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8】,站在道德至高点夸夸其谈的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身在休息室的缪如茵。

    别人都以为她是看不到现场的,可是天眼开启,她在继见识过了缪钰的演技外,又再一次见识到了缪正仁的演技,这一家子活得……

    还真是把生活活成了演戏呢。

    所以果然是应了那句话,人生全靠演技啊。

    不过看在人家如此卖力演出的份儿上,她一会儿也得好好地表演才是啊。

    毕竟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事儿,可不是她缪如茵的画风呢。

    而当现场的气氛达到一个**点的时候,周海波满意地一笑,然后对现场的观众们道:“现在大家一定都很想要听听缪老先生的孙女,也就是缪钰先生的女儿,缪如茵小姐的想法吧!”

    “或者,其实缪老先生和缪钰先生两个人应该也是想要可以与缪如茵小姐来一个近距离的接触呢。”

    “那么我很荣幸地通知大家,现在缪如茵小姐也到了现场,只是她现在还在后台,所以现在我们大家请用热烈的掌声,请出我们的缪如茵小姐。”

    而这个时候之前那个年轻人已经带着缪如茵在台后候场,听到了周海波的话,便直接向着缪如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缪如茵向着年轻人露出了一个谜之笑容,然后便紧了紧手里的包,走了进去。

    台上,周海波笑着等着缪如茵走上来。

    台上,缪正仁与缪钰两个人也是正在等着缪如茵走上来。

    缪如茵脸上带着一抹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款步而来,她的步子虽然悠闲散漫,可是看在众人的眼里,却让人的心底里莫名地生出了一股冰寒之意。

    少女的含笑的目光,在周海波的脸上微顿了顿,甚至在那一顿之间,她的笑容居然更盛了两分。

    可是周海波的心里却是无端地生出了一股寒凉之意。

    这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应该有的眼神吗,不,不可能。

    所以这一定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周海波在心里不断地告诉着自己,是的了,这一定就是自己的错觉,或者说是因为空调的冷气今天开得有点大了。

    不过他还是清咳了两声,便开口了:“缪小姐,请坐!”

    缪如茵的座位在缪正仁和缪钰两个人的对面。

    少女落落大方,只是大家却发现了,自从上台以来,少女的目光便没有在缪正仁与缪钰的身上停留过。

    周海波看到缪如茵落座了,便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请问,缪小姐可认识你对面的这两位?”

    缪如茵淡淡地点头:“是缪正仁老先生与缪钰先生。”

    声音平淡而微凉,带着一股生冷的疏离。

    周海波继续道:“那么我现在也可以很直白地告诉缪小姐,这两位缪先生来到今天我们节目的现场,所为的就是可以在现场观众与电视机前所有观众的见证下,可以一家团聚。”

    缪如茵挑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周海波的面色一变。

    而这个时候,还不待周海波再往下说话,对面的缪钰已经扑到了缪如茵的近前,伸手便想要向着缪如茵拥去。

    但是却被缪如茵直接站起来躲开了:“有话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当心我告你非礼!”

    台下的现场观众们一阵哗然,亲生女儿居然要在认亲的现场,告自己的亲生父亲非礼。

    缪如茵怎么可以说得出来如此恶毒的话呢。

    缪钰哀哀哭泣着,明明是一个大男人,可是那眼泪却突突地冒出来。

    缪正仁也是苦苦地哀求着:“如茵啊,你,你是我们缪家的孩子啊,我知道以前是我们缪家对不起你啊,可是,可是只要你肯回来,我们便愿意十倍百倍千倍地补偿你啊!”

    “如茵啊,我们不是故意把你弄丢的啊!”

    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堂堂的七尺男儿,此时此刻泪染舞台。

    可是同样立在万众瞩目中的少女,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微笑,而且她的那双眸子里却是没有半点的笑意,有的只是冰冷得如同利剑般的锋锐。

    一不小心抬起头来,缪正仁与缪钰便正撞上缪如茵的目光,当下这对父子不由得心肝巨颤。

    那种冰冷……

    如同天山上永不融化的冰雪。

    他们,他们这一次的算计能成功吗?

    明明在来的时候,他们父子两个人可是意兴丰发,带着百分之百的把握,在他们看来,这一次迫于压力,缪如茵就算是再怎么想要不同意,也不得不屈服。

    可是,可是那如同冰壶般的冷眸,让他们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个少女真的会按着他们自己规划好的剧本走吗?

    她真的会屈服吗?

    万一,万一啊。

    如果她不屈服,怎么办?

    虽然他们已经想过了,如果缪如茵敢在这现场,拒绝与他们相认,那么这个本来才刚刚声名雀起的少女,便会立马成为过街老鼠。

    可是,可是,如果她宁愿成为过街老鼠也不愿意回到缪家呢?

    缪钰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这对父子之间的默契可是早就形成了的,只消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所以缪钰也立马明白了自家父亲的意思。

    就算是今天在这里缪如茵不肯认,那么她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一臭到底。

    而且只怕各种各样的声音也会出现在她日常的生活里,那样的打击与压力,可不是像她这种涉世不深的孩子所可以承受得了的。

    所以,等到她受不了的时候,他们再适时的出现,那个时候他们缪家便会成缪如茵的救命浮木。

    而到时候缪家的声誉也会达到一个历史新高呢。

    不得不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呢。

    虽然缪如茵也很是聪明,可是她毕竟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又怎么可能比得过缪正仁这条老狐狸呢。

    说句不好听的,缪正仁吃过的盐绝对要比缪如茵吃过的米多。

    缪正仁走过的桥绝对要比缪如茵走过的路还多呢。

    所以一个小丫头片子,你又到底能拿得出来什么来与缪老爷子斗呢。

    缪钰看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当下便也将心底里的那份不安压了下去。

    周海波看着缪如茵在听到与看到自己的亲爷爷和亲生父亲,两个人都如此泪水涟涟,苦口婆心地求着她,她居然还是冷漠地不肯认。

    于是周海波开口了,带着斥责,带着质问,带着不满,带着愤怒。

    仿佛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的人,不是节目组请来的嘉宾,而是一个千古罪人一般。

    “缪小姐,你认不认你的亲生父亲,这个问题可是受到太多人的关注呢,所以在此,我想你应该给我们广大的观众朋友一个肯定的答复。”

    缪如茵挑眉,看着周海波,对于节目组想要吸睛,想要创造收视率这样的事儿,她明白,也能理解,可是用她做伐子,节目组的算盘注定是要打错了,到时候说不得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周先生,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儿!”

    不过周海波可不会如此简单地便放过缪如茵,不,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缪如茵。

    “缪小姐,你现在也是一个公众人物,所以你有责任回答这个问题。”

    周海波的态度很是强硬。

    缪如茵轻笑,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周海波一番,然后微微一抿嘴:“在我之前十七年的岁月里,没有父亲这个角色的出现,那么现在还有未来我同样也不需要!”

    “缪小姐,你的心里是在怨恨,你在怨,在恨,在十七年前你的父亲没有保护好你,甚至你在怨,他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不去看你,而是去看你的母亲了……”

    “缪小姐,我知道你的东缪集团旗下有一个基金会,而且你也一直在向对陌生人伸出援手,但是你却不愿意对亲人问一句你还好吗?”

    “你看看,这两位,他们可是你的血脉至亲啊!”

    “你想让你的员工在电视里看到他们的董事长有多冷漠吗?”

    “你是想让你朋友,你的属下看到你的宽容大爱还是狭隘冷漠呢?”

    “潇洒一点不要太纠结嘛,因为你纠结时没人会理会,只有你一个人在痛!把你的爱给你陌生的亲生父亲吧,我相信,他们是爱着你的!”

    “而且人生在世有一个很高尚的品德,那就是饶恕,难道你不想获得这样的品德吗?”

    “而且如果你一直不肯认回你的亲生父亲,我想你之所以帮助那些陌生人,是不是也只是为了沽名钓誉呢,或者说你本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虚伪的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