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8】,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你如果不让我种下这株阴阳降头草,那么我现在就激活他们体内的阴阳绝降!”

    一听到这话,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不由得齐声叫道:“如茵不可啊,如茵不要答应她。”

    阴阳绝降。

    如果缪如茵再中了阴阳绝降,那么……

    如茵这孩子生来命苦,这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她为了保护他们这四个没有用的人,已经做到了如此的地步了。

    这便已经足够了。

    他们做不到眼睁睁地再继续看着缪如茵再为了他们而牺牲。

    人早晚都会有一死。

    宁御澜与苏蜜老两口自问他们已经活得够本了,所以就算是死也没有遗憾了。

    而宁舒毓却自觉自己给自己宝贝女儿的爱太少太少了,而她又亏欠自己女儿太多太多了,所以为了女儿,她可以折命。

    至于宁舒枫,虽然他是宁老爷子的老来子了,一向受宠,也没有结婚,可是这货却是真的将缪如茵疼到了心坎上了。

    而且缪如茵对他们如何,他也看在眼里。

    亲人之间,用来维系那亲情的不是血缘,不是血脉,而是为彼此付出了什么。

    缪如茵为了保护他们所做到的,他看在眼里,同样的也震撼在心里。

    她一个孩子尚且都做得到的事情,没有道理他这个小舅就做不到吧!

    缪如茵却是定定地看着史丹阳:“史丹阳,我记得你说过我求你的话,你就会帮我解除他们的阴阳绝降。”

    史丹阳不说话,只是冷笑。

    呵呵哒。

    那句求不过只是逗着缪如茵玩罢了,天知道,她有多想要试试把缪如茵踩进泥里的感觉呢。

    现在她终于做到了。

    至于这滋味嘛……

    真的是很好,很爽呢!

    所以缪如茵,你经商那么成功,其实脑子居然还是那么天真吗?

    缪如茵却是继续道:“当然了,我知道你想要我的命,如果你可以解掉他们体内的阴阳绝降,那么我便可以同意让你将这株阴阳降头草下在我的体内,如何?”

    史丹阳的目光闪了闪,很明显缪如茵的这个提议她还是很动心的。

    缪如茵自然也看出来了,于是她便不动声色地继续道:“当然了,如果你言而有信的话,我也可以答应让你将这株阴阳降头草种在我的体内。”

    “反正其实你最终的目的都是我,只要我死了,你的所有怨恨便都终结了。”

    史丹阳的眼底里飞快地闪过一抹什么,然后她便道:“缪如茵,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我的条件却是你先让我将这株阴阳降头草下在你的体内,然后我才会救他们。”

    这种事儿,先答应下来也没有什么嘛。

    “史丹阳,假话不要说得太圆满!”

    “缪如茵,我就是想要忽悠你,你又能如何?”

    缪如茵勾了勾唇角,这个史丹阳不会真的以为她刚才只是在一味的承受,而什么都没有做吧。

    呵呵,史丹阳你是不是也太小看我缪如茵了。

    缪如茵从来都不会是一个弱者,在她让步低头的时候,便是为了下一次的反击做最充足的准备。

    所以……

    于是史丹阳便看到缪如茵站了起来,是的,她居然站了起来,甚至还有心情抬手将她脸上的污渍擦了擦。

    “缪如茵你不想要他们的命了吗?”

    史丹阳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眼前白影一闪,当下史丹阳在心底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可是她却没有本事儿再闪开了,缪如茵一拳便直接重重地击在了她的脸上。

    而这一拳不过只是一个开始罢了,接着第二拳,第三拳……

    便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的向着史丹阳的身上招呼过来。

    史丹阳这一年的时间里,学习降头术都觉得来不及呢,所以她是真的没有学习这种近距离的格斗,甚至还将自己之前所学的那些全都抛弃了。

    而缪如茵却是每日不管多忙都会抽出时间来勤练不止。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史丹阳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于是倒在地上的人便换了,史丹阳倒在地上,双手里还不忘记紧紧地握着那两株阴阳降头草。

    她用小臂护住了自己的脸,将自己的身体弯成了一只大虾的形状。

    而缪如茵每一拳都没有留情,史丹阳……

    她现在的心里已经扭曲了。

    而且本来缪如茵也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既然史丹阳可以杀父弑母,而且还将她的父母制成了人皮鼓,那么她便没有再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了。

    既然人以蛇蝎心待我,那么我必回以蛇蝎心以待之。

    这就是缪如茵所奉行的道理。

    地上的泥水还没有干,而现在在那泥水中翻滚的人却换了。

    只是史丹阳很明显并没有缪如茵那般的能忍,史丹阳的痛呼声不断地响起。

    而缪如茵这个时候却是一抬头看向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她低喝出声:“每人给我一滴血!”

    “呃!”

    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一怔,不过宁舒枫反应速度倒是极快。

    他立马应声道:“好!”

    当下宁舒枫直接一口咬破了自己右手的食指,将一大滴血滴在了自己的左手掌心中。

    虽然不知道缪如茵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宁御澜,苏蜜,宁舒毓,也立马学着宁舒枫的样子,纷纷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在手掌上。

    缪如茵一脚踩在史丹阳的头上,就如之前史丹阳踩着她的头时的情况一样。

    这也可以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

    之前史丹阳在得意之余只怕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翻转居然会这么快吧。

    “给我!”

    缪如茵伸出了手,当下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忙将自己手中的那滴鲜血滴在缪如茵伸出来的掌心上。

    史丹阳看着缪如茵的举动,她的眼里闪动着一抹疯狂,她突然间意识到了缪如茵想要做什么。

    可是史丹阳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呢,一道道黑气便自缪如茵的指尖涌了出来,形成一道黑色的绳索,将史丹阳绑了一个严严实实。

    史丹阳向着缪如茵怒目而视:“缪如茵你想要干什么?”

    缪如茵也没有理会史丹阳,想要干什么,你不是长着眼睛的嘛。

    她直接伸手自史丹阳的手中取出了那一粗一细两根阴阳降头草,然后直接将她掌心中的血液涂在了降头草上。

    两根降头草的草身狠狠地一缩,然后再次伸展开来的时候,其上的鲜血却是已经被尽数吸收了。

    史丹阳的眼瞳狠狠一缩,虽然她刚才已经想到了,可是她却并不能确定。

    毕竟这个方法可是降头师的不传之秘啊。

    而缪如茵却是一个与降头师八杆子打不着的风水师。

    所以她不可能会如此熟悉降头师的这些秘密啊。

    而缪如茵接着竟然直接将手上的阴阳降头草直接往史丹阳的心口处一按。

    两根降头草遇到了新鲜的皮肉,立马便宛如水蛭一般的奋力向着史丹阳的心口里钻去。

    “啊!”心口处传来的剧痛,令得史丹阳的一张小脸也扭曲了起来。

    疼,真的是好疼。

    史丹阳想要挣扎,想要摆脱缪如茵按在自己心口处的那双手,可是她一切的努力最后都不过只是可笑的徒劳罢了。

    过了整整一刻钟后,缪如茵才终于抬起了手,而此时此刻那两根用鲜血养育出来的阴阳降头草,却是已经完全彻底地进入到了史丹阳的身体里。

    “你,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方法!”史丹阳怒恨地盯着缪如茵。

    郁闷,心塞,更多的却是不甘。

    那可是她专门为缪如茵准备的一份大礼呢,可是到头来居然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妈蛋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史丹阳现在突然间有种自己变成了笑话的感觉。

    “这个方法只是降头师师徒之间口口相传之秘,降头师以外的人根本不会知道。”

    “所以,缪如茵你不应该知道的。”

    少女微笑:“我的确是不知道,可是却有人可以告诉我啊。”

    “谁,是谁?!”史丹阳怒吼,她想过是不是自己的哥哥,在死之前对缪如茵说过。

    可是,可是这个秘密,她的哥哥应该是不知道的啊。

    缪如茵也不说话,直接取出了一面招魂幡便抛到了半空中。

    “张黑云你出来吧,史丹阳想要见见你!”

    随着缪如茵的声音落下,一个老者有些透明的身体便自招魂幡内走了出来。

    缪如茵挑眉:“说起来,这位张大师还可以算得上是你哥哥送到我手里的呢。”

    “史丹阳你可还记得,当初你哥哥为何会从新加坡回到东港的?”

    史丹阳一怔,这事儿她自然还是记得的,可是,可是这事儿与这个张黑云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因为张黑云就寄宿在那个被你哥哥伤害的女孩的身上。所以我便顺手接手了张黑云啊。”

    “你说他是不是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你哥哥送给我的呢。”

    史丹阳的脸色难看了,事情怎么会这样呢?

    不过……

    史丹阳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张黑云的身上:“不,你不是泰国人,你怎么可能会降头术呢?”

    张黑云淡淡地看了一眼史丹阳,然后开口道:“你也不是泰国人啊,所以既然你可以学习降头术,我自然也可以了!”

    “只不过我在十二岁的时候,教我降头术的师傅在一次斗法中便死了,所以我辗转了一年,又拜了一位风水师为师。”

    所以这个张黑云根本就是风水术与降头术的结合体。

    其实在今天之前缪如茵也不知道。

    但是在之前,她不得不暂时弯下自己的脊梁的时候,她突然间想到了张黑云和安费扬古。

    这两位可都是活得挺久的存在,所以自然应该是见多识广的。

    于是她一边承受着史丹阳对自己的欺辱,一边却是暗暗地与他们两位进行沟通。

    还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太惊喜啊。

    张黑云在成为风水师之前,居然学过降头术。

    于是张黑云便给缪如茵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在那阴阳降头草上染上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的鲜血。

    因为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的体内已经中了阴阳绝降了。

    用这样的方法,便可以将他们四个人人体内的降头与这株阴阳降头草联接到一起。

    当然了,缪如茵不是降头师,所以她自然也不会下降头,所以便只能是以如此的方式让阴阳降头草自己进入到史丹阳的身体里。

    如此一来,史丹阳也同样中了阴阳绝降。

    而现在一旦史丹阳激活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体内的阴阳绝降,那么她便也无异于是自杀了。

    因为界时,不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体内的阴阳绝降会发作,同样的史丹阳体内的阴阳绝降也会发作的。

    所以现在就看史丹阳舍不舍得用她自己的小命来为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陪葬吧。

    史丹阳恨恨地盯着张黑云,自己好好的一盘棋,明明可以将缪如茵完全彻底地踩进泥里。

    虽然她与缪如茵两个人做为朋友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可是她却足够了解缪如茵,她知道这个看起来淡然的少女,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是无比渴望着亲情的。

    所以,既然现在她的身边有了亲人出现,那么在面对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时,她一定会死死地守住。

    可是,可是史丹阳却只算计到了开头,却没有算到结尾。

    张黑云……

    她居然败在了张黑云的手中。

    而张黑云之所以会出现在缪如茵的身边,居然还是拜自己的哥哥所赐。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在那冥冥中有着一双大手,而就是这双大手才将这一切的事情全都捏揉在了一起。

    呵呵,呵呵……

    史丹阳不甘心。

    “缪如茵,信不信我还是会发动阴阳绝降的!”

    我宁愿自杀也要看到你痛苦。

    可是缪如茵却摇了摇头:“你不会,至少你现在不会。”

    史丹阳惊讶,话说缪如茵怎么可能以如此笃定的方式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她自己都做不到如此的笃定好不。

    不过缪如茵的话却还没有说完呢,接着便听到她继续道:“因为你比你自己所以为的更加惜命,至少现在你是舍不得死的。”

    “我,我……”

    史丹阳真的很想要放一句狠话,我现在就做给你看。

    可是就在她想要发狠的时候,她才发现,缪如茵居然比她还要更了解她。

    她是真的很惜命,所以至少现在她是舍不得死的。

    史丹阳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

    “缪如茵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很了解你,可是你却不了解我呢,毕竟我与当初的我相比起来,可是差了好多呢。”

    “可是却没有想到,到了现在我才发现其实你竟然比我还要更了解我。”

    “只是缪如茵,阴阳绝降是解不了的,所以……”

    “你也说了,只是现在,我舍不得死。”

    “但是说不定哪天我想通了,便舍得死了呢。”

    史丹阳这一刻倒是平静了下来,她的声音也变得和缓起来。

    现在听着她说话的语气,似乎两个人还是在宿舍里轻言细语的聊天呢。

    不过缪如茵却没有看她。

    缪如茵的目光看向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然后含笑道:“只要还活着那么便有希望。”

    “哈哈,活着便有希望,缪如茵你要不要这么天真呢,这可是阴阳绝降,没有人能解得了,就算是我的师傅也不行!”

    说着史丹阳再次看向张黑云:“你行吗?”

    张黑云摇头:“不行!”

    “怎么样,怎么样,哈哈哈哈,缪如茵你可有想过,现在就算是你救下了他们,那么他们的生命也时了倒计时,他们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止不住地担心,下一分下一秒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死。”

    缪如茵脸上的笑意依就:“这便与你无关了!”

    史丹阳点头,倒是十分赞同:“是啊,的确是与我无关了呢。”

    “不过缪如茵……”

    说话之间,一道黑色的五芒星自史丹阳的身下展开,而与此同时还将缪如茵的身形给直接弹开了。

    缪如茵的眼睛一眯:“卡琳娜·波伊尔。”

    史丹阳放声大笑:“不错,缪如茵你果然聪明呢,一下子便猜到了。”

    “我现在就要走了,缪如茵你猜猜看,我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发动这阴阳绝降呢?”

    ------题外话------

    众美妞们,你们真的好能藏月票啊,居然有人赚了27张月票了……

    服了。

    下个月开始,每到月底,小游子都要打滚要月票。

    因为我知道了,你们一个个拿着票都各种的藏着掖着。

    嗯哼,就这么愉快滴决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