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5】,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了(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血符之术虽然厉害,可是他们原本就是你的血脉。”

    所以你的血符之术,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执念,执念……

    史丹辰苦笑,他这也是第一次知道,居然连那么小小的婴孩竟然也是会有执念的吗?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那些孩子,那些孩子明明都还没有出生呢,他们居然也是有执念的,可是,可是他与史丹阳共同的师傅居然从未告诉过他们。

    呵呵。

    史丹辰相信,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可能是忘记了,所以他一定是故意的,是的,他只能是故意的。

    血符之术……

    没错,这个也是他教给他们的,可是,可是却没有想到,他史丹辰最后居然会败在这个血符之术上。

    哈哈哈哈……

    亏着他还一直以为凭着这个杀手锏,便可以战胜缪如茵呢,却原来这样的手段居然如此这般的便被这个少女化解在无形当中了吗?

    那么,那么当初为了取血……

    是了,他们兄妹之前所做出来的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儿,又是为了什么啊?

    居然到头来,根本就是一场场的笑话吗?

    不,不,不。

    那一切的一切怎么可能都只是笑话呢?

    那岂不是说他们兄妹两个人会成为更大的笑话了。

    这怎么可能呢?

    “缪如茵,你,你不要得意……”

    感觉着那些执念正在疯狂地侵蚀着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史丹辰明白,自己怕是完蛋了,而且还是彻底地完蛋了。

    可是,可是他不甘心。

    他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了,居然连缪如茵的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

    哈哈哈哈,老天爷,原来你一直都是在逗我玩吗?

    于是他居然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然后大叫一声,将自己的双手扣在了自己的脸上。

    “啊!”惨叫声响了起来。

    史丹辰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后的结局,居然会是终结在自己与自己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出世便已经死掉的孩子手上。

    是了,明明是他给了那些孩子生命。

    可是同样的,也是他剥夺了那些孩子出生的权力。

    后悔吗?

    他唯一后悔的就是他,他竟然没有伤到缪如茵。

    不过那从指缝中透出来的目光,却还是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怨毒与滔天的恨意。

    “缪如茵,你等着吧,我妹妹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现在的她很强!”

    而且现在她也不是一个人,是了,那些人既然找上了史丹阳,便也一定会帮忙的。

    所以。

    “缪如茵你现在便珍惜好你的每一天的好日子啊,因为你的好日子不多了!”

    “丹阳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

    只要缪如茵死了,那么才可以证明他们兄妹不是笑话。

    只要缪如茵死了,那么他们兄妹之前所做的一切,便才会值得。

    缪如茵却是不再多看他一眼,这样的男人,多看他一眼,都会让她觉得恶心。

    “好,我等着史丹阳来找我。”

    “到时候我会亲手去送你们一家人团聚的。”

    “既然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史丹阳了,那么我们自然不是朋友。”

    史丹辰发出了濒死时最后的怒吼:“缪如茵如果不是你,我们一家人又怎么可能会落得如此下场?”

    “都是你,都怪你,缪如茵都是因为你不好!”

    史丹辰怒吼着。

    “史丹辰。一个敢做却不敢承责任的男人。你只不过是因为从来不敢去想,真正造成这一切的人,其实是你。”

    “祸是你闯的,我出手帮你们史家摆平麻烦还是错了。”

    “而且你闯的祸,你们史家拿点钱出来不该吗?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史家人竟然会将钱看得那么重要。”

    “所以今天落得这样的下场,是你们史家人自己的选择,你们这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缪如茵的声音冷沉:“所以想要看到我愧纠,很报歉那是不可能的。”

    “我从来不会为了怨恨我,想要杀我的人而感到愧纠的。”

    史丹辰怔住了,他有些呆呆地看着缪如茵。

    只是少女却再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但是少女最后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了过来。

    “如果你们觉得把这一切的怨恨都推在我的身上,能让你们舒服一点的话,我倒是也无所谓!”

    “毕竟我身上也不会少块肉不是。”

    此时此刻,史丹辰的身体已经有大半都化为了水。

    他最后的意识在问着上苍:难道错的真的是他们自己吗?

    难道他们史家落得今天的下场,真的是他们自己作的吗?

    这怎么可能?

    只是史丹辰从来也没有想过,如果当缪如茵没有出手的话,他们史家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青帮会放过他们吗?

    是的,这些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想。

    因为在一些人看来,只要他们不去想,那么那些责任便不是他们的了。

    ……

    严俊现在早就已经傻掉了……

    他的脑子完全不能思考了。

    “喂,走了!”缪如茵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招呼了一声。

    “缪,缪缪……你,你,你看……他,他,他……化,化,化……水水水……”

    他的舌头已经彻底打结了,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唉!”缪如茵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手指一抬,于是一道金光闪闪的金符便的进了他的脑子里。

    严俊的身子一软,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缪如茵伸手毫不费力地拎起这一大坨。

    ……

    等到严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而双于前一天的事情,他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

    ……

    而这一天,东方端阳也回到了学校。

    为东方端阳诊过脉后,缪如茵却是暗暗地皱起了眉。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东方端阳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缪如茵的眼光微闪,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少女只是问道:“东方老师这几天没有来学校,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东方端阳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儿也没有。”

    见他如此,缪如茵自然不会再继续追问了。

    之前在她的药丸与行针的辅助下,其实东方端阳的身体里,已经累积了不少的阳气。

    其实缪如茵也是相当奇怪的,按说天地造人,男为阳,女为阴。

    所以男人的体内自然是阳气强盛。

    可是东方端阳的身体里阴气却是极重的,甚至都可以与一些纯阴之女相提并论了。

    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这也正是他身体情况不好,还有他双腿不能站立的主因。

    只是之前这样的情况明明已经转好了,可是现在……

    居然再次回到了解放前。

    所以东方端阳的身上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东方老师,这几天你是去了哪里?”

    “回家!”东方端阳淡淡地回答道。

    缪如茵点了点头,回家啊,那么也就是说东方端阳这样的变化都是在东方家族的老宅里发生的,老宅里到底有什么呢?

    心里想着,在施针的时候,缪如茵便悄悄地在东方端阳的身上埋下了一道符。

    虽然她并不关心东方端阳,可是这个人可是要与自家师兄,抢夺师兄身体的人,所以她想要对这个男人了解的更多一些。

    毕竟有句话不是叫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吗?

    只是在缪如茵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前脚刚刚离开,后脚,东方端阳便将那道符找了出来,并且直接捏碎了。

    有些事情……

    他并不想要别人了解得太多,更不想将无辜的人拖进来。

    特别是缪如茵。

    而在他捏碎那道符的时候,缪如茵的脚步一顿,却也只能是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这样的事儿,其实真的想要东方端阳无法察觉也是不可能的。

    她之前不过也就是那么一试罢了。

    也没有真的指望就能成了。

    东方端阳透过窗户,看着那个少女的脚步微顿,只是那个少女却并没有回头往他的方向多看一眼。

    看着掌心中已经被捏碎的符,东方端阳的唇边刚绽出了一抹苦笑,却是面色一变。

    接着剧烈的咳嗽声便响了起来。

    咳着咳着,他的嗓子一阵腥甜传来,于是一口鲜血喷出。

    看着地面上的鲜血,东方端阳的脸色惨白一片,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他的头歪靠在轮椅背上,似乎那一口血,带走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

    好一会儿,他的脸色才缓过来一点点,他滑动着轮椅行到床前,伸手从褥子底下摸出了一本看起来极为陈旧的笔记本,然后又来到桌前,摊开笔记本,略做思索,便写了起来。

    开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吐血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长了,可是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以……

    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开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