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8】,前世债,今生偿(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手术室,居然也是记忆中的那个手术室,而且……

    缪如茵居然在这里也看到了一个熟人。

    呵呵,还真是把记忆中所有的人都凑齐了呢~!

    手术室里面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女子看起来也就是刚刚双十年华的样子,一头齐耳的短发,明眸皓齿,肤白貌美的,而且她的胸极为的壮观。

    缪如茵一向不觉得自己的胸小,可是看看面前这妞的胸部,足足要比自己的大上三号了。

    而且与这**相对的便是女人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还有那圆滚的翘臀。

    而此时此刻年轻的女子一看到他们,脸上便在第一时间堆起了灿烂的笑容:“高董,高总!”

    高诚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不过缪如茵却是很敏锐地发现,高诚那带着隐诲的贪婪目光却是在这个女人的胸前,腰部还有臀部极有力道地落了落。

    而与此同时,他的喉结也是不着痕迹地动了几下。

    这条老狗果然是起了色心呢。

    缪如茵眸底里的冷光却是在这个时候更盛了几分。

    而高铭却是向着这个女人哈哈一笑:“小凌,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你一直很崇拜的神医缪如茵呢,怎么样现在偶像就在眼前是不是觉得很激动呢?”

    没错,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凌。

    也就是前世的时候,缪如茵身边的助手。

    前世,在高铭巧妙的安排下,她与小凌是一个极为偶然的机会下遇到了。

    而那个时候这个小凌……

    哦对了,她的名字叫做张凌。

    而那个时候的张凌只是医学院一个普通的医学生罢了,其实她在学医上的天赋也不过就是一般般。

    不过前世的自己,却因为张凌孤儿的身份,再加上她在自己的面前,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自强不惜的。

    所以前世的她,便生出了怜悯之心。

    前世的自己,虽然要比张凌小,可是相遇的时候,她已经是美国医学界极为有名的达芙妮丹蕾女士的学生了。

    于是自那以后张凌便跟在她的身边。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自那时起,她与张凌之间相处的时间可是要比与清明和重阳两个人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还要更长一些呢。

    而且她对于张凌有着足够的耐心,将自己所会的一切倾囊相授,甚至可以说,前世的时候,在她的心里,张凌已经成为了和清明还有重阳一样的她的亲人。

    她也给予了张凌,和清明,重阳一样的信任。

    可是最后,她得到的是什么。

    她得到的只是残忍的背叛。

    呵呵……

    也许那也并不能算得上是背叛吧,因为至始至终,张凌都是高铭的人。

    所以……只是前世的自己蠢罢了!

    相隔了一世,再次相见,张凌依就是美丽的,火辣的,像是一只成熟而多汁的水蜜桃。

    是啊,成熟而多汁的水蜜桃呢。

    呵呵……

    看来这一次她还应该好好地谢谢张凌呢,因为她突然间为高诚选择好了死法呢。

    或者说,她是为现在在这艘游轮上的四个高家的人都选择好了死法。

    一样的死法,是不是也很带感呢,而且还会是一桩丑闻呢。

    ……

    张凌在听到了高铭的话后,一双妙目光下便灼灼放光地看向缪如茵。

    女人的一双手手指交叠在胸前,一脸的激动崇拜:“缪神医,我的天啊,我真的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缪神医!”

    “缪神医,我好崇拜你啊,你小小年纪,而且还是孤儿的身份,便可以有如此的成就!”

    “这真的是太励志了,缪神医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有关您事迹的报道,我便为你疯狂地着迷了!”

    “缪神医,你知道吗,其实我也和你一样呢,我也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可是我太笨了,只是考上医学院,便花费了我全部的气力了!”

    “而且……”越说张凌的声音越小,而且神态之间也有黯然若失:“而且我的成绩也不是很理想,只怕……”

    缪如茵的脸上依就是带着得体的微笑,只是她的目光里却是带着寒意。

    前世,虽然不是在这里,但是这个张凌在第一次遇到自己的时候,却说了几乎与现在同样的话。

    前世她正抱着一叠书通过地下通道,而张凌却突然间从自己的身侧跑过,然后不小心撞掉了自己手上的书。

    然后自然而然的,张凌便主动蹲下身帮自己将那些书拣了起来,只是在她将书递还自己的时候,这才突然间认出了自己。

    “天啊,你是,你就是那位缪如茵,缪博士吧?我,我真的是不敢想像呢,缪博士,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偶像啊!”

    “缪博士,你知道吗,我真的是太崇拜你了,你如此年轻,而且还是一个孤儿,居然就可以在现在取得职此的成就。这简直是太励志了!”

    “自从在电视上看到关于你的报道,我便深深地崇拜上你了,你就是我努力的方向……”

    于是再往下就是述说她也是孤儿,她在医学院的成绩不是很好等等……

    所以这一世再听到张凌的这番说词,缪如茵真的很想要糊她一脸,。

    这个虚伪而心狠手辣的女人,自己前世的眼睛果然是被糊了,否则的话自己手里的那把手术刀,怎么就没有好好地剖一剖这个女人的良心呢。

    不过今天在这里又将这些人聚齐了,她很开心,特别是小凌的出现,可以说这绝对无异于是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张凌……

    前世的债,今生还。

    不过还不待张凌把话说完呢,高诚可是有些不耐烦了。

    “喂,张凌,你这是怎么回事儿,缪神医是过来帮我做手术的,可不是过来陪你聊天的!”

    高诚本来以为张凌说几句也就完事儿了呢,却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如此的没有眼色,这嘴巴一张便没完了没了了。

    张凌虽然也是高家的养女,可是出于某些目的,张凌并没有在高家生活过,所以对于高诚这个所谓的老爷子她所知也不多。

    而又因为她与高铭的关系早就已经超越了养父与养女之间的距离了,再加上高铭对她也是极为喜爱,所以倒是很放纵她呢。

    只是她倒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她一时忘形,居然惹得高老爷子不高兴了。

    当下张凌的小脸不由得就是一红,虽然心里对于高诚的呵斥很是不满,可是脸上却丝毫也没有表现出来,她很是恭敬而又有礼地道:“是高董。”

    缪如茵淡凉的目光自张凌的身上扫过,然后她勾了勾唇:“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先去做一下手术前的准备了。”

    “缪小姐!”高铭忙叫住缪如茵,虽然顶着自家老爹不满的目光,可是却还是坚持着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了。

    “缪小姐,你看,张凌她对你一直都很崇拜,所以这台手术你看,能不能让她给你做助手呢?”

    张凌感激地看了一眼高铭,然后又一脸期待地看向缪如茵。

    缪如茵淡淡一笑,唇角轻勾:“好啊!”

    “太好了,谢谢你缪神医!”张凌一脸的兴奋。

    ……

    一个半小时后,高诚已经被进行了全身麻醉,人世不醒地躺在手术台上。

    而张凌却是看了看手术室里,不由得有些奇怪地开口问道:“缪神医,这里怎么会有四张床……”

    很明显那三张床应该就是给器官供者用的,可是,可是现在那三张床上只躺了两个人啊。

    还有第三个在哪里?

    张凌的心里突然间生出了一股浓浓的不安感。

    而这个时候高铭也走了进去,只是高铭进来之后,反手刚想要把门关上,高诚的一个保安的大手却是挡住了他关门的动作。

    高铭不满地瞪着眼:“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只是回答他的却是保安的拳头。

    高铭虽然看起来身体也是颇为强壮的,可是他却是一个货真价实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

    所以,保安那如同砂锅般大小的拳头,只是一拳头击在他的太阳穴上,他便眼前一黑,身体摇晃了几下便倒下了。

    不过他倒是并没有倒在地上,保安已经先一步伸手将他拖了起来,然后直接拖到了最后一张手术台上。

    整个过程极快。

    等到张凌反应过来的时候,高铭都已经在手术台上了。

    “这是,这是……”张凌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缪如茵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到没,这就是第三个供体,这张床也是属于他的。”

    张凌脚下一歪,脚步也不由得向后连退了三步,这才重新稳定了身形。

    “怎么,怎么会这样,他不会同意的。”张凌自问自己还是了解高铭的,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舍出自己体同的脏器去救他嘴里的老不死呢。

    缪如茵戴上了口罩,还有手套,然后挑眉看了一眼张凌:“呵呵,可是高诚却是同意的啊。”

    张凌一怔,片刻后这才反应过来,高诚就是高老爷子,也就是高铭的老子。

    “可是,可是这种事儿必须要本人同意才行的啊。”

    “呵呵,张小姐既然在这里工作,那么难道你不觉得你问出这样的话来,本身就是一种笑话吗?”缪如茵一边反问,一边已经拿起剪子,直接将高铭身上的衣服剪开,然后进行皮肤消毒处理。

    而这个时候那个保安也打开了那个床上盖着的白单子。

    一看到那两张熟悉的脸孔,张凌一把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天啊,另外两具供体居然是,居然是高原与高昌,怎么会这样?

    张凌也是为数不多,知道高原与高昌其实是高铭亲生儿子的人,而且她也知道,高铭对于这两个儿子可是棹当宠受的呢。

    而现在,而现在高铭父子三个人,居然同时以供者的身份出现在同一台手术中……

    张凌豁地一抬头,双目直勾勾地向着缪如茵看去:“是你,是你,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是你干的。”

    缪如茵冷笑:“张小姐,决定是高诚自己做的,我只是医生,我只负责救治高诚先生。”

    所以,至于高铭,高原,高昌又与她有半毛钱的关系。

    或者说,这话说明的是,她根本不会关心高铭,高原,高昌三个人的死活。

    “你是医生,你,你本该救……”话说到这里,张凌却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缪如茵嘲讽道:“救什么,救死扶伤吗?张小姐,你也是医生,请问你有干过救死扶伤的事儿吗?”

    张凌不知道自己应该再说些什么才好了,是啊,她从来都没有干过救死扶伤的事儿。

    她的这双手只会杀人取器官……

    是的,杀人。

    反正是在公海上,人死了,直接往海里一丢,大海里这么多美丽的鱼儿,自然会帮着他们消灭这所谓的罪证。

    或者说其实她也可以算得上是救人啊,虽然是杀一人救一人……

    可是,可是这个缪如茵她现在要做的却是用三条人命去换高诚的一条老命……

    “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张凌疯狂地叫喊着。

    缪如茵看了一眼已经如同光裸的猪一般的高铭:“看来你对他还挺真心啊,放心,他不会死,不,是这里面所有的人都不会死。”

    “不过,张凌如果你再打扰我,我也不介意帮你切掉高铭的三两烦恼根。”

    张凌瞬间便秒懂了三两烦恼根到底是指什么,于是她的嘴巴张了张,却还是终于闭上了。

    手术室里安静了。

    缪如茵淡定地四把手术刀交替使用,这里高家三代的肚皮都被一一割开,于是心脏,肝,肾便一一地被取了出来,然后又是交换,又是缝合……

    虽然整个儿过程极为血腥。

    特别是现在四具身体都是……被开膛破肚的大咧咧地放在那里。

    张凌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手术室里的灯光惨白而明亮,看着高铭那张似乎与灯光同样惨白的脸,张凌的身子再次摇晃了一下。

    却终于没有撑住,竟然软倒在了身后保镖的怀里。

    “……”保镖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缪如茵,便直接将张凌打横抱了起来,就准备离开。

    “等等!”缪如茵的声音及时响起,成功地阻止了保镖离开的脚步。

    缪如茵走过来,抬手便在张凌的肚子上按了按。

    虽然戴着手套,可是现在缪如茵的一双手却早就已经被鲜血染成了通红的颜色。

    所以只是一按,张凌的肚子上便立马出现了一个血手印。

    保镖一怔。

    “哦,你带她出去吧,哦对了,记得帮她把肚子擦干净。”

    保镖看了一眼张凌那成熟得如同水蜜桃一般的丰润身子,暗暗地吞了一口口水,这才点头,抱着人离开了。

    看着重新关上的门,缪如茵的眼底里笑意流转:

    张凌,这份大礼,我可是第一次送出呢,相信你会喜欢的。

    呵呵。

    一笑过后,少女便继续忙活起这四个被开膛破肚的男人了。

    只是在缝合的时候,她却是在每一个人的肚子里都放了一团黑色的像是种子一样的东西。

    ……

    等到张凌醒过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酸疼不已,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体被火车碾过一般。

    这样的感觉令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是被人男人狠狠地操磨过的感觉。

    突然间反应过来,张凌便噌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掀开被子,果然看到便是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而且在那雪白的肌肤上还有着青青紫紫的痕迹,甚至在她的两个小腿上还留下了青黑色的指印。

    是谁,是谁居然在她人世不醒的时候,占有了她。

    就在张凌惊疑不定的时候,门却被人推开了,一张满是欢笑的老脸便直接映入了张凌的眼帘。

    “高,高董!”

    张凌的身子不由得轻颤了几下。

    “张凌,好张凌,哈哈哈哈……”高诚简直是太激动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更换器官后居然可以恢复得这么快。

    哈哈哈哈,果然是换了年轻的心脏,肾脏还有肝脏后,他可是觉得现在他整个儿都年轻不少了。

    哈哈哈哈,现在的他,有着太多的精力需要发泄了。

    现在的他绝对只能用龙精虎猛来形容。

    张凌,这个女人……

    天知道,他早就已经觊觎她很久了,不过以前的时候,这个女人于他来说,只能看不能吃,而现在却不一样了,现在他可以吃了,而且还是可以大吃特吃的那种。

    张凌有些惊恐地看着一步一步向着自己不断靠近的老男人。

    虽然她在高铭的授意下和不少的男人都上过床,可是,可是坦白来说,她还真的没有和这么老的老男人上床的经验。

    而且,而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高诚他不是高高才做过手术吗?

    她可是真的没有见过,有谁做完手术,便可以寻欢做乐的。

    还是说,她睡的时间有点长了。

    不过高诚根本不给她机会细想。

    从门到床上的距离真心不远,说白了不过就是几步罢了,但是只是这么几步的距离,高诚便已经飞快脱掉了自己身上一切束缚。

    张凌的眼睛瞪大了,因为她居然看到在高诚的胸口处还有小腹上居然没有伤口。

    就算是她睡了很长时间,可是高诚的身上动过刀的地方,也会有疤痕留下来的吧。

    不过高诚已经一把便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当看到那副娇好而美丽的身上,居然有着那么多青紫的痕迹时,高诚的眼瞳不由得狠狠一缩。

    一股无名火自心里油然而生。

    然后他便不由分说地占有了这个女人。

    ……

    只是不管是高诚还是张凌,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门居然被人悄无声息地推开一条缝,一双阴冷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盯着床上死死相缠的两个人。

    高铭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过来找张凌的时候,居然会被他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

    他老子居然正在强上他的女人。

    耻辱,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一伸手,他便拎起了放在一边的干粉灭火器,然后推开门,直接大步走了进去。

    只是此时此刻床上的战况正烈,不管是高诚,还是张凌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有人会进来。

    高铭冷寒着一张脸,拎着干粉灭火器,站在床边。

    张凌感觉到了阴冷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正对上高铭恨怒交加的眸子。

    她刚想要出声提醒高诚,可是体内那翻滚的浪潮却令得她不由得娇吟出声。

    接着……

    天啊,天啊,她看到了什么?

    她居然看到了高铭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干粉灭火器!

    于是这一刻张凌的眼睛瞪大了起来,高铭,高铭,他这是想想干什么?

    看着高铭那张恨怒得几乎要变了形的脸孔,还有那下挥的动作,张凌面色惨白地闭上了眼睛!

    ------题外话------

    2。14,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的先和游游香一个哈。

    没有情人的,今天晚上要孤枕难眠的,快点过来,某游已经洗白白,铺好床再等着亲们呢!

    哈哈哈哈……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