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9】,在作死的路上孜孜以求(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图书馆每天晚上十点半闭馆。

    韩震因为回到宿舍也就是他一个人,形单影只的。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那三只都在,也没有人和他说话,而那三只激烈交流的内容,他也插不上什么嘴。

    所以韩震便每天去泡图书馆。

    然后一直等到图书馆闭馆的时候再回来。

    不过他的朋友倒是真的……

    呃不是不多,就目前来说,他还没有交到朋友。

    所以每天晚上踏着夜色,他也只能一个人往回走。

    而因为他回来得晚,所以倒是天天晚上都会经过一片黑暗的林间小路。

    今天晚上也是一样的。

    脚下踩着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黑夜的黑将两边的柳树也都染成了同样的黑色。

    一眼看去,那些高大而又粗壮的柳树就像是一只只硕大的怪兽一般。

    不过每天,他都是这么走过去的。

    只是今天,韩震的一颗小心脏却是跳啊跳啊的跳个不停。

    呃,不只是心脏在跳,就连他的眼皮子也在跳。

    韩震的脚步停了下来。

    “左跳财,右跳灾……嘶……”

    他现在就是右眼皮在跳。

    所以今天都这个时间了,难道还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韩震想了想,他自从入学以来,可是从来也没有得罪过人呢。

    好吧,最近那个在校园里传得如火如荼的流言,虽然就是他的手笔,而这几天看着宿舍里那三只在不断地跳脚,再听着那些居然又被人加上想像,而变成了好几个不同版本的流言……

    韩震真的是爽歪歪呢。

    这心情就像是坐了火箭一般,直线上升啊。

    甚至每天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都可以多吃二两米呢。

    这件事儿他是始做俑者,可是别人不是不知道吗?

    就连同舍里的黎阳君,张峰,杨柳那三个傻狍子,也不是同样不知道吗。

    还有那个缪如茵……

    说白了,缪如茵是生生被他强硬拖进这件事儿里的。

    但是如果掏心窝子的讲一句的话,韩震对于缪如茵的怨恨,可是要比对黎阳君来得更深呢。

    毕竟都是缪如茵这个有眼无珠的,居然看不到他这么优秀的人,居然看上了黎阳君,甚至还有张峰和杨柳两只。

    凭什么啊,那个黎阳君真的说起来,除了身高与长相外,又有哪一点儿能比得上自己呢。

    而且,单从知商方面来说,就凭着他韩震有本事儿将他们耍得团团转,便可以看得出来,同舍的那三个舍友,和他一比较起来,根本就是智力负五的渣。

    好吧,既然她缪如茵看不到自己的优秀,那么便只能说明,缪如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缪如茵伤了他韩城的自尊心。

    自尊心可是相当贵的呢,知道不,自尊心可是无价的。

    特别是他韩城的自尊心。

    所以缪如茵便必须要付出代价才可以。

    当然了,前期便让她先用自己的名誉来当代价吧。

    呵呵,明明是一个孤儿,而且年纪还要比自己小……

    居然就能白手起家打出东缪集团那么大一片的江山来……

    呵呵,只有白痴才会相信,这是缪如茵那个小贱人凭着她自己的真本事儿干出来的。

    看她那模样,也是一个天生就会勾引人的。

    而且又年轻,又鲜嫩,只怕是个男人看到了,都会忍不住动心吧。

    所以虽然她看似清纯,只怕早就不知道是被多少穿过的破鞋了。

    所以想来她也不在乎再多黎阳君与杨柳两个。

    “妈的,小贱人,就算是脱光了躺在那里,老子也屑上你!”

    韩震想来想去,这思路一下子就歪到天边上去了,而且居然还代入感极强地,自言自语了出来。

    于是树上的乔凡尼该隐,李霖凌,仇昆,清明四个人的脸色可都黑了。

    他们又不是笨蛋,就算是用大脚趾头来想,也知道只怕现在韩震那只王八蛋,正在意淫缪如茵呢。

    所以这个人果然是欠收拾。

    而躲在树后的,重阳,房秀秀,珍妮,黎阳君,张峰,杨柳,几个人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缪如茵此时正悠闲在坐在一枝树枝上,她的嘴角处虽然还带着笑意,可是那双眸子却是已经冰寒了下来。

    韩震——既然他如此地在作死的路上孜孜不倦,那么如果自己不成全他的话,

    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

    只不过在他死之前,还是可以好好地地挥一下余热的。

    至少让大家过过打人的手瘾。

    仇昆与清明两个人是一起跳下来的。

    两个人同时撑着一个大麻袋跳下来的。

    而且还是瞄准了之后跳下来的。

    于是猝不及防之下,韩震便被直接套了一个正着。

    韩震做梦也没有想到,人在路上走,祸从天上降啊。

    他好好地走在院园里,居然会被人蒙了麻袋……

    妈蛋的,这种不文明的作法,也是可以出现在文明的校园里的?

    “什么人,啊啊啊,什么人,你们快点放开我……”韩震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叫着。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些人一定是蒙错人了。

    “你们蒙错人了,我不是你们要蒙的人……”

    可是众人又有谁会理他呢。

    珍妮小丫头更绝,居然直接一抬脚就将韩震的腿和脚踢得,全都缩进了麻袋里,然后珍妮竟然直接将麻袋口给绑上了。

    好了,一切搞定,大家可以尽情地打了。

    于是几个人便将麻袋围在中间,直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韩震又是哭,又是嚎,又是求饶……

    可是他在麻袋里怎么叫那是他的事儿。

    至于麻袋外的众人……

    嘿嘿嘿嘿,打啊,踢啊……

    打人渣,真是让人浑身都是干劲。

    踢人渣,真是越踢越爽。

    这一顿暴打,居然生生地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一看腕表上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就到十一点了。

    而十一点也是宿舍关门的时间,当下缪如茵一抬手,众人立马便做鸟兽散了。

    虽然手还有点痒,脚还没有踢过瘾。

    可是这些都没有关系,不是还有明天呢吗。

    而众人走倒是走了。

    也不知道这几位是真忘记了,还是故意没想起来。

    居然没有一个人记得要帮韩震解开袋子口的。

    而韩震的嗓子也早就喊哑了。

    感觉到外面没有人了,他也顾不上嗓子好疼,便再次叫了起来:“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除了有夜风吹来,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哪里还有人啊。

    于是韩震便直接在麻袋里一点一点在向前滚去……

    只是夜色中,一个白衣少女却是款款而来。

    缪如茵冷眼看了看,那个滚到自己面前的麻袋,唇边却是勾起了一抹冷笑。

    她来京城,并不想招惹什么人。

    因为她要对上的东方家族还有高家,都不是普通的人家,所以她也不想多生是非。

    可是她不去找事儿,却偏偏总是有事儿主动找上她来。

    那么……

    韩震,在你生命终结之前,也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流言的力量吧。

    于是韩震只觉得麻袋口居然被人解开了……

    他在麻袋里一呆,可是却也没来得及细想,便立马爬了出来。

    但是紧接着他便直觉得脖子上一麻,眼前立马就是一黑……

    缪如茵将手上的几件东西放在了韩震的手里……

    ……

    待到缪如茵直接翻阳台回到宿舍里的时候。

    这才发现,清明,仇昆,珍妮这三只居然都没有睡,一个个正打着手电,瞪着圆圆的眸子盯着自己。

    对于她们在三楼缪如茵居然还能翻阳台这事儿,仇昆,珍妮两个人倒还是一派淡定。

    不过清明却不淡定了。

    但是话一开口,问的居然是:“姐,你这么晚又怎么将韩震炮制一番啊?”

    再看看仇昆,珍妮,这两个妞虽然没有开口问,可是那两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分明写着:快说,快说,我要知道,我要知道,人家好想知道呢。

    只是她们越是想要知道,缪如茵还越是不肯说了。

    “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仇昆的小脸垮下来了:“喂,咱们是不是好姐们!”

    “是也不能说,说了明天就没有惊喜了!”

    缪如茵直接便将仇昆接下来的话给堵了:“哦,你们应该都洗过了吧,那我去洗了!”

    说着缪如茵便拿着自己的洗涮用品走了卫生间。

    “我也要一起,一起鸳鸯浴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