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2】,天泰酒店之约(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开了东方家族,也是东方落樱亲自开着车将缪如茵送回学校的。

    一路上东方落樱依就是面色如常地与缪如茵有说有笑,完全没有被人围观了那啥的尴尬。

    不过好吧,缪如茵亦是如此。

    特别是这样的事儿,人家当事儿人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别扭的,她这个看戏的干嘛要别扭呢。

    特别当她这个看戏的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时候。

    所以两个人倒是聊得越发的热络了起来。

    只不过两个人的话题也都只是在一些化妆品,衣服啊,鞋子啊。

    不过等到缪如茵回到了京城大学的校园里,东方家族那边便再也没有了什么消息。

    不要说是东方落樱了,就连东方虹也没有给她打电话,说好的摆酒的事儿,那位东方家的少爷似乎也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呃,还不只是东方虹忘记了,就连卓一凡似乎也销声匿迹了呢。

    不过缪如茵倒是也没有想过要去主动联系他们的。

    既然她已经很确定很确定自己引起了东方家族的兴趣,那么接下来要比的就是耐心了。

    只要她不主动送上门去,那么她便相信,东方家族一定会主动找上自己的。

    而这样的事儿,主动与被的区别其实真的是相当大呢。

    所以她是万万不会主动的。

    不过那些巫娼,她倒是注意了一下。

    现在那些女人一到黑夜来临的时候,便会出现在京城各种的高级会所里,在灯红绿之中与那些男人们凋笑纠缠……

    当然了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开房,滚床单,做运动的同时获得那些男人们的生气。

    只是缪如茵虽然盯得紧,不过却一直都没有发现有鬼从那些巫娼的身上取得生气。

    不过缪如茵倒是也没有什么可失落的。

    毕竟她每天还有自己的事儿要做,她要学习,要忙自己公司的事情。

    而天眼……

    她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无休止的开启着。

    虽然人都说开启天眼,对于天眼的拥有者来说消耗极大,可是于缪如茵来说,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消耗可言。

    也许这事儿也和她重生一世有关系吧。

    当然了,对于这事儿缪如茵也没有太深地想过。

    而且也没有对自家老头师傅提起过。

    毕竟天眼这也是她的底牌之一,更何况还是这种对自身元力没有消耗的天眼……

    所以知道的人越少,于她来说安全系数便越高。

    于是一个星期便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中度过了。

    不过周五的晚上,缪如茵刚刚合上笔记本准备休息的时候,手机却响了。

    “方少华……”看到手机来电上所显示的名字,缪如茵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头。

    这个家伙没有什么事儿的情况下,可是从来都不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的。

    接起了电话,那边方少华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缪董,我是方少华。”

    “嗯,我知道,有事儿?”

    方少华也没有废话,他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缪董,明天有一个病人想要见你,而且他的病,以前的时候我爷爷,和我父亲都给他诊治过,可是却没有办法!”

    “他家里也送他去国外诊治过,可是却都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他家里人这一次便求到了我爷爷的头上……”

    “哦,那可以让他去咱们医院住院啊。”缪如茵道。

    方少华苦笑:“他的身份,不太方便住院,他现在住在天泰国际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所以缪董能不能麻烦你明天去看看他。”

    缪如茵握着手机倒是没有说话。

    方少华却是立马又道:“这个,诊金方面缪董还是可以放心的。”

    “嗤!”缪如茵笑了:“方少华,是不是在你看来,我就是一个财迷啊。”

    方少华的嘴角扯了扯,却没有说话,其实他是真的很想要问一句,怎么,难道你不是财迷吗?

    不过缪如茵这一次答应得倒是很痛快:“好啊,不过这个人姓什么,叫什么?”

    方少华沉默了片刻才道:“他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他是东方家族的人。”

    缪如茵握着手机的手一紧,东方家族的人……

    东方家族现在身体最不好的人……

    再想想以前师兄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

    缪如茵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想来必应该是东方端阳了吗?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九点我肯定到了!”

    “好的,那缪董我通知那边了!”方少华松了一口气。

    虽然缪如茵一直以来都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可是一个真正很好说话的人,会在短短的时间里把自己的公司做得这么大吗?

    而且以前的时候,他们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现在他们的身份也变了。

    东方端阳吗?

    缪如茵一颗心都有些激动了起来。

    仇昆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眨巴着一双媚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喂,我说缪小妞,你现在有一颗骚动的心!”

    缪如茵黑线,什么叫她有一颗骚动的心啊。

    “快点说实话,明天你想要去见哪个男人去,怎么样,帅不帅啊?”仇昆一副很八卦的样子。

    清明与珍妮两个人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也是巴巴地看着缪如茵。

    “明天我有一个病人,需要我去一下,所以仇昆……”

    缪如茵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仇昆便不耐烦地打断了:“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不就是想说你要把这两只再次交到我手里吗!”

    仇昆一边说着一边拉过被子直接蒙到了自己的头上:“我会带着他们去你家的,你妈妈的饭做得还是相当好吃的!”

    珍妮虽然懂事儿的没有说什么,可是却还是有些失落。

    她知道,应该不是主人不想带上自己,应该是那种地方不适合带自己过去。

    可是,可是主人已经好久没有带过自己了……

    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在珍妮的脑袋瓜上摸了摸。

    东方家族的人……可是真的有高手呢,而且特别是那位东方家族的老爷子。

    虽然缪如茵并没有见过那个老家伙,可是她却知道那个老家伙在那天可是一直都在暗中紧盯着自己呢。

    而以那位的老辣眼神,只怕珍妮与乔凡尼该隐一出现,他便能立刻认出来他们的真实身份。

    明天早上九点正,天泰酒店的总统套房。

    而此时此刻在天泰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孱弱男子,正一边轻咳着,一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过七八步远的女子:“你是说,方少华那边已经给出了肯定答复了。”

    女子点了点头:“是的,少爷,方少华说明天上午九点缪如茵会到。”

    “嗯!”男子点了点头:“好,那明天你便好好地看看,那个神医是怎么救醒他们两个人的吧。”

    女子恭声道:“是!”

    轮椅上的男子,说着便又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他忙用帕子捂在嘴上,他咳出来的声音有些闷。

    随着他的咳嗽声越来越剧烈,他那瘦弱的肩膀也在剧烈地抖动着,那种样子,就像是风中的烛火,秋天树枝上最后的一片黄叶一般。

    女子担心地看着男人。

    她是真的有些心疼。

    这个男人明明应该是天之骄子的,不管是他的身份,他的头脑,还是他的才华,都让人无不侧目。

    可是现在他却只是一个病人,而且他的身体情况更是每况愈下。

    换身体的事儿,虽然已经提上了议程,可是……

    可是那具身体却也不是那么好换的。

    终于在男子的咳嗽声告于段落之后。

    女人这才鼓足了勇气道:“少爷,明天不那位神医为你诊治吗?”

    男人微扬着脸,缓缓地摇了摇头:“呵呵,虽然这个缪如茵的医术被人传得神乎其技,而且也是我们东方家族的人率先去接近的她。”

    “可是这一切我总是觉得有些太过的巧合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明知道我们需要什么,便主动给咱们送来了什么。”

    女人眨巴着眼睛,虽然少爷的话她是听懂了,可是却还是有些不明白。

    男人倒是也不以为意,他向着女人微微一笑:“呵呵,当然了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

    在那刹那间绽放的笑容里,女人不由得怔了怔,虽然她在跟在男人身边侍候已经有八年近九年的时间了,可是,可是每每当面对上男人的笑容里,她还是会不由得失神。

    “过来!”男人招手。

    女人听话地走到了男人的面前,然后跪在男人的面前。

    男人抬起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

    他的动作很温柔,他的眼神却更是专注。

    突然间他的手探进了女人的黑发中,直接扣住了女人的后脑,然后略一用力,便将女人拉近了自己几分,然后一低头便狠狠地吻上了女人的红唇。

    女人抬起手臂,一双手臂环上了男人的脖子……

    于是不过片刻的功夫,房间里便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当云住雨歇。

    女人累得直接便在男人的身下昏睡了过去。

    男人却是用手臂撑着身子,让自己靠在床头上坐好。

    刚刚那一番动作下来,他感觉到很累。

    似乎他的身体已经在刚才被彻底地掏空了一般。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而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床上的男人没有在意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到的羞耻感,也没有想过要给身边的女人盖上点儿什么。

    他只是抬了抬眼皮,平静地看着走进来的老者。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家族的家主,东方老爷子。

    看了一眼那一床的狼籍。

    东方老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端阳,你怎么还在胡闹。”

    “咳咳咳……”东方端阳再次咳嗽了起来。

    东方老爷子有些心疼:“你啊,如果你能节制一些,身体也不至于现在就早早地垮掉!”

    东方端阳倒是毫不在意:“那又有什么关系。”

    “呵呵,反正我的这具身体垮掉了,不是还有一具备用的吗。”

    看着自己最重视的孙子,东方老爷子也就只能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这孩子说得倒是也在理。

    东方弦月。

    虽然那个孩子也同样是自己的孙子,也同样是自己的亲孙子。

    可是孙子与孙子之间也是不同的。

    五个指头是有长有短,可是却也不至于狠心去拍了一指。

    但是如果是第六指,第七指呢……

    那不过就是多余的东西,理所当然应该被除掉的。

    而东方弦月亦是如此。

    只是那个孩子,却不明白。

    既然他的生命是东方家族给的,那么东方家族自然也是理所当然可以收回的。

    不过他却,他却不心甘情愿,还在他的身体里做了一些手脚。

    不过这些……

    在绝对力量的面前,也不过只是蚂蚁撼树罢了。

    所以他现在需要的时间,还有东方端阳的身体情况。

    因为只有良好的健康身体,才可以蕴养出强悍一些的灵魂。

    所以在夺舍之前的准备工作,有一项就是要将东方端阳的身体养好。

    而这一点的希望现在就寄托在缪如茵的身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