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5】,鬼宝活珠子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方落樱重新冲上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病房门外,一群医护人员大惊小怪的情景。

    当下东方落樱也觉得很是有些头疼呢。

    不过她的脸上还是立马堆出笑容,快步走过去,一把便将病房的门关上了,只是在关上的瞬间,东方落樱也看到了病房里张凌的情况。

    当下饶是以东方落樱的心性,也不由得心头生寒。

    现在张凌的整个儿肚子都已经变成了青黑色,四张不过巴掌大小的婴儿小脸却是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肚皮上。

    因为肚子涨得太大了,所以不论是张凌的肚皮,还是她的子宫壁都已经变得薄薄得如同一张纸一般了。

    所以东方落樱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四张人脸上的五官……

    虽然她看不到那四张人脸的真容,可是她却很肯定一件事儿,那就是她真的,真的不想看到那四张脸的真容。

    可是,可是鬼胎鬼宝,鬼胎鬼宝?

    东方落樱是真的想不明白了,那四个东西怎么就让爷爷那个老家伙如此疯狂了呢?

    东方敬这位老爷子,在东方家族可是一直都表现得淡淡,是的,他极少会表现出来对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事儿有兴趣的样子。

    而这一次,刚才从手机里听到爷爷那满是兴奋的声音时,东方落樱初时还以为自己那是听错了呢,自家爷爷什么时候有过那样的兴奋啊。

    鬼胎鬼宝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谓的鬼胎,便是鬼种洒在阳间女人的身体里,与正常女人的卵子结合而蕴育出来的产物。

    是的,就是阴阳结合的胎儿。

    而这样的胎儿一旦被生出来那么便会成为厉鬼祸害害人间,或者直接进入阴间……

    只是还有一点如果这鬼胎还在母体里尚未出生的话,那么便大有可为了,特别还是这样的活鬼胎。

    当鸡蛋即将孵成一个生命但是又没有完全成形,蛋里面已经有了头、翅膀、脚的痕迹,这种亦鸡亦蛋的鸡蛋孵化物叫做“活珠子”。

    我们人类常说的“活珠子”便是这种经传统孵化发育而成的鸡胚胎,因其发育中囊胚在透视状态下形如活动的珍珠,故称“活珠子”。

    活珠子是民间一大补品。

    具有养颜美容、保健补血等功效,其营养成分与普通鸡蛋相比,活珠子含有人体所需的8种氨基酸和婴幼儿所必需的2种氨基酸。

    于是这便也导致了许多人都很喜欢吃活珠子。

    甚至包括鹿胎亦是如此的。

    而鬼胎之所以又会被人称之为鬼宝也是如此。

    活鬼胎对于某些人来说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大补之物。

    特别是一个母体内所蕴育出来的活鬼胎越多,那么便越是滋补呢。

    而这种活鬼胎也被称被鬼宝活珠子。

    东方敬来的速度极快,而且在赶来的路上他已经打电话交待过了,医院高层那边会将此事压下去的。

    东方敬甚至是一路小跑来的。

    远远地一看到东方落樱,他便急急地开口了:“落樱。”

    “爷爷,这里!”一看到爷爷出现了,东方落樱便忙也小跑着过去迎。

    “你不用过来,不用过来!”东方敬忙摆着手道。

    如果没有那丫头站在那里看着的话,万一这个时候鬼胎鬼宝出点什么问题,那他岂不是要心疼死。

    东方落樱瞬间便秒懂了自己爷爷的意思,当下她便又立马退回到了病房门口。

    等到东方敬来到了病房门口,他居然因为激动而双手对在一起搓了几下,东方落樱面色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家爷爷,话说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爷爷因为激动居然会如此这般呢。

    而且她的爷爷居然也会有这样激动的心思。

    东方敬小心地将病房的门推开了一条小缝,当他看清楚张凌现在的样子时,特别是那肚皮上印出来的四张不过巴掌大的婴儿的小脸时,东方敬的那双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

    鬼胎鬼宝,果然是鬼胎鬼宝呢。

    哈哈哈哈,看来老天爷待他还是很好滴,居然会让他在这个时候得到了鬼胎鬼。

    于是东方敬便扭头看向东方落樱吩咐道:“你在这里好好地守着,切记不可以让任何人进来,更不能让人靠近,记住不管这里面一会儿会响起什么样的动静,都不可以拓扰到我。”

    东方敬说得郑重非常,东方落樱也忙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是,爷爷,我记下了!”

    东方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抬手在自家孙女的身上轻拍了拍。

    品质这么好的鬼宝活珠子,他老人家也是第一次见到呢,哇哈哈……

    天知道现在他的心底里早就已经乐开花了。

    宝贝啊,好宝贝啊。

    东方敬交待完毕便闪身进了病房,也不用东方落樱帮忙,便直接自己一反手就将病房的门关上了,而且还是反锁上的。

    张凌现在还有意识存在,只是她拼尽了全身力气也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来,而且她的身体似乎被固定成了这样的形状了。

    一听到门响声传来。

    张凌当下便眼珠子一动,就向着门的方向看了过来。

    她虽然与高铭在一起好久了,可是每每高铭也东方敬见面的时候,却并没有带过她。

    所以张凌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位东方家族的老爷子。

    可是,可是强烈的求生**,却令得张凌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生的可能性。

    于是她的一双眼睛巴巴地紧盯着东方老爷子,可怜巴巴地翕动着嘴唇:“救我,救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救救我,救救我吧!”

    虽然张凌的声音弱得就像是蚊声一般,可是东方老爷子可不是一般二般的耳聪目明呢,当下东方老爷子便掀起了唇角:“呵呵,放心我这不是来了吗,我定会救你的。”

    张凌的眼里迸射出了希望:“谢谢了,谢谢你!”

    东方敬三步并做两步地走到了张凌的身边,他出神地打量着张凌的肚子,甚至当看到那四张印在张凌肚皮上的婴儿恐怖而狰狞的小脸时,他脸上的笑容倒是越发的开怀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东方敬甚至已经激动得难以压抑住自己心底里的那份悸动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双手缓缓地抬了起来。

    因为过于激动的关系,他的那双手在微微地颤抖着,终于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这才果断地将自己的大手贴在了张凌的肚皮上。

    “哇,太好了,太好了,好健康的活珠子啊!”

    感觉到自己掌心中女人肚皮飞快地膨胀的感觉,东方老爷子的眼底里惊喜更是连连看。

    张凌自然也能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还在不断地变大,变大着。

    惊惧的心情几乎都要将她整个儿人吞没了。

    “求你,求你……”

    张凌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到底能不能帮得到自己,可是她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人对自己的肚子很感兴趣,是的,真的是很感兴趣呢。

    张凌吞了吞口水,如果不是现在她四肢僵硬,她真的很想要伸手去扯这个男人的衣袖,可是,可是现在她除了像被人甩到岸上的鱼一边,徒劳无功地张着嘴巴……

    似乎再也做不了什么了。

    东方敬的一双手小心地全都贴在了女人的肚皮上,他在细心地感觉着那四个鬼宝活珠子的动态,呵呵,四个小家伙现在可是真的很活泼呢。

    这样才说明,这四个鬼宝活穆子更是大补中的大补呢。

    “咕噜!”东方敬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一口口水吞进了他的肚子里。

    接着他飞快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由金丝编制出来的袋子。

    鬼宝活珠子一旦取出来,便要立刻封进金器或者玉器中才可以,否则的话其内的能量便会流失了。

    当然了,最好的还是要玉器,不过他出来的匆忙,便直接拿了金袋子过来,等到回到东方家族,他会将这四只鬼宝活珠子全都换到玉盒子里去。

    东方敬的一双大手,不似其他老人的手,其实本来东方敬看起来就要比太多的老年人年轻好多。

    而他的那双手,更是白润修长,骨结分明。

    只是看到这双手,如果没有人特意说明的话,不会有人相信,这双手的主人其实早就已经七老八十了。

    他的十指也十分灵活,不过片刻之间,他的这双手便在张凌的肚子上勾勒出了一只鬼宝活珠子的轮廓。

    “你,你想要做什么?”

    张凌有些艰难地问道。

    “呵呵!”东方敬看着张凌微微一笑:“我刚才就有对你说过的,我是来帮你的,而且我现在也正在帮你啊,这四个可爱的小家伙,可不能再继续呆在你的肚子里了!”

    “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也不想要生下他们是不是啊?”

    东方敬的声音很是温和,只是他的声音听在张凌的耳朵里,却令得张凌变得越的竭嘶底里起来。

    张凌愤怒地大叫着:“是,是,我恨,我好恨啊,我当时就不应该决定留下这四个混蛋!”

    感觉到了。

    东方敬的手下可以清楚地感觉得到,自己按住的那只鬼宝活珠子的举动在这个时候便是一顿……

    没错,刚才那些话,是他故意要说的。

    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些鬼宝活珠子现在虽然还在母体中,可是他们却能听到母亲的话,而且也明白母亲话里的意思。

    所以现在他们很生气,很愤怒。

    所以这四只鬼宝活珠子也应该有行动了。

    “啊!”张凌突然间大叫了一声,她,她居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拳打脚踢。

    而且还不只于此,甚至还在啃咬着她的身体。

    啊,好疼啊,好疼啊,真的是好疼啊。

    张凌因为剧烈的痛苦,一张本来因为那些纹路而显得如同鬼一脸的小脸,此时却是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啊,救我啊,救我啊。”

    东方敬看着张凌的肚皮因为其内,四只鬼宝活珠子的各种运动,而变得起起伏伏。

    他的嘴角那笑容却是越发的扩大了起来。

    听着张凌的痛呼声,东方敬终于挪给了这个女人一个眼神,还抬手在张凌的脸上拍了拍。

    “求你,救我。”张凌真的是不想死啊。

    她不知道为何老天对她会如此的不公平,一出生便被她自己的亲生父母给抛弃了,而现在她好不容易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可以拥有现在的生活了。

    可是,可是为何她的肚子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了呢。

    啊啊啊,这是不应该的啊。

    还有,还有那个缪如茵,明明她与她两个人的命运何其相似,可是,可是现在凭什么缪如茵的日子可以过得这么好,可以过得这么滋润。

    大家都是孤儿,凭什么她就要一直被人踩在泥里呢?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啊,她不要死,她不要死。

    东方敬笑眯眯地看着张凌:“放心,你不会死的。”

    想要将这种**鬼宝活珠子以最完美的状态取出来,便必须要用母体的鲜血进行浇灌才可以。

    所以他自然不会要张凌死了。

    “啊!”张凌终于再将发出一声惨叫。

    鲜血也在这个时候向着她体内的那四个子宫里注入。

    东方敬的脸上笑意已经忍不住了。

    完美,这整个儿的过程真的是太完美了。

    哈哈哈哈,东方敬现在真的很想要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再也没有什么事儿能比这更让他感到开心的了。

    而注满了四个子宫的鲜血,也令得张凌因为失血过多,而气若游丝。

    不过东方敬自然不会关心张凌的死活了,他一脸激动地直接取出了自己特意带来的一柄锋利的玉制小刀,只是轻轻地在张凌的肚皮上一划。

    于是那薄得如同纸一般的肚皮便直接被划开了,于是四个圆滚滚的子宫便映入了东方敬的眼帘。

    他有些激动地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手中的玉刀动得也是极快,于是一连四刀,四个子宫便也被他收进了金丝袋子里。

    此时此刻病床上的女人,肚子还是破开着的,不过因为四个鬼宝活珠子已经离开了母体,所以张凌脸上还有她身上的那些纹路便也都迅速地消失不见了。

    不过张凌却并没有恢复之前青年美貌的模样。

    因为同时怀了四个鬼宝活珠子的关系,所以他们可是吸收了太多张凌体内的养份,这就导致了张凌身体的迅速衰老。

    只见女人本来乌黑发亮的长发,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花白的颜色,而且就连她才光洁而富有弹性的肌肤,也布得松驰,而布满了如同沟壑一般的皱纹……

    这哪里还是那双十年华的女子啊,这分明就是一个来日无多的老妪好不好。

    东方敬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张凌,然后他一边提起了金丝袋子,一边摸出手机拔出了一个电话,他只说了一句话:“我的事儿已经干完了,不过这个女人的肚子你派个医生过来缝一下吧,放心,这个女人没有几天好活了。”

    这句话说完,东方敬便拎着袋子直接,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爷爷!”东方落樱忙开口道。

    不过她的目光却是不着痕迹地迅速地在东方老爷子手里的金丝袋子上扫了一眼。

    看着那从金丝上隐隐透露出来的血渍,东方落樱聪明的没有开口问。

    她不是笨蛋,所以心里倒是早就已经有了计较,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爷爷这袋子里装着的应该就是那个张凌肚子里的孩子吧。

    爷爷之前在电话里所说的鬼胎鬼宝……

    不过爷爷这是活人开膛了吗?

    呃,还有,爷爷拿到了这鬼胎鬼宝难道是想要做来吃的不成?

    一想这里,东方落樱的脸上不由得就是一白,胃里也无端地翻腾了起来。

    好在,她及时拍了拍胸口,才没有让自己失态。

    如果被爷爷误解自己怀了孩子……

    呃,爷爷不会也会想剥了自己的肚子,用孩子下菜吧?

    东方落樱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起来。

    “落樱,等到出去了,你去一趟药材批发市场,去找吴老板,他那里有一根五百年份的老山参,给我拿回来!”

    “还有福寿居的张老板,他那里有一朵已经植物化玉的雪莲花。”

    “李得福老不死的那里,有一株千年何首乌。”

    “还有汪部长手里有一株品相很不错的地黄金。”

    “我记得京城郊外,张泉水还有一个完整的太岁,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倒是不错。”

    虽然东方敬说得很快,可是东方落樱却还是一一记下了。

    “朱老板手里有一块猪宝!”

    “把这些东西统统给我取回来!”

    终于听到了自爷爷最后一句话,东方落樱的嘴角一抽。

    这事儿难度有点大,如果这些人肯卖的话,东方落樱相信,爷爷早就已经将这些东西买回来放到自家了。

    毕竟对于他们东方家族来说可以用钱解决的事儿,根本就不叫事儿。

    而且东方落樱更知道自家爷爷的脾气,好东西只要他知道,便会想办法花钱买过来的。

    而现在爷爷明显是老早便知道了,那么便只能是说明,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想要出售的意思。

    所以爷爷您老人家这不是为难我吗?

    虽然这话东方落樱并没有如此直白地说出来,可是东方老爷子眼光却是相当毒辣的,他停下脚步,冷冷地看了一眼东方落樱。

    “该怎么做用得着我教你吗?”

    东方落樱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立刻道:“爷爷放心,孙女一定做好!”

    不能用钱买,那么便用点手段呗。

    虽然在学习术法上,她的天赋一般般,可是却也是会些术法的。

    “嗯,只要你能做好这件事儿,我可以用家族秘术帮你提升你的天赋。”

    听到了东方敬许给自己的好处,东方落樱不由得大喜过刻,她为了家族做了这么多事儿,所求的不过就是可以得到家族的看重罢了。

    为此,她甚至都自甘下贱去做巫娼。

    而现在她终于等来了这么一个机会。

    于是东方落樱的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起来:“爷爷,那我便先去了。”

    “嗯,去吧!”东方敬微笑着道。

    看着东方落樱那绝尘而去的背影,东方敬却是扯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呵呵。

    而一回到东方家族,东方敬正看到东方端阳也在下人的帮助下下车。

    “爷爷!”东方端阳看到东方敬也是微微一怔,不过他却是立刻便恭声叫道。

    东方敬点了点头,脸上却是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你今天回来正好,和我一起回一趟老宅。”

    东方端阳一怔,有些犹豫:“可是父亲,我明天还有……”

    只是在看到东方敬渐渐沉下来的脸色后,东方端阳便立马改口道:“是爷爷,我知道了!”

    东方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快点准备吧,我们等到落樱回来便出发。”

    “是!”东方端阳点头,倒是也没有去问东方落樱干嘛去了。

    不过当他看到东方敬从车里提出来一个带着血迹的金丝袋子时,倒是微微挑了挑眉毛。

    只是在东敬的目光向他扫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他正恭顺地坐在轮椅上微微垂着头,一副恭敬的样子。

    回到房间里,东方端阳迅速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其实他需要带的东西真的不多,毕竟家族老宅那里,他需要用到的东西也全都不缺。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白色的小小瓷瓶,东方端阳的唇边扯出了一抹微笑,然后便将小瓶收进了怀里。

    接着他又伸手在自己双腿上轻轻地掐了两下。

    以前他的腿就算是下大力气来掐也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可是现在他的腿只消轻轻地掐上一下,便有了痛觉了。

    缪如茵……

    呵呵,这个丫头果然不愧神医之名呢。

    呵呵,爷爷之前对自己说让自己去想办法接近缪如茵……

    呵呵,其实他知道的,爷爷之所以会这么说,不是为了自己,只是为了爷爷自己才对呢。

    老宅嘛。

    东方弦月的肉身也在那里。

    难道是爷爷想要……

    东方端阳的眉头微蹙了一下,接着他又摇了摇头推翻了自己心底里的想法,不可能的,现在还不到时候呢。

    那么爷爷这么火急火燎地想要回老宅又是想要干嘛?

    心里想着,东方端阳却是摸出了手机。

    他很快便从通讯录里调出了东方落樱的电话,可是看着那个女人的名字,他的手指也在那个号码上轻轻地摩挲了几遍,却终于还是没有按下那拔出键。

    唉。

    这个电话……

    虽然他很想要打过去问问,爷爷到底交待东方落樱去干什么了,可是,可是理智却提醒他,不可急切。

    而且他与东方落樱的关系本来就不亲近。

    所以这通电话就算是他真的打过去了,东方落樱也不见得会和他说实话。

    而且如果东方落樱将这事儿传到了爷爷的耳朵里……

    那么他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东方端阳的唇一抿,眼睛也微微地闭上了。

    手里的手机屏幕也黑了。

    东方家族……

    没错这个家族给了他生命,给了他这样的超凡脱俗的身份……

    呵呵……

    好吧,他知道有很多都在羡慕着他。

    可是他也在羡慕着他们。

    ……

    等到东方落樱赶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一刻了。

    东方落樱的脸色有苍白,头发也有些凌乱,不过东方敬所要求的那些东西却是一样不少,全都拿了回来。

    “好,好,很好,落樱干得不错!”

    东方敬的目光立刻便被这些东西所吸引了,他其实没有去看,自家孙女的衣摆上还有些撕裂的痕迹,甚至她的嘴角还有一点没有拭干净的血迹。

    “你也不要休息了,和我一起去老宅,现在就走!”

    东方落樱先是一怔,继而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上立马便绽开了兴奋的笑容,太好了,太好了,她居然这么快就可以去家族老宅了,爷爷这是要实现他对自己的承诺吧。

    只是兴奋中的东方落樱却并没有看到,东方端阳看着她的目光里却是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怜悯。

    不过这一切东方落樱却是不知道的,她兴奋地拎着自己的日常用品便上了东方老爷子的专车,车上除了司机,便只有东方敬,东方端阳还有她罢了。

    东方家的老宅,没有老爷子的许可他们这些小辈是不可以回去的。

    其实说实话,如果不是爷爷带着他们回去,他们也回不去,因为不管回去多少次,他们都不会有人记得回老宅的路。

    甚至东方落樱感觉每一次回去老宅所走的路都不一样。

    是的,感觉就是这么诡异。

    车内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东方敬的手里放在金丝袋子上,时不时地轻轻拍了拍,似乎是在安抚那四个鬼宝活珠子。

    而东方端阳一上车后,便微闭着双目,呼吸均匀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所以东方落樱便只能是把玩着自己漂亮的指甲。

    东方敬看了一眼东方落樱,眼底寒光涌动,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

    黑色的车子在黑夜里疾驰着。

    在驶离了市区后,车子七拐八拐之后,便直接拐进了一条没有路灯的黑暗小道,可是车速却没有减分毫。

    就这样,终于在凌晨五点的时候,车子停在了一片密林之中。

    虽然天色还没有大亮,可是却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这里有一座黑色的古堡。

    没错,这就是东方家族的老宅。

    东方老爷子率先拎着金丝袋子下了车,而司机帮忙将东方端阳抱到了轮椅上。

    而这个时候古堡的大门打开了,一对中年夫妇走了出来。

    “爸爸!”这两个人正是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的亲生父母,东方见南与沈明珠夫妇。

    东方敬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端阳你也回来了!”沈明珠一看到自己的儿子,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话说儿子已经好久没有回来过了。

    自己怀胎十月,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她也想呢。

    “有什么话进来再说!”东方敬最不喜看到这种儿女情长的场面了。

    东方见南忙轻咳了两声。

    沈明珠一听到丈夫的提醒,便忙抹了抹眼睛,然后走到轮椅后,推着轮椅便向里走去。

    “妈妈,我自己可以的。”东方端阳轻声道。

    “呵呵,让妈妈来吧,妈妈很喜欢呢!”沈明珠笑着道。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可以的,可是身为母亲总是想要为儿子做点事儿。

    而且这个儿子可是她全部希望的寄托,为了她自己的希望,她甚至与自己的丈夫心甘情愿地牺牲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后悔吗?

    她其实不只一次地问过自己。

    不后悔。

    而且这不是东方家族的家规决定的吗,也不是她一个弱女人便可以更改得了的。

    而且那个孩子从一生下来便没有被她带过一天,所以对于那个孩子,她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只是今天公公突然回来,所为何事儿?

    沈明珠忽尔想到了一点,莫非是要给阳儿换身体的事儿?

    这可是太好了,她不知道盼了多久了,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吗?

    ------题外话------

    十八号,第二波新年红包,订阅红包!大家记得领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