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5】,被抹黑的可以把形象丢去非洲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说起来我现在倒是有些期待,等到这丫头开始反击的时候,缪家人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华宇晨有眼睛一亮:“爷爷你是说现在表妹都是故意的?”

    一边的宁舒枫洒然一笑:“这丫头也不知道像谁,居然如此的狡猾。”

    想想自家老姐也没有这样的心机和手腕啊。

    再看缪钰,那货虽然心机是有滴,可是却不管怎么看,也不及缪如茵啊。

    宁御澜老爷子浅笑:“这孩子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机和手腕,那么她又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样的成就呢。”

    宁雪柔想了想:“可是爷爷,表妹可是风水师呢。”

    缪如茵可不是那种平平常常意义上的,只能摆摆摊,给人看看手相的神棍。

    她是真的有神鬼莫测的手段。

    “呵呵!”宁御澜老爷子低笑出声:“你们谁看到这个孩子将风水里的那些手段用在商场上了,商场上只要对方不先动用下作的手段,她便也只是用商场上的手段,见招拆招罢了!”

    “而且她凭着风水上的本事赚来的钱,可是一分也没有用在公司上,更没有用在她自己的衣食起居上。”

    说到这里,宁御澜老爷子的脸上笑意更浓了,而且其内竟然是满满的赞赏:“这个孩子心正!”

    一家人听到了老爷子对于缪如茵的最后这六字评价,一个个都不由得坐直了身。

    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宁老爷子对于晚辈最高的评价了。

    不过老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心正,身正,却又不失心机与手腕。好,好,好,果然不愧是我宁家的孩子!”

    是的。

    在宁御澜的眼里,缪如茵只是他们宁家的孩子,宁家的血脉,根本就与缪家没有半根毛线的关系。

    “那爷爷,我们现在就看着吗?”宁宇晨又问道。

    看着这些铺天盖地的关于缪如茵狠心绝情不认自己亲生父亲的报道……

    不要说是宁宇晨了,就连宁舒毓也差点就要操刀子,找缪钰拼命去了。

    妈的,当年他们缪家肯让缪如茵出生,不过也只是为了缪婉婉罢了,现在缪家人又怎么能好意思舔着一张厚脸皮,想要认回自己的宝贝女儿呢。

    而且就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不肯,缪家人居然还如此的下作下贱,竟然连这样的手段也用上了。

    这分明就是想要逼如茵就范呢。

    如果不是缪如茵再三拦着,让他们只管消停地看戏便好了,他们肯定早就坐不住了。

    听到长孙的话,宁老爷子一笑:“如茵不是说,让你们好好地看着就行了吗,所以你们只管看着就好了。”

    宁雪柔沉不住气:“那爷爷,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你看看这些报道将如茵抹黑成什么样了?”

    “担心什么,黑的都可以洗成白的,只看到时候要怎么运作了。”

    宁老爷子可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的外孙女……

    啧啧啧……

    还真是的,也不知道她不过只是一个十七岁的花季少女罢了,居然还懂得舆论战的门道,而且更为难得的还是她居然可以如此这般的沉得住气。

    只怕,如果把这次事件中的主角换成是他老人家,他也很难做得到像是自家外孙女这样,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还可以四平八稳地稳坐钓鱼台呢。

    只是……

    那丫头一直说现在时机不到,她想要等的时机到底是什么?

    这件事儿,不只是宁老爷子想不明白,宁家的其他人也同样的想不明白。

    宁舒毓不只一次地问过缪如茵了,可是少女只是笑着告诉她,看戏,看戏,淡定,淡定!

    这还真是有点儿太考验她这个当妈的耐心呢。

    而东港的柳泽白一听到这些消息,第一时间便打通了缪如茵的手机。

    “如茵!”手机那头男子的声音依就是干净而令人舒服。

    “咦,柳大少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啊?”少女的声音里却是满满的调侃。

    柳泽白一听到少女的声音居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悠闲而散漫,当下也不由得身子一松,直接靠回到了椅子里,同时将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看来,我倒是白担心了呢。怎么样需要帮忙不?”

    听到柳泽白如此说,便明白他也是因为缪钰认女之事儿。

    缪如茵笑得轻快:“你只管看戏就成了。”

    柳泽白一点儿也不意外:“好,相信这一次你又能带给我一场精彩的大戏了。不过有一点儿倒是挺让我意外的。”

    话说到这里,柳泽白似乎看到了手机那边的少女,挑眉看向自己的样子。

    于是柳泽白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你居然可以任由着这些人将你抹得这么黑,骂得这么惨,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只怕你的公众形象,可以直接拎到非洲,和黑人丢在了一起了!”

    “嗤!”缪如茵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音:“放心吧,现在被抹得越黑,等到我洗白的时候便会越白的!”

    柳泽白点头:“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打给我。”

    “好,我不会和你客气的!”

    当放下电话,柳泽白想了想又拔打了一个号码:“针对缪家的生意,现在开始全力狙击,能收购的便收购,不能收购的也不能让他们好过!”

    ……

    而叶苏扬的电话也很快打了过来。

    这位最近一直在美国浪,所以才刚刚收到消息。

    电话一接通,缪如茵便先接收到了,这位的好一通嘲笑:“喂,我说缪大董事长啊,你这是又想要先什么啊,怎么还能把自己玩成黑人了……”

    缪如茵的嘴角下抽,现在她都想要怀疑叶苏扬与柳泽白这两个家伙是不是背地里有什么奸情啊,要不然这两个人说出来的话,意思怎么都是一样的。

    叶苏扬倒是也不需要缪如茵回应自己,继续往下道:“呵呵,怎么样,缪家你想要玩到什么程度,我现在就在美国呢,可以顺便帮你一起玩!”

    缪如茵白眼中:“展大当家的,你很闲吗?”

    叶苏扬:“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很闲了?”

    继续白眼中:“你不闲还能一天到晚的想着玩,还有关注八卦。”

    “错了!”叶苏扬纠正:“本当家不是关注八卦,这不是和你关系吗,所以便小小地关注了一下,看来你为了玩掉缪家,也没少进行自我牺牲啊。”

    这一次缪如茵可是直接连白眼都懒得翻他了,反正不管怎么翻,那个家伙也看不到。

    “所以展当家的打电话过来,就是想要嘲笑我的?唉,现在想想,居然交了展当家这么一个朋友,我还真是好心塞呢。”

    这一次轮到叶苏扬翻白眼了:“喂,我这可是关心,关心,懂不?”

    缪如茵:“好吧,你说关心就是关心吧,不过你的关心好特别啊。”

    叶苏扬却是声音一整:“缪家在美国的势力我来帮你铲平。”

    缪如茵沉默了片刻,拒绝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来,只是道:“谢谢!”

    而洛作冬,车战两个人便发现,电话刚刚挂断,自家当家的脸上那本来还可以称得上是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便彻底地收敛了起来。

    转眼之间,那张如画的俊颜上,便覆盖了一层寒霜,就像是雪山上的永冻层一般,让人一眼看去便不由得不塞而栗。

    所以,不问也知道,现在当家的心情很不好。

    “吩咐下去,好好地和缪家的公司玩玩,哦,还有缪家的大小姐,似乎是叫做什么缪婉婉的,还有那位缪大少爷,叫做缪培安吧……”

    “是!”洛作冬,车战两个人立马应了一声。

    所以缪家,你们说说你们到底有多想不开啊,居然想要算计那位小姑奶奶……

    看到没,现在那位小姑奶奶还在笑眯眯地陪着你们玩呢,我们当家的可是不开心了。

    所以缪家的杂碎们,你们现在只能自己自求多福了。

    ……

    而京城酒店内。

    缪正仁与缪钰两父子正坐在一起。

    只是从两个人那紧绷着的两张脸孔上,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有半点的开心意思。

    “父亲,你说缪如茵这个丫头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缪钰这几天虽然是在人前演戏,可是演戏也特么的是一个体力活。

    天天摆出一个悲情父亲的表情,他脸上的肌肉现在还在疼呢。

    而且为了可以让这个国民好父亲的形象继续保持,他这种无肉不欢的人,都已经把女人戒了。

    算算,这一次自从来到华夏京城,他都没有找过女人。

    缪正仁,也是眉头紧锁:“你的这个女儿,还真是够能忍的了,小小年纪居然就有如此的心性,以前倒是我小看她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