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3】,承影剑与东方端阳的异样(一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方端阳猛地一抬手,于是一道道黑色的纸符便自他的衣袖里射出。

    师万金虽然也想到了也许东方家族会杀人灭口。

    毕竟这件事儿现在可是闹得有点大了,特别是这些尸毒可是传染出去了。

    老实说,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他们这些人,其实也是觉得不妥的。

    虽然偶尔杀杀人神马的,他们也不是没有做过。

    毕竟那也是为了生计好不。

    可是如现在这般一杀就是这么多人的时候,真心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东方家族给出来的数目,令得他们无法拒绝的话,这单生意说什么也不能接啊。

    有损阴德啊。

    而且就目前来说,尸毒这种东西还在铺天盖地的继续传播着呢。

    其实这样的事儿,虽然他们自以做得手脚干净,可是真的禁不起查。

    所以本来师万金打算的是只要拿到了钱,那么他们便立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只是……

    师万金既然早前便已经想到了,所以他也不是没有准备的。

    当下手一抬,一柄桃木剑便自他的脖子上拽了下来。

    桃木剑不大,只有一根成人食指的长短。

    只是其上的金吉之气却是十分浓郁。

    只是一眼,东方端阳便可以断定,这柄桃木剑只起码也有一百五十年了,而且还在佛前供奉过。

    不过,这东西如果是放在风水师的手里,无异于会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器,倒是只凭着这一柄小小的桃木剑便可以与自己好好地缠斗一番了。

    只是现在……

    这东西在师万金的手里,便是真的要明珠蒙尘了呢。

    于是东方端阳的脸色不变,甚至还更多了几分的笑意。

    看着面前男子脸上的笑容轻松,师万金的脸上可是有些不好看了呢。

    而此时此刻,唐胖子等人也反应过来了。

    他们一边躲闪着那些黑符,一边拼命地向着师万金的身后躲来,同时嘴上也没有闲着。

    “东方端阳你混蛋,你们东方家族明明说好了的,可是,可是你们现在居然出尔反尔!”

    “东方家族,如果我们这一次不死的话,我们一定会报仇的!”

    ……

    竹杆的反应倒是慢了一步,被一张黑符击中了背心,当下竹杆一口黑血喷出。

    再看时,他眼底里的生机便已经尽数消散了。

    尸体重重地砸在地面上的草地上。

    黑血却是迅速地在他的身下漫延开来。

    师万金的脸色一变:“东方端阳你太过份了!”

    坐在轮椅上的俊美青年却只是微微一笑。

    阳光洒下来,落在青年的脸上,却是越发的温润端方起来。

    不得不说阳光,绿树,青草,还有青年身上的一袭白色衣服,都令得这个青年显得人如玉。

    但是这么美好人风景,这么美妙的美男子,此时此刻看在师万金等人的眼里却是如同鬼魅一般的可怕。

    “你,你,你……”

    师万金直直地盯着东方端阳,他明白现在他必须要低头,如果直到这一刻他还不低头的话,那么他和他的兄弟可是真的只有死路一途了。

    能活着,没有人会喜欢死。

    “东方端阳你想要什么,只要我们有的,或者是我们能做到的,我们都可以拿出来给你的,只求你,只求你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这一次!”

    “以后我们可以唯你的命是从,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如何?”

    师万金有些紧张,他飞快地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全都表述清楚了,额头上的冷汗也在这个时候流了下来,可是他却没有抬手去拭。

    手上紧握着那个小小的桃木剑,这玩意儿虽然说是法器,可是他却不懂驱使法器的方法。

    果然还是他太过的大意了。

    钱,钱……

    早知道,他们当初何必要贪那些钱啊,而且直到现在,那些钱,他们不是连根钱毛毛也没有见到吗?

    “咕噜”一声,师万金吞了一口口水。

    “东方端阳怎么样?”

    “而且如果你杀了我们,也不过只是为这坑里再添几具尸体罢了。”

    东方端阳脸上的笑容却并没有一分一毫的改变,他的指尖上,那些黑符正在飞快地旋转着。

    “怎么,想听我的决定不成?”男子挑眉问道。

    师万金几个人忙点头。

    刚才虽然唐胖子几个的嘴巴很硬,可是嘴巴再硬,也是要分时候的。

    现在他们不要说是不敢说话了,便是连大气也不敢多喘一下啊。

    现在他们就像是一群在等待着审判的囚徒一般。

    而面前的这个坐在轮椅上不动如钟的青年,便是可以决定他们命运的存在。

    “我的答案就是!”

    东方端阳的声音不紧不慢。

    只是在他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一柄柄锋利的短剑却是突兀地自师万金几个的身后直接刺进了他们的背心。

    “你,你……”师万金有些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着东方端阳:“你,你居然偷袭……”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一大口鲜血便已经吐了出来。

    东方端阳抬了起手,指尖处黑符还在旋转着。

    “你们以为我只会用符吗?”

    “这个只是吸引你们注意力的东西罢了,你们这样的人渣,继续活下来也不过是浪费空气罢了。”

    唐胖子几个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来。

    而师万金却是紧紧地握着手里的那柄小桃木剑,一步一步,虽然艰难,可是却还是执着地向着东方端阳这里走了过来。

    就算是他要死了,他也必须要为自己接一个垫背的才行呢。

    东方端阳,东方端阳……

    既然要死,那么咱们便一起吧。

    哈哈哈哈,反正你特么的不过只是一个瘫子……

    活着更是浪费地方。

    东方端阳却是一脸平静地看着师万金一步步地向着自己靠近过来。

    大口大口的鲜血再次从师万金的嘴里涌了出来,而师万金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发的狰狞了起来。

    “你,你凭什么杀我们?”

    他恨,他恨东方端阳,他恨东方家族。

    东方端阳轻笑:“师万金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吗,杀人者人恒杀之。”

    “从你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便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啊。”

    “所以你现在难道不觉得你问出这样的问题来真的是很好笑吗?”

    师万金张了张嘴,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来。

    而他现在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柄自他的身后刺进来的短刀依就执着地继续往他的身体里深入。

    而且……

    他微微低了一下头。

    那刀尖已经从他的胸口处钻了出来。

    东方端阳却是已经收起了黑符,然后一把手,之前他暗中抛出去的短刀便都一一飞回到他的面前。

    看着那些在阳光下熠熠闪着寒光的短刀。

    师万金一咬牙,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量向着东方端阳扑了过来。

    “既然杀人者人恒杀之,那么东方端阳你便由我来杀一杀吧。”

    只是他这一扑虽然用完了身体里最后的力量,可是却还没有扑到东方端阳的身上,他扑到了东方端阳的脚下。

    师万金伸手,向着东方端阳抓去……

    东方端阳看着那沾满鲜血的手掌抓住了自己的衣摆。

    当下他嫌弃地皱起了眉头,特别是看到自己的衣摆处,已经染上了血色的指印时,脸上的不愉却是更严重了。

    “扑哧”一声,那柄刺在师万金身后的短刀居然直接从他的胸前射了出来。

    “啊!”师万金一声惨叫。

    可是饶是如此,他却还是拼命地用手撑起身子,仰脸看向东方端阳。

    从他现在角度看来,东方端阳是背着光的,所以那张俊美的脸孔上,却是染着一层灰暗。

    虽然俊美不凡,可是却有着妖异的杀气和血腥在涌动着。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妖?”

    东方端阳挑眉,对于这样毫无营养的问题,他真的是懒得回答呢。

    “东方端阳你会不得好死的,我就算死了,我也要诅咒你。”

    东方端阳伸手拿起那柄短刀,顺便又在师万金的身上拭去了刀身上的血迹,然后又将师万金手中的那柄桃木剑拿了过来。

    “这东西可是用东荒山顶的万年桃木所制,在你的手里倒是可惜了。”

    师万金却是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鲜血染红了身下的草地,可是师万金就算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可是他的那双眼睛还是兀自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东方端阳。

    眼中虽然失了神彩,可是那深重的恨意却还是清晰可见的。

    看着师万金的尸体,东方端阳抬手向着地面上射出了一串白符。

    然后他转动了一下轮椅,身子背了过去。

    “杀人者人恒杀之,我也会死,也是会被人杀死的!”

    “呵呵,可是那却是我自己的选择,也是我自己认可的死法。”

    “所以你的诅咒一定会成真的。”

    “但是我能亲眼看到你的死,不过你却是看不到我的死呢。”

    说着轮椅已经缓缓地向前滑行而去。

    在他离开了一定距离后,他的声音淡淡地再次响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却只有一个简单的音节。

    “爆!”

    “轰隆隆!”的声音在男子的声音刚刚传出来的时候,便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响了起来。

    同时大地也颤动了起来。

    一时之间尘土飞扬,大树倾倒。

    当一切重归于平静的时候,师万金等人的尸体已经消失了,而同样消失的还有那处十万人的尸坑。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如同燕过水无痕一般。

    东方端阳身下的轮椅刚刚才向前滚动了两圈,便停了下来。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抬头看向天空中。

    一个白衣少女正骑着一只硕大的黑猫飞快地向着这里而来。

    “唉,就知道这事儿果然瞒不了你呢。”

    幽幽地的叹息声很轻,只是才刚刚出口便已经被风吹散在了风中。

    缪如茵是一路沿着那尸气的方向找来的。

    她虽然已经有所怀疑这事儿只怕与东方家族有关系,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看到了东方端阳。

    虽然少女一直明白,她与东方端阳永远也不可能会成为朋友,而且她与东方端阳之间迟早会有一战。

    而且那一战不是他死,就是他们亡。

    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在现在就与东方端阳对上。

    “喵呜!”一声,大黑气势汹汹地落在了东方端阳的面前,一双碧绿色的眸子直盯着东方端阳,闪动着凶光。

    “哦,这居然是一头千年老猫!”东方端阳惊叹一声,顺势抬头看了看天空。

    虽然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太阳却还没有落山呢,而这只千年老猫明明是一只阴灵,可是居然不畏阳光。

    “看来这只千年老猫的道行不错呢,竟然不畏阳光,如茵你将它养得很好!”“东方端阳你怎么会在这里?”缪如茵问道。

    “呵呵,你不是猜到了吗。”东方端阳淡淡地道。

    “这一场尸毒的感染果然是你东方家族干的。”缪如茵沉声道。

    东方端阳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这是事实,他无惧承认,所以便不会否认。

    “你们东方家族到底想要干什么?”少女直盯着他。

    那双美丽而明澈的眸子似乎想要将他彻底地看透。

    东方端阳却是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

    这个,他真的是不知道呢,因为这一切都是东主敬的主意,他问过,但是东方敬不说,而以东方敬的身份,人家不说,他自然是不能再问的。

    他现在只是知道,这种十万人的尸坑,不只是非洲这一处,还有。

    甚至可以说单是非洲也只有一个十万人尸坑。

    可是其他的尸坑在哪里,他却真的是一无所知了。

    他只知道东方敬所徒非小,而且这一次的十万人尸坑的事儿,也关系着东方家族秘境本家的计划。

    但是那个计划到底是什么,也只有东方敬一个人知道。

    也许做为父亲的东方见南应该多多少少也知道那么一点点。

    可是,东方见南也不会说的。

    没错,这就是东方家族,这就是他们做为东方家族祖孙,父子三个人的关系。

    彼此的防备,彼此的不信任。

    不过,他说的全都实话。

    这个事实只有他知道。

    很明显在他对面的缪如茵却并不相信。

    看着少女投过来怀疑的眼神,东方端阳一摊手:“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呼!”缪如茵沉默了片刻,终于缓缓地自口中吐出了一口浊气。

    然后她的素手一握,随着一扬清越的龙鸣之音,一柄寒光闪闪的,秋水般的宝剑便握在了少女的手中。

    东方端阳一怔,继尔却是啧啧赞叹了起来:“竟然是凶剑承影。”

    “承影摇光本是孪生之剑,看来现在这两柄剑都在你的手里呢。”

    缪如茵冷冷地看着东方端阳,虽然她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心里却也是对于东方端阳的见多识广而感到吃惊。

    这个家伙居然只是一眼,便能认得出来承影剑来。

    而且甚至还能一口便说出来承影摇光本是孪生之剑。

    这份见识……

    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具备的。

    不过东方端阳的目光在看向承影剑的时候,却是带着点点的怀念。

    “咦,你的承影剑里居然有了剑灵了。”

    此话一出,缪如茵又是一惊,当下她眯了眯眼睛,再看向东方端阳的目光时也是有些不善了起来。

    她不喜欢这种自己的东西可以被人一眼看透的感觉。

    “这个剑灵应该是你收服的阴灵,而且应该还是一个很厉害的阴灵。”

    缪如茵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已经不想再听东方端阳说下去了。

    “东方端阳闲话少说,今天……”

    “不,不,不!”东方端阳微笑着打断了缪如茵的话:“我们也许终将会有一战,可是却不是现在。”

    缪如茵皱眉,手中的承影剑一摆,当下身形一跃便向着东方端阳攻了过去。

    只是让缪如茵没有想到的却是,自己明明是势在必得的一击,可是到了东方端阳这里,他却只是轻轻地抬起了右手,然后伸出了一根手指。

    没错,就是一根手指。

    那是他右手的食指。

    但是这一指却正好点在承影剑的剑尖上。

    “嗡……”承影剑的剑身微震。

    那从剑身上的传来的感觉……

    缪如茵不由得怔了怔。

    不过东方端阳却只是“哈哈”一笑,便又轻轻一弹。

    当下承影剑的剑身也跟着一曲一弹,于是缪如茵便连人带剑都不由得向后震去。

    “如茵,我们间终有一战,不过却不是现在!”

    “而且,我的命也不会殒在你的手里!”

    我会死,可是我还真的不想死在你的手里呢。

    那个人,应该是早就已经迫不急待地想要杀了我吧。

    待到缪如茵稳住身形后,向前一看,却是已经不见了东方端阳的身影了。

    东方端阳果然不愧是东方家族内定的下一任家主继承人。

    虽然不良于行,可是这份飞天遁地的本事儿……

    只怕便是连自家师兄也有所不如吧。

    “喵呜!”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黑委委屈屈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刚才在东方端阳想要离开的时候,他可是扑上去想要阻拦的,可是却没有想到……

    那个男人只是一个眼神看过来……

    便将他吓得猫躯一震,再也不敢造次了。

    那个男人,那个时候的目光锋利如剑。

    那仿佛如同实质般的目光,让大黑有种自己似乎会被那个男人生生劈成两半的感觉。

    话说自从他跟在缪如茵身边离开了那座古墓后,这样的感还是第一次呢。

    “喵呜!”大黑好怕怕呢。

    “喵呜!”大黑的小心肝吓得直颤,而且现在也在颤抖呢。

    不过此时此刻缪如茵却没有心思去安慰某只被吓到了的大黑猫,她正看着手里的承影剑。

    安费扬古的身形自剑中飘了出来。

    “主人!”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儿?”

    少女问道。

    安费扬古也是一脸费解的表情,他摇了摇头,声音里也是满满的歉意:“主人,这个我也不知道!”

    “因为在刚才,承影剑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一切都是承影剑自己的反应。”

    安费扬古刚才也是想要帮助自家主人出手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人家承影剑居然生生地阻挡了自己。

    是的,是承影剑自身阻挡了安费扬古的出现。

    缪如茵也是一脸奇怪地看着手中的承影剑。

    刚才东方端阳一弹之下,剑身的反应……

    那种感觉,令得她很奇怪,甚至还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因为她居然感到承影剑其实是故意想要让自己远离东方端阳。

    不过……

    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是其实根本就是承影剑不想让自己伤害到东方端阳。

    也就是,自己的剑,她缪如茵的剑。

    却当着她这位主人的面,去护着另外一个人。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缪如茵深深地感到自己在这事儿上也有些懵逼了。

    看了看手里的承影剑,少女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

    纤细的手指抚着那冰冷的剑身。

    “承影啊,你为何要护着东方端阳呢?”

    “噌!”的一声剑鸣回应着少女。

    不过只是这一声剑鸣。

    缪如茵抬头看向安费扬古。

    而安费扬古也同样地看向缪如茵。

    好吧,这一声的剑鸣,不但她这个主人不明白,就连安费扬古这个剑灵也是一样的不明白呢。

    所以承影你到底是几个意思?

    说话,说人话!

    缪如茵怨怨念中。

    “噌,噌,噌……”剑身微震,剑鸣声继续。

    好吧,不懂还是不懂啊。

    所以还得等到日后,有机会再说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现在承影剑都是属于她的,所以这个秘密她早早晚晚也能够搞明白的。

    只是……

    天眼开启。

    缪如茵看得出来,在那被地面之下,有着无籹的尸体在横七竖八地堆放着。

    粗粗地计算一下,总有十万来具。

    东方家族搞这么多的尸体这是想要干什么啊?

    少女狠狠地拧了拧眉头。

    也许那些赶尸人能多多少少知道一点点,不过很明显自己还是来晚了。

    那些赶尸人已经被东方端阳彻底灭口了。

    东方端阳!

    还有东方家族。

    果然是混蛋,果然都应该被人道毁灭才行呢。

    既然自己再继续停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必要了,于是缪如茵便再次骑在大黑的背上。

    直到这个时候,少女才抬手在某猫的头上轻轻地拍了起来。

    终于得到了自家主人的安抚,大黑满足地眯起了一双猫眼,然后四蹄在地面上一拍,便冲向了空中。

    缪如茵居高临下,再次看了一眼那处已经被填埋的十万人尸坑,心头却笼上了一层阴云。

    东方家族还有东方端阳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么多的尸体……

    到底能用来做什么?

    她记得,之前在华夏国内的时候,有一次,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她也看到了东方家族的人正在收集尸体的。

    所以,东方家族不只是在华夏收集尸体,在非洲也是一样。

    那么在其他的地方呢?

    越是想着,缪如茵的心里不安便越发的扩大了起来。

    不过,现在既然十万人尸坑已经被填埋了,那么尸气便不会再继续扩散了,如此尸毒同样的也不会再继续蔓延了。

    所以非洲的这一次的疫病,很快便会得到控制了。

    等到缪如茵回来的时候,秦远征却又带给了她一个好消息。

    “缪董,非洲其他几个国家听说你这里有治疗这一次疫病的药物,已经与我们进行了联系,他们想要高价求药!”

    缪如茵挑眉,高价求药,据她所知非洲各国的政府似乎在财政方面都不怎么宽裕呢。

    所以求药是真,至于重金嘛……

    秦远征一看到缪如茵挑眉,当下便笑了起来。

    他就知道自家董事长会如此反应。

    “所以我也没有要他们的重金,我替董事长向他们提了一个要求。”

    看着秦远征一脸奸商的样子,缪如茵也是真的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呵呵,就是董事长入主他们的国家银行,我也没有狮子大张口,不过就是百分之十的国家银行股份。”

    缪如茵的嘴角一抽,好得很呢。

    这还不叫狮子大张口,那她也是真的想不出来到底什么才能叫做狮子大张口了。

    不过这口张得好啊!

    虽然很是有些趁火打劫之嫌。

    不过她喜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