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9】,烈性传染病(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此刻的东方家族的家主,东方敬,正带着几个人在一片密林中挖着什么。

    而东方敬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看着那坑的大小与深度,再扭头去看看周围绕已经被他们挖出来的十几个深坑。

    东方敬的心情可是越发的不好了起来。

    东西呢,东方家族的那个风水球呢?

    怎么可能不见呢,怎么可能会不见呢?

    难道说他把位置记错了不成?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他东方敬就算是忘记了自己的祖宗是谁也不会忘记这风水球在哪里的啊。

    东方敬的脸色彻底地阴沉了下来,既然如此,那么便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

    风水球被人偷走了。

    东方敬面沉如水,拿出自己的式盘,仔细地排盘,可是……

    风水球本来就是他们东方家族的东西,而且这一次他的目的本来也是奔着风水球而来的。

    而现在他想要算出来风水球的去向……

    就算他的修为再怎么高,也算不出来。

    徒劳地将式盘往一边一推。

    东方敬深吸了一口气,是谁,是谁……

    这个问题他决定暂时不去考虑了,东方家族的风水球就算是被别人偷走了,只怕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因为那是属于他们东方家族的东西,也只有东方家族的血脉才可以使用的。

    想到这里,东方敬的心头一凛,莫非是东方弦月……

    不对,不对,那个孙子,虽然对东方家族恨之入骨,可是他应该并不知道风水球的存在,甚至更不可能会知道风水球的所在。

    可是如果不是东方弦月的话,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还真的是令东方敬百思不得其解呢。

    不过……现在东方敬却是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本来在他的设计中,东方家族祖传的那个风水球便要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呢。

    而现在既然丢了一个,他便需要再重新制作一个出来。

    用什么?

    选择只有三个,黄金,玉,白银。

    不管是哪一个选择,花费都是巨大的,当然了,白银的话,花费会少许多,可是效果也会差许多。

    在这种时候,砸钱的多少,便是与效果绝对成正比关系。

    于是想了想,东方敬便打电话给了东方端阳。

    “爷爷!”电话那边响起了东方端阳冷淡的声音。

    东方敬倒是并不介意,这个孙子不管对谁都没有热情过。

    “端阳啊,立即动用东方家族的一切关系,收集黄金,玉,还有白银,越多越好。”

    东方端阳一怔,从东方敬的语气里,他听出了一种焦急的味道,当下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不解地问道:“爷爷,为什么?”

    而且不管是黄金,玉,还是白银,这些东西这些年来,东方家族也是一直在储备的。

    但是从东方敬的语气里,他都不用问,便能听得出来,只怕家族里的储备根本就不够用。

    “别问那么多,你只要照着办就行了!”关于风水球丢失的问题,东方敬可没有想要对别人去请请。

    毕竟那本来也不是什么可值得高兴的事儿,而且那样的事儿如果被宣传得谁都知道了,万一传入到秘境中,本家那些人知道了,还能放过他不成?

    东方敬可不是一个喜欢,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乐于冒险的人。

    就算是东方端阳一直都是他最看重的孙子,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相信自己的孙子。

    毕竟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东方端阳做了些什么,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了。

    而电话那头的东方端阳听到了这话,当下便立马应声道:“是的,爷爷,你放心吧,我这就调动一切的关系。”

    “嗯!”东方敬淡淡地应了一声,不过他刚想要挂断手机,却又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又继续道:“对了,你不是认识东缪集团的缪如茵吗?”

    “东缪集团旗下可是有新疆有着玉矿呢,而且据我所知,他们在缅甸也有着翡翠矿坑,还有着金矿。”

    东方端阳的声音停顿了片刻才响了起来:“好,我明白了。”

    挂断了电话,东方敬又打出了几个电话。

    短时间内凑齐这些东西,其实对于东方敬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

    东方端阳一挂机断东方敬的电话后,便立刻给缪如茵打了过来。

    “要黄金和玉石……”缪如茵握着手机:“而且还是越多越好,东方老师,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吗?”

    “量太大了,而且光是运输也是一个大问题。”

    东方端阳的声音响起:“如茵,我知道你可以做到,运输的话,我们东方家族会派人,如果你那里没有问题的话,我想我们可以立刻签合同。”

    这种事情必须要签合同的。

    只是……

    缪如茵一只手握着手机,而另一只手却是绕着自己的长发,想了想,她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好的,没有问题!”

    东方端阳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来几许笑意:“好,那么明天我们便把合同签了吧。”

    “ok~”

    ……

    于是很快的东方弦月那里也收到了缪如茵的电话。

    “要大量的黄金还有玉石!”东方弦月的唇角微勾,声音里却还是有着几许的宠溺:“你啊,这不是又糊涂了嘛,你把风水球忘记了不成?”

    “咦!”还真是让东方弦月猜到了,如果他不提,缪如茵是真的把这事儿忘得干干净净了。

    “所以师兄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东西是东方家族准备用来重新再造一个风水球的?”

    东方弦月道:“不错,按说纯金的或者是纯玉的是最好的,不过东方家族很明显没有那个时间,所以他们打的主意应该就是银心鎏金,再来一个金镶玉。”

    缪如茵勾起了唇角:“师兄这事儿我已经答应了,你说我用不用做点小手脚呢?”

    “不要!”东方弦月果断地道:“如茵你要知道一件事儿,那就是东方家族可不只是你看到的表面上这么简单,也不是只有一个东方敬。”

    “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东西东方家族是要了,可是他们不用你们东缪集团来运输是不是?”

    “不错!”

    “所以他们应该是要将那些东西运到东方家族本家,只有在那里他们才有能力将黄金白银还有玉石,重新打造出来一个风水球。”

    缪如茵明白了。

    所以一旦她真的做了什么手脚的话,那么肯定瞒不住媒东方家族本家的那些人。

    所以东西是必须要规规矩矩地交货才行。

    只是她却还是有些不甘心。

    ……

    东方家族的东西要得很急,而东缪集团也收到了消息,有不少的玉矿,还有金矿暂时都不对外出售了。

    而因为东方家族现在需要忙活一下风水球的事儿,所以倒是给了缪如茵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

    所以她带着清明,重阳,珍妮,李霖凌,乔凡尼该隐,还有仇昆回到了自己在京城的四合院。

    四合院因为之前外公,舅舅们的赞助,所以可是扩大了不只一倍两倍。

    而且一切都是按着缪如茵亲自手绘的那份图纸建造出来的。

    只是现在聚灵阵还没有布置,所以一进来众人倒是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会觉得这个四合院,很大,很漂亮,建得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园林。

    一看到缪如茵回来了,一家人可是立马沸腾了起来。

    特别是宁舒毓抱着缪如茵几乎都不肯松手了。

    没找到女儿的时候是真的想女儿啊。

    可是现在找到女儿了,还是很想女儿,因为女儿居然比她这个当妈的还要更忙。

    “外公,外婆,小舅,妈妈,今天有一件事儿我想要和你们商量一下!”缪如茵很是郑重地开口了。

    宁舒毓看着自己的女儿,却是笑着道:“说吧,什么事儿?只要我们能做到的,肯定会做的。”

    “是这样的,重阳和清明,是我在孤儿院的时候,认下的弟弟妹妹,所以我想……”

    已经不用缪如茵说全了,宁舒毓这位当人家母亲的人,便已经立刻点头答应了:“放心,既然你现在找到妈妈了,那么他们自然也就是我的儿女了。”

    宁老爷子和苏蜜两个人也没有意见。

    缪如茵眨巴着眼睛,虽然早就料到了,以宁家人的开明,一定会答应的,只是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进展得如此……顺利。

    而且宁老爷子,苏蜜还有宁舒毓三个人当下便直接丢下她一个人,因为人家三位要去准备见面礼。

    等等啊,她不是亲的吗?

    所以你们难道就不用征求她的意见吗?

    不过看着那三位的背影,缪如茵也只能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自己还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只是缪如茵的手机却是再次响了起来。

    居然是秦远征打来的。

    因为非洲的乌干洛达与阿尔及亚利两个地区的内战都已经打完了,新的政权已经确立了。

    所以按着之前缪如茵与两国政府的合同约定,所以现在秦远征正在非洲,进行战后重建工作。

    而一看到电话居然是秦远征打来的,缪如茵不由得笑了起来。

    “喂,老秦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啊?”

    只是让缪如茵没有想到的却是秦远征的声音很是焦急。

    “缪董,出大事儿了,非洲现在出现了一种疫症,传染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发病的时间也很短,一旦发病,二十四小时不到便会死亡。”

    缪如茵握着手机的手立刻就是一紧:“什么样的症状?”

    “咳嗽,发热,呼吸困难。”秦远征并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所以便也只能将自己知道的,看到的说出来。

    “好,我知道了,秦总你先听我说,现在你一定要冷静,将我们的员工隔离开来,而且隔离区不许随便出入,每隔三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全面的消毒!”

    “一旦发现有人有发病的征兆,便立刻单独关在一个特定的房间里,我看看时间,现在应该还有飞往非洲的飞机,我会立刻出发前往非洲。”

    “而且我也会调动咱们集团旗下的医疗部门,会将药品运往非洲的。”

    “好,我知道了,缪董,我们等你!”秦远征道。

    不得不说他也是真的急了,也有些害怕了。

    秦远征第一次知道他居然与死亡离得那么近,看着自己认识的人,昨天还是好好的人,可是一夜之后便成了一具尸体。

    这种病毒居然如此的可怕。

    而缪如茵在挂断了秦远征的电话后,立刻订了当天飞往非洲的飞机票,只是距离飞机起飞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所以她甚至都来不及去和妈妈,外公,外婆说一声,便直接拎起了她在家里所有的药,便直接出发向着机场的方向而去。

    在车上,她先是打电话给了方文远,将非洲发现新型病毒的事情说了,同时也说明了她现在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请方文远与达芙妮丹蕾女士,还有沃伦威特先生一起,一来尽快运送一批医疗设备前往非洲。

    二来组织一批医护人员箭往非洲。

    别的且不说,像是什么国际人道主义这些,在缪如茵这里都是虚的。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非洲那里有她的人,那么她既然身为东缪集团的董事长,首要的便是要保证自己的员工生命安全。

    其次乌干洛达与阿尔及亚利两国可以说现在也是她的地盘,所以在保证自己员工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她也要想方设法地保证这两个非洲国家人民的生命安全。

    第三在前两点都能做到的基础上,再说那些所谓的国际人道主义吧。

    没错,咱家缪如茵就是这样的一个务实主义的人。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的人她来护。

    特别是像秦远征,像布莱尔,还有周晋安,余黑等人,这些人可以说全都是她将他们安排去的非洲,而且在非洲他们也是在为她做事儿的,。

    所以在这种时候,她身为董事长自然是不能抛下他们的。

    人们总是在说同甘共苦。

    可是做到同甘很容易,但是想要做到共苦却是难上加难。

    特别是还在这样的情况下,要知道那样的超级细菌,一旦感染上……至少到现在无止,除了死亡一途再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而在车上缪如茵的第二个电话却是打给了欧阳老爷子,首先她先简单地将这件事儿汇报了一下,然后请求欧阳老爷子尽快与其余几位商量,取得共识:

    第一,关闭飞往非洲的航班。

    第二,国家卫计委立刻启动传染性疾病紧急预案。

    第三,外国入境的人员,一律要留院观察二十四小时。

    第四,针对最近三天入境的人员,要第一时间寻到,然后进行排查检测。

    欧阳老爷子也没有想到非洲的疫症居然会这么严重:“好,我知道了,我现在立马便约那个老家伙开会,对了,如茵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我要去非洲。”

    欧阳老爷子听到了这话,吓了一跳,这孩子还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胡闹,这个时候你还往非洲跑什么啊?”

    “老爷子,非洲有我的员工,所以我必须要去,我去了他们便有了主心骨,而且……我去了,说不定可以有办法控制住疫情。”

    欧阳老爷子不说话了,他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个孩子重情,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时刻,这个孩子居然可以做得出这样的选择。

    “哦,老爷子,京城大学这边,我只怕要请不短的一个假期了,所以还得麻烦老爷子帮我和学校那边说一声。”

    “唉!”欧阳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这丫头既然都已经做出决定了,那么他还能再说什么呢,沉默了好片刻,欧阳老爷子道:“丫头小心啊,老头子等着你平安归来。”

    “放心吧,我不会把自己小命玩掉的,老爷子怎么着也得对我的医术有点信心不是,哦还有,我们东缪集团在最近几天应该会送医疗设备还有药品,还有医疗队前往非洲,到时候老爷子还得帮忙行个方便才行。”

    “放心。”欧阳老爷子点头,这个丫头啊,还真是不玩则已,一玩就是大的。

    而在车里的第三个电话,缪如茵却是打给自己母亲的。

    当宁舒毓知道了缪如茵要去往非洲,还有现在非洲的情况后,宁舒毓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求缪如茵立刻马上反回来,那样危险的地方,她的女儿怎么能去?

    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她要怎么办,她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了。

    “妈妈,我不能丢下我的员工不管,这是我的责任,如果我不懂医术也就算了,可是妈妈你知道的,我的医术很不错,所以我必须要去。”

    宁舒毓将电话给了宁老爷子:“爸爸,求你了,劝劝她,让她回来。”

    只是宁舒毓却没有想到,宁老爷子接过电话,只说是卫句话:“丫头平安回家,我们都在家里等着你,记得每天都要打一个报平安的电话,还有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要和家里说,不管怎么样,外公能做到的一定会做到,做不到的,就算是舍了外公的这张老脸也一定会帮你做到。”

    车里,缪如茵笑了,只是她的眼圈却有些红:“外公,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平安回来的。”

    等到宁老爷子挂断了电话,宁舒毓简直觉得自己无法理解自己的父亲了。

    “爸,你怎么不劝她回来呢,她一个女孩子,现在非洲那种情况,人家躲都来不及呢,可是她还巴巴地往里送……”

    “舒毓。”宁老爷子的声音低沉但是却很有力:“舒毓,如茵的性子你应该也很清楚了吧,你觉得她既然已经决定的事儿,咱们这里有人能劝得动她吗?”

    “而且她说得对,那里有她的员工,而且她还是神医,所以她必须要去!这是她的责任。”

    宁舒毓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不行,我也要去,让她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舒毓!”苏蜜拉住了自己的女儿:“如果你去了,如茵会分心的。”

    宁舒毓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抬手用手背一抹眼睛:“我知道了,我,我去帮她联系一下相关的药品,现在非洲那种情况,药品少了只怕不行。”

    ……

    而车上,缪如茵拔出的最后一个电话便是打给东方弦月的。

    当东方弦月听完了之后,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安心地去吧,我等你回来。想你!”

    “嗯,师兄我也会想你的。”缪如茵握着小拳头,这一次非洲之行,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多久才能回来,所以师兄我真的是好想你呢。

    “师兄,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报平安的。”

    “知道了!”东方弦月握着手机的手也是紧了紧,如茵去了非洲的话,那么他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才好。

    ------题外话------

    通知大家一声,游游今天才发现……

    让大家留着月票,十五过来领红包,然后十五居然是在三月二号……

    我去,我果然是个糊涂虫啊,是个大迷糊。

    所以月票红包只能提前了,咱们二十六号会发布月票红包,等到十五那天,发布的是订阅红包了,两次的红包我今天都已经挂上了,时间到了自然就会自动发布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