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3】,诚意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方端阳将自己的身子泡进了冰冷的浴水里,浴水飞快地漫过了他苍白而纤弱的身子,而就在下一刻,鲜血便自他的身体上扩散了开来,一点一点地将这清亮的水液下方染成了荼蘼的颜色。

    男子将头靠在浴缸壁上,那张脸孔更是苍白得几欲透明一般。

    东方端阳的眸子微闭着,那张性感的薄唇却是紧紧地抿着,他的脸上看起来依就是那么的平静与清淡,可是那紧紧握住浴缸边缘的手背上,却是青筋暴起。

    东方端阳的胸膛在水面下沉沉地起伏着。

    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身子便缓缓地向下滑去,不过片刻便将自己的头脸全都浸到了水面之下。

    缸底的鲜血因为他动作的关系,而如同大朵大朵妖艳的荼蘼花一般不断地在水中晕染开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浴缸内的水终于也染上了血色。

    ……

    而书房中的东方老爷子,却是一脸的神清气爽,他推开墙上的一副油画,露出镶进墙里的保险柜。

    打开。

    然后从里面取出两个小玉盒。

    玉盒里面各放着一块晶石。

    一块通体漆黑如墨染,带着冰冷的温度,甚至就连东方老爷子也不敢去碰。

    而另一块却是金灿灿的夺目耀眼。

    东方老爷子看着面前的两块晶石,眼底里涌动的却是激动的贪婪。

    高家,高家到底被谁得去了?

    不管那个人是谁,他既然敢这么做,那么便等于是在和他们东方家族做仇。

    海外的那矿脉,他东方敬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可是派出去的人却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晶石,而他面前的这两块,却是得自于高家。

    当时高家的那个老头子,也不知道他们挖出来的这是什么东西,便拿来给他看。

    高老头那样的的凡夫俗子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晶石,其实就是修炼人眼中的至宝灵石。

    只是好可惜,不管是这水属性的黑色灵石,还是这金光闪闪的金属性的灵石,都不是他所需要的。

    灵石,灵石,只要他能再凑齐三枚其他属性的灵石,那么便可以布置出一个小型的灵阵了。

    当然了,如果他能得到的灵石越多,那么于他来说便是更有利。

    东方端阳那个孩子,又怎么可能会明白自己的苦心呢?

    当然了,他也无需明白他的苦心。

    还有东方弦月,那具年轻的,潜力又无限的身体啊……

    东方敬的一双老眼里有着暗芒吞吐而出。

    目光再次在两块灵石上落了落,然后东方敬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便动作飞快地将玉盒盖好了,重新放回到了保险柜里。

    不过他倒是并没有急着将保险柜的门关上,而是又伸手摩挲了一下里面一本又老旧又厚的古书。

    风水球……

    他们东方家族的风水球也是时候该取回来了。

    呵呵。

    虽然这事儿他从来没有瞒过家族中的那些子弟,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说实话。

    只怕现在家族中的那些子弟应该是以为那个风水球他早就已经取回来了吧。

    呵呵……

    东方敬的眼底里掠过了一抹深思之意。

    那个风水球,他要亲自过去取回来。

    ……

    因为与东方端阳的约定,所以周一下午一放学,缪如茵便来到了东方端阳的宿舍门外。

    因为今天并没有东方端阳的课,所以她在白天倒是并没有见过东方端阳的面。

    抬手在门上轻轻地敲了三下。

    好片刻后,门里才响起了轮椅转动的声音。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入眼的便是东方端阳那张苍白得如同雪花般的脸孔。

    缪如茵不由得就是一惊。

    虽然东方端阳的脸色似乎从来也没有好过,可是却也没有差到如此的程度过,而且他眼底的青影格重。

    东方端阳看到是缪如茵来了,却是微微一笑,笑容温润,倒是越发的显得这个男人端方如玉润。

    “你来了,请进!”

    走进东方端阳的宿舍,虽然空间不是很大,可是却是十分的简单,干净还有整洁。

    房间里只是简单地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还有一个书架……

    “要不要喝茶?”看了一眼桌上的茶盏,东方端阳抬眸问道。

    “不用了!”缪如茵摇头:“我不渴。”

    “而且我和朋友约好的,一会儿还要一起吃饭的,所以我们现在便开始吧。”

    东方端阳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素白色的唐装。

    “哦,你上身的衣服要全都除下。”缪如茵却似看透了他的心思,也不待他开口再说些什么,便已经直接开口道。

    东方端阳的脸色微红,不过却抿着嘴唇,倒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脱下衣服的东方端阳有些费力地用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向着床的方移了过去。

    缪如茵看了片刻,还是开口道:“还是我来帮你吧。”

    东方端阳看着缪如茵伸到自己面前那一双素白色的小手,不禁笑了笑:“不用,我可以的。”

    是的,这样的动作他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许在外人看来他这样子是需要有人帮助的,可是……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样子的自己真的不需要什么帮助,因为这样的动作他早就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了。

    东方端阳终于平躺在床上躺好了。

    他的身体很是瘦弱,这么一躺下,便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那撑起皮肉的一寸寸骨骼。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脱下衣服之后,瘦得让人不觉有些心疼。

    不过缪如茵却不在那心疼之列的。

    她只要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自家师兄的仇人便好了。

    “不会疼的,但是却需要你放松下来才好!”缪如茵的声音很轻,很柔,带着让人安心的沉静之感觉。

    东方端阳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便闭上了眼睛,他自然是会放松下来的。

    看了一眼东方端阳那张俊美而又端方的脸孔,缪如茵素手一扬,于是几道寒光便自她的指向射出。

    银针准确地刺进了东方端阳的穴位上。

    银针入穴,东方端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针刺处的酸酸麻麻的感觉,可是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天地之间那稀薄和微弱的灵力正向着他的身体里涌了进来。

    他的心头一片惊喜非常。

    缪如茵的银针刺穴居然还有如此的作用,倒是让他着实是吃惊不小呢。

    缪如茵手上的动作极快,不过片刻之间,东方端阳的身上便已经被银针插满了。

    而男人却是在缪如茵落下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沉沉睡去了。

    二十分钟后,缪如茵取下银针,男子依就没有醒,于是想了想少女便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然后又写了一张字条压在东方端阳的枕边。

    ……

    待到东方端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看着那从玻璃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眸子转了转,虽然知道那个少女应该早就离开了,可是却还是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

    果然,并没有看到那个少女的身影。

    于是东方端阳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手撑着身体坐在了起来,只是坐的这个动作才刚刚进行一半的时候,东方端阳的身子便不由得僵住了,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腿……

    他,他那是错觉吗?

    他居然,他居然感觉到就在刚刚,就在刚刚,一股暖流居然注进了自己的双腿之内。

    虽然,虽然那不过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情罢了,可是,可是东方端阳却可以很肯定,那不是自己的错觉,那绝对不可能是他的错觉。

    他的双腿,他的双腿居然恢复了知觉。

    虽然只是一点点,可是,可是这也在向他透露着一个信息,那就是……他的腿还有的救。

    欢喜的笑容爬上了东方端阳的俊脸。

    他的手向着枕头抓去,想要将枕头立起来,然后可以让自己靠坐得更舒服一点点。

    只是在他的手才刚刚碰到枕头,便也正好碰到了那个小瓷瓶。

    手指上传来的触感,令得东方端阳不由得低下头。

    拿起那个白色的瓷瓶,打开来,放在鼻子下轻轻地闻了闻,里面是浓郁的药香。、

    目光再次落到那张纸上,上面有几行大气而又不失锋锐的钢笔字。

    将小瓶交到自己的左手,然后伸手拿起了那张纸。

    短短的两行字,只是公式化的交待。

    告诉他醒来之后,一定

    要吃一粒瓶子里的药丸才行。

    还有提醒他可千万不要忘记她的诊费,当然了,这药丸也不是免费的,也是需要付钱的。

    “呵呵,好一个财迷啊,这丫头这辈子也不会差钱了!”

    喃喃低语了一句,东方端阳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苦涩。

    这一生……他也要做一个了断吗?

    ……

    市中心医院妇产科病房里,张凌一脸恐惧地看着自己那高高隆起的大肚子。

    她不能不害怕,大夫说了,不要说是四胞胎了,就算是人家五胞胎也不会像是她的肚子这里,长得太快了。

    别人的肚子往夸张里说,也就是一天一个样罢了。

    可是她的肚子里,却是分分钟都在变化着。

    甚至如果将手覆在她的肚皮上,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肚皮正在不断地变大变大再变大……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好诡异。

    现在她的肚皮薄得就像纸一样,甚至如果有一束强光打在她有二皮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肚皮下四个子宫里,那四个胎儿正在疯狂地生长着。

    她害怕了,她现在不管每天吃多少的东西,可是却还是供不上肚子里这四个孩子的疯狂吸收……

    如果不是现在她二十四小时接连不断地输着营养液,只怕她现在早就已经变成一具人干了。

    “大夫,大夫,我要手术,帮我拿旧这四个孩子!”看到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张凌不禁叫了起来。

    这两天她一直都在提着这个要求,可是大夫却不敢轻易地给她动手术,一来张凌没有家属,也就是没有家属签字。

    虽然张凌一再说她是孤儿,她没有家人,可是她甚至连一个交好的朋友也没有……

    医院也怕啊,万一我们给你手术了,结果手术出了问题了,然后突然间有人跳出来说是你的家人……

    这样的后果没有医院会愿意承担的。

    而且二来,可以说这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了。

    这样的情况,他们这些当医生的也是第一次遇到啊。

    这样的情况只能用诡异来解释了,而且各种的检查都说明,张凌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发育得很正常……

    仪器是不可能会出问题的,所以,所以这样的情况也就是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

    不过张凌的主治医生,却是分别从张凌的四个子宫里提取了一些羊水进行化验。

    而化验的结果更是令人惊悚。

    张凌肚子里四个孩子不是同一个父亲的种。

    ……

    古怪的事儿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啊。

    所以现在大夫们如非必要都不敢进入张凌的病房了,而且他们也需要一些时间来商量一下,这事儿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所以现在推门进来的人,还真的不是医生。

    张凌也认出来了,这个微笑着走进来的年轻美丽的女子是谁了。

    “……”虽然张凌现在很害怕,可是在看到东方落樱进来的这一刻,她的脸上便生生地将那份恐惧给生生地压了下去。

    东方落樱,这个女人,她记得很清楚,这个女人也没少陪着高铭上床。

    甚至高铭还对她提起过,说她哪里哪里比不上这个女人。

    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上床。

    然后回来还拿着自己与那些别的女人相提并论。

    所以张凌很清楚自己讨厌这位东方家的大小姐。

    这个女人,除了出身比自己高级外,自己又有什么地方不如她的。

    只是……

    东方落樱这个时候过来干嘛?

    张凌可不会以为这是因为东方落樱想要过来安慰一下自己的。

    只怕这个女是来看自己笑话的才对。

    “呵呵,张小姐,你应该认识我,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东方落樱却似丝毫也感觉不到张凌对自己的不待见,她一脸堆笑地道。

    “哼,东方大小姐,我们之间并不熟吧,怎么还能劳动你的大驾亲自来到医院里看我呢?”张凌不无嘲讽地道。

    “呵呵!”东方落樱自然不是来看张凌的,她直接走到了张凌的病床前,居高临下看着床上的女人。

    “我自然不是来看你的,我这一次过来,只是有个问题想要问问张小姐。”

    “呵呵,无可奉告!”张凌冷冷地道,她可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什么交流。

    东方落樱却是如同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地往下说道:“张凌,我来只是想要问你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既然你在场,那么你应该看到了不少吧!”

    “而且就我对高铭的了解来说,他绝对不是一个会轻易杀死高诚的人,虽然他早就巴望着高诚死了!”

    高铭如果想要高诚死,只要把这个想法,对她一说,由高家来落实此事,保证会让高诚死得不能再死,而且还不会有任何人抓得到把柄的。

    杀人于无形,这句话用来形容风水师再适合不过了。

    张凌的脸色微变,那天的事情,她是从头目睹到结束,可是,可是她却很抗拒去回忆那一段。

    不过现在东方落樱来问那一段,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干什么?”张凌一脸防备地道。

    “不干什么,我只是想要帮助高铭,你还知道高铭的情况吧,他已经被判了死刑,不出三天就要执行了,所以……”

    “所以我想要帮他,我想你也是与我一样的心情吧!”

    看到张凌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什么,不过东方落樱,却是摆了摆手继续道:“你放心,虽然我和高铭发生了关系,可是你也应该明白,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真的希望高铭去死吗,你真的希望你肚子里的孩子成为高铭的遗腹子吗?”

    东方落樱其他的话,倒是都半真半假的,她与高铭两个人有的只是合作与彼此利用的关系罢了。

    其实她本来也并不是很在意高铭的生死,可是,可是虽然现在高家完了,但是高家暗地里的那些矿脉,就算是高铭并不知道全部,也应该知道十之**吧。、

    而这些东西对于东方家族来说却是十分的重要。

    虽然东方敬这个当爷爷的,可以用风水上的手法将高铭弄出来。

    可是……

    这样的手段,想要瞒过下面的人,绝对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可是国家的高层,他们甚至都不用细想,也知道这是东方家族的手笔。

    毕竟太多的事情是瞒下不瞒上的。

    所以,不到万不得矣,东方敬也不想出此下策。

    如果这里不是京城的话,他还可以推脱几句,可是京城这里可是他东方家族的地盘。

    所以……

    东方敬也是很头疼呢。

    所以便想要东方落樱可以从张凌这里入手。

    张凌点了点头,她明白东方落樱与高铭两个人是真的不可能在一起的。

    而且,她更明白,有高铭这个人在,她的日子还能好过些,如果这个人不在的话,那么她的日子只怕也会有些难捱。

    毕竟她虽然也是一个孤儿,自小便被自己的亲生父母给抛弃了,可是自从高铭看上了她那时起,她便没有吃过苦。

    可以说自从认识了高铭以来,她的日子便是锦衣玉食的,所以现在的张凌真的是很讨厌也很抗拒吃苦呢。

    所以东方落樱的话,还是很打动她的。

    想了想,张凌这才缓缓地开口了:“我可以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呵呵!”东方落樱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她点了点头:“果然不愧是高铭看上的女人呢,这一点儿上与高铭还真是像了一个十成十呢。”

    “好处就是,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足够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锦衣玉食地过一辈子了,而且我还可以帮你救出高铭。”

    张凌的目光一闪,点了点头:“好,成交,不过我得先拿到钱才行。”

    言而无信的事儿,张凌看过的太多了,甚至可以说她自己也没少干那种出尔反尔的事呢。

    “可以!”东方落樱倒是也干脆得紧,直接从包里拿出了支票本,“唰唰唰……”地便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张空白支票,想要多少钱,你自己填上就可以了,这样的价码不错了吧!”

    “这样的价码,我想也足够可以显示出我的诚意了!”

    张凌接过了支票,扫了一眼,她这才满意地一笑:“我很满意呢!”

    东方落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那么你现在可以说了!”

    张凌的唇动了动:“那天的事情是这样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四只小拳头齐齐地打在了张凌的肚皮上。

    “啊!”张凌吃痛惨叫。

    而四只小拳头的凸起,却是齐齐地出现在了张凌的肚皮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