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4】,太乙秘境,五行灵晶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在大黑的身上,东方弦月完全没全没有用缪如茵主动开口来问,便直接将自己的事情交待清楚了。

    他自是知道与明白她的心意的,更知道只怕这段日子,她的心里其实是相当煎熬的吧。

    其实按着他的算计,是不用这么久的,可是却是发生一一些他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便推迟了几天。

    还好,还好,他没有出事儿,还好,还好他还可以再见到她,还好,还好他可以再次拥抱着她。

    “如茵,我是知道现在东方家族东方敬和东方见南都不在,所以才会来到东方家族的,因为有些事情只能是在他们不在的时候才能办!”

    缪如茵感觉到男人在紧紧地拥着她。

    听着他的声音,她提了好几日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踏实了呢。

    只是这一放下心来,缪如茵便感觉到累了,这段日子,她似乎每一天都很忙,而且身体里又因为有了四重阴阳绝降,所以倒是感觉到很累很累。

    靠在东方弦月的怀里,缪如茵并没有说话,只是在安静地听着,听他讲。

    “那地下是东方家族的一条秘道,从那里可是直接到秘境的入口。”

    缪如茵抬了抬眼皮:“秘境?”

    东方弦月一笑:“在华夏国内有着四处秘境,而东方家族所在的秘境称之为太乙秘境,我进去为你寻一件东西出来,你肯定会很喜欢的!”

    缪如茵侧头看着东方弦月,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闪动的都是好奇:“是什么?”

    东方弦月一笑,那笑容里是满满的宠溺。

    手掌一伸,一块闪动着五色光芒的晶石便就这样突兀地跃进了缪如茵的眼帘。

    “这是……”缪如茵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那五彩晶石,又抬头看看东方弦月的笑脸。

    一时之间她只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涩:“师兄,这是五行灵晶!”

    “不错!”东方弦月笑着将五行灵晶放在了缪如茵的手中:“这个对你的帮助会很大,咱们先回山庄,你便开始吸收吧!”

    五行灵晶,顾名思议,其中有着五种属性的灵气。

    但是这却不是五行灵晶与那些单一属性的灵晶的差别,最大的不同却是五行灵晶不管是什么样属性的人,都可以进行吸收。

    而五行灵晶却是不管你的元力属性到底是什么样的,都可以吸收。

    紧紧地握着这一块五行灵晶,缪如茵眼里的泪花却是在闪烁着,她紧紧地咬着唇,不让眼泪流下来。

    “师兄,你去那处秘境只是为了五行灵晶吗?”

    东方弦月微笑着点头,同时居然又将六块五行灵晶交给了她:“如茵这一次我的运气比较好,我一共得到了七块五行灵晶。”

    “只要你将这七块五行灵晶全都吸收了,那么……”

    那么我便不用再担心你了。

    而到时候就算是我魂飞魄散,也不用再为你担心了。

    所以,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七块五行灵晶,可以令得你的修为与师傅比肩。

    呵呵,只怕老头师傅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不但不会高兴,还会跳脚呢。

    他的如茵啊,也是他在这个世间唯一不放心也舍不得的人。

    可是那个日子一天比一天更近了。

    到了那个日子,以东方家族的尿性而言,一定会全力出手对付他的。

    东方家族可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这样简单,东方家族还有秘境东方家族呢。

    而且老头师傅为何会离开如茵,他想他已经猜到了,只要如茵吸收了这七块五行灵晶……

    那么老头师傅所谓的三年约定便没有用了,届时他一定会回来的。

    如茵,我的爱人!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东方弦月在心里低低地呢喃着,同时却是将怀里的少女抱得更紧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要将这个少女融入到他的骨血里。

    而缪如茵却是紧紧地握着那七块五行灵晶。

    心底里却是翻涌着惊涛骇浪。

    她,她要怎么对师兄说,她体内阴阳绝降的事儿。

    这件事情如果被师兄知道了,他一定是会爆怒的吧。

    是啊,换位思考的话,如果,如果四重阴阳绝降的事儿,是生在自家师兄身上,她也是会暴怒的。

    可是,可是有的时候,虽然明知道自己做了之后的后果。

    但是总有一些人,一些事儿,会让你做出明知道有可能会是绝路的选择。

    人生就是总有太多的无奈等着他们。

    人生不可能永远都是顺风顺水的。

    人人皆是如此。

    只有将一个个的无奈连成串,待到事后再回头去看,原来自己还是能挨过去的啊。

    这一次……

    她是不是也能挨得过去呢?

    不得不说,缪如茵自己对于此也是有些茫然的。

    可是她却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挨得过去。

    而且老天爷一直以来对她都是后爱的呢。

    为了师兄,她一定可以挺住的。

    心里想着,缪如茵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腰身。

    东方弦月习惯性地将下巴放在缪如茵的头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他的脸色就变了。

    “缪如茵!”男人全名全姓地叫着她,而从男人的声音里毫不意外地可以清楚地听到他那压抑着的怒气。

    男人放开了缪如茵,他的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双俊目圆睁,直直地盯着她。

    那种感觉仿佛是要将她盯穿了一般。

    “师兄。”很难得缪如茵的声音有些弱弱的。

    现在的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自家师兄的眼睛。

    东方弦月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少女一副做错了事儿,被人抓包的样子。

    心里却是万分无奈。

    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缪如茵,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你怎么会中了降头呢。”

    缪如茵的唇动了动,刚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却被东方弦月给打断了:“你别否认,前世的时候我和降头师打过交道的,所以这降头的味道我记得很清楚!”

    “所以缪如茵,我需要一个解释!”

    东方弦月只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要用完了。

    缪如茵握了握手,她本来也没有想过要瞒着他的。

    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对他说,甚至她刚才还在想,不急,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说。

    可是现在看来,找合适的机会这样的事儿,已经不需要了。

    当下缪如茵便直接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全都说了一遍。

    然后东方弦月便陷入了沉默。

    他现在能怎么办?

    指责缪如茵,说她做错了吗?

    还是去找那个宁舒毓,把那个女人宰了,因为如果不是她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可是那个女人却是缪如茵的亲生母亲,也是他未来的岳母大人。

    如茵对于亲情的那种渴望,没有人再比他清楚了。

    他紧紧地拥着缪如茵。

    怀里的少女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颤抖。

    “师兄,我不会有事儿的,至少史丹阳也是一个惜命的,现在我们两个的性命可是连在一起的!”

    “而就算那天我妈妈不留史丹阳,那她也一定会再有别的办法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来想办法,我想想啊,阴阳绝降,四重阴阳绝降……”

    东方弦月喃喃着:“我记得,我记得似乎真的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阴阳绝降的,可是,可是我为什么会想不起来了呢?”

    东方弦月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敲着自己的脑袋。

    “师兄!”缪如茵心疼地拉开了他的手。

    “哦,我记得是什么阴阳什么来着?”

    “师兄说的是九玄阴阳血吗?”缪如茵的大眼睛忽闪着。

    “对,对,就是九玄阴阳血!”

    东方弦月点头,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缪如茵很快便发现了,东方弦月脸上的笑容只是在瞬间便彻底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阴沉。

    “怎么了?”缪如茵不解。

    不过微微一想,缪如茵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当下她便笑着道:“九玄阴阳血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呢,你放心吧,我没事儿的,而且我这里还有一瓶仇奶奶给我的九尾妖狐的精血呢。”

    “说是可以压制一次四重阴阳绝降的暴发!”

    缪如茵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瓶九尾妖狐的精血拿出来给东方弦月看。

    接过了那个不大的小瓶子,小心地打开瓶盖,东方弦月轻嗅了嗅。

    然后便忙盖好盖子,将手里的小瓶忙又塞回到了缪如茵的手里:“这东西你一定要收好!”

    “九玄阴阳血我来想办法。”

    “咦!”缪如茵将那瓶九尾妖狐的精血收好,便听到了东方弦月后面的这句话了,当下少女不禁有些好奇地抬头看他:“师兄你的意思是说,九玄阴阳血这种东西居然还真的存在不成?”

    东方弦月笑着将她再次拥进怀里,并且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吻:“呵呵,当然,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又怎么会有九玄阴阳血这样的词存在!”

    “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来办,我知道哪里有九玄阴阳血!”

    缪如茵一把拉住了东方弦月,有些担心地问:“师兄会不会很危险?”

    男人叹了一口气,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

    不要说有危险了,就算是龙潭虎穴,为了他最爱的人,他也必须要闯上一闯。

    缪如茵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

    东方弦月笑了:“怎么了,是不是困了,那么便睡吧,有我在你放心!”

    “嗯!”少女点了点头,便就在东方弦月的怀里拱了拱,然后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便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

    有师兄在身边真好啊!

    看着怀里少女熟睡的娇颜,东方弦月的眼底里却是一片阴霾。

    史丹阳吗?

    该死!

    还有这个丫头的师傅是谁?

    既然他教出来的弟子,敢对如茵起了心思,那么便师徒连坐好了。

    呵呵,敢伤害他最珍爱的人,便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九玄阴阳血嘛?

    哥哥,看来虽然我不想见到你,可是却终于还是要与你见面呢。

    只是这一次的见面倒是要比我预计得早好多呢。

    眼底里翻滚着的冷芒渐渐地凝实了起来。

    东方弦月抬手在大黑的猫头上轻轻地拍了拍:“大黑,我把如茵交给你了,你要安全地带她回去山庄。”

    “喵呜!”大黑眨巴着一双碧绿的眼瞳,看了东方弦月一眼,然后叫了一声。

    缪如茵可是他的主人,他怎么可能会不护着她平安呢。

    所以在大黑看来,东方弦月现在所说的根本就是废话嘛。

    看到大黑的反应,东方弦月微微一笑,当下他随手点了缪如茵身上的昏睡穴。

    然后便看着大黑载着缪如茵,身形迅速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东方弦月却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便又向着东方家族老宅的方向而去。

    东方端阳。

    你别以为你刚才没有出来我便不知道其实你也在的吧!

    ……

    东方家族的老宅里。

    东方闻霜看着东方端阳。

    不得不说东方端阳还真是人如其名,虽然他坐在轮椅上,可是却还是给人一种君子端方如玉的感觉。

    就算是东方闻霜再如何的不待见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这对双生子,可是她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一个事实。

    那就是不管是东方端阳也好,还是东方弦月也罢,这两个也同样是她生出来的儿子,比起她之后的那一双儿女,真的是优秀了不只一点半点呢。

    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如果她现在的儿女也能如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一般,那该多好啊。

    是啊,两个如此出众而优秀的儿子,却是她耻辱的代名词,所以她不会爱他们的。

    是的,她对他们只是憎恶,是深深的憎恶。

    当年,但凡她有其他的选择,她也不会将他们两个生下来。

    东方端阳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子,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女人每每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闪动着的那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憎恶。

    呵呵……

    真是很好奇呢,东方家族怎么会教养出来一个连自己的情绪都不会很好隐藏的女儿出来。

    东方闻霜的目光落在了东方端阳手上的那枚药丸上。

    她生的儿子居然想要她变成傻子。

    果然是不肖子呢,她当初抛弃他们是对的。

    只是……

    现在她却必须要与东方端阳虚与委蛇。

    母子之间可是有着血脉相联的,所以只要她将态度放软那么说不定她还有机会可以顺利地逃出去呢。

    拿定了主意,于是东方闻霜的眼底里便立马一闪。

    东方端阳的唇角却是多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这个女人,明明想要演戏来骗自己,可是居然也是如此的漫不经心吗?

    这还真是让他有些失望呢。

    “端阳啊,你和弦月的关系是不是有些不好呢?”勉强在脸上堆砌出一个笑容。

    “是啊!”东方端阳点了点头,然后挑眉问道:“怎么,莫非你有什么想法?”

    “没有,没有!”东主闻霜忙摇头:“不过我看弦月他似乎也不是活人呢,他不是灵魂离体了?”

    “是啊!”东方端阳再次点了点头。

    “呵呵,那么也就是说,他相当于是一个死人了!”东方闻霜明白了。

    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提及东方弦月相当于是一个死人的时候,东方端阳眼里闪过的杀意。

    “那么端阳啊,我便是这个世上和你最亲的人了,所以你怎么能忍心这么对我呢?”

    “孩子我是你妈啊,你亲妈啊!”

    “而且当年也不是我想要抛弃你和你弟弟的,我也是无奈啊,都是东方敬与东方见南逼得我……”

    这个时候把锅全都甩给东方敬与东主见南就对了。

    “我想起来了!”东方闻霜突然间想起来了一件事儿。

    “东方家族有一个预言,东方家族不能出现双生子……一旦出现了双生子,便得……”

    只是东方闻霜这句话却终于没有说出来。

    因为她的咽喉已经被东方端阳紧紧地掐住了。

    然后那枚药丸,便在东方闻霜惊恐的目光中被东方端阳投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唔……”东方闻霜拼命地挣扎着,她不要吃,她不要变成傻子。

    只是东方端阳却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地一拂。

    于是东方闻霜便不由自主地将那个药丸给吞了下去。

    当下东方端阳满意地扯出了一个笑容,同时放开了自己掐着东方闻霜下巴的手。

    东方闻霜竟然看到,这小子居然拿出了一块手帕,仔仔细地将他刚才碰过自己下巴的手指一一擦拭干净。

    他,他居然敢如此的嫌弃她,他,难道不记得了,她可是他的亲妈。

    可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儿,等着东方闻霜。

    这个女人现在甚至都来不及跑出去,便直接张开嘴,拼命地用手指去抠自己的嗓子。

    她要将那枚药丸吐出来。

    刚刚吞下去的东西,应该可以很简单的便吐出来。

    不过,对于东方闻霜的举动,东方端阳却并没有再去理会,似乎完全不担心她会真的将那丸药吐出来一样。

    而这个时候窗外有声音响起。

    东方端阳抬头,看到的却是一个拥有着与自己一模一样脸孔的男子款步走了进来。

    当下他的眉头一皱:“你怎么回来了?”

    现在根本就不是东方弦月可以回来的时候,这小子不是疯了。

    东方弦月看了一眼东方端阳,然后又冷冷地扫了一眼正在那里大吐特吐的东方闻霜,也是皱了皱眉:“她这是在做什么?”

    好脏有木有。

    东方端阳摊手:“不知道,可能是孕吐吧!”

    东方闻霜现在可是恨极了东方端阳。

    她孕吐个x啊。

    孕你妹啊。

    不过她却也看到了东方弦月,于是她忙跌跌撞撞地向着东方弦月扑了过来,伸手便向着东方弦月抓了过来。

    东方弦月一闪身躲过。

    这个女人的手好脏,可不能让这个女人碰到自己。

    东方闻霜一脸的恳切:“弦月,你不是弦月,我是你妈妈啊,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东方弦月冷冷地看着她,这件事儿他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现在再提有必要吗?

    东方闻霜这个时候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传来。

    她知道这应该是药效发作了。

    当下她也顾不得东方弦月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了,忙尖声叫到:“弦月救救我,东方端阳强迫让我吞了一个药丸,他要让我变成傻子!”

    “我不要啊,我不要啊,他是个不肖子,可是弦月,妈妈知道,弦月最是孝顺了,所以弦月救救我!”

    “我吐了,可是我吐不出来,弦月帮我,帮帮我,我是你的亲妈啊,你必须要帮我才行!”

    东方弦月摸了摸下巴,然后一脸好奇地问了一句:“教顺那是什么鬼?”

    “哈哈哈哈!”东方端阳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他就知道以他弟弟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认这个所谓的母亲呢?

    东方闻霜愤怒了,她对着东方端阳与东方弦月两个人怒目而视:

    “你们两个果然是该死的孽种……”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东方闻霜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只是对面的那对兄弟,却没有一个人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东方端阳,我的身体在哪里?”

    东方端阳却只是平静地看着东方弦月:“那是东方敬亲自放的,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哦,东方敬?”东方弦月挑眉冷笑:“你居然不叫爷爷吗?”

    东方端阳微笑:“我为什么要叫他一声爷爷,你不是也不叫吗?”

    “其实我们见面是不是应该先打一架才最是合适呢?”

    东方端阳摊手:“随你,不过你最好还是先说说,你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儿吧,因为东方敬与东方见南的归期就在天亮之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