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4】,午夜来爬床(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诚的动作极快。

    快得让缪如茵都不由得有些吃惊了。

    不过也就是时隔三天的时间,高诚便再次约见了缪如茵。

    “缪小姐,你看看,这几个是与我血型相同的儿孙的资料,你看看哪个合适我。”

    高诚的声音里充斥着急切。

    这一次高诚带来了十二份资料。

    缪如茵点了点头,当下便一份一份地翻看了起来。

    她翻看的速度也很快,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便看完了十二份资料。

    如此平均下来,缪如茵一份资料不也就是看两分钟的时间罢了。

    整个儿过程中高诚都是目光转睛地看着缪如茵,甚至都不敢大口地呼吸,似乎他只要大口地呼吸一下,便会错过什么。

    当缪如茵放下了手里最后一份资料的时候,高诚便急急地开口问道:

    “怎么样,缪小姐,有没有合适我的?”

    “有!”缪如茵点了点头,然后她随手从那些资料当中飞快地挑出了三份,拿出来放在高诚的手上道:“这三个人非常适合你!”

    高诚的面色一喜,忙低头去看。

    那三份资料分别是高铭,高原,高昌。

    当下高诚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不过这个变化却是非常细微的。

    缪如茵虽然看到了,可是她却干脆装做什么也没有看到。

    高铭是高诚最疼爱的小儿子,也是高诚定下来的未来的高家继承人。

    当然了,现在高家的其他人并没有收到这个消息,不过高诚私下里已经和高铭谈过这个事儿了。

    而高原与高昌两个人正是高铭的私生子。

    只是高家的保秘工作做得极好,所以外界倒是被瞒得严严实实的。

    而这两个孩子现在也是以高铭养子的身份生活在高家。

    甚至就连一些高家人都不知道。

    而缪如茵也是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所以才会知道的如此的清楚。

    而之前,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高铭似乎说过,他现在膝下可是没有亲生骨肉呢。

    好吧,高铭,心想事成吧。

    而缪如茵选择的是将高原高昌两个人各摘除一个肾脏,这样子便可以将高诚的两处肾脏全都更换了。

    而至于肝脏,也是同样的各从高原高昌两个人的身上摘取一半的肝脏移植进入高诚的身体里。

    而至于心脏……

    高铭的心脏更换给高诚最是完美了。

    方案做好了,缪如茵便离开了。

    虽然她敢说高诚一定会答应的。

    而且从高诚脸上的表情来看,他的心里已经答应了。

    可是脸上却偏偏还要做出纠结的模样。

    呵呵哒。

    老狗既然那么想要演戏,自己如果不好好地配合一下子的话,那岂不是太无趣了。

    所以既然他非要演纠结,那么便配合一下子好了。

    ……

    入夜。

    京城高家的大宅里。

    高诚的房间,灯光还亮着。

    高诚正披着睡衣坐在桌前,而在桌面上摊开着的赫赫然正是高铭,高原,还有高昌父子三个人的检验报告。

    这是他生的希望。

    这是他恢复年轻的希望啊。

    手掌紧紧地贴在那三份检验报告上,高诚的一双老眼里暗芒吞吐。

    这个儿子是他最爱的儿子没错。

    同样的这两个孙子也是他老人家最爱的孙子呢。

    特别是高原于经商一道上极有天赋,可以说是高家三代中经商天赋最高的孩子。

    特别是高原与年轻时候的他,很像。

    有的时候他看着高原便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可是……

    大手紧了紧。

    像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毕竟也不是自己年轻的时候。

    ……

    如果只是高铭与高昌的话,高诚觉得自己也不用如此的纠结。

    高原那个孩子,高原那个孩子……

    “吱”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高诚直到这一刻才想起来自己在进来的时候,只是将房门虚掩上了。

    于是他立马抓起一边的报纸盖住了面前的这三份检验报告。

    只是扭头看去,从门外居然一连串地走进来四条狗。

    而为首的赫赫然正是那条公狗。

    现在的这条公狗通身上下已经找不出来任何一点的,曾经衰老与濒死的痕迹了。

    高诚深深地看着这条公狗,这几天他一直忙着这些检查报告的事儿,倒是并没有怎么关注这条公狗。

    不过才是短短几天未见,他居然发现这条公狗竟然又有变化了。

    现在这条公狗通身黑漆漆的毛发,油光发亮。

    而且那四肢强劲有力。

    特别是……

    跟在它身体的那三条母狗,肚子似乎更大了一圈。

    公狗围着高诚的脚边一边打着转转,一边“哼哼”地叫着。

    高诚竟然瞬间秒懂了这条公狗的意思。

    它这是想要自己再给它寻几条母狗呢。

    毕竟女人怀孕不能上,同样的母狗怀孕,也是不能上的啊。

    高诚笑了。

    笑得很是愉快。

    他抬起手在黑狗头上轻轻地拍了几下,黑狗昂起头,亲昵地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然后还顺便伸出舌头在高诚的掌心中舔了舔。

    “呵呵!”高诚突然间发现自己一下子将所有纠结的事儿全都想通了。

    于是他笑着对黑色公狗承诺道:“好,你放心吧,明天我便让人再给你找回来五条漂亮的母狗来。”

    “嗷呜!”黑狗高兴地哼叫着,屁股上那条粗壮的狗尾,欢快地摇动着,甚至它的狗尾巴都打得那张桌子“呯呯……”地响个不停。

    “好了,去吧,好好地去陪着你的那三个大肚子的美人儿去睡觉吧。”

    高诚又在黑狗头上拍了拍。

    这一次黑狗果然很听话,当下便摇头摆尾地带着三条母狗走了出去。

    看着那昂首挺胸走在最前面的黑狗,高诚只觉得现在的黑狗就像是一条巡视自己领地的王者一般。

    也许在那三条母狗的眼里,黑狗就是它们的王,是它们的主宰。

    他记得,明明刚找来这三条母狗的时候,这三条母狗对于黑狗还是很排斥的,可是再看看现在,它们不但不排斥黑狗了,而且还被黑狗征服了。

    “哗”的一声,拿起了那张报纸。

    再次看向高昌的那份检验报告。

    这个他最爱的孙子,他要的也不过只是这个孙子的一个肾脏还有一半肝脏罢了。

    而这对于他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影响。

    是的,怎么会有影响呢。

    虽然只余下了一个肾脏和一半肝脏,可是他还依就年轻,依就是活着的。

    还有什么比这儿更重要呢。

    抬头看了看时间,指针已经停在了十二点的位置上。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高诚却还是没忍住拔通了缪如茵的电话。

    还好,缪如茵正在宿舍里抱着电脑看自家公司的文件呢。

    再有两天便是周六了,她可是答应了自家师兄,那两天都要陪着师兄的。

    而以那个男人的性子来说,只怕那两天自己如果想要处理公事儿……

    好吧,应该会很难。

    所以她正在加紧,虽然现在宿舍已经熄灯了,可是她却依就是打着手电在忙活着。

    而这个时候放在枕头上的手机却是震动了起来。

    摸出手机,缪如茵一看到来电显示居然是高诚的名字,当下她的唇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看来这条老狗是已经决定了。

    十指飞快地敲了一行字上去:

    之前高氏企业的股份收购情况我已经看了,明天早上开始,全力收购高氏企业的股份,之前让你联系的那些高氏企业的股东,既然那几个有兴趣转卖这些股份,明天便约他们签转让合同好了。

    一行字敲完,缪如茵这才拿起了手机:“喂,高老爷子,这个时间我都不知道应该要问候一句早上好了,还是要问候一句晚安了。”

    高诚倒是也不生气,直接好脾气地呵呵一笑:“呵呵,如茵啊,我考虑好了,就按着你的方案来就好了,不过你看咱们这个手术放在什么时候合适呢?”

    莹莹的手机光芒中,少女脸上的笑容却显得有些诡异和冰冷:“这个啊,要高老爷子您来按排啊,毕竟这事儿可是同时需要您和那三位供者都有空才行呢。”

    “毕竟没有人会喜欢平白无故地多挨几刀吧。”

    高诚的声音顿了顿,然后便再次响了起来:“再过两天便是周末了,就定在周日吧,周末的时候我会约上他们三个人去海南出海游玩,如茵正好也一起吧!”

    一听到出海游玩,缪如茵的唇角便勾了起来:“好啊,我可是早就听说了,高家可是有一个小型的豪华游轮呢,能亲身体验一次,我很荣幸。”

    高诚在手机那边笑了起来:“好,不过缪小姐你看这手术放在游轮上如何?”

    高家暗地里操作的这种器官买卖的生意,绝大多数都是在那个游轮上完成的,也正是因此,那游轮上可是有着相当完备的手术室呢。

    “高老爷子可以放心,我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少女的声音里带着笃定。

    “如茵如此说,我便也放心了,那么周六一早我会派车去接你的。”

    “好的,我们周六见!”

    挂断了手机,缪如茵看了一眼电脑里传过来的信息,是那几位股东所要求的价位。

    不得不说这个价位倒是略高于市场价位。

    少女飞快地敲了一个“收”字上去,然后便关上了笔记本。

    周六周日嘛……

    她的唇角微掀。

    清明,重阳……

    前世你们两个人的仇,等到周日的时候我便可以帮你们报了。

    而且居然还是在那条游轮上。

    缪如茵将笔记本和手机放在一边,然后拉好被子躺下了。

    这样的因果流转,让她只觉得似乎在冥冥之中有着一双眼睛正看着这一切,也是这样的看不见的一双大手在操纵着这一切。

    这就是天道吗?

    也许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小手却是在缪如茵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缪如茵淡定地睁开眼睛,果然看到的便是仇昆笑脸。

    “妞,你知道不知道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呢!”缪如茵开口提醒仇昆。

    还好自己的心里素质足够的过硬,否则的话,只怕真的会吓出个子歹的。

    仇昆听到了这话,直接没好气地翻了翻眼皮。

    “喂,我说你可有半点被吓到的意思。”

    这丫头根本就没有被吓到分毫的样子好不。

    缪如茵也是无奈了,她眨巴了一下眼睛:“仇狐狸,现在可是午夜啊,午夜鬼门开,而且你不觉得你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真的就像是一只女鬼吗?”

    “哼,别说本大仙不是女鬼,就算是真的是一个女鬼,你又会害怕吗?”

    仇昆倒也不客气,居然一边说着,一边便往缪如茵的床上挤了过来。

    真是完全被这妞打败了。

    缪如茵干脆坐了起来。

    而仇昆爬上来也是一脸堆笑地乖乖坐好。

    “说吧,大半夜的你又想要搞神马?”

    这妞有事儿就不能白天说,非要大半夜的过来抓着自己陪她聊人生……

    交友不慎果然是后果严重呢。

    仇昆神秘兮兮地压低嗓子问:“如茵,你现在是不是正在给东方家族挖坑呢?咱们可是好姐妹,这样的好事儿,必须得算我一个啊!”

    “你想多!”缪如茵的声音有些无力,敢情这妞大半晚上的爬上自己的床,要问的就是这个啊。

    她是在挖坑,是想要埋人,可是她现在是在挖坑给高家好不,想要埋掉的也是高家。

    仇昆不信:“不是东方家族,怎么可能呢,你刚才那笑,本大仙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绝对只能用猥琐两个字来形容了!”

    缪如茵看了看那边睡得正香的清明与珍妮两个,还是放弃了想要一脚把仇昆这个死人踹下去的冲动。

    这个死女人……

    如果现在是白天,她一定会把这妞一脚踹下床,而且不保证会让她以倒栽葱的方式落地……

    那酸爽的滋味保证这妞在本年度内再也不敢随随便便地大半夜往她的床上爬了。

    仇昆歪头看着缪如茵那有些发黑的俏脸,然后却是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真的啊?”

    “真的,比珍珠还真,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缪如茵呲牙。

    白森森的牙齿,就算是在夜里看起来也是格外的显眼。

    “卧槽,你个死妞,你不会是想要咬我吧!”仇昆的后背紧贴在了墙壁上。

    “不好意思,本人对人肉没有兴趣,而且我真心觉得你的肉吃起来应该没有猪肉香。所以现在你可以滚回去了。”

    仇昆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如茵,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儿,我立马圆润地滚回去。”

    好吧,这一次可是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得寸进尺了。

    “说!”缪如茵只是从嘴里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等到你对东方家出手的时候,一定要算我一个。”仇昆一脸坚定地道:“如茵,这是我这一辈子最最重要的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望进仇昆的眼睛,缪如茵知道,这个丫头绝对没有在开玩笑,她是很认真的。

    而且如果自己不答应她,只怕她会很不智地一个人便会冒冒然地对东方家族出手。

    “好,我答应你!”做为朋友,更准确地说,做为损友,她万万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仇昆自己去送死。

    一听到缪如茵竟然真的答应了自己,仇昆的脸上立马便笑了起来。

    缪如茵出神地看着她的笑脸,这是这么久了,她第一次看到仇昆如此明媚得如同春光般的笑脸。

    她是真的很开心。

    张开双臂,仇昆给了缪如茵一个大大的拥抱。

    抱就抱吧。

    缪如茵倒是也没有拒绝。

    可是却冷不防这妞居然又一伸脖子。

    于是“啪”的一声,这货竟然直接在缪如茵的脸上亲了一口。

    然后这货竟然也没有再去看缪如茵是个什么表情,直接便飞快地跳下了缪如茵的床,然后迅速地溜回到自己的床上。

    动作可是前所未用的迅捷呢。

    缪如茵的嘴角抽了抽。

    再看看对面那妞一脸贼兮兮的笑。

    缪如茵抬手抹了抹自己刚才被某妞亲过的地方,也是无奈地笑了。

    仇昆,她的故事儿又是什么样的。

    她与东方家族的仇到底又有多深。

    虽然仇昆直到现在也没有说,可是相信不久的将来她还是会说的。

    再次躺下,缪如茵闭上眼睛,很快地便睡着了。

    ……

    东方端阳的课是每周四下午,在阶梯教室的大课。

    而自从见识过了东方端阳的盛世美颜后,每到他的课,阶梯教室里都会坐得满满的,而且一眼看过去,绝大多数都是女生。

    只是这次下课的时候,东方端阳居然直接滑着轮椅来到了缪如茵的身边。

    “缪同学,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小忙?”东方端阳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

    也许是因为距离近了,缪如茵居然从他的眼底里看到了一抹淡淡的忧郁。

    不,或者说他全身上下本来就被一股忧郁的气息包裹着,只是她一直都没有注意。

    不,或者说,她注意到了,却刻意地不让自己去想罢了。

    是啊,从她这个角度看来,东方端阳这样的人有什么可忧郁的呢。

    就算是要忧郁也应该是自家师兄忧郁好不。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不过缪如茵还是很痛快地点了点头:“好,不知道东方老师想要我帮什么忙呢?”

    “随我来!”

    东方端阳微微一笑,然后便滑劝着轮椅向着教室外行去。

    ------题外话------

    看到评化区有妞问,三十那天收藏红包怎么抢?

    咳咳,咱们三十那天,发的是月票红包,等到月票红包抢光了,就是订阅红包了。

    这些妞们都是可以抢的。

    订阅红包……

    呃,貌似好像抢一次就抢不成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