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7】,高纳玲(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现在听到缪如茵如此说,欧阳傲阳不由得有些奇怪了,难道说缪如茵不打算出手不成?

    于是看了一眼郭厅长紧锁的眉头,欧阳傲阳便将缪如茵拉到了一边,压低声音问:“如茵,这事儿你真的没有办法?”

    缪如茵只是眼神清冷地看着他,却并没有说话。

    于是欧阳傲阳便又急急地继续问道:“你的那些本事儿一旦施展出来,那几个劫匪于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吗?”

    缪如茵的目光又冷了几分,其实刚才欧阳傲阳拉她过来的时候,她便明白了欧阳傲阳的意思。

    是的,如果她施展出她的本事儿来,想要救出那三千多人,真的是小意思。

    可是欧阳傲阳想的只是别人,却完全没有为她着想过分毫。

    欧阳傲阳的话音落下之后,便看着缪如茵,等待着她的回答。

    片刻后,少女的声音这才响了起来:“那么然后呢?”

    “然后……”欧阳傲阳有些不明白了,把人质救出来就行了,还有什么可然后的啊。

    不过欧阳傲阳也一向是一个聪明的人,于是他很快便道:“如茵你放心,这事儿到时候我定会为你请功的,这可是大功一件呢!”

    少女笑了:“欧阳傲阳,你知道不知道为何我们这样的人,都会犯五弊三缺?”

    欧阳傲阳呆了呆,然后他摇了摇头,话说这一点他还真的是不知道呢。

    缪如茵道:“因为风水师本来就是窥探天机的,而帮人化劫也是有违天道的,在你们看来,我们是在助人,可是于天道来说,却是罪孽,而这份孽却是要由我们风水师来偿还的!”

    “而现在那里面的三千多人,也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你这是想要让我直接化了那三千多人的劫数?”

    欧阳傲阳的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口来,他想说不是的,可是,可是刚才他就是这个意思。

    而缪如茵也没有想让他回答自己,少女继续幽幽地道:“是的,凭我的本事儿帮他们三千多人,化解了这个劫数,是可以做到的,可是这三千份欠下天道的债便要由我来背!”

    “所以你觉得我是应当眼瞎呢,还是立马就吐血而亡好呢?欧阳傲阳,我这个人其实真的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我没有那种舍己为人的英雄理念!”

    “我做的事儿,也都是做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儿,而对于能力之外的事儿,很抱歉,我不会去做!”

    “而且今天的劫数是这些人命中注定要经历的,就算是真的有哪个高风亮节的风水师帮他们解决了,但是有些劫数却是人必须要经历的。”

    “这一次被化解了,那么下一次再来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劫数呢,到时候只怕就是不能化解的劫数了,而且……”

    “说不定会变成死劫呢!”

    “还有,欧阳傲阳,如果这些事儿都要风水师来做,那么还……”

    后面的话缪如茵并没有说完,只是她看向欧阳傲阳的眼神却是有些发凉,也令得欧阳傲阳感觉有点冷。

    他,他是真的不知道,风水师帮人化劫,其实自己也是要受到报应的吗?

    那么,如此说来,他竟然是真的错了不成?

    而且,而且风水之说,虽然现在可以谈及了,可是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也是不可以提起的,因为这可是“封建迷信”呢。

    而他竟然向如茵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真的是强人所难了。

    那么那一次,他们与如茵一起执行任务,那一次难道如茵也背负了本来不应该背负的债吗?

    是啊,那一次如果没有缪如茵出手的话,只怕那里会成为他们的埋骨之地吧。

    看着缪如茵再次向礼堂走去的纤细背影。

    欧阳傲阳的心里翻滚着悔意,是的,他后悔了,可是话出口了,便不能收回来。

    而缪如茵这一次也是真的对他伤心了吧。

    郭厅长扭头向着欧阳傲阳这边看了一眼:“傲阳你怎么了?”

    一句话才令得欧阳傲阳回过神来,他一笑:“我没事儿,不过郭厅长只怕我们真的得按着如茵说的准备了!”

    “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郭厅长点了点头。

    毕竟其他的现在都可以说是不那么太重要了,现在于他们来说真正最最重要的就是那三千多名人质的安全了。

    如果那些人质真的出了问题……

    那样的后果,无论是谁都承担不了。

    缪如茵重新回到了礼堂里。

    她才刚刚进门,高晓波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缪如茵皱了皱眉,高家就是这么培养自家子弟的,居然一点儿都沉不住气。

    当缪如茵看到,因为高晓波顶得太用力了,那个被他做为人质的女生,额头都已经被冰冷的枪口磨破了,一缕鲜血正沿着女生的脸孔滑落下来。

    “喂,我说你能不能轻一点,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同学!”缪如茵心里现在可是为高晓波标上了大大的人渣两个字。

    高晓波的眼神一厉:“关你屁事儿!”

    而那个女生,却是向着缪如茵投去了感激的一眼。

    高野现在表现得倒是比她哥哥更冷静些,高野一看到缪如茵进来,那双眼珠子便转个不停。

    这个时候听到缪如茵说高晓波身前的女生受伤了,于是她的眼睛一亮:“那么你来替她啊!”

    女生一惊,心里先是一喜,然后又落下了。

    这种时候谁会不要自己的命,来替换自己呢。

    虽然出去很美好,可是感觉到自己头上那不断颤抖的枪口,女生就有种,高晓波随时都会开枪的感觉。

    就算是他不会开枪,可是万一枪走火了呢?

    只是却没有想到缪如茵倒是出人意料的干脆:“好啊!”

    高野的脸上立马就是一喜。

    清明与重阳两个人听到这话,却是心头大惊,如果不是乔凡尼该隐与珍妮两个人及时按住了这两位,只怕他们两个人已经跳起来了。

    “放心,她有分寸的!”李霖凌道:“而且她也不是一个会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人!”

    其实说实话,现在李霖凌真的很想说,他其实更同情高晓波与高野这两位,你说说这得是多倒霉催的,居然会让他们两个动了让缪如茵来给他们当人质的心思……

    所以这不是倒霉催的又是什么呢?

    不过高晓波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自家妹妹的意思,于是他手里的枪更用力地顶了顶身前女生的头,女生吃疼,头也不得不偏了几下。

    “你过来!”

    高晓波恶狠狠地道。

    周晋安这一次倒是没有开口,他只是一脸兴趣地看着缪如茵。

    这个少女可绝对不是什么纯良的存在,所以她能答应这种事儿,明显就是一个坑啊。

    不过他本人已经跳到少女的坑里了,现在他在欣赏着别人往另外一个坑里跳呢。

    缪如茵沉默地走到了高晓波的面前,向着那个女生微微一笑:“你没事儿吧?”

    而高晓波已经粗鲁地一把推开了那个女生,然后直接抓过缪如茵将枪顶在了她的头上。

    女生虽然惊魂未定,可是她还是向着缪如茵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

    缪如茵扬眉一笑,笑容灿烂如花:“不客气呢!”

    “走!”

    不过还不等缪如茵的声音落下,身后的高晓波却是不耐烦地伸手在缪如茵身上推了一把。

    将缪如茵推得一个踉跄。

    而高野也是推了一个自己身前的男生。

    男生只是身子晃了两下,便很快地稳住了,然后沉默地向前迈出了脚步。

    不过高野与高晓波两个人倒是不断地移动着位置,总之他们就是不会让自己与周晋安和余黑等人之间没有遮挡的情况出现的。

    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周晋安根本就没有想要杀他们的意思。

    原因很简单,这对兄弟已经够特么的倒霉了,所以他自然不会再多事儿了。

    礼堂的门再次被打开了……

    外面的警察还有狼牙队员们,特别是那些隐在制高点的狙击手们,全都全身戒备了起来。

    欧阳傲阳的眼睛瞪大了,缪如茵居然又一次出来了,只不过这一次她居然是以人质的身份出来的。

    所以后面拿枪的那两个,是劫匪吗?

    高晓波自然不会让自己与妹妹被那样误会,于是他张开嘴,刚想要喊话报明自己的身份。

    可是这个时候缪如茵却动了,她居然直接一抬手便扣住了高晓波握手枪的手,然后用力一掰,接着一弯腰,双手一拉一扯一推一送……

    可是就在她将高晓波扔出去的时候,高野的枪却是响了。

    于是高晓波倒是真的被扔了出去,可是缪如茵的胸口处也迸出了鲜红色的血花。

    欧阳傲阳惊呼出声:“如茵!”

    而与此同时又是一声枪声响起。

    一颗子弹准确地从侧面射进了高野的脑袋里……

    鲜血溅在了高野身前男生的侧脸上,还有脖子上。

    而高野的身子却是摇晃了几下,终于倒在了地上。

    欧阳傲阳一挥手,带着人冲了上来,先是踢开了高晓波与高野手里的枪。

    而缪如茵的身子也终于倒在了地上。

    “如茵,如茵……”

    欧阳傲阳焦急地呼唤着。

    少女胸前的白玉棺材里,一股气息涌动了起来,那是一直在沉睡着的东方弦月感觉到了,自家师妹受伤了,所以正在强行苏醒过来。

    师兄,安心,我没事儿。

    缪如茵的意念清楚地传进了白玉棺材内,好一会儿这才将那股气息的波动安抚下来。

    不过伤在心口,真的好疼呢。

    前一世,重阳与清明死的时候,也是好疼吧。

    重阳……

    特别是重阳,居然还是自己亲手将他送上死路的。

    而高野,只不过是高家赔付的第一条人命罢了。

    “如茵,如茵,你怎么样,救护车!”欧阳傲阳一把抱起缪如茵,而那边早就已经待命的医护人员已经推着移动床过来了。

    “怎么回事儿,这两个拿枪的也是学生不成?”检查了高晓波与高野,有警察不敢相信地开口道。

    而做为高野人质的那名男生,虽然面色苍白,可是神色却还算冷静:“他们也是新生,可是他们的身上却带着手枪,刚才送出来的那几个伤员,就是他们与劫匪枪战的时候,被波及到的!”

    “而且,也是他们劫持了我和一个女生,才逼得那些劫匪不得不放他们出来!”

    “那个缪如茵,是因为看到之前那位被他们做为人质的女同学,额头都被枪顶出血了,好心出言提醒了一句,于是高晓波便提出让缪如茵与那个女同学对换一下……”

    男生的一颗心在狂跳着,可是事情却还是讲得很有条理性。

    新生身上居然会有枪,而且做为学生,居然还能劫持人质,逼劫匪放了他们……

    不说别的,单凭这两点,高野便该死,而高晓波的麻烦也大了。

    郭厅长的脸色很是难看,当下他一挥手:“带下去突审!”

    “是!”当下便有人将高晓波往车里押。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高家的人,你们不能抓我!”高晓波大叫着,这嗓门也不小,一时之间倒是被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要知道这里早就已经围了大堆的新闻记者了……

    只是高晓波的眼神却是有些狂乱:“放开我,放开我,我是高家的人,我就算是带枪又怎么了,我是高家的人,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

    欧阳傲阳冲过来,一把便揪住了高晓波的衣服领子:“妈的,高家的人,呵呵,高家的人便可以藐视国法吗,咱们国家可不允许家里私藏枪支的!”

    “还有,你们居然劫持人质,而且还伤了人。”

    “那又怎么样,你知道不知道死的那个是谁,那是我妹妹,你们居然敢杀我们高家的人,我看你们都不想活了……”高晓波大放厥词,可是被那些记者们全都拍了下来。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这件劫持事件已经震惊了全国,所以现在正在进行现场报道。

    所以可以说全国的老百姓们可是都看到了高晓波那嚣张的嘴脸。

    ……

    “呯!”高家大宅的书房里,高家的老爷子抬手重重地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而旁边高家的一众高层们也都是低头不敢言语,只有电视里依就是在响着高晓波那高亢的声音。

    “混蛋,混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高晓波和高野两个人去上学,身上怎么会有枪呢?”高老爷子现在可是很火大。

    有枪这事儿,私下里怎么说都没有问题,就算是小范围的人知道了,高家也有办法可以圆满解决,可是现在……

    现在可是搞得全国人民全都知道了,妈蛋的,这要怎么解决。

    下面没有人说话,这个时候谁开口,便是直接触了高老爷子的楣头了,不被骂个狗血淋头,那就是运气好。

    所以最聪明的作法就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然后不动如钟。

    “高晓波,高晓波……我们高家到底是怎么教育出来的这样的逆子的,混蛋,混蛋……”高老爷子现在可是真的怒极了。

    ……

    而此时此刻昆仑山里,小老头却是正在无奈地叹气:“这个死丫头,明明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却偏偏要自己受伤。唉!”

    说着小老头再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好吧,他的这个小徒弟,自从重生的那天起,便生就了一副七窍玲珑的心肝,所以有的时候连他这个当师傅的,都不知道那个丫头到底在打着什么小算盘。

    不过,这丫头能舍得让自己受了这么不轻的伤,只怕所图也绝对不小。

    亏本的生意她又怎么会去做呢。

    ……

    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缪如茵却是笑了,这还是她第一次以病人的身份进入手术室呢。

    只是就在主刀大夫刚刚拿起手术刀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响起了:“且慢,崔大夫这台手术我来做!”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个声音入耳,缪如茵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前世的时候对于这个声音的主人可以说与她还是老熟人呢。

    也是高家培养出来的一个医学天才,只是要比自己大好几岁。

    她的名字叫做纳玲。

    或许前面还应该再加上高家冠给她的姓——高纳玲。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