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6】,东方家族的迷雾(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进到古堡中,东方见南便有些诧异地问道:

    “父亲,怎么突然间回来了?”

    东方敬看了一眼沈明珠,东方端阳,还有东方落樱三个人,然后将手中的金丝袋子交给了东方见南:“走吧,去我书房说话!”

    这便是说明,他要说的话很重要。

    东方见南立马点头,便与自己的父亲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着东方敬的书房走去。

    待到看不到两个人的身影了,沈明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虽然做为公公的东方敬其实平素里与她这个儿媳妇的交集其实并不多,而且东方敬也从来没有对她发过什么脾气。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从心底里对东方敬有股说不出来的畏惧之意。

    所以有东方敬在的时候,她总是觉得各种的不自在,现在公公与自己的丈夫离开了,她便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妈的宝贝儿子,快点让妈好好地看看,果然是又瘦了!”

    沈明珠也知道东方落樱与东方端阳两个人的关系,绝对称不上好,所以沈明珠甚至连和东方落樱打招呼这样的事儿也都直接省略了。

    东方落樱也早就知道沈明珠不待见自己,所以自然也不会去拿自己的笑脸来贴沈明珠的冷屁股。

    便也直接拎着自己的东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她可没有兴趣留在这里看人家母子情长。

    而东方落樱的身影才消失在楼梯上,东方端阳这才开口:“妈妈,我想要去看看二弟。”

    一听东方端阳提到了二弟,沈明珠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东方弦月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可是那个不肖子根本就是一个混蛋。

    她这个当妈的生下了他,给了他生命,那么那个儿子自然就是欠她的,而他居然不肯将他的身体送给他自己的嫡亲哥哥。

    不就是一具身体嘛。

    如果当时东方弦月没有在他的身体里设下那么许多的禁制,那么她的宝贝儿子也不会身体如此的差了。

    所以沈明珠不待见东方弦月可以想见了。

    东方端阳早就见惯了自家母亲对待自己弟弟的态度,当下也是抽了抽嘴角。

    其实有的时候他也搞不懂自己的父母。

    是的,他就是想不通,同是他们的亲生骨肉,而且还是一对孪生子,可是他们怎么就能做到对他还有对弦月的态度,相差得如此之大呢?

    虽然是说东方家族对于孪生子之事儿,早就有所盖论了,可是,可是那种骨血之情,便可以直接如此忽略掉吗?

    也许这是因为东方家族的人,天生骨血里便带着这样的凉薄吧。

    但是他们的母亲呢,沈明珠可不是东方家的人,她的身体里也没有东方家族的血。

    可是她的凉薄却也丝毫不比东方家族的人逊色分毫。

    其实,东方端阳也无数次地想过,如果将来他有了孩子,也是一对孪生子的话,他是不是也会如自己的父母这般……只疼爱大的那个,而对于小的那个,弃之如蔽履也唯恐不及呢?

    只是想了好久,他也不知道答案。

    也许这样的事儿,在自己没有一对孪生子的时候,他根本无法判断得出来。

    只是看着面前女人,那因为听到自己提及二弟两个字,而怒恨非常的脸孔,他却是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端阳,你和妈妈说,这一次你爷爷带你回来,是不是要给你更换身体了?”

    沈明珠的声音有些急切,甚至就连她的双手也因为太过的急切而紧紧地握住了东方端阳的手腕。

    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迅速地变红,东方端阳却是摇了摇头:“不是的,是爷爷另外有重要的事儿。”

    “居然是这样!”沈明珠喃喃了一句,然后放开了东方端阳的手腕,不过她却并没有去关注自己刚刚有没有抓疼自己的儿子。

    不过有一件事儿她却是坚持的:“既然如此,那么你便回去你房里吧,至于你的那个二弟,你还是不要去看了。”

    “而且也不用再称他为二弟,他现在只是你的备用身体罢了!”

    听着沈明珠冷漠的声音。

    东方端阳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微微一僵。

    男人的眼帘微垂,声音却是平缓而低沉的:“妈妈,我和弟弟真的是孪生子,真的是你亲生的儿子吗?”

    东方端阳的声音虽然低沉,可是却还是很清晰的。

    沈明珠一怔,不过却是很快便回答道:“当然了,你们自然都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东方端阳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他没有抬头,可是却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在他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沈明珠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变得如果陌生人一般的疏离与冷淡。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正是因为东方家族的人,骨子里的天性凉薄,所以才会娶了同样的凉薄的沈明珠吗?

    东方端阳缓缓地滑动着轮椅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没有回头,可是他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身后的那个女人,那个是他母亲的女人,却一直在他的身后死死地盯着他,那种感觉……

    似乎是想要生生地从他的身上盯下一块肉去。

    那样的目光,不管从哪个方面去看,也不是一个慈爱的母亲所应该具备的。

    呵呵,弦月,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的母亲。

    这就是你以为的只疼爱我的母亲!

    微微地闭了闭眼,东方端阳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底里已经是平静得没有丝毫的波动了。

    这样的事儿,从小到大,他已经经历过无数了。

    只是他以为他早就习惯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其实还是会难受的。

    所以……

    有的时候他真的很羡慕东方弦月,是的他在羡慕自己的那个弟弟。

    他现在又比弦月好到哪里去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他早就已经看明白了一切,不论是他还是弦月,他们兄弟两个人对于整个儿东方家族来说,不过都只是一个工具罢了。

    与其说他需要东方弦月的身体。

    倒不如说是。

    是东方家族需要他需要东方弦月的身体呢。

    可是这种锅可是家族给他的,就算是再怎么不想背,也必须要背着。

    如果他有的选择的话,那么他东方端阳宁愿现在灵魂与肉身相分离的人是他。

    ……

    而此时此刻在东方敬的书房里。

    东方见南正一脸惊喜地看着金丝袋子里的那四枚鬼宝活珠子。

    “父亲,这可是好东西呢!”

    说着东方见南的脸色却是一正:“不知道父亲想要如何用呢?”

    东方敬自然知道自己儿子问这话的意思,当下他也是眉头微皱,微微思忖了片刻,便开口道:“为父不打算将这样的好东西送给东方本家。”

    东方见南看着自己的父亲,对于父亲如此选择他倒是并不意外。

    “这四枚鬼宝活珠子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宝贝,一旦送去了本家,那么咱们父子两个只怕连口汤也喝不上呢。”

    “所以……”

    说到这里,东方敬的声音便压低了下去:“四枚鬼宝活珠子,我两枚,你一枚,还有一枚便上奉给那位吧。”

    东方见南的心头暗惊,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丝毫:“可是父亲,上奉给那位,却是需要祭品的。”

    东方敬不以为意:“祭品我不是带回来了嘛。”

    东方见南倒吸了一口冷气:“父亲是说东方落樱那个丫头?”

    东方敬挑眉看向自己的儿子,语气里虽然听不出来任何的不满之意,可是却令得东方见南清楚地明白,自家父亲这是真的生气了:“怎么,舍不得?”

    东方见南立马摇头:“当然不是。”

    “那么你现在便去准备吧,东方落樱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孙女,我也是疼她的,可是,这个丫头知道得太多了,所以家族是真的不能再留她了,你可明白?”

    东方见南立马点头:“父亲放心,儿子都明白的!”

    东方落樱的确是知道不少东方家族的事儿,特别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毕竟就算是再怎么不光彩的事儿,也是需要有人去做的。

    而东方落樱正是那个为东方家族做那些脏手事情的人。

    这样的人,其实从第一次开始,便已经注定了她未来的命运了。

    她虽然是东方见南的女儿,可是却不是沈明珠所生的。

    而只是一个东方家族雇来打扫卫生的保姆所生的孩子。

    不过她的身世,她倒是完全不知情。

    而当年那个年轻漂亮的小保姆在生下东方落樱的时候,便成为了东方家族的祭品献祭了,而今天她的女儿也同样的要步她母亲的后尘了。

    东方见南的眼睛闭了一下,脑海里又不期锛地回忆起了,当年那个女人临死的时候,还看着自己,她对他说,她可以死,但是希望他可以照顾好他们两个人的女儿。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东方家族,东方落樱可以平安地长大,这便已经对得起那个女人了。

    而且当年如果不是那个女人,趁着自己酒醉勾引了自己,也不会有那一夜的风流快活,更不会东方落樱这个女儿的出生了。

    既然那个女人至死还不忘她的女儿,那么现在把这个女儿还给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于此一想,东方见南的心里倒是没有什么可不舒服的。

    于是他便准备离开去安排这些事。

    “叫端阳上来陪陪我。”

    就在东方见南一条腿迈出书房的时候,东方敬的声音及时地响了起来。

    东方见南的脚步一顿,眼底里他的眸光微闪,不过嘴上却是恭敬地应道:“是,父亲!”

    ……

    东方端阳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来人没有敲门,东方端阳也没有回头去看,此时此刻,他正端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的渐渐亮起来的景色。

    “端阳,我送你去你爷爷那里,你爷爷让你去陪陪他。”东方见南只是简单地一句话,也没有问自己的儿子想不想去,便直接推着他的轮椅向外走去。

    “八岁,在我刚过完八岁生日的时候,父亲便亲手将我带到了爷爷的书房里!”

    东方端阳的声音缓缓响起,他的声音很是平静,其中没有愤怒,没有悲伤,甚至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怼。

    他只是在平平静静地述说着一个事实罢了。

    东方见南的脚步幅度没有变,速度也没有改变,甚至就连呼吸也没有变过。

    东方端阳的声音却在继续着:“父亲,我一直都想要问你,我和弦月真的是你和母亲的孩子吗?”

    “我从来都不知道,做为亲生父母的人,会亲手将自己的一双儿子推进最黑暗的深渊。”

    东方见南的声音直到这一刻才响起来:“端阳啊,你这是太年轻了,所以你根本就不懂,其实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呵呵!”东方端阳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可笑的笑话一般,他竟低低地笑出了声音:“呵呵……”

    轮椅里,男子的笑声渐大,而他那瘦弱的肩膀却是随着他的笑声地轻轻地颤动着,从后面来看,给人的感觉他更像是在哭。

    东方见南的眉头皱了皱,声音里带着不耐:“好了,别笑了!”

    “呵呵!”东方端阳的笑声却并没有停止。

    “如果你想要一会儿好过一点的话,那么现在你便闭嘴吧!”

    东方见南有些火了。

    能得到他爷爷的看重,这是东方端阳的福气,可是这个孩子居然不知道感恩。

    果然他也是一个福薄的吗?

    就和他那个不识抬举的娘一样。

    “呵呵!”东方端阳扭头,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满地都是冷酷的嘲讽:“好过吗?父亲如果你被人如此对待你会好过吗?”

    “还是说,父亲本来也是被人如此对待的,而父亲一直觉得很好过?”

    “是了,只怕是在我八岁之前,被爷爷经常如此对待人,正是父亲你吧。”

    “所以这样的事儿对于父亲来说,也许早就已经习惯了呢,或者父亲本身也觉得这样其实是很享受的呢!”

    “只是父亲既然觉得无比的享受,那么你又为何不继续去扮演那个角色了?”

    “是爷爷嫌弃你了吗?”

    “啪!”响亮的耳光声响了起来。

    东方端阳的头一偏,嘴角处有着一缕鲜血流了出来。

    他没有再回头去看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再开口,甚至也没有再笑。

    而东方见南却是低头看了一眼儿子那乌黑的头顶:“你爷爷很喜欢你,从你出生那时起,他便很喜欢你了,所以这不过只是你爷爷表达喜欢你的方式罢了。”

    表达喜欢的方式……

    呵呵……

    再一次亲手将儿子送进自己父亲的书房,东方见南满脸堆笑:“父亲,端阳过来了。”

    东方敬抬头向着东方端阳看过来,只是一眼便看到了他那红肿的侧脸,还有嘴角处的血渍。

    东方敬的眸光当下便狠狠地一缩,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东方端阳看起来,他全身上下居然有种禁忌的美感。

    这是一种极致的诱惑。

    苍白的美丽而又羸弱的男人,现在这般模样还真是越发的让人想要欲罢不能呢。

    真的好想,好想要将他……

    生吞活剥了!

    “咕噜!”东方敬居然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不过当着自己儿子的面,他还是故做冷静地挥了挥手:“行了,你先下去忙你的吧。”

    “是,父亲!”东方见南冷冷地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那眼神里饱含着浓浓的警告,让他不要坏事儿,不要扫了他自己爷爷的兴致。

    东方见南退了出去,当然身为儿子与父亲的他,倒是并没有忘记体贴地为自己的父亲和儿子将门带上。

    东方敬走到了东方端阳的面前,伸手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甚至还伸手轻轻地为他拭去嘴角处的血渍,放在自己的唇边伸出舌尖舔了舔。

    嗯,果然是东方端阳特有的味道呢。

    而东方端阳的目光却是在落在桌上的那四个鬼宝活珠子上。

    心头微微震动,这样的东西,居然也能被东方敬搞到手。

    这个老家伙!

    东方敬伸手拿起了一个鬼宝活珠子,直接便放在嘴边,一张嘴就狠狠地咬了下去,然后用力一吸,里面的活物便带着一声惨烈的尖叫声被他吸进了腹中。

    然后他就直接推起东方端阳的轮椅,向着书房最里面走去。

    大补之物吃下去了,只有相应的运动才可以更好地促进消化与吸收呢。

    ……

    等到东方见南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全都做好之后,再次来到书房门外,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不过还不等他抬手去敲门,书房的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看到的正是一脸神清气爽的父亲东方敬。

    而且东方见南敢说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只是经过了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自己的父亲看起来竟然更年轻了。

    “看到了吧,这就是鬼宝活珠子的效果,去吧,把属于你的那一枚吃掉吧!”东方敬说着,一边将自己还没有完全扣好的衣扣扣好,一边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趁着时间还早。”

    东方见南的面上一喜:“是父亲!”

    于是书房的门再次关上了。

    ……

    等到人世不醒的东方端阳被东方见南抱出来的时候,男子苍白而瘦弱的身上,只是盖着一件白衬衫,露出来的双腿与手臂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道道深深的伤痕。

    东方见南将东方端阳送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将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发。

    看着自己儿子脸上的那几欲透明的苍白,他却是勾起了唇角。

    第一次品尝到这小子的味道,还真是很美味呢。

    所以也无怪乎,自己的父亲会对这小子如此的着迷呢。

    现在就连他也几乎就要着迷了。

    他的味道,果然一如他的母亲那样的美好与美味呢。

    不过东方见南还有自己的事儿要处理,当下又伸手在东方端阳的脸上摸了一把。

    “我亲爱的妹妹,你看到了吧,这是你的儿子,果然是和你一样的美丽与美好呢。”

    待到东方见南走出了东方端阳的房间,床上的男子却是睁开眼睛,那双眼睛里如同深夜里最黑暗的黑洞一般,仿佛要吞噬一切。

    亲爱的妹妹吗?

    这样的称呼,绝对不是东方见南称呼沈明珠的。

    那么……

    他与弦月两个人难道并不是沈明珠的孩子吗?

    东方端阳的眸子沉沉地眯了眯。

    东方敬,东方见南,他们两个人到底有多少事儿是他还不知道的。

    沈明珠,这个女人又到底知道多少呢?

    那么他们两兄弟的母亲又是谁呢?现在他们的母亲是否还在人世?如果在,她又身在何方?

    他们的母亲是不是也如东方见南一般地厌恶着他们两兄弟呢?

    眼睛闭上了,黑暗的房间里,两滴晶莹的泪滴自男子的眼角滑落下来。

    母亲……

    希望你不是也如他们一样,是让我失望的存在吧。

    ------题外话------

    狗年红包第二波已经开始了,订阅红包哟。

    还有,在此说明一下啊,十五的时候,还有月票红包发布,所以请大家再有月票一定要攒着,等着十五的时候过来领红包哟。

    游游也是刚刚整明白,月票红包,原来是一张朋票便可以领一次红包滴。

    所以月票越多,领红包的次数也会越多呢。

    拼手气了,刚才看了一下订阅红包,有人领了二十多,有人只领到了一个,哈哈哈,拼手气啦,咱们一起开心。

    生活嘛,开心就好!领到一个的亲们,不要嫌少,领到二十多的亲不要嫌多!哈哈哈哈!

    爱你们哟,虎么,群抱!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