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4】,人骨琵琶,爱恨交织,苦酒泪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反正她一来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二来她没有慈悲为怀,救死扶伤的广阔胸襟。

    所以在这纷纷滚滚的红尘中,整点实际的干货可是要比什么都重要呢。

    而且她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本来就是利益至上的世界,在这样的规则下,能趁人之危的时候必须要拿起杀猪刀狠狠地一刀宰下去啊。

    所以,当下缪如茵便给了秦远征一个大拇指。

    如果这事儿成了,她一定要给秦远征这个家伙包个大大的红包。

    呵呵哒。

    这样的红包必须足够大才行。

    如此也可以激励自家其他员工的积极性呢。

    而且,只怕那几国就算是心里再怎么不满,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毕竟他们总不想看着自己国家的人民统统死绝了吧。

    一个没有人民的国家还能称得上是国家吗?

    所以他们也只能是认命了。

    ……

    “对了,缪董,你不是喜欢古物吗,你看看这个。”秦远征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手中的手机递了过来,上面有一个打开的网页。

    缪如茵接了过来。

    这是瑞士一家拍卖行的网页,上面写明了三天后将会有一批古董进行拍卖。

    而这个古董都是来自于各国的古物。

    说白了就是各个国家流落在外的古董罢了。

    缪如茵挑了挑眉,然后随意地向下滑动起来。

    于是一件件古董的照片便跃然而出。

    不得不说这一次这家叫做雷诺拍卖行的拍卖会规模倒是不小呢,所以所要进行拍卖的古董也不少,竟然足足有两百来件,而其中来自于华夏的古董,便多达三十余件。

    不过看着看着,缪如茵的目光便定格在了一把雪白的,琴身上还带着点点黑斑,色调更显得暗沉的琵琶上。

    秦远征一看到自家董事长脸上的表情,便知道这是有物件引起自家董事长的注意了,当下便也侧首看了一眼,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居然是一把琵琶。

    呃,话说他倒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自家董事长在乐器方面还有研究的。

    于是想了想,他便道:“缪董,这个雷诺拍卖行给咱们东缪集团也送了请贴呢,如果缪董有兴趣倒是可以去一趟瑞士。”

    缪如茵点了点头,不过她的目光却还是没有从那把雪白的,其上还带着点点黑斑的琵琶上移开。

    这就是说董事长是要去的了。

    于是秦远征又看了看那把琵琶,好吧,他平素里对于古董可没有什么研究。

    可是却并不代表他不好奇啊。

    于是秦远征便饶有兴趣地问道:“缪董,这是……”

    “琵琶!”缪如茵很干脆地给出了一个十分正确地答案。

    秦远征:“……”

    这个他就算是再怎么中二,也不至于看不出来这其实是一把琵琶吧。

    不过缪如茵还是又继续往下说道:“不过这却不是一把普通琵琶,你可知道北齐文宣帝高洋?”

    秦远征眨了几下眼睛,虽然他很想要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可是问题是,他只知道五代十国,倒是真的不知道北齐还有一个文宣帝,更不知道文宣帝的名字叫做高洋了。

    所以想了想,就算是在自家董事长面前,表现得再怎么无知,董事长也不会笑话自己这个下属的。

    于是秦远征便摇了摇头:“这个,上学的时候,我的历史就不好。”

    好吧,就算是历史好的,学校的历史书课本上也不会将这样的历史写上。

    缪如茵果然没有想要嘲笑自家下属的意思,她一笑:“这位文宣帝,是南北朝时北齐开国皇帝。神武帝高欢的次子,文襄帝高澄的同母弟弟,孝昭帝高演,武成帝高湛的同母哥哥。”

    “高洋即帝位时,四邻安定,大权统摄,所以他的意志开始松驰,也开始由勤勉走向荒淫暴虐。他时常在街道上赤身**,甚至着妇人的衣物,涂脂抹粉招摇过市。”

    “并招纳一大批妇女进宫,供他自己和亲信们日夜纵情于这样的生色犬马之中。”

    “他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女人——薛嫔,据说此女容貌倾国,姿色万千,绝对是一个绝代而独立的大美人儿。”

    “高洋和她如胶似漆,整日厮守在一起。只是有一天高洋喝得酩酊大醉,突然间想起来,这位美人之前与昭武王高岳有过暖昩关系,于是便直接将美人杀之。”

    “可是这却还不算完,他直接将美人的头藏在怀里,又去找人继续喝酒,酒过三巡后,他便将美人人取出来,放声大哭。”

    “一边哭一边又命人将美人的尸体剥皮取骨,以美人之骨做成一把琵琶。”

    “待得琵琶做好了,他便抱着琵琶一边弹一边唱‘佳人难再得’”

    “而且据说在这把人骨琵琶弹响的时候,如果周围没有人唱歌时,便可以听到琵琶骨内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唱歌。”

    秦远征:“……”

    好吧,自家董事长现在所讲的是一个故事儿吧,好吧,他现在也只能是当成故事儿听了。

    不过……

    秦远征指了指那网页上的那张琵琶照片:“所以,缪董你的意思是说这把就是那个人骨琵琶?”

    缪如茵点头:“我不会看错的。”

    秦远征的脸孔一抽,他倒是宁可自家董事长看错呢。

    “可是,可是这琵琶骨上的黑点又是什么呢?”

    “呵呵!”缪如茵轻笑出声:“美人血入骨才会形成这样的黑斑,就像是湘妃竹一般,美人泪落在竹身上而形成。”

    秦远征表示自己一点儿也没有听出美感来。

    不过。

    “那位高洋还真是无情!”

    缪如茵微笑:“道无情,却有情。无情如何得民心,无情如顺天道?而古往今来的帝王之道不过取舍二字罢了。”

    “高洋在未继帝王位时,才华出众,聪明过人,处事果断,所以在他哥哥遇刺身亡后,方由他即帝王位。”

    “他在短短的时间里,控制了乱局,掌握大权,于次年改朝换代,自立北齐,而且励精图治,选贤举能,任人唯贤,对内以能任人,对外征战必身先士卒,征战四方,而且他还重视农耕,盐铁业,瓷器的制造。”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位明明应该可以成就为一位千古明君的男人,到了后期,竟然会荒唐如此。”

    “他爱薛嫔,所以爱得疯狂,爱到用她的骨做琵琶。可是他又恨此女的背叛,恨到用她的头骨做杯。”

    “爱恨交织,苦酒泪滴。有道是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秦远征也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对这位高洋帝君做何种评价了。

    而缪如茵再往下一翻,却又笑了,与这把人骨琵琶一起拍卖的居然还有配套的头骨酒杯。

    所以看来她果然是得去一趟瑞士的拍卖会了呢。

    琵琶美酒头骨杯……

    这样的一套玩意得下来,不知道要羡煞多少的风水师呢。

    这琵琶与头骨杯上可是寄着一个美人的魂魄呢。

    而非洲这里,一切秦远征与方少华两个人便可以搞定了,解尸毒的药丸,其实所需要的草药并不珍贵,只是制作在配比上的要求极严罢了。

    而这样的事情,在缪如茵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如果方少华连这样的小事儿都搞不定的话,她倒是要重新来品评一下这个家伙了。

    于是方文远,很快便郁闷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到了非洲他便没有见到自家董事长的面儿。

    直接便是一个药方让秦远征交给自己,然后这位董事长便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于是他只能任命地带着人,没日没夜地开始制药。

    终于等到他从忙碌中缓过一口气来,得到的消息却是自家董事长已经离开了非洲。

    而这位也没有回国,她直接飞往瑞士,去参加一个拍卖会……

    不用问也知道,这位只怕参加完了拍卖会也不会再回非洲了。

    方少华郁闷。

    缪如茵你要不要这么不够意思啊,果然是当惯了甩手掌柜了。

    不过再一想,自己可不是吃奶的孩子了。

    而且人家那妞可是自己的老板,所以老板有令,他除了照着做外,还能怎么办?

    或者干脆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说明这位年纪轻轻的董事长对自己也是信任的吧。

    好吧,既然如此,他总不能辜负自家董事长的信任吧。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玩命地继续卖命干活了。

    而秦远征这位……

    他明明应该是负责房地产的,而他被派到非洲来的目的,也是为了乌干洛达和阿尔及亚利两国战后重建的。

    而现在他居然去与其他的非洲国家谈及国家银行股份的事儿。

    一人多能。

    老板果然是很信任他呢。

    而且同时他还深深地发现,自家老家真的是很谙用人之道呢。

    是啊,有的时候正是因为可以感觉到老板的信任,才会越发的忠诚,越发的有了强烈的归属感,越发的干劲十足呢。

    具体参照物……秦远征!

    而缪如茵这位甩手掌柜却是已经坐着飞机在瑞士伯尔尼机场下了飞机。

    伯尔尼并不像其他国家的首府那样,建有大型的飞机场,因为市民的反对噪音,还有地势的关系,只有一个小弄飞机场。

    这一次她的身边并没有人相陪。

    不过时间还早,她倒是可以在瑞士好好地休息一天,顺便选套礼服,后天参加拍卖会的时候穿。

    走出国门,才更不能失礼于人前。

    第二天,缪如茵参观了一下伯尔尼古城,奈戴格教堂,伯尔尼大教堂,联邦宫,联邦广场,伯尔尼火车的地下通道,伯尔尼美术博物馆,伯尔尼自然历史博物馆,伯尔尼兵器馆,克莱姆街,狱塔,古老钟塔,玫瑰园,扎灵根喷泉……

    不得不说伯尔尼真的是一个极为令人舒服而愉快的城市。

    缪如茵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里。

    而雷诺拍卖行,就在伯尔尼大学对面。

    缪如茵第二天倒是没有去,只是为自己选择了一件银白色的拽地长裙,和一双同样银白色的高跟鞋。

    ……

    雷诺拍卖行是以其创始人雷诺的名字来命名的。

    而直到缪如茵走进拍卖行的时候,才知道,雷诺拍卖行的每一次拍卖会,只会邀请三百位世界各地的会对这些拍品感兴趣的大佬们来参加。

    当听说了这个消息后,缪如茵也是觉得有些好笑,其实她真的很想要问问,雷诺拍卖行的负责人,是从哪个方面来判断的自己对这样的拍卖会有兴趣了。

    当然了,人家的判断并没有错就是了。

    只是当走进拍卖大厅里的时候。

    少女这才发现,这雷诺拍卖行所举办的拍卖会,倒是与正常人所理解的拍卖会有些出入,现在的这里分明就是一场舞会。

    舞池里的人们,正在翩翩起舞。

    而在舞池周围,熟悉的人却正在微笑着寒喧。

    “主人!”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一回头便对上了阿撒兹勒的笑脸。

    “哈哈,我就知道雷诺拍卖行的人肯定会邀请主人的。”阿撒兹勒的心情明显非常好。

    “你怎么知道?”缪如茵挑眉,这小子一看脸上的表情便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阿撒兹勒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清楚的声音道:“嘿嘿,主人,因为这个雷诺拍卖行,也是德拉诺汀家族的产业,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所以……我自然是知道了!”

    缪如茵笑了,同时一举手里的红酒杯:“恭喜!”

    虽然阿撒兹勒并没有明说,但是少女却听出来了,现在的阿撒兹勒已经掌握了整个儿的德拉诺汀家族了。

    这小子果然是好能干呢。

    “亚纳尔!”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缪如茵明显地看到阿撒兹勒的眉头便是一皱,甚至还从他的眼底里看到了一抹不耐。

    “怎么了?”缪如茵好奇,顺便又看向那个正一脸欢喜向着阿撒兹勒走过来的女子。

    女子也就是二十四五的样子,一头如火焰般的长发,一张立体的脸孔,绝艳美丽。

    所以,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子,你是不是太不解风情了呢,那可是美女啊美女啊。

    而阿撒兹勒却是直接便拉住了缪如茵的手:“主人,走,我们跳舞去,边跳边说!”

    说着也不管缪如茵同不同意,便直接将人带进了舞池。

    所以想要探秘,可以啊,先跳舞再说。

    而那个女人,也追了过来,不过看到阿撒兹勒带着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子已经进了舞池了,虽然她的心里也是相当的不爽了,不过……

    在这样的场合上,她也不好再做什么了,只能是恨恨地盯着缪如茵。

    那恨恨的几乎都要宛如实质的视线,令得缪如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阿撒兹勒,给我一个理由?”

    靠,有谁见过居然有人会拿自己的主人,过来顶缸的啊,而且这货现在分明是在给她拉仇恨呢。

    缪如茵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要被那个女人的目光给盯出来两个洞了。

    “主人,她是波伊尔家族的人,她叫卡琳娜·波伊尔,也是亚纳尔的未婚妻。”

    “……”

    于是缪如茵明白了,阿撒兹勒接收了人家亚纳尔的名字,亚纳尔的身份,还有亚纳尔在德拉诺汀家族的一切,所以自然而然地他也得接纳亚纳尔的未婚妻了。

    “不错啊,我看这个卡琳娜可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大美女呢,小子,你这是占了大便宜了。”缪如茵一脸调侃。

    阿撒兹勒白眼中:“主人,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呢?”

    缪如茵微笑,微笑再微笑。

    虽然这妞没有说话,可是那副样子,却让阿撒兹勒明白了一个事实,此时此刻这位主人大人,就是在幸灾乐祸。

    于是某人突然间发现,自己遇到一个这样的主人,真的是一件相当坑爹的事情呢。

    而自己却是早就已经跳到坑里来了。

    “主人,别逗了,那位可是他们黑巫家族这一次最出色的黑巫师了。”

    “嗯,嗯,那不是更好了,这说明你即将要娶一个天才当老婆了。”缪如茵倒是不以为意。

    “黑巫啊黑巫。”阿撒兹勒提醒着面前的主人,那个女人的身份是黑巫师,而不是白巫师。

    同样的在世人的眼中,白巫师代表的就是光明与正义,而黑巫师代表的却是黑暗与邪恶。

    缪如茵继续微笑:“我记得,某人似乎还是堕落天使呢!”

    所以你和人家黑巫师,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所以谁也不要嘲笑谁。

    谁也不见得比谁更高尚好不。

    阿撒兹勒眨巴着眼睛,好吧,现在他是彻底地没话可说了。

    只是……

    缪如茵皱了皱眉头。

    这个叫做卡琳娜女人的目光,还真是让人火大呢。

    不过等到一曲跳完,阿撒兹勒带着缪如茵回到舞池边的时候,卡琳娜·波伊尔便已经含笑迎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演戏的天才。

    在这个时候,她的那双眸子里满满地都是热情的笑意,如果换了一个人的话,只怕会以为之前那种被人盯得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觉是自己的错觉呢。

    当下缪如茵眯了眯眼睛。

    对于这种表里不一,演技一流的人,她是天然的生不出好感来。

    而且这个女人,只怕也不简单呢。

    所以……

    阿撒兹勒便接收到了缪如茵投过来的同情的眼神两枚。

    所以主人你这是打算把我卖给这个女人的意思吗?

    而两个人的眼神交流,看在这位卡琳娜的眼里,便成了眉目传情。

    当下心底里的怒火几乎都要压不住了。

    卡琳娜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依就是热情洋溢的,她直接环住了阿撒兹勒的手臂,顺便还亲昵地将头枕在了阿撒兹勒的肩膀上。

    声音里也带着嗲嗲的娇嗔:“亚纳尔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谁啊,你怎么不给我们做下介绍呢?”

    说着也不待阿撒兹勒开口,便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对着缪如茵笑道:“这位小姐你好,我是卡琳娜·波伊尔,我是亚纳尔的未婚妻!”

    “你是亚纳尔的朋友吧,很高兴认识你,亚纳尔居然从来都没有对我提起过你呢,按说这也不该呢,亚纳尔和我之间可是无话不谈呢……”

    缪如茵自然听得出来这个女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过……

    她只是递了一个眼神给阿撒兹勒,小子你给我等着。

    莫名地将仇恨拉得满满的,而且此时此刻这个叫做卡琳娜的女人,虽然是在笑,可是那眼底里却有着掩饰得很好的杀意。

    唉,第一次见面便想要本姑娘的命,所以面前这位被称一声蛇蝎美人也不为过呢。

    所以阿撒兹勒,本主人帮你解决一个未婚妻……

    嘶,突然间想起来一句老话,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婚啊,这要怎么破?

    阿撒兹勒的目光认真而渴求:主人,帮帮忙了,你看上什么了,我拍下来送你。

    缪如茵满意了,还不错,小子很有眼色嘛!

    ------题外话------

    26号零点,开始抢月票红包了,亲们,月底了,月票不要忘记投哟!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