚至还带出了几分无奈。

    饶是以周晋安的心性,都不由得有些吃惊,周晋安敢说现在他可以做到,刀枪加身,而面不改色的地步,可是不要说他在像这个少女一般大小的时候了。

    就算是五年前的自己,他也做不于如这个少女一般,在这种人家都已经将枪顶在太阳穴上了居然还是一派的淡定从容。

    这个少女的心性也太坚韧了,还有她的这份胆识,又是怎么练出来的。

    “不过周老大,你真的想杀我吗?”缪如茵淡淡地开口了。

    周晋安一噎,少女问的没有错,他是没有想到真的要杀了她。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好不。

    而且就算是他到现在也没有想要真的杀了这个少女,可是谁又能保证,在下一秒的时候自己就不会动了杀机呢?

    周晋安眯了眯眼睛:“缪董果然是好胆识呢,只是我们见面的场合不对,如果场合对的话,那么我倒是愿意和缪董交个朋友。”

    缪如茵白眼中:“周老大的名气太大了,我可不敢和周老大成为朋友!”

    妈蛋的,就算是真的可以成为朋友,你也不至于如此直白地说出来吧,这特么的不是坑人吗?

    要知道他们两个人可是谁都没有压低声音,所以前面的人,还有那些教官们,可是都能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用缪如茵自己的话来说,她还没有想要为自己找个大麻烦的想法。

    “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缪董呢,快人快语啊!”

    说到这里,周晋安的声音突然压低了下来:“缪董……”

    这一次他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清楚:“我听说缪董除了是东缪集团的董事长之外,还有一个神医的身份和一个风水师的身份,不知道是否属实?”

    缪如茵点头:“不错,怎么,周老大想要给我推荐生意不成?”

    余黑在一边看得咋舌,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少女,根本完全没有半点身为人质的自觉性。

    话说他可是见过不少人质的,可是像面前这位这样的……真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遇到呢。

    缪如茵自然不知道余黑在想些什么,她正笑眯眯地看着周晋安:“不过周老大当知,不管是神医还是风水师,我的收费可是都不低呢。”

    所以如果你想要现在和我谈这两方面的生意,你的钱够吗?

    至少只怕这位周老大的身上现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崩子皆无吧。

    周晋安再次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生意自然是可以谈的,而且缪董也可以放心,我周某人还真的是不差钱呢。”

    缪如茵笑眯了眼睛:“只要不差钱,那么一切都好谈!”

    一副财迷的样子。

    周晋安倾身,声音压得更低了:“那么不知道缪董可能算得出来,这一次我周晋安是不是可以全身而退呢?”

    缪如茵怔了怔,然后她笑了:“周老大,把事情搞得这么大,道儿上一向称周老大行事儿素来谨慎,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所以周老大……”

    “难道是想要告诉我,这一次的事情,只是你心血来潮不成?”

    “还是说周老大看我年轻识浅,所以想要忽悠我不成?”

    周晋安也是微笑着:“当然是临时起意的啊,只是我兄弟们救我的地方正好在京城大学校门口,所以……”

    缪如茵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一路上可下手的地方多了去了,而且位置要比这里更好,所以你就忽悠吧。

    周晋安自然也看出来了,人家缪如茵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这番说辞。

    心里也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只怕就连余黑都会以为这一次是临时起意,疏不知,他在被捕的那时起,便在筹划这事儿了。

    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一下子就看破了。

    “呵呵,缪董果然不愧是缪董啊。”

    缪如茵扯着嘴角:“周老大不愧是周老大啊。”

    “缪董,我承认,这一次的事情是我计划了好几天的产物,所以那么现在缪董,是不是可以告诉我,这一次我和我的这些兄弟是否真的可以逃出生天呢?”

    缪如茵定定地看着周晋安,好片刻后她才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逃出生天了,可是会有很多人都很没有面子呢。”

    周晋安点头:“面子是别人的,命是自己的!”

    所以那些事儿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缪如茵点头,好吧,这话肯定是真理啊。

    周晋安继续道:“那么现在缪董是不是也可以对我说句实话了呢。”

    “大凶!”缪如茵道:“生机微弱,而且十之**你和你的这些兄弟都得折在这里!”

    有她出手,这些人想要跑,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其实如果没有缪如茵出手的话,那么周晋安可以逃出生天的机会,可是要有五成之高呢。

    毕竟这个家伙的手里的人质太多了!

    周晋安很认真地看着缪如茵:“你想要出手?”

    缪如茵也很直接,这妞立马便点了点头:“自然,我现在也是人质啊,难道周老大觉得人质不应该反抗吗?”

    周晋安笑:“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我机关算尽,却没有想到,缪董居然会是今年的新生。”

    缪如茵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周晋安。

    “如果我请缪董救我和我的这些兄弟呢?”

    缪如茵闭了闭眼:“我有什么好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有利可图的事儿,可以为之。

    无利可图的事儿,为之那叫有病。

    周晋安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我的这把交椅可以交给缪董来坐,我可以坐第二把交椅。”

    缪如茵沉默,只是看着周晋安却并没有说话。

    周晋安倒是也不急,他的耐心一向很好。

    “不行!”可是等了好片刻,等来的却是缪如茵的拒绝:“风险太大了,而且我也信不过周老大!”

    周晋安差点乐了,关于这个少女一路行来的那些事迹,他可是看过的,这个小丫头会怕风险太大吗,试问下,她所做的事情,又有哪件是风险小的。

    “那么不知道到底要如何,缪小姐才可以相信我?”

    周晋安说着叹了一口气:“我一个人的生死事小,可是现在我这里一百多号兄弟的生死却是大事儿。”

    缪如茵不为所动:“如果不是你的算计,他们也不会落到如此的境地。”

    周晋安也不生气:“不错,可是如果我不算计这一次的事情,他们也不会比现在的处境好到哪里去。”

    余黑吸了吸鼻子,周老大的话,是实话。

    在周老大一被抓的时候,他们这些周老大的心腹便被各种的打压,甚至还有几个人直接被人除掉了。

    所以……如果周老大真的死了,只所他们的处境也离死不远了。

    缪如茵自然也听明白了周晋安的意思,不过她却还是沉默。

    周晋安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两口:“缪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身为风水师,想要控制人的法子应该不少吧。”

    缪如茵的眼睛眯了眯,然后当她再次抬眸的时候,她的目光便与周晋安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

    所有的新生们,都在密切地关注着缪如茵与周晋安两个人之间的谈话,虽然他们什么也听不到,可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目光还是定格在了那两个人的身上。

    突然间只见周晋安居然大怒地抬手在面前的桌子重重一拍:“缪如茵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而缪如茵也是腾地便站了起来,看得出来这个少女也生气了,而且还是很生气的那种。

    她甚至都没有再去理会周晋安,便直接向着她的朋友的方向走去。

    余黑在她的身后用手枪对着她的后脑:“站住,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少女只是冷哼一声,脚下的步子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于是余黑的眼底里有着戾光闪过,他竟然真的扣动了板击。

    “呯”的一声枪响。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血花飞溅……

    王维国呆呆地看着自己胸口绽放的血色,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张了张嘴巴。

    直到这一刻他也没有想到,他为什么要跳起来,为什么要扑过来……

    他,他,他怎么可能会为了那个女人挡子弹呢?

    只是刚才他的身体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自己脑子的控制,便直接做出了反应……

    只是,只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人可以回答王维国,而他也注定了要带着这个疑惑,命丧黄泉了……

    他想要叫出来,不是的,不是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可是他的嘴巴虽然张开着,可是却已经无力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呯!”他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他的心跳停止了,到死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死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