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9】,九玄阴阳血(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芒散尽的时候,史丹阳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缪如茵紧紧地握了握自己的双手,史丹阳,卡琳娜·波伊尔。

    她还是疏忽了,既然明知道史丹阳之前在瑞士的时候救走了卡琳娜·波伊尔。

    而且她又并没有将卡琳娜·波伊尔带在身边,便只有一个解释存在了。

    那就是卡琳娜·波伊尔正在京城的某个地方。

    该死!

    缪如茵在看到史丹阳之后,便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面前的史丹阳身上来了。

    倒是没有想到……

    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全都看向缪如茵,他们自然也是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缪如茵的心情真心不怎么好。

    “如茵,我的女儿,你没事儿吧!”宁舒毓急急地扑了过来,天知道刚才看到史丹阳那般对待自己女儿的时候,她是真的恨不得以身相替。

    缪如茵一笑:“放心,我没事儿!”

    说着缪如茵便一把握住了宁舒毓的手腕,再次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仔细感觉了片刻,还好,自己母亲体内的那阴阳绝降还没有要发动的意思。

    而接着她放开了宁舒毓,又分别为爷爷,奶奶还有小舅也把了脉,不得不说他们四个人的脉象还是很相似的。

    现在唯一让人感觉到庆幸的就是宁雪柔,宁宇晨两个人之前回了美国,还没有回来。

    否则的话,阴阳绝降只怕会再添两个人了。

    “张黑云可有办法?”在这里只有张黑云对降头术了解得还是多一些的,所以缪如茵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于他的身上了。

    张黑云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干脆利落的两个字。

    缪如茵的脸上浮起了一抹苦笑。

    宁御澜却是不以为意,抬手在缪如茵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老爷子语重心常地道:“好了,如茵你才刚刚回来,也不要再为我们操心了!”

    “生生死死本来就是人生无常,而且这件事儿也怪不得你的,所以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而且现在史丹阳的身上不也有了阴阳绝降的吗,所以我想她一时半刻的应该不会发动阴阳绝降的。”

    张黑云想了想却是再次开口道:“这个,阴阳绝降只有一种办法可解。”

    听到了这话,缪如茵不由得瞪了这个老家伙一眼。

    你说话这不是大喘气嘛,而且中间间隔的时间还如此之长。

    张黑云轻咳了一声,顺便为自己分辩了一句:“只是这个法子,说了和没说一样,所以我才没有说的!”

    缪如茵连翻白眼的心情都没有了,她只是看着张黑云,一字一顿地道:“说!”

    “只要中了阴阳绝降的人,喝下九玄阴阳血便可以将体内的阴阳绝降彻底化掉!”

    张黑云一口气把话说完了。

    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听得一脸的懵逼,九玄阴阳血这是什么鬼?

    缪如茵也皱起了眉毛。

    九玄阴阳血自然不是鬼了。

    只是九玄阴阳血只存在于一些应天地运势而生的孪生子体内。

    界时一子体内的血为九玄阴血,一子的体内为九玄阳血。

    当两子体内的鲜血合而为一的时候,便为九玄阴阳血。

    这种事情,之前老头师傅倒是也与缪如茵说起过,可是这九玄阴阳血,却是连老头师傅自己也是没有见过的。

    所以缪如茵当时听就听了,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天下间孪生子多了去了,可是却也没有听说过哪个孪生子的血是九玄阴阳血的。

    而现在她却是从张黑云的嘴里再次听到了九玄阴阳血。

    世间真的有九玄阴阳血吗?

    这个问题现在没有人能回答。

    就算是张黑云,他也只是听自己以前的降头师傅提过,可是就当那位降头师傅也没有见识过九玄阴阳血的。

    所以他才会说这个法子说了和没说也没有的差了。

    缪如茵也是只能叹了一口气。

    不过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体内的阴阳绝降却也必须要解决掉才行。

    毕竟有着阴阳绝降在体内,这种事情也太特么的坑了呢。

    这东西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般,指不定什么时候史丹阳发疯,便会带着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一起去为她陪葬呢。

    缪如茵脸上的神色虽然平静,可是那置于身体两边的双手却是用力地握了握,眼底里的波动也在瞬间变成了坚定。

    这场祸事儿,其实说白了是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替她背了锅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史丹阳也不会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锁定成为目标的。

    而她却是真的已经不想再让自己身边的亲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到丝毫的伤害了了。

    那么现在她便只有一个办法。

    微微闭了一下眼睛。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阴阳绝降。”

    张黑云懵逼了,还有办法吗,怎么他这个半吊子的降头师不知道呢,而这个分明是降头师外行的缪如茵却会知道。

    而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本来已经抱着死志了,可是现在一听到这话,四个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

    不管是谁,能活着,总不会喜欢去死的。

    宁舒毓更是又惊又喜,她忍不住拉着缪如茵的手问道:“真的吗?”

    缪如茵微笑着点头:“当然是真的了,我可是神医呢,只要是身体里的问题,我都可以解决!”

    张黑云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不转了,什么时候医生也可以跨界捞偏门了。

    不过很明显,缪如茵却并没有解释的打算。

    她只是让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盘膝坐在地上,闭上双眼。

    不管一会儿听到了什么声音,或者是什么感觉,都不要睁开眼睛便好了。

    四个人自然是连声答应的。

    当缪如茵的双手紧贴在宁舒毓的背心上的时候,张黑云的脸色支阳变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缪如茵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这个丫头竟然是想要以一人之力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体内的阴阳绝降全都吸进她一个人的身体里。

    张黑云的嘴巴张开了,可是缪如茵只是一个眼神投过来,张黑云便立马悄悄滴,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只是……

    他再看向缪如茵的眼神却是有些异样了。

    虽然他跟在缪如茵的身边时间已经不短了,可是他对于这个少女却并不了解多少。

    而在他看来,缪如茵是一个相当冷淡的人,而且她也不会随随便便便对谁真正的交心。

    就算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亦是如此。

    否则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那么绝情地对待她的亲生父亲了。

    不得不说这个少女这一次的做法,就算是张黑云自认为自己见多识广,也见识过太多的人心了。

    可是……

    他自问这样的事儿,就算是换成是他自己,他也断断不会干得出来这样几乎就是自杀的行为啊。

    风水师怎么了,风水师也不见得会比其他人多几条命的。

    不管是风水师还是降头师都只有一条命的好不好。

    而缪如茵一旦将这四个人身体里的阴阳绝降全都吸进她一个人的体内……

    一旦史丹阳发动了降头术。

    那么她不但是会死,而且死前还会倍受折磨,并且死相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这个丫头,还真是太过的出人意表了。

    将阴阳绝降从一个人的体内吸进另一个人的体内,也不是易事儿,而且那种迁移的过程也是分外的痛苦。

    那样的痛苦令得宁舒毓几乎就想要放弃了,还好缪如茵又辅以金针刺穴。

    如此这般,也花花了近两个小时,才终于将宁舒毓体内的阴阳绝降吸进了她自己的身体里。

    “叽”的一声,缪如茵立刻便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什么,令得身体极为不喜欢,甚至是厌恶,讨厌的东西。

    她长长地出一口气,果然,自己所能想到的这个办法还是管用的。

    当下她便又一一将宁御澜,苏蜜,宁舒枫三个人体内的阴阳绝降吸进了自己的体内。

    一切搞定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而在少女的金针作用下,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却还是保持着盘膝而坐的状态。

    缪如茵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她咬牙着了起来,身体却是狠狠地摇晃了几下。

    看着她,张黑云也是叹了一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虚弱的缪如茵呢。

    这样的舍己为人,这样的自我牺牲……

    张黑云搞不懂,他本以为缪如茵是一个和他一样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人呢。

    哦,在程度上缪如茵应该要比他稍轻一点点吧。

    不过在本质上他们两个人还是应该一样的。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大错特错了。

    如果真的是和他一样的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画风呢。

    在张黑云看来,这不是脑残又是什么呢?

    可是,可是这个丫头明明是个信得的聪明机灵的人,可是却偏偏这么做了。

    缪如茵自然不会理会张黑云现在正在想些什么,她这人做事儿,一向不会去理会别人怎么说,别人又会说些什么的。

    她有些吃力地将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搬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里。

    让他们好好地睡一觉,毕竟以她现在的状态来说,她真的不适合被他们看到她如此虚弱羸弱的模样。

    ……

    第二天。

    当宁御澜,苏蜜,宁舒毓,宁舒枫四个人起床之后,便发现天光已经大亮了,而且看看时间也将近要到中午了。

    四个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觉居然会睡得如此的沉,如此的熟。

    再找缪如茵,少女已经离开了,只是留下了一张字条在茶几上,写明她回学校了。

    ……

    宿舍里,仇昆瞪着一双大眼睛,都快贴在缪如茵的身上了。

    缪如茵黑线。

    “仇昆,你到底想要干嘛?”

    “你丫的这一脸的苍白憔悴是几个意思,说,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仇昆就差伸手去揪缪如茵的衣服领子了。

    出于她狐狸精的直觉,她敢说缪如茵的身上一定出事儿了,而且还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儿,所以她才会变得如此。

    妈蛋的,这个妞,不管什么事儿都喜欢自己扛着。

    她知道不知道,她的这种属性真的让人很想要狠狠地抽她一顿。

    难道她就不知道朋友闺蜜除了用来出卖与背叛逆的外,还有一种朋友闺蜜是有难同当,有福有同享的。

    所以你特么的一天天嘴巴紧得跟蚌壳似的,又是几个意思。

    “我没事儿!”缪如茵迎着仇昆的目光,还有一边清明与珍妮两个人落在自己脸上担心的目光,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她自然明白面前这三只,都不会出卖或者背叛逆自己的,可是,可是她也不想让她们担心好不。

    “啪!”仇昆的脸色可是彻底阴沉了下来,所以这妞便一巴掌拍在缪如茵的背心上:“缪如茵,你……”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仇昆的一巴掌刚刚落在缪如茵的身上,她的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呢,缪如茵却是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一时之间可是直接喷了仇昆一头一脸。

    “……”仇昆傻眼了。

    同样的清明与珍妮两个人也傻掉了。

    而缪如茵的身子却是一晃,便向着地上倒去。

    仇昆甚至都来不及去抹一把脸上带着温度与腥味的鲜血,便急急地伸手扶住了缪如茵。

    清明与珍妮这个时候也回过了神来,两个人虽然也都吓了一跳,可是她们毕竟也都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所以当下虽然心头是满满的担心,可是却还是迅速地赶过来,与仇昆一起,将缪如茵抬到了床上。

    “我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清明说着便已经摸出手机,可是还不待她拔号呢,她的手机便已经直接被仇昆劈手抢了过去。

    仇昆一惊,有些不解地道:“仇昆你这是做什么?”

    仇昆指了指床上的人:“她这又不是病,去医院根本没用。”

    清明一呆:“那怎么办?”

    仇昆没有理她,而是直接也上了缪如茵的床,然后动作毫不温柔优雅地便将缪如茵扶坐了起来。

    “我以我之名,请狐仙妲姬附我友人之身,告诉我她因何会如此。”

    随着仇昆的声音响起,清明与珍妮两个人也清楚地发现,仇昆整个儿人的气息也都发生了改变。

    一向明爽的少女,在那眉尖眼角处却是越发的妖娆多情了起来。

    清明与珍妮两个人面面相觑,两个人这个时也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仇昆请来的狐仙不是别人,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妲姬。

    宿舍内门关着,窗也关着。

    没有一丝的风,而这一次仇昆的头发却是如同被风吹动了一般,竟然漫天飞舞了起来。

    并且她的那一头长发,竟然越长越长。

    而她的脸上染上的妩媚风情也是越发的诱人了起来。

    “仇昆”的脸上带着风情万种的微笑,她缓缓地伸出了手,轻轻地将自己的手按在了缪如茵的背心上。

    ……

    安静,这是一种极致的安静,清明与珍妮两个人只是专注地看着这一切,甚至一时之间都忘记了呼吸。

    只是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后,她们便看到了“仇昆”的脸色变了,而且一下子竟然变得极为难看,甚至其中还有着隐隐的怒火。

    风再起。

    待得风过,仇昆身上的妖娆妩媚已经尽数褪去了。

    她张开眼睛,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缪如茵。

    可是只是现在正在被她死死盯住的人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因为现在的缪如茵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生气的布娃娃一般。

    “特么的!”

    仇昆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仇昆,我姐姐到底是怎么了?”

    清明忙开口问道。

    仇昆翻了身跳下床。

    她恨恨地抬脚照着床腿便是一脚踢了过去。

    “你姐怎么了,我特么的认识的缪如茵一向是一个聪明无比的人,可是你知道不知道,她有多蠢!”

    “我特么的第一次发现,老娘的这双招子,看人居然还有这么失误的时候!”

    “你知道不知道,那个混蛋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清明与珍妮两个人可是第一次看到缪如茵会虚弱成如此的样子,同样的她们两个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仇昆会被气成这个样子。

    所以,缪如茵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们知道不知道,她中了降头!”

    “而且还特么的不是普通的降头,居然是阴阳绝降!”

    “而且还特么的不是一份阴阳绝降,居然是四份,整整四份!”

    “而且这四份阴阳绝降,也不是人家降头师下给她的,而是她自己想要找死,所以从别人体内吸到她自己体内的!”

    “我擦,你们见过这么傻逼的人不?”

    “你们见过这么混蛋的家伙嘛!”

    “缪如茵是谁啊,那可是一个雁过拔毛的有家伙啊,可是,可是现在她居然会犯蠢到,把自己搞到如此这般带死不活的状态了!”

    “妈蛋的,老娘真的是宁可不要认识这个家伙!”

    “以后再出去千万不要说我和那个家伙是朋友,老娘丢不起那个人,更丢不起那个脸!”

    “缪如茵,你特么的就是一个天大的白痴,天大的蠢货!”

    “想死,你特么的自己找个地方去死啊,你还回来做什么啊,是想要我们看到你,好心疼是不是!”

    “阴阳绝降,四份阴阳绝降,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我,我,我……”

    仇昆这一次可真的是气恨到了极点了,她在宿舍里转了一圈,然后直接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砸了。

    而且光是砸了还不解气,这妞甚至还跳到上面用力地踩了几脚,这才算完事儿。

    珍妮拿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紧紧地抱在怀里。

    “拿来给我!”仇昆看着珍妮,向她伸出了手。

    “不给,这是主人给我买的……”

    只是珍妮的话音还没有来得及落下呢,仇昆便已经劈手夺过了她的笔记本,然后直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清明倒是很有眼力,直接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双手递给了仇昆。

    摔吧。

    仇昆再次夺过来摔了一个粉碎。

    可是心头的那股怒火却还是熄不了。

    只不过这一次她却是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从来有泪不轻弹的仇昆,这一次却是泪流满面。

    “我,我居然还是如此的没用,我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朋友受苦,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当年是如此,可是这么多年我已经足够努力,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弱,还是这么差劲啊,啊啊啊啊啊……”

    ------题外话------

    那个明天小游子的鬼面妖妃就要上架了,会有订阅红包发面的哟,所以到时候请大家捧场,帮忙首订哟!

    爱你们哟!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