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0】,大兴安岭(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待到缪如茵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了一张放大的脸,而且居然还是肿眼泡的……

    缪如茵的嘴角抽了抽,有些搞不明白了,仇昆这个混蛋为毛会在自己的床上……

    而且一个人睡一张床正好,要知道这床可是单人床啊单人床……

    所以你好好的一个妞跑到我的床上来干嘛?

    单人床睡一个人正合适,再多一个……真的是好挤的那种。

    而且这种挤,还是两个女人的那种挤。

    只不过现在这妞睡得正香呢,一只手臂,一条腿都大咧咧地搭在自己的身上……好沉。

    “仇昆……”想了想,缪如茵还是忍住了没有一脚飞起,将这妞给踢下去的冲动,改用手的,在她的脸上拍了拍。

    一连拍了七八下,仇昆这才醒了过来,当这货的眼睛一睁开,看到了缪如茵……

    直视三秒钟,然后这妞便腾地坐了起来,然后一伸手便揪住了缪如茵的衣服领子。

    缪如茵黑线,这是起床气?

    “缪如茵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仇昆磨牙。

    “哦,你才知道啊,好吧,我也是刚刚知道的!”缪如茵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领子:“起床气大,也不用这么粗鲁吧!”

    “告诉我那些人是谁?”仇昆的眼睛瞪圆了。

    问号中……

    “什么那些人啊?”缪如茵不明白。

    “下降头的,还有那些你宁可命不要也要救的四个人是谁?”仇昆恶声恶气地道。

    经过了一夜的功夫,虽然她也睡着了,可是她的怒火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减少呢。

    缪如茵的眸光微闪,这件事儿她是真的不想提。

    不过此时此刻仇昆的那双狐狸眼瞪得溜圆不说,而且还是近距离地盯着自己,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仇昆的白眼仁里的血丝。

    而听到动静的,清明与珍妮两个人也都从各自的床上下来了,然后就站在她的床边眼巴巴地看着她。

    是的,她们都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看着她们关心又担忧的目光,缪如茵终于是叹了一口气。

    “主人,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吧!”珍妮很贴心地递来了一杯温水。

    缪如茵一笑,不过一只手却是先她一步将水杯接到了手里。

    仇昆一口气便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这妞将空杯子递还给珍妮,顺便又叮嘱了一句:“珍妮,清明你们两个现在不要心疼她!”

    “还喝水,喝个屁的水啊,我们心疼她,可是你们也不看看她知道心疼自己吗?”

    “我的话就放在这里了,在她没有把事情交待清楚之前,任何人都不准再给她倒水!”

    仇昆说着又挨个儿将自己的十根手指头按了一个遍儿。

    听着那十声清脆的骨节声响。

    不过缪如茵却连眉头也没有动一下,她只是淡淡地提醒了一句:“那是我的杯子!”

    仇昆点头:“我知道啊,怎么,本姑娘不能用你的杯子了,还是说你有传染病怕传染给我!”

    这货摆明了就是不想好好聊天了。

    缪如茵有些无奈地抬头看天……天花板好白啊,呃,上面还有几个黑点儿,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是看不出来呢。

    “缪如茵,你快点说,要不我可是真的要揍你的!”仇昆再次表示自己的心情很不好。

    “你打不过我!”缪如茵指出一个事实。

    仇昆一时语塞,不过这妞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爪子重重地在床上一拍:“快说!”

    缪如茵点了点头,事到如今,连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多久了,所以有些事情她们既然想要知道,那么便知道吧。

    当下缪如茵便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全都讲述了一遍,其中自然也不得不提到自己与史丹阳之间的事情。

    “卧槽!那个史丹阳现在在哪里?”

    听完了这些事儿,仇昆第一个就跳了起来。

    现在她可是真的暴怒了,在她看来,那个史丹阳根本就是不知所谓,人家缪如茵哪里错了,人家好心好意地帮助你们家摆平麻烦。

    不过就是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钱,便立马背信弃义。

    然后你们遇到了降头师,你自己又是杀爹又是宰娘的,结果这笔帐居然还好意思再往缪如茵的身上栽。

    无耻的人虽然是各有各的无耻,可是像是史丹阳这样的生生地将仇昆的下限又刷到新低的存在,这还是头一份了。

    所以仇昆是真的跳起来了,被气到了。

    只是她忘记了,她们的床都是上下的,下面的是小书架和书桌,上面是床。

    再加上这妞的弹跳力是真的很不错。

    所以华丽丽的,仇昆的脑袋便直接撞到了房顶上。

    “咚”的一声。

    “哎呀,好疼!”

    仇昆捂着脑袋叫了起来。

    缪如茵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现在不是关心你脑袋的时候,现在应该想想一会儿楼上的会不会下来找咱们来。”

    “你还笑,你还笑得出来!”

    仇昆怒视着缪如茵。

    只是她明明摆出了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摆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可是当看到缪如茵那张不过巴掌大小的苍白的小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时……

    是的,那笑容一如既往的清淡,可是却又很温暖。

    于是仇昆便再也忍不住了,她的眼圈一下子便红了。

    仇昆直接张开了双臂,一把便将缪如茵拥进怀里。

    她将缪如茵抱得很紧,很紧,似乎只要她稍稍一放松,缪如茵便会跑掉一般。

    听着她低低抽泣的声音,再看看床下清明与珍妮也是暗暗垂泪的样子,缪如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却是暖意涌动。

    “我说你们至于吗,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吗,放心,我一向福大命大,死不了的,而且……你们可不要忘记了我可是神医呢……”

    “屁的神医啊,神医治的是病,不是降头好不好,你以为我们是你妈啊,那么好忽悠!”仇昆抹了一把眼泪。

    “你,你不是天天说你是一个自私的人吗,你这一次怎么就不知道自私了呢!”

    仇昆现在真的好想要将缪如茵的脑子掰开来看看,这妞是不是突然间脑子里进水了。

    阴阳绝降啊,你居然还要以身相替。

    这妞肯定是傻了。

    “仇昆,我不会有事儿的!”缪如茵说着抬手为仇昆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你说这话你信吗?九玄阴阳血吗?”仇昆盯着缪如茵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竟然再次狠狠地一抱她。

    “缪如茵,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的朋友不多,真正能让我认可的便只有你一个而矣,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说着仇昆便放开了缪如茵。

    少女看得很清楚,现在仇昆的眼里,似乎有着什么决定一般的坚定,就如同自己下定决心要将阴阳绝降从母亲,小舅他们的身体里吸出来时的一般。

    “仇昆,你想要干什么?”

    看到仇昆翻身跳下了自己的床,缪如茵的心脏一跳,忙也跟着跳了下来,她急急地出声问道。

    “我要回一趟东北,如茵你也和我一起回去吧,我想我奶奶说不定会有办法呢!”仇昆很是认真地看着缪如茵。

    “这个……”缪如茵刚想要开口拒绝。

    毕竟现在京城这里,史丹阳,卡琳娜·波伊尔,还有东方家族,他们现在都在,特别是东方家族搞了那么多的尸体,一定是不会干好事儿的。

    所以她近期都没有打算要离开京城,毕竟只有身在京城,才能够对史丹阳,卡琳娜·波伊尔,还有东方家族的动作及时做出应对与反应。

    还有,就是自从她去了非洲,自家师兄打来电话告诉她,说他有事儿要处理一下,也许会有一段时间电话没有信号,要她不要担心。

    可是现在她都已经回来了,可是师兄的电话却还打不通。

    她往山庄那边也打过电话,可是夜修与风轻扬两个人告诉她,东方弦月离开后便一直没有回来。

    她排过好多次卦盘了,可是师兄既是她的师兄又是她的恋人,所以她根本算不出来师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甚至用天眼也寻不到师兄的踪迹。

    所以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京城呢。

    不过她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呢,仇昆便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放心,坐飞机用不了多久的,最多也就是三五天罢了,不会耽误你什么事儿的!”

    看着仇昆眼底里涌动着渴求与期待,缪如茵终于还是说不出来拒绝的话,于是她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好吧!”

    三五天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仇昆是个急性子,既然说走,于是她与缪如茵两个人便直接坐着当天上午的班飞离开了京城。

    本来清明与珍妮也想要一起的,可是却被仇昆给阻止了。

    飞机飞了两个小时,便抵达了东北的一个小城!

    芫河市在华夏境内来说绝对是一个边陲小城。

    而接着仇昆却是又拉着缪如茵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缪如茵坐在车内看着那巍峨的青山。

    这里是……

    “这里就是我的家乡,大兴安岭!”

    ------题外话------

    本想着再写两千字的,不过请大仙这块,还得再看看资料!

    么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