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5】,脉中脉,介于生死间的男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我来!”

    东方端阳微微一笑,然后便滑动着轮椅向着教室外行去。

    缪如茵有些无耐地耸了耸肩。

    她现在可是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收获了一路的羡慕嫉妒恨的小眼神……

    这种感觉还真是如芒刺在背呢。

    不过……

    缪如茵潇洒地抖了抖肩膀,然后便大步地跟在东方端阳的身后走了出去。

    只是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帮东方老师推轮椅呢,可是让人意外的却是,这个妞只是一脸淡然地走在轮椅旁边,完全没有想要伸手帮忙推的意思。

    东方端阳并没有开口,而缪如茵也同样的没有开口。

    准确地说,是她真的不知道要与身边的这个男人说什么啊。

    这货可是她师兄的孪生哥哥,也是不死不休的仇人……

    缪如茵表示,她真的对于仇人这种生物,没有啥好说的。

    而且这还是对方找她有事儿的。

    只是这货不开口,她怎么可能会知道他找她有什么事情要谈。

    目测,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好谈的好不。

    只是走啊,走啊,眼看着都要走到人工湖那边去了,于是缪如茵叹了一口气,好吧,这位老兄真的是太能沉得住气了,她倒是沉不住气了。

    不过两个之间总得有一个率先开口的吧。

    “东方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还有你这么沉默,完全是一副想要搞事情的样子嘛,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这一路走来,她这细皮嫩肉的,都快要被那些女生的眼刀给凌迟了好不。

    虽然不是真的刀子,虽然她一向觉得自己的脸皮挺厚的,可是……

    这种被围观的即视感觉,真的是太不爽了。

    所以,某妞果断地决定,如果这个混蛋男人再不说话的话,她就掉头回宿舍去了。

    “缪同学,我们去那里坐坐吧!”东方端阳说着,倒是也不待缪如茵答应,便已经直接自己滑动着轮椅便向着不远去的石桌而去。

    看着那坐在轮椅上的清隽背影,缪如茵磨了磨牙,终于还是用力地一跺脚。

    好,东方端阳算你狠。

    一屁股坐到石凳上,缪如茵将一双手肘支在石桌上,托着自己的下巴:“行了,东方老师,您现在有话可以说了。”

    其实她更想说,你有屁可以放了。、

    不过身为女孩子,说话要文雅啊。

    便淡定地将那句话临出口的时候给替换了。

    “我听说缪同学是一个神医,所以我想要请缪同学帮我诊诊脉!”东方端阳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腕放在了石桌上,而且那素白而纤细得有些不像是男子的手腕便就直接放在了缪如茵的眼皮子底下。

    “东方老师!”少女笑了起来:“这个,本姑娘出诊可是很贵的哟。”

    东方端阳微微一笑:“放心不会少了你的诊金的。”

    缪如茵刚想要开口要钱,可是却没有想到东方端阳居然直接话锋就是一转:“不过,我们第一是朋友,第二我还是你的老师,所以这初次的诊费还是可以免的,至于以后的,怎么着你也得给我打个折扣吧。”

    “……”

    小子,你自说自话不要太愉快好不,第一谁和你是朋友了,第二哪个要给你打折了。

    不过……

    一想到,自己想要打进东方家族的内部去,缪如茵一咬牙,决定自己还是忍忍的好啊。

    当下这妞便立马堆起了一脸热情的笑容:“哈哈,东方老师果然不愧是东方老师啊,这话说得在理,我居然连反驳的话都找不到了呢!”

    不过说着,她的手指还是落在了东方端阳的脉门上。

    不过紧接着缪如茵的眼神就变了。

    东方端阳这个家伙居然没有脉。

    没错的,她居然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脉门处摸到脉。

    缪如茵抬眸,一脸古怪地看向东方端阳,但是她的指尖却并没有离开男人的脉门。

    东方端阳自然也看到了少女眼底里的惊色,只是他却是扯着唇角微微笑了一下。

    他的脉……

    专门请老中医为他诊过,他还记得那位老中医说他的脉是死脉。

    所谓的死脉,也就是死人的脉。

    用那位老中医的话来说,东方端阳到现在还能活着……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呢。

    不过缪如茵的的眉头很快便跳动了一下,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有脉,只是他的脉象很是诡异。

    他的脉诊起来真的很像是死脉,可是实际上在这死脉之下,还有着其他的脉象。

    这就是传说中的脉中脉吗?

    老实说,所谓的脉中脉,老头师傅也是教过她的,只是这样的脉象真的是百万中无一。

    而现在她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脉象。

    当下少女不由得微微歪了歪头,指尖上的力度也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东方端阳从始至终都是淡笑着看着面前的少女。

    少女的睫毛很长,微微上卷着,眨动起来,忽闪忽闪如同小扇子一般。

    她的眼睛又大又黑,如同最纯净的黑宝石一般,其内没有丝毫的杂质。

    她的唇又红又润,就像是成熟的樱桃一般。

    居然是那么的诱人。

    而她的肌肤更是好得不得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她如此近距离地相处。

    所以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少女的肌肤,白净而细致,而且其上居然看不到丝毫的毛孔。

    唇角勾了勾。

    东方端阳却是舍不得收回自己的目光。

    虽然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便从这个少女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所以这令得他明白,她应该是讨厌他的吧。

    可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她。

    缪如茵……

    这个名字很适合她呢,她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样的美丽。

    好一会儿,缪如茵才抬起了手:“你的脉象是古怪的脉中脉……”

    说这话的时候,缪如茵的脸上也是有些古怪,要知道东方端阳的脉中脉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脉中脉。

    而是死脉之中的生脉。

    简单来了说,这个人现在根本就是介于生与死之间的人。

    说他是活人,他不算是。

    可是如果说他是死人,他也不算是死人。

    而他更不是活死人。

    所以也就只能说他是介于生死之间的人罢了。

    缪如茵也不由得有些好奇了,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抬头看向东方端阳,却正好对上男人含笑的眸。

    缪如茵微微移开了目光,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你的身体很不好,而且你的身体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跑出来呢,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最好是呆在家里静养才好。”

    东方端阳笑得如同春风化雨:“我知道的,可是我不想呆在家里,如果呆在家里那岂不是在等死,如果,如果我注定了要死,那么我想要死在阳光下。”

    缪如茵的心头一震,心里却是一片愕然。

    从他的话里,她听得出来,这个男人其实心里已经萌生了死志。

    只是,只是,他们东方家族不是正紧锣密鼓地想要让他进入师兄的肉身里去吗?

    所以他又怎么可能会死呢?

    难道是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做戏不成?

    哼,演技还真是不错呢。

    只是可惜了,她缪如茵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演技糊弄过去滴。

    “我给你开张方子!”缪如茵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自己的笔记,翻到空白页,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提笔“唰唰……”地写了起来。

    “咳咳!”东方端阳轻轻地咳嗽了几声:“如茵,你可能帮我施针?”

    “呃?”缪如茵笔下微顿,抬头看着他。

    “我听说你施针的手法极好,而且很有奇效,所以我想……”

    阳光洒在东方端阳的身上,同时也洒在了他的脸上。

    缪如茵竟然发现,这个男人竟然苍白得如同要羽化成仙而去一般。

    特别是他的那张脸,竟然苍白得就像是要透明一般。

    于是缪如茵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昏头了,居然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下来:“好!”

    似乎没有想到缪如茵竟然会如此爽快地答应自己,东方端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

    那刹那间绽放出来的欢愉,竟然令得缪如茵觉得有些晃眼。

    当下缪如茵立马将自己的目光从东方端阳的身上移开来。

    石桌下,她的左手直接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嘶”好疼!

    她怎么可以对这个男人生出不忍之心呢。

    所以一定是昨天晚上她被仇昆那个混蛋折腾得,没有睡好,所以今天直到现在她的脑子都不太清醒。

    嗯,嗯,嗯,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如茵,我周一到周五都会住学院的宿舍里,到时候便麻烦你来帮我施针了。”

    男人的声音很干净,也许是因为阳光的关系,缪如茵居然感觉到他的声音里似乎也有着阳光一般。

    但是,这一定是错觉。

    “好!”缪如茵点了点头,便接着继续写完手里的方子。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便从今天开始施针如何?”

    “呃?”缪如茵的笔再次顿住。

    她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哎呀,果然是昏了头了。

    现在缪如茵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当自家师兄知道了,自己居然糊里糊涂地便答应为东方端阳施针的事儿,自家师兄还不知道要怎么操磨自己呢。

    啊啊啊,她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呢。

    不过……

    转念一想,缪如茵倒是也坦然了,自己不是本来就打着想要获得东方端阳的信任,然后借着他的东风进入东方家族真正的大宅里去的算盘嘛。

    而现在施针,正是一个会很快取得东方端阳信任的契机。

    不过……

    “不行,今天我没有准备好针,你的身体,不是随随便便施一两次针就可以解决的!”

    “你必须要长期施针才可以,所以我需要为你专门定制一套针来用,这样吧,下周一开始,我为你施针。”

    “好!”东方端阳也没有意见。

    “这个药方……”

    缪如茵抓着药方,本来想着直接把药方甩给东方端阳,自己不再多管了,可是再看看这个良于行的男人……

    再想想自己的目的。

    她要获得信任啊信任。

    于是她在心底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你熬药也麻烦,这些药我会帮你制成水丸的,到时候你直接吃就行了。”

    东方端阳脸上的笑意温暖而和煦:“好,如此便麻烦如茵了。”

    少女直接一摆爪子:“不用客气,不过你要记得我的诊金就行了,多多宜善!”

    东方端阳点头:“放心,我记得!”

    再次看了看东方端阳,缪如茵又抬手看看腕表:“那个,东方老师你还有事儿吗,如果没有事儿的话,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我先去帮你定制一套针,这样周一便可以取了!”

    “好!”东方端阳继续点头。

    于是缪如茵便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

    甚至她都没有问一问东方端阳要不要一起走。

    毕竟,东方端阳的教师宿舍距离大门口可是很近滴,所以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很顺路的。

    不过……

    她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还要问这事儿。

    而东方端阳也一点也不介意,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落日的余辉中,含笑看着前面少女渐渐远去的背影。

    如果此时此刻缪如茵能回头来看一眼的话,便会发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居然被太阳镀上了一层金芒。

    影子的一部份被拉到了人工湖里……

    待到少女的背影终于在视线中消失了,东方端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目光在水面上微顿了顿,然后手掌微动,便滑动着轮椅向前行去。

    “东方老师需要帮忙吗?”一个脆生生的女子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东方端阳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谢谢,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东方老师……”可是很明显身后的女孩子并不放弃:“东方老师,那个缪如茵好不知礼,居然不……”

    听到了这话,东方端阳脸上的微笑却是收敛了,一股淡淡的寒意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还是没有回头。

    可是身后却响起了“扑通”一声,接着便有冰凉的水花溅到了他的脸上。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题外话------

    某游表示,某游突然间对东方端阳动心了,这要怎么破?

    看到评化区有妞问,三十那天收藏红包怎么抢?

    咳咳,咱们三十那天,发的是月票红包,等到月票红包抢光了,就是订阅红包了。

    这些妞们都是可以抢的。

    订阅红包……

    呃,貌似好像抢一次就抢不成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