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7】,影子(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的一双儿女果然回来了,只是……

    看着自己一双儿女的脸上,身上都布满着黑色的纹路,而且他们那本来白晳的肌肤上也变成了青黑的颜色。

    “爸爸,妈妈,我们这到底是怎么了?”女儿小楠一头便扎进了母亲的怀里。

    “爸爸,妈妈,还有人说我们这是诅咒。”儿子南可也是一脸的悲痛。

    他们姐弟两个人现在是真的很后悔很后悔呢。

    如果早知道离开这座小镇的结果会是这样的,那么他们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的。

    外面的花花世界里灯红酒绿的,是真的很精彩,很好玩。

    可是,可是与自己的小命相比起来,这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的好不。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再好玩的事儿也不如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好不。

    而且,他们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了他们一个秘密。

    南可突然间抓住了自己父亲的手腕,他抬起头急急地问道:“爸爸,有人对我们讲,这个是因为爸爸和妈妈年轻的时候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儿,所以现在才会报应到我们的身上是不是?”

    小楠也抬起了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直盯着她的父亲和母亲,那个人说了,只有她的父亲和母亲才可以救她和弟弟。

    一听到有人。

    当下东方闻霜便与洛海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是谁,那个找你们的人是谁?”东方闻霜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的惊恐。

    小楠与南可两姐弟对视了一眼,然后居然齐齐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啊!”

    听到了这话,东方闻霜与洛海两个人的眼神更是沉了又沉。

    没错,这样的行事风格,正是东方家族的行事风格。

    东方闻霜紧紧地抓着洛海的大手,洛海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妻子的手心里满满地都冷汗,而且她的手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着。

    洛海也是深吸了一口气,东方家族,东方家族。

    他们明明都已经逃出来二十多年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二十一年后,东方家族竟然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中。

    洛海很清楚,那个现身见自己一双儿女的人,不用问肯定是东方家族的人了。

    而现在只怕如果他们夫妻两个人不回去的话,那么自己的这一双儿女也不可能摆脱那个诅咒。

    东方敬……

    那个老家伙看来是早就已经在他与东方闻霜的身上动了手脚了。

    东方敬你果然是不看着我们夫妻两个人去死,你便不是东方敬了。

    “不要担心,我来相办法!”洛海给了东方闻霜一个放心的眼神。

    东方闻霜却是痛苦地摇着头,洛海又不是风水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或者说他怎么可能有本事儿从东方家族的手里救回他们的这一双儿女呢?

    东方闻霜心里很清楚,想要救回自己一双儿女的唯一办法,就是她回去东方家族。

    可是,可是东方家族那个地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地狱,是她费尽心机才逃出来的地狱。

    可是,可是现在她真的要回去吗?

    可恶的东方家族,为什么,他们一定要苦苦地盯住着自己不放呢?

    可是,可是现在她又能怎么做。

    不管是小楠还是南可,这两个孩子可都是她最衷爱的孩子。

    可是如果她不回去的话,那么自己的这两个最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不用问她也可以想得到。

    她,她要怎么做,她要怎么选择?

    东方闻霜不想死,她更不想重回东方家族那个地狱里去。

    但是,但是难道她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去死吗?

    “妈妈,那个人让我将这个交给你。”南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很结实的信封。

    东方闻霜微微一怔,然后她伸手接过了信封,信封很薄。

    东方闻霜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然后她没有说话,便直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洛海站了起来,刚想要跟进去,不过东方闻霜却已经直接在下一秒的时候,将门关上并且反锁上了。

    信封里是一张字条,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还有一张黄符。

    看完了字条上的那句话,东方闻霜的眸光飞快地闪烁了几下,然后她又展开了那张黄符看了片刻。

    好半天后,她的眼底里却是掠过了一抹坚定与决绝。

    接着她直接拿出了一个打火机,将那张字条烤成了灰烬,然后又看了一遍那张黄符,却是终于笑了笑,然后将黄符放在一只杯子里烧成了火,兑上水喝下了肚。

    ……

    当夜晚再次来临。

    东方闻霜看了一眼睡熟的一双儿女,还有自己的丈夫,终于一咬牙,转头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二十一年的家。

    这个家在这二十一年里,给了她无尽的温暖,这个家在这二十一年里,也让她知道了幸福的滋味。

    这个家……

    好吧,虽然只有二十一年,可是她来这人世间走了一趟倒也是值得了。

    只是在东方闻霜离开之后,洛海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可是他的眼角处却是眼泪滑下。

    而他的脖子上也隐隐地可以看到青黑色的纹路了。

    东方家族,这分明就是想要将东方闻霜逼回东方家族去。

    如果她不回去,那么不论是他还是他们的一双儿女,都会不得好死的。

    是的,他是一个很没有用的丈夫,这二十一年来其实只是东方家族并没有想要来找他们的麻烦罢了,所以他们才可以忙里偷闲有了这么一段美好的生活时光。

    可是,可是一条命来换三条命……

    他也没的选。

    所以闻霜不要怪我。

    ……

    京城大学中,东方端阳挂断了电话,眼底里依就是清冷一片,东方敬,他可爱的爷爷还想要再做什么呢?

    其实他能说他真的是很期待呢。

    东方敬。

    你的算盘打得那么响,那么这一次便来看看,是你算计得好,还是我算计得妙。

    ……

    只是不管是东方端阳还是东方敬都没有想到。

    在东方家族的老宅里,东方敬的书房中,那条黄龙玉龙的眼睛却是突然间亮了起来。

    如果此时此刻东方端阳就在这个里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发现,那双眼睛亮得如同夜空中的繁星闪烁。

    倒是与缪如茵的那双眼睛是一模一样呢。

    黄龙的眼睛睁开了,接着他的脖子又轻轻地动了动,接着又是他的身子,爪子,尾巴……

    终于黄龙便仿佛如同活了一般,竟然直接在房间里游了了一圈,这间书房里……

    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而且书架上的书也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

    黄龙的眼睛眯了眯,只怕这间书房里另有玄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却响了……

    黄龙忙身形一动,又重新游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侧耳细听,门外的人似乎不是在用钥匙开门……

    所以来人应该不是东方敬。

    很快的书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中年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很小心,甚至还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来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是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两个名义上的母亲,沈明珠。

    沈明珠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在自己心口处轻拍了拍。

    她等到这样一个机会,可是有多难得,今天不但东方敬,东方端阳两个人都没有回来,而且东方见南有事儿也去了东方家族的大宅。

    所以可以说现在东方家族的老宅里,只有她一个人在。

    东方敬这个老王八,想要算计什么,虽然从来也没有人和她提起过,可是她沈明珠又不是笨蛋,在这种鬼地方,和东方见南那个贱人生活了这么多年。

    她就算是用猜的也能猜出来几分。

    这里是东方敬的书房,也是他最最重要的地方。

    这里平素里可是都不让她进入的,所以只怕这里才有东方家族最最见不得光的机密呢。

    虽然东方落樱那个小贱人去了哪里,不管是东方敬还是东方见南都没有说,可是她却很清楚,东方落樱已经死了,而且连具尸骨也没有留下来。

    既然东方落樱都已经死了,那么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只怕下一个要死的人就是她了吧。

    沈明珠不想死。

    只是她们沈家虽然一直以来也在尽力发展自身,可是却还是不得不仰东方家族的鼻息生存。

    她向沈家人提出过无数次的请求,请求他们可以接自己回去沈家,请求他们可以帮助自己和东方见南离婚。

    可是沈家的人,是的,那些人可都是她嫡亲的亲人啊,可是她的亲人们却对她说,不行,沈家的女儿就算是死也不能离开东方家族。

    呵呵,就算是死吗?

    可是偏偏的,她沈明珠就是不想死呢。

    所以她也只能是自救了。

    所以她要找到可以制衡东方家族的东西才行。

    那自然就是东方弦月的身体了。

    虽然这一双孪生子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扮演了他们这么久的慈爱的母亲,她也没少听东方见南提起。

    东方端阳可是他们东方家族的希望,而东方弦月的身体也是为了东方端阳而准备的。

    特别是她也看得出来,不管是东方敬还是东方见南,两个人对于东方端阳都是格外看重的,是的,就是看重,而且还是一种特别不一样的看重。

    所以她想要得到的正是东方弦月的身体。

    她要用东方弦月的身体做为换取自己离开东方家族的资本,当然了,如果东方家族不同意,那么大不了就一拍两散。

    反正东方弦月又不是真的从自己肠子里爬出来的种,所以毁掉了他的身体,她也不会心疼的。

    只是沈明珠在东方敬的书房里东摸摸,西碰碰,可是却都没有找到可以称得上是机关的东西。

    身后的黄龙也是看得都替她着急。

    突然间沈明珠的手却是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啊!”她自己吓了一跳,不由得惊呼出声。

    黄龙的一双眸子也不由得一缩,沈明珠是没有看出来,可是他却是看得相当清楚呢,那个东西可是在一碰之下便发出了一股奇异的波动。

    而这个时候黄龙也看清楚了,那赫赫然是一颗骷髅头,只是在那眼窝里却是有镶着两颗蓝宝石。

    而沈明珠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自己碰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当下沈明珠便急急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是却也为时已晚,那两颗蓝宝石居然发出了幽幽的蓝光,而接着那颗骷髅头的嘴巴竟然一开一合。

    “沈明珠,你好大的胆子!”

    沈明珠还是很认识这个声音的,这正是东方敬的声音。

    于是她的一张脸孔当下便惨白一片,她连连地退了几步:“不要,不要,不要!”

    “沈明珠,等老夫回去的,看老夫要怎么和你算总帐!”东方敬咬牙切齿地道。

    他也是没有想到沈明珠这个女人的胆子居然这么大。

    自己不过是出来几天,她便在家里作妖了。

    只是她真的以为只要她能进得去自己的书房,便可以窥探他的秘密不成?

    嗯哼,沈明珠把这一切的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

    当然了,最关键的是她把自己这个做公公的也想得太简单了。

    自己本来还想让她再多一段日子呢,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了,骷髅眼中的蓝宝石光芒也消失了,再看时,那个骷髅头便依就是只如同一个装饰物一般的放在那里。

    沈明珠却是已经彻底瘫倒在了书房里,此时此刻的她,甚至连爬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现在只清楚地知道她完了,这一次她是真的完了。

    不过……

    喘息了好片刻后,沈明珠一咬牙还是站了起来。

    不行,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认命,是的,她可是堂堂沈家的千金啊,她又怎么可能在这里认命呢。

    她要出去,她要离开这里,从那个老家伙的口气里,似乎距离那个老家伙回来还有一段时间。

    所以只要她可以逃出去,逃到一个没有人能找到自己的东方去,她便平安无事儿了。

    是的。

    于是沈明珠再次推开了书房的门,向外奔去。

    书房的门,因为沈明珠离开得太过匆忙了,倒是并没有关上。

    黄龙的目光歪了歪,看了一眼那个骷髅,然后微微一张嘴,一张不大的小纸人便自黄龙的嘴里吐了出来。

    小纸人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脚,便悄无声息地也溜出了书房。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骷髅头却是猛地一扭头,幽蓝色的目光在书房的门上落了落,然后“呯”的一声,书房的门便被关了一个严严实实。

    小纸人扭头看了一眼那重新关上的书房门,却是一蹦一跳地开始了东方家老宅的游览工程。

    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个相当难得的大好机会,他要好好地看看东方家族的每一层,还有每一个房间,以及每一个角落。

    “喵呜!”只是一声猫叫声响起,一只大黄猫挡住了纸人的去路,接着大黄猫一张嘴,便将纸人一口吞了下去。

    ……

    “卧槽!”远在京城大学宿舍里的缪如茵,不由恨声骂了一句脏话。

    妈蛋的,东方家族养的那到底是一只什么猫啊,居然还带吃纸的。

    可是心里这么想着,不过缪如茵却也知道,只怕等到东方敬回来了,那么便会第一时间知道纸人的事儿。

    到时候以他的精明而言,定会想到黄龙的身上,想到自己的身上。

    所以……

    缪如茵想到这里,便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现在就要去东方家族的老宅,有黄龙玉龙在那里,她可以很准确地找到东方家族老宅的所在。

    只是在她刚刚推开阳台上的门,便看到阳台上居然有着一道高大的人影,而且这道人影还是那样的熟悉。

    缪如茵忙关上了门,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然后压低声音:“师兄,你怎么跑出来了,你知道不知道你一个人跑出来,这里还是京城,有多危险……”

    只是东方弦月却是冷着一张俊脸直盯着她,于是缪如茵说啊说啊的,就说不下去了。

    “唔!”冷不防,被男人一下子挑起了她的下巴,于是下一秒男人的唇便压在了她的芳唇上。

    这个吻的时间倒是并不长,可是却侵略性十足。

    东方弦月抬起头:“我看你才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想要一个人去探查东方家族,而且你的东西居然还送进了东方家族的老宅,缪如茵你好大的胆子!”

    东方弦月生气了。

    如果不是他及时地感觉到了缪如茵的元气波动,在东方家族的老宅那边若隐若现,他都不知道这个丫头的胆子居然会这么大。

    看来平素里,他还是把她想得太过乖巧了。

    “那个,那个,我这不是没事儿吗?”

    缪如茵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有点麻麻的疼。

    做坏事儿被人抓了一个正着,这种感觉还真是……

    不过偷眼瞧瞧自家师兄那黑沉沉的俊脸,缪如茵果断地扑过来环住了他的脖子,顺便一双大长腿缠在了他的腰间:“师兄,人家知道错了,所以师兄你不要再生气了。”

    “你现在想要去干嘛?”东方弦月冷沉地问道。

    “这个啊,这个啊,东方敬那个老家伙现在不在,所以我想要去东方家族的老宅里参观一下!”

    参观……

    真亏得这个丫头能说得出来。

    “一起!”东方弦月也是无奈了,对于自家的小师妹,他还是很了解几分的,这丫头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干的事儿,不管是谁。

    不要说现在只是他,就算是老头师傅在这里,也是无法阻止她的。

    所以既然不能阻止,那么便一起去吧。

    “嘿嘿,我就知道师兄最好了!”

    缪如茵兴冲冲地在东方弦月的脸上亲了一口。

    其实她是真的不赞同自家师兄陪着自己一起去,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被抓了包,如果不同意师兄陪着自己一起,只怕她也去不成了。

    不过等到了东方家族的老宅里,她可得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在缪如茵想来,只要东方家族的东方敬不是傻子,他便一定能想得到,自家师兄也是会回去的。

    毕竟他的肉身可是还在东方家族呢。

    不过有师兄在,凭借着他与他肉身的联系,应该可以很容易找到他的肉身。

    倒是会比自己这东一头,西一头地找起来更为方便与快捷呢。

    只是不管是东方弦月,还是缪如茵,倒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淡淡的月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地面上缪如茵留下一道浓墨的影子。

    而东方弦月也同样的留下了一道有些清清淡淡,很是模糊的影子。

    ……

    大黑再次被召唤了出来,于是大黑便驮着缪如茵与东方弦月两个人按着东方弦月的指引向着东方老宅的方向而去。

    正在熟睡着的东方端阳蓦地张开了眼睛,他猛地坐了起来,然后飞快地掐指细算……

    只是因为与东方弦月是孪生子的关系,他根本算不到有关于东方弦月任何的信息,只是……

    凭着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孪生子特有的联系,他很清楚,东方弦月出现了,而且居然就出现在这京城大学里。

    只不过……

    他的气息现在却向着东方家族的老宅而去。

    弦月,你现在去东方家族的老宅……

    你自己应该很清楚,现在并不是时候。

    虽然东方敬不在,可是……

    所以……你要小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