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东方弦月我的弟弟(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方端阳摊手:“随你,不过你最好还是先说说,你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儿吧,因为东方敬与东方见南的归期就在天亮之前!”

    东方弦月的眸子一缩,然后他脸色有些古怪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东方端阳。

    而东方端阳也不动不怒,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任由着他的打量。

    好片刻后,东方端阳的脸上却是微微一笑:“怎么看不够了,我记得我们两个人的脸是一样的啊。”

    东方弦月翻了一个白眼:“我只是感觉有些奇怪罢了,按说依着你的性子,应该是觉得我和东方敬还有东方见南遇到一起才最是好吧发!”

    东方端阳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看了一眼东方弦月开口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怀?”

    东方弦月刚想要开口拒绝,便又听到东方端阳自顾自地往下说道:“哦,倒是我忘记了,你其实不需要的,因为你现在可是灵魂状态呢!”

    “啪!”东方弦月的手重重地拍在了茶几上,竟然将东方端阳刚刚倒满的那杯茶,震得洒出来几滴。

    东方端阳叹气:“这可是上等的雨前龙井,你可知道这茶,一两多少钱?”

    东方弦月阴冷地盯着他:“东方端阳……”

    “不要叫得那么大声,我能听得到的。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东方端阳说着抿了一口茶,然后再次看向东方弦月:“以你的性子,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回来找你的身体的。”

    听到了这话,再对上东方端阳的那双清冽的眸子,东方弦月的眼前竟然浮现出了,小的时候,因为他是那个早就已经注定被放弃的弃子了。

    所以每每他只能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着东方端阳在那么多人的呵护下,笑着,跑着……

    是啊,东方端阳是那个注定要生活在阳光下的人,而他东方弦月却注定了只能生存在角落里。

    “弦月坐下说!”

    东方弦月的嘴巴动了动,本来想要说他才不要坐呢,可是这个时候东方端阳却又从桌上的果盘里拿起了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递向东方弦月。

    “吃个苹果吧!”

    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苹果。

    东方弦月的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

    还是在小的时候,有一次他被一群小孩子欺负,而且还受了伤,可是却没有人会管他,所以他只能像是一条流浪狗一般,孤零零地躲在属于自己的那间黑暗的耳房里低低抽泣。

    而就在这个时候,耳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阳光洒了进来,他抬头看到了门口逆着光站着的那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他的哥哥,与他从来不会生活在一起的人。

    甚至那次也是东方端阳第一次走进他的小屋。

    “我知道你叫东方弦月,我也知道你是我弟弟,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和爷爷会这么对你!”

    “可是你要相信,等我长大了,我便可以保护你了,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你过这样的生活了!”

    说着他的手从身后拿了过来,递到他的面前。

    小小的东方弦月看到了,在这个叫做东方端阳的孩子手里居然拿着一个大大的红红的苹果。

    很是诱人。

    当时小小的东方弦月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这个大苹果,看着就是很好吃的样子。

    东方端阳将那个苹果塞到了他的手里:“吃了吧,吃了苹果,你的伤就没有那么疼了。”

    小小的东方弦月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同样小小的东方端阳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那个时候的东方端阳笑容是无比的温暖:“你是我的弟弟,所以不用对我说谢谢,身为哥哥的,保护自己的弟弟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而这个时候外面却响起了父亲东方见面的声音:“端阳,端阳……”

    是那样的急切,可是父亲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叫过自己的名字。

    是啊,他东方弦月自从出生的一刻便注定了,他不是被喜欢的那一个。

    小小的东方端阳站了起来:“弟弟我得走了,以后我会悄悄来看你的!”

    当东方端阳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对着他一笑:“哦,对了,还记得吗,今天是我们的生日,所以弟弟,祝你生日快乐。”

    是的,那天家里正在为东方端阳庆祝生日。

    那天,他们兄弟两个人满七岁了。

    而那个生日,也是他东方弦月过的第一个生日,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便是他的生日礼物。

    他很开心,不管爷爷,爸爸如何的对待自己都好,至少自己还有一个哥哥没有不要自己。

    可是在他们七岁生日的第二天,东方端阳便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足足又等了三个月,他才再次见到自己的这位哥哥,只是那个时候,东方端阳便如现在这样坐在轮椅上,平静地看着自己。

    而自那以后,又过了两个月,东方端阳再次病倒了,而这一次重病过后,东方端阳的身体便一直不好,然后他甚至忘记了在七岁生日的时候,他对他的弟弟说过些什么。

    于是东方端阳对东方弦月的态度便越来越恶劣,甚至还让人将他赶出了东方家的大宅。

    那个时候小小的他,离开了赖以生存的东方家族,他只能是流浪乞讨。

    直到遇到了老头师傅情况才好转。

    可是饶是如此,他也没有恨自己的哥哥,因为哥哥的身体不好,所以心情便也会不好吧。

    不过等到十八岁那年,他回到了东方家。

    东方敬与东方见南都很高兴。

    只是在东方端阳看到他的时候,便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而接下来东方端阳便开始孜孜不倦地算计他的肉身。

    一次次的算计……令得他们两兄弟的关系彻底地降到了冰点,然后直至决裂。

    ……

    东方弦月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明明并不是一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可是在看到东方端阳递过来的这个大红苹果的时候,他却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伸手接过了那个苹果。

    紧紧地握在手中。

    不过看向东方端阳的目光却依就是冰冷的:“东方端阳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你是明白的,我们两个人之间必定会有一场战斗……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因为我们两个之间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东方端阳的脸色不变,他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说着东方端阳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有什么事儿,快点说,他们就要回来了。”

    东主弦月也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然后沉声道:“我要我的身体!”

    东方端阳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东方弦月逼近东方端阳,他紧紧地盯着东方端阳的眼睛:“你猜我信吗?”

    东方端阳轻笑:“你猜我猜你信吗。”

    “东方端阳我要我的身体有很重要的用处。”东方弦月是真的急了。

    看着东方弦月的眼底里又泛起了血线,东方端阳却收敛了笑容,也是很认真地道:“你的身体,你知道的,对东方家族也很重要,所以真的是由东方敬在亲自保管,我也不知道他放在了什么地方。”

    东方弦月盯着东方端阳看了片刻,然后一甩头:“既然你不肯帮忙,那么我便自己找好了!”

    “本来就是我傻,我不该将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说着看了一眼手里的大红苹果,东方弦月直接将手里的苹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苹果一路滚到了东方端阳的轮椅前。

    “东方端阳,我,我以为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你,你还会记着点儿,多多少少总能还念着两分我们的兄弟情,我的肉身,我不要,我只是想要取点血!”

    “取血?”东方端阳一怔。

    当下他的眼底里有着流光闪动:“你的血并没有什么作用。”

    是的,他们两兄弟任何一个人的血,单独拿出来都没有什么用处。

    除非……

    “哥,求你了,再帮我一次好不,只要你能答应,那么我保证,我可以将我身体里的那份禁制解开,这样你便可以毫无阻碍的得到我的身体里!”

    “哥,我说话算话好不好。”

    一连两声哥,叫得东方端阳放在轮椅扶手上的两只手微微地颤抖了几下。

    哥……

    这一声哥,他有多少钱没有听到了。

    可是……

    他现在能做的,却依就是摇头拒绝:“我不知道!”

    东方弦月扶住了他的轮椅,弯腰与他对视着:“哥,我真的很需要。所以求你了!”

    东方端阳的目光依就是平静的,同样的他的声音也是平静的:“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

    说着东方端阳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你该离开了!”

    东方弦月却没有动,也没有去看墙上的钟,他还紧紧地盯着东方端阳:“哥,你真的就如此狠心吗?”

    “当然了,东方弦月如果你不想走,也可以啊。你应该也知道,东方敬和东方见南正愁找不到你呢,所以与其到处寻找你在那里,你现在主动送上门来,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呢!”

    东方端阳也直盯着东方弦月。

    “落在他们两个人的手里,东方弦月你应该知道你便再没有任何脱身的可能了,还有,如果你被永远地留在这里,那么你想要保护的人又要如何?”

    “一旦被他们知道,有人一直在帮助你,在维护你,你可有想过,那个人落在东方家族的手里,又会如何?”

    东方弦月的脸色一变。

    一旦这些事情被东方敬与东方见南知道了,后果会有多严重,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

    他是真的是时候离开了。

    东方弦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指着东方端阳的鼻尖:“东方端阳,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

    说着他狠狠地一甩手,于是一个响亮的巴掌便抽在东方端阳的脸上。

    接着东方弦月便没有再多看东方端阳一眼,就气怒冲冲地离开了。

    东方端阳的脸被打得侧到了一边,嘴角处一缕鲜血流了下来。

    他只是抬手用手背拭去了嘴角处的鲜血。

    然后看着东方弦月背影消失的方向,右手却是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摩挲几下,眼底里深思更浓。

    好片刻后,他这才滑动了一下轮椅,弯腰拾起了刚才那个大红苹果。

    虽然因为东方弦月那一摔,苹果已经摔得很是有些难看了。

    不过东方端阳却只是张嘴便咬了一口。

    弦月……我的弟弟啊!

    ……

    而等到东方弦月回到了山庄时,缪如茵自窝在大床里睡得正香呢。

    看到了床上的人,东方弦月那一肚子的戾气便在这一刻灰飞烟灭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既然东方端阳不愿意帮忙,那么他便再想别的法子好了。

    而且今天本来也是他自己犯蠢罢了。

    他得有多脑子进水啊,才会想到去找东方端阳帮忙的。

    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帮自己的忙?

    他应该巴不得自己早早地魂飞魄散才好。

    轻手轻脚地上了床,东方弦月小心地将缪如茵拥进了怀里。

    而少女的小巧的鼻子动了动,似乎是嗅到了他的气味一般,便直接在他的怀里拱了拱,然后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东方弦月在少女的眉间印了一个吻。

    只是他的脑海里却还在加放着刚才与东方端阳见面的那一幕……

    越想越不对劲。

    东方端阳不但没有对自己出手,甚至还一次一次地想要自己离开,再一再二地提醒自己该离开了,因为东方敬与东方见南就要回来了。

    而且最后他说的那番话,虽然听起来是无情到了极点。

    可是现在再回想起来,那话里话外的意思,根本就是想要逼自己尽快离开。

    东方端阳……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还有你……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因为当年的事儿,你心存愧疚,所以才会想要用如此的方法,来补偿我一二不成?

    不对,不对。

    东方端阳你到底想要玩什么?

    如果……

    如果被东方敬与东方见南发现自己曾去过东方家族的老宅,那么东方端阳你就死定了……

    一想到这里,东方弦月便说什么也躺不住了。

    他小心地放开了缪如茵,然后下了床,立在落地窗前,一双眸子却是不由自主在看向东方家族老宅所在的方向。

    他,他竟然还会为东方端阳那个混蛋担心。

    所以他的脑子果然是进水了吗?

    只是东方弦月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东方端阳正面色苍白地仰躺在浴缸里,他全身**,那雪白的肌肤上,布满着青紫的痕迹。

    他的双眼紧紧地闭着,他的一双手也是紧紧地握着,握得是那样紧,就连指甲刺破了掌心的皮肉,他也无所觉。

    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地面上,也有些滴在了浴缸里。

    好半天,他的眼睛却睁开,在睁开的那一刻,却是寒光迸射。

    东方家族,这样的家族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

    他恨,他恨这个家族。

    他恨,他恨东方敬这个他要尊称一声爷爷的老不死。

    他恨,他恨东方见南那个唯父命是从的男人。

    他恨,他恨那个叫做东方闻霜,给了他们生命的女人。

    他恨,他恨东方端阳,是的,他恨他自己。

    他为什么这么弱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所做的事儿,依就是委屈求全。

    只是,快了,是啊,时间过得一直都是很快的。

    只要等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便可以与东方敬,东方见南,还有东方家族一起,一起去拥抱毁灭。

    是啊,他这样的脏,活在阳光下根本就是一种讽刺。

    所以弦月,我的弟弟,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哥知道你恨哥,那么便好好地恨我吧。

    只要你足够地恨我,才不会对我手下留情的。

    弦月,那将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人,为你能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还可以做兄弟,只是希望我们会有一对正常的父母。

    那样,我们才可以兄友弟恭,我才可以做一个真正的好哥哥。

    既然我们天生便是带着罪孽而来的,那么这样的人生便由我来画上句号吧。

    想到这里,东方端阳居然迅速地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匕首,然后飞快地在自己手腕上划了一刀。

    鲜血涌出。

    那新鲜的血液,流在浴室的地面上,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渗透了进去。

    苍白的脸孔越发的苍白了起来,直到东方端阳感觉到头晕的时候,他这才为自己止了血。

    东方端阳翻身想要离开浴缸,可是身体才刚刚有所动作,眼前便是一黑。

    他整个儿人便再次倒在了浴缸里。

    “呵呵!”身上的疼痛令得东方端阳低笑了起来。

    他的身体居然已经糟糕到如此的地步了吗。

    不过身体如何,这种问题,他根本不会关心。

    看着地面上残留的一点血迹,东方端阳那些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却是想起来了,弦月要血……

    他要血干嘛用?

    对他很重要……

    很重要吗?

    那到底是什么事儿?

    血……

    重要的事……或者是……人?

    弦月的血……

    ……

    可是东方端阳根本来不及想得太多,终于是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题外话------

    其实一直很心疼东方端阳的……

    越写越心疼的那种!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