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3】,可怜天下父母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仇奶奶看着缪如茵的身形渐渐地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终于又扭头回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还在沉睡着的自家孙女。

    “唉!”仇奶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以她老人家那双看透世事的老眼,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缪如茵是真的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孩子。

    她也为自家孙女能认识一个这么可心的朋友,而感到高兴。

    可是这个忙……

    真的不能帮。

    不要怪她老太婆自私,她的儿子,媳妇都已经死了,孙女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所以她必须要保护她的孙女,不让任何伤害她。????虽然也许仇昆醒过来之后,会怨她,甚至会恨她这个做奶奶的,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奶奶本来就是一个自私的人。

    只要我的孙女能好好地活着,就行!

    而缪如茵自然不会去恨这样的一个老人。

    她很理解仇奶奶的心情,如果换位思考,她站在仇奶奶的位置上,她也会如此做的。

    所以将心比心,她只是羡慕仇昆有这样的一个一心为她着想的奶奶。

    虽然没有父母,仇昆你还有奶奶,所以千万不要怪她老人家。

    脚步居然变得轻快了起来。

    不管京城里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她缪如茵从来都无所畏惧。

    四重阴阳绝降吗?

    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一死,她缪如茵又不是没有死过。

    只是走着,走着,缪如茵却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在她前方的不远处,一只身体焦黑的小动物正无力地躺在那里。

    如果不是它的肚皮还有着微微的起伏,只怕缪如茵都会以为它其实是已经死了的。

    加快了脚步,走过去,缪如茵小心地将小动物抱了起来。

    只是那焦黑的外表,她甚至都无法断定这到底是什么动物了。

    可是没有关系。

    几根金针刺进了小动物的身体里。

    想了想,缪如茵又拿出了一白一红两颗药丸塞到了小动物的嘴里。

    小家伙很快便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显得格外虚弱,可是却是活了过来。

    “小家伙!”少女笑着,抬手在他的小脑袋上轻轻地拍了拍:“好了,你不会再有事儿了。”

    小动物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双眼睛黑黝黝的,亮晶晶的,倒是异样的漂亮。

    “小家伙如果不是我现在不方便,我真的想把你带回京城,我的山庄里可是有不少你的小伙伴呢!”

    “只是……”

    少女说着叹了一口气。

    “只是这一次回去京城,我也是吉凶未卜,你好不容易才拣回一条命,我便不带你回去冒险了,万一被我连累了那岂不是不美了!”

    说话间,缪如茵寻了一处干将而偏僻的大石后,顺便又拢了一堆枯叶,然后将小兽放在那堆枯叶中间。

    抬手点了点小兽的脑门:“好了,小家伙要好好地活下去啊,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了这话,缪如茵便站起身,继续走自己的路。

    只是走着走着,缪如茵脚下的步子却停了下来,她扭过头向后看去。

    那只通体焦黑的小兽正跟在她十五步之后,当看到自己被她发现了,小兽也停下了脚步,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是依依不舍地盯着缪如茵。

    “小家伙不要再跟着我了,快回去吧,你放心有了我的药丸,要不了几天你便可以恢复你原本的模样!”

    缪如茵说着摆了摆手,便又继续赶路。

    只是当一会儿后,她回头再看,小兽依就是不远不近地跟着自己。

    无奈了。

    她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这头小兽其实是能够听得懂自己的话的。

    所以小兽完全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他却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真的决定了,要和我离开这里,离开这大兴安岭不成?”

    缪如茵问道:“要知道这里可是你出生和长大的地方,这里才是你的家,如果你和我走了,吉凶先不说,只怕你再想回来应该也是在好久之后了。”

    小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决定要和缪如茵一起离开。

    既然这样。

    缪如茵笑了,她拍了拍手:“那好,我带你一起,我叫缪如茵很高兴认识你,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多多关照哟!”

    小兽的眼里掠过欢喜,然后便奔了过来,一头扎进了缪如茵的怀里。

    于是一人一兽便走出了大兴安岭山脉!

    ……

    京城的飞机场里,缪如茵抱着一只浑身焦黑小兽走了出来。

    她直接打车去了山庄,师兄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所以她要亲自回山庄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师兄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只是山庄里还是没有东方弦月的身影。

    哑叔正在厨房准备午饭。

    “哑叔我们能谈谈吗?”缪如茵开门见山地道。

    哑叔放下了手里的活,转过身来看着缪如茵,然后点了点头,指了指餐桌的方向,示意缪如茵去那里谈。

    “哑叔,我知道你其实是可以说话的!”缪如茵开门见山。

    哑叔沉默了片刻,记忆中似乎在一次当着东方弦月的面儿,他开口了,而那个时候缪如茵似乎也在吧。

    不过这事儿他记不太清楚了。

    沉默便是默认!

    “所以哑叔能告诉我,师兄现在到底在哪里吗?”

    缪如茵目不转睛地看着哑叔。

    哑叔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我只知道他去了东西家族,他说要趁着你不在的时候,去做一件事儿,本来按着他的估计,应该会在你回来之前赶回来的!”

    “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回来!”

    既然知道了师兄到底去了哪里,缪如茵便也不在多问了。

    她站起来便离开了。

    而至于她带回来的那只小兽,她决定就让小兽呆在山庄里好了,这里才是最合适他的地方。

    师兄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他知道不知道东方家族可是一直想要抓到他呢,他那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缪如茵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她直接召出了大黑,便向着东方家族的老宅而去。

    ……

    而此时此刻的东方家族里,东方闻霜正坐在沙发上,而在她的对面,也同样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两个人名义上的母亲——沈明珠。

    “东方闻霜!”沈明珠率先开口了,她看着东方闻霜,她在笑,很愉快的笑,只是那笑容却只停留在她的脸上。

    但是那一双看向东方闻霜的眸子里射出来的却是点点的寒芒。

    东方闻霜自然也感觉到了沈明珠对于自己的敌意,不过她却不以为意,她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在沈明珠即将再次开口的时候,东方闻霜却开口了:“看来你很爱东方见南啊!”

    东方闻霜用的是肯定句。

    沈明珠摇头:“错了,我恨他!”

    东方闻霜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啜了一口:“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恨呢,你爱他所以嫁给了他,你爱他所以你宁可一辈子被关在这个古堡里!”

    “知道这个古堡在我看来像是什么吗?像是一个监狱!”

    “只是真的蹲监狱的人,还是有盼头的,因为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总有一日他们总是会出去的。”

    “这样他们的心里便有希望,只要有希望日子便没有那么难捱!”

    “可是被关在这里,这样的日子是完全没有盼头的,因为你应该知道,你完全没有离开这里的可能!”

    说着东方闻霜的目光在房间里的摆设上流转而过:“我想东方见南还有东方敬应该都不在这里吧,所以你才有机会见到我,否则的话以着那两位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让你见我呢!”

    “呵呵,不过既然你爱着东方见南,而偏偏的我却和东方见南育有一对双生子,所以你是恨我的!”

    沈明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的,我恨你,我从第一次知道你存在的那天起,便恨着你,我真的无法控制不让自己恨你!”

    “东方闻霜你知道吗,东方见南那个混蛋,他爱上的人居然是你这个堂妹而不是我!”

    “哈哈哈哈,甚至有好几次他在与我一起的时候,叫的都是你的名字!”

    “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不恨你呢,在东方见南的心里我其实不过就是你的替代品罢了!”

    “我沈明珠一世骄傲,所以无论如何,不管怎么样我也不会成为一个替代品,所以……”

    说话间,沈明珠已经从身后摸出了一把打磨得很锋利的短刀,然后便尖叫着向着东方闻霜扑了过去。

    东方闻霜可是东方家族的女儿,虽然这些年她并没有生活在东方家族里,可是东方家族自小教她的那些东西,却早就已经化为了身体的本能。

    所以就在沈明珠扑过来的时候,东方闻霜的身形却是顺势便往后一躺,躲过了那向着自己咽喉而来的短刀。

    然后右脚猛地一抬,便正好踹在沈明珠的肚子上。

    于是沈明珠伴随着一声惨叫便扑倒在了地上。

    而且好巧不巧的,沈明珠的脸居然正好趴在了她手上的短刀上。

    “啊啊啊啊……”脸上传来的疼痛,令得沈明珠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鲜血已经迅速地染红了她的脸孔,还有她的一边肩膀……

    东方闻霜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沈明珠这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而且当年的事儿,她东方闻霜也是受害者好不。

    虽然沈明珠真的说起来,也是一个货真价实可怜的女人。

    可是沈明珠可怜是谁造成的,谁让她眼瞎,竟然爱上了那么一个渣男呢。

    所以这又怪得了谁。

    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把这种怨恨栽到了自己身上。

    真的说起来,她东方闻霜难道就不可怜吗?

    哼,和东方见南发生关系她愿意吗?

    她不愿意,可是又有谁问过她的意愿了吗?

    没有,完全没有。

    只是因为东主敬的爹,也就是她的亲爷爷,在临终之前,以自己的最后的生命力做为代价算出来的。

    她与东方见南两个人结合后的产物,会振兴东方家族。

    是的,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可笑占卦。

    只是沈明珠叫得着实是太吵了。

    于是东方闻霜便直接走了这去,一脚踢在了沈明珠的太阳穴上。

    于是尖叫声便嘎然而止了。

    世界安静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面前的地面却是缓缓地移开了。

    东方闻霜不由得吃了一惊,话说她在这里也生活过好多年,可是却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里的地面居然还是活的。

    而当地面移开之后,便露出了一道青黑色的石阶,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正在拾阶而上。

    而当东方闻霜的目光落在男子的身上时,她却怔住了。

    这个男人,居然,居然不是人……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一个有些实体化的灵魂体……

    而东方弦月的目光也落在了东方闻霜的身上。

    只是一眼,他的眼睛便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个女人居然给了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儿,东方弦月的脸色冷了下来:“你是东方闻霜!”

    东方闻霜一怔:“你,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的?”

    东方弦月已经完全走了上来,脚下的地面上,在他的身后缓缓合拢起来。

    东方弦月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女人,这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是的,她不但是他的亲生母亲,也是东方端阳的亲生母亲,而就是这个女人和东方见南两个人一起制造了他们这对双生子的悲剧。

    不,在制造者一栏里,还要再加上东方敬,还有那位已故的东方老爷子!

    东方闻霜看着东方弦月,那种感觉于她来说她并不陌生,因为她还有着一双儿女在那个小镇里,而每次与自己的那一双儿女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

    所以……

    她想她已经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了。

    “你,你是端阳还是弦月?”

    东方闻霜问道。

    东方弦月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目光冷漠,哪里有半点的儿子看到母亲应有的孺慕之思。

    只怕就是看一个陌生人也不至于会如此吧。

    “我是端阳亦或是弦月有关系吗?”

    东方弦月淡淡地道。

    “可是我是你们的母亲,至少也应该让我知道你们到底都是谁吧。”东方闻霜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生出来的儿子有朝一日竟然会用这样的态度来对自己说话。

    东方弦月冷笑:“既然你这么说,好啊,那我问你,你可曾爱过你生的孩子?”

    东方闻霜眼底里流光闪动,她生的孩子,她自然是爱的。

    可是她爱的却绝对不是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

    “呵呵!”东方弦月盯着女人那闪烁着的目光,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嘲弄了起来。

    “你自然是爱的,只不过你爱的却不是我和哥哥是不是,而这一次你之所以回来,也是为了你的那两个孩子对不对?”

    一听到这话,东方闻霜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她伸手向着东方弦月的手臂抓去:“是你,是你干的是不是,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他们,他们可是你的弟弟和妹妹啊!”

    东方闻霜这一次可是真的急了,所以她的声音也不由得因为变得尖锐而显得刺耳起来。

    “弟弟,妹妹吗?”东方弦月挑眉。

    脸上的嘲讽挡都挡不住:“你何曾当我和东方端阳是你的儿子,所以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他们是我的弟妹……”

    “而且,我也没有那个爱好,去让他们发生点什么!”

    可是这话,东方闻霜根本就不相信,她尖叫道:“不是你干的,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呵呵,因为这是东方家族一向的做为不是吗?”东方弦月说着便不再多看东方闻霜一眼了,他抬脚向着门的方向走去。

    可是东方闻霜却明显是不肯放过他,她再次挡在了他的面前:“不行,你不能走,你现在还不能走,告诉我,怎么才能救我的孩子!”

    东方弦月看着她眼里和她脸上的担忧。

    终于勾了勾唇:“如果我说要用我的命呢?”

    东方闻霜终于听到了解决办法,脸上立马便是一喜,一句话就脱口而出:“太好了,那你快点和我去救你的弟妹……”

    只是话出口了,东方闻霜这才反应过来。

    看着面前的女人,那脸上的笑容在一点一点的凝固,东方弦月却是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开心。

    “东方闻霜,我现在虽然不是死人,可是却也不是活人,所以我的命,你想要怎么拿呢?”

    东方闻霜的身子摇晃了一下。

    “那,那我要怎么办?”

    “哦,对了,对了,还有东方端阳,他,他现在还是活人吧!”

    这对孪生子,根本就是她东方闻霜耻辱的象征,而他们的存在,也在无时无刻地不提醒着她,她都遭遇过什么。

    东方弦月冷笑:“呵呵,怎么了,我不行,便想要去找东方端阳了,你果然不愧是一个好母亲呢!”

    东方闻霜怒了:“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

    “是啊,我知道!”东方弦月笑:“可是既然我们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那么你当初为何又要生下我们呢,不要告诉我,你这位东方家族的千金小姐,没有法子把你的肚子打下来?”

    东方闻霜抿了抿嘴,不再说什么了。

    她当初自然是有办法可以将自己的肚子打下来,可是打下来之后呢?

    而那个时候她很清楚,只有将这两个孩子生下来,那么东方敬与东方见南对自己的看守便会松下来,而只有如此,她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所以为了自己,这两个孩子她也必须要生下来。

    而门外,东方端阳却是缓缓地放下了自己的手。

    他的头微垂着,唇角却是如同东方弦月一般地勾了起来。

    东方闻霜……

    这个女人便是他与弟弟的亲生母亲吗?

    呵呵……

    一切对于母亲的种种幻想,在这一刻终于是变成了破碎的肥皂泡了。

    “师兄!”窗外大黑驮着缪如茵来到了,少女在看到东方弦月的那一刻,一双眸子里立马迸射出了喜意。

    东方弦月本来冰寒彻骨的俊脸在抬头的那一刻,支阳冰雪初融。

    然后东方弦月也不再多看东方闻霜一眼,而是直接纵身而出,跳到了黑猫背上。

    缪如茵看了一眼东方闻霜,然后一拍大黑的猫头。

    “喵呜!”大黑低吼一声,掉头向着山庄的方向而去。

    东方闻霜恨恨地看着那消失在天际的一猫两人。

    “孽种,当年抛弃你们果然是对的!”

    只是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房门却被人推开了。

    看着一个坐着轮椅不良于行的年轻人缓缓地滑了进来,而这个人的那张脸,却是与刚才离开的东方弦月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你是东方端阳!”

    东方闻霜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东方端阳。

    太好了,太好了,简直就是太好了。

    她现在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这个东方端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活人。

    所以她的那一双儿女有救了。

    心念电转间便已经拿定了主意。

    “端阳,我是你的母亲啊,你可知道我一直很想你的,可怜天下……”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被东方端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别演戏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做为亲生父母,我和弟弟却从来没有父母的怜惜与怜爱!”

    说着,东方端阳便将手伸到了东方闻霜的面前,手掌伸开,里面却是一枚漆黑色的药丸。

    男子的声音冷沉如冰:“吃了吧!”

    “这是什么?”

    “吃了这丸药,你便会成为一个傻子,关于今天的事儿,刚才的事儿,你会没有一点记忆,而且就算是在你的灵魂里也不会有丝毫的痕迹存在。”

    “不,不,不,我不要吃,你是我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东方端阳,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你这根本就是弑母!”

    “母亲?”东方端阳冷笑:“我没有杀你,所以不算弑母!”

    “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想服下这药的话,那么我全骒真的不介意弑母!”

    面对自己亲生儿子的威胁,东方闻霜不甘地道:“为什么?”

    “因为弦月来过这里的事儿,不能让东方敬和东方见南知道!”东方端阳淡淡道。

    “虽然弦月没有对你下手,那是因为他太过的纯善了,可是我却不会,我下得去手,所以你现在自己选择吧,你是想死,还是吃药?”

    “我亲爱的母亲大人,我数三个数,如果你还是很难做出选择,我不介意帮忙!”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