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红眼航班,压抑的怒火(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的时间里,东方家族似乎一下子消停了。

    一时之间便没有什么事儿了。

    于是缪如茵的生活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而仇昆却一直没有回学校,据说她奶奶那边已经帮她请了假了。

    说是身体不好,需要好好地休养一段时间才行。

    缪如茵倒是真的有些为仇昆担心了。

    那个家伙,唉,难道还在与她奶奶闹别扭。

    本来缪如茵是想要寻个机会再去大兴安岭里看看仇昆呢。

    却没有想到她没有去找史丹阳的麻烦,这个妞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主动过来找缪如茵的麻烦来了。

    缪如茵拧着眉头看着站在自己宿舍窗外的史丹阳。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东港的时候,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史丹阳居然会变成这副样子。

    看到珍妮与清明两个人还在安稳地睡着,于是缪如茵便直接走了出去。

    她的脸色很是平静:“史丹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的耐心就算是再怎么好,现在也快要被消耗干净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缪如茵对于史丹阳是真的有了太多的不奈烦了。

    而现在的史丹阳真的就像是一只讨厌的绿豆蝇一样……

    而史丹阳虽然感觉到了缪如茵对自己的不奈烦,可是她却根本不以为意。

    月光下,史丹阳脸上的笑容却是满满的得意,其实她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不得意的。

    因为就在前一天,史丹阳居然在街上偶遇到了缪如茵的母亲,宁舒毓。

    说来也巧,两个人竟然是在一家商场里直接擦身而过的。

    不过宁舒毓虽然没有认出来史丹阳,可是史丹阳却一眼就认出来了宁舒毓。

    但是令她感到十二分吃惊的却是,宁舒毓的身上她居然没有感觉到半点的阴阳绝降的气息。

    她是谁啊,她可是泰国大黑衣降头师阿尸王的亲传弟子,虽然修炼降头术的时间还有些太短,可是感觉一下阴阳绝降的气息还只是小菜一碟呢。

    特别是宁舒毓体内的阴阳绝降那可是她亲手下的呢。

    如果宁舒毓也修炼过奇门术法的话,那么她还有可能会隐匿掉那种气息。

    可是这个女人偏偏不是。

    所以为此,史丹阳还特意又去了缪如茵那个四合院附近继续偶遇了一下,缪如茵的爷爷,奶奶还有她的那个小舅。

    果然不出所料,那三个人的体内阴阳绝降也消失了,而且还消失得非常彻底,真的是相当的干净呢。

    史丹阳很聪明,而且她恰恰又很了解缪如茵,所以只是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她便可以断定了。

    一定是缪如茵以一己之力将那个人身体里的阴阳绝降全都吸进她自己的身体里了。

    哈哈!

    于是她激动之下,竟然不但没有和东方家族的人打招呼,甚至连卡琳娜也没有告诉一句,便兴奋地来找缪如茵了。

    她的体内也有了阴阳绝降,所以现在史丹阳很清楚,就算是没有被激活,可是阴阳绝降在身体里那滋味可是真的很不好受。

    因为就算是没有被激活,可是那阴阳草,却也要吸取人体的气血的。

    她的身体里只有一对阴阳草,便已经让她觉得痛苦了,而现在缪如茵的身体里可是整整的四对呢。

    所以……

    她必须要来啊,她要亲眼看到缪如茵脸上的痛苦神色。

    哈哈,也许不应该用看这个字眼来形容,或者用欣赏更恰当吧。

    是的,她就是想要欣赏缪如茵的惨状。

    突然间发现当自己的性命与缪如茵的性命同时绑在一起的感觉……

    哈哈,那是怎滴一个爽字了得呢。

    而且她突然间又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一个只有能由缪如茵帮她办到的事儿。

    她就不相信现在缪如茵自己的小命都紧紧地握在她的手里,这个女人还敢不帮她嘛。

    哈哈哈哈。

    史丹阳真的是很得意呢,特别是一想到那两个在学生时代,她一直仰慕的两个男神级别的青年才俊,她的一颗心便忍不住“呯呯……”直跳。

    缪如茵冷冷地看着她,虽然面前的脸还是那张脸,可是现在这张脸上,就算是每一个表情,她都觉得厌烦了。

    “缪如茵,现在你的身体里是有着四重阴阳绝降吧!”史丹阳得意地笑。

    看着缪如茵的感觉,甚至带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凌世之姿。

    只是缪如茵的反应却要比她所想的平淡得太多了:“那又如何?”

    史丹阳意外地挑了挑眉:“哈哈,那又如何?”

    “你应该知道你的命现在可是与我的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呢,说白了我们两个人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呢!”

    缪如茵的眉头微皱。

    以她对史丹阳的了解来说,这个女人急匆匆地来找自己,应该不是只想要说这事儿的。

    见缪如茵并不说话,只是清清冷冷地看着自己,史丹阳倒是也不介意。

    她倒是也直接十分爽快地道:“好吧,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订了两张凌晨飞往东港的红眼航班,当然了,一个是我的,一个是你的。”

    说着史丹阳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腕表:“凌晨一点起飞,现在是午夜十二点正,所以我们现在便走吧,如果误了机那可是要大事儿不好的。”

    缪如茵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史丹阳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急,不急,等到了东港,我自然是会告诉你的!”

    看着史丹阳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缪如茵握了握拳头。

    妈蛋的,她的脾气从来就不能用好这个字来形容好不。

    史丹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了起来:“缪如茵你觉不觉得,其实现在这个时间段,最适合在这种安静的校园里放降头呢,而且今天我可是带了不少的飞头降呢!”

    说着史丹阳一抬手,她的双手周围,围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小虫子。

    缪如茵闭了闭眼。

    这个混蛋居然以京城大学里这么多师生的性命要胁自己。

    她不怕动手,可是缪如茵却不能保证不让一只飞虫降逃出去。

    一旦逃出去一虫,那么便说明在这校园里,会有一条无辜的性命因为她的原因而死了。

    这是缪如茵不能接受的。

    所以现在她也只有一条路可选了。

    “好,我回去换套衣服!”缪如茵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

    史丹阳打了一记响指:“ok,我陪你,哦,对了你的手机神马的就用拿了!”

    缪如茵没有理她,直接进了宿舍,飞快地换了一套衣服。

    不拿手机可以,可是史丹阳却连她想要给清明与珍妮写个条子都不让。

    “史丹阳你不觉得你太过份了吗?”

    史丹阳笑:“是啊,我也知道我现在很过份,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缪如茵你敢不容忍我的过份吗?”

    缪如茵冷冷地看了一眼史丹阳,然后点了点头:“好,我们现在可以走了!”

    虽然明天一早清明与珍妮两个人会有些慌乱,可是以他们两个的心性,还有该隐,李霖凌,重阳在,她们应该会很快冷静下来的。

    只是史丹阳盯得太紧了,她居然连给师兄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

    红眼航班,当抵达东港机场的时候,天光还没有放亮呢。

    可是才走出机场,史丹阳便将她的手机递到了缪如茵的面前:“打个电话吧,哦,应该是两个。”

    看着史丹阳的笑脸,缪如茵按捺下,自己想要一巴掌糊过去的冲动,却没有接:“打给谁?”

    “呵呵!”史丹阳笑了起来:“当然是你的熟人了,一个是柳泽白,一个是叶苏阳。”

    一听到这两个名字,缪如茵的眼瞳微微一缩。

    她倒是没有想到,史丹阳居然会将主意打到他们两个的身上。

    只是少女的眼帘低垂,史丹阳倒是没有看到缪如茵眼底里的眼神波动。

    “可是他们现在都不在东港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两位现在是不是在东港呢,可是这个时候这样的回答才是再合适不过的。

    虽然那两位都是她的朋友,可是缪如茵自问自己还真的是没有随随便便地便将自己的朋友拉下水,拉进麻烦中的爱好。

    自己的麻烦,自然是没有必要让朋友来帮着自己一起买单。

    她从来不坑朋友。

    史丹阳的指尖上一只小小的黑色虫子正在爬动着。

    而史丹阳的脸上笑得却是一脸无害:“缪如茵,我既然能拉你来东港,自然是已经确定了他们两个全都在东港了,虽然我现在不差钱,可是我也不喜欢没事儿将飞机当成是公交车好不?”

    缪如茵的眸光闪了闪,却是伸手拿过了史丹阳手上的手机:“说什么?”

    史丹阳笑得有些荡漾:“我家那个地方你还记得吧,让他们去那里见面好了!”

    缪如茵的目光在她的脸上一落,极有力度:“史丹阳你到底是想要干嘛?”

    “等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史丹阳笑眯眯的。

    缪如茵的指尖在手机上轻轻地敲了敲:“史丹阳你想要什么,钱……不会!”

    先不说就凭着现在史丹阳降头师的身份,想要搞到钱,那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了。

    而且就算是她真的想要钱,也可以向自己要啊。

    缪如茵也不是差钱的主。

    既然不是钱,那么……

    缪如茵眯了眯眼睛,眼底里有寒光闪过。

    史丹阳便知道缪如茵已经猜到了自己的心思了,不过她却并不在意。

    她现在也算是彻底摸透缪如茵的脉了。

    在她看来,缪如茵这人其实挺虚伪的。

    用她自己的命来威胁她,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可是如果用那些与她无关的人的性命来威胁她,那么便相当管用了。

    所以在史丹阳看来,这已经不只是虚伪了,更是伪善了。

    那些与她无关的人,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而缪如茵居然会在意那些人性命。

    哈哈,这还真是很有些好笑呢。

    而且那些人甚至都不知道缪如茵救了他们的性命呢,所以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这不是有病又是什么呢?

    所以此时此刻史丹阳看向缪如茵的眼神里不但有着得意,更多的却还是挑衅。

    那意思很明白,缪如茵你是要你的朋友,还是要这些人呢,你现在便可以选择了,我等着呢。

    缪如茵深吸了一口气。

    她还是没的选不是吗。

    第一个电话,她打给了柳泽白。

    “喂,你好哪位?”柳泽白的声音很是清醒,可是却难掩疲惫。

    “是我缪如茵!”

    那边柳泽白的声音很明显顿了顿,接着他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其内的疲惫之意已经彻消褪了。

    “如茵,这不是你的手机啊。”

    “哦,我的手机落在宿舍了,我现在在东港机场!”

    “什么,你现在东港机场,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啊,现在你在那里等着,我去接你!”

    缪如茵看了史丹阳一眼道:“柳少倒是不用来接我了,不知道你可有空,是否能抽时间出来我们见一面。”

    柳泽白的声音很快便响了起来:“见别人也许没有时间,但是如果是见你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有时间。”

    “那好!”缪如茵也没有客气,直接便道:“那么你但来南丫岛吧。”

    “咦!”柳泽白奇怪了:“南丫岛,我记得现在已经列入了拆迁项目了,那上面现在已经没有住户了……”

    “那家拿下南丫岛项南临房地产开发公司,不会又是你的吧?”

    史丹阳脸上的得意,令得缪如茵明白,这个所谓的南临房地产开发公司就是史丹阳的。

    看来这个家伙倒是老早就没有打定主意想要算计她了。

    缪如茵闭了闭眼:“南临房地产开发公会不是我的,不过我去那边有事儿,正好可以抽空见见你。”

    柳泽白点头:“好,那我现在就出发!”

    ……

    第二个电话,打给了叶苏阳,说也也巧了,打给柳泽白的时候,那个家伙很明显是还没有休息呢,而打给叶苏阳这个家伙却是刚刚洗漱完。

    于是一听缪如茵来到了东港想约他前往南丫岛一见,叶苏阳也没有考虑,直接一口答应下来。

    看到缪如茵挂断了电话,史丹阳便直接一把夺过了自己的手机。

    然后她盾着缪如茵提醒道:“缪如茵我告诉你啊,最好不要起什么小心,在那南丫岛上,可是还有南临房地产公司的工人呢,而且在那里我可是提前放下了一瓶,哦,足足有水瓶那么大的瓶子,一瓶子的飞虫降呢!”

    缪如茵点了点头。

    史丹阳现在可是真的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变态地步了。

    ……

    一路极为顺利,史丹阳早在来之前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所以这一路上车也顺,到了码头船也早就等在了那里。

    只是让缪如茵没有想到的是,明明她与史丹阳的速度都已经够快的了,可是到达码头的时候,那个史丹阳安排好开船的人,一见到史丹阳便立刻告诉她道。

    “史小姐,柳少与叶先生两个人已经到了,刚刚有船把他们送到岛上了!”

    史丹阳的脸上笑容绽放。

    不过看向缪如茵的目光中却还是掩饰不住的嫉妒。

    那两个男人之所以来得这么快,她很清楚只是因为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名字就叫做缪如茵。

    呵呵。

    缪如茵这个贱人,居然可以让那样优秀的两个男人如此的上心。

    凭什么。

    从初三的时候起,她便在经济杂志上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照片,还有大篇幅的介绍。

    那个时候她便对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人颇为上心。

    甚至还专门为两个人做了剪报。

    将一切有关于他们两个人的报道全都一点一点的收集起来。

    只是她却也知道,那样的两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她可以肖想的,甚至这个秘密,她也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别的。

    那个时候的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

    自然是不能想了。

    不,应该是不能光明正大的想,只能偷偷地想着,喜欢着。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她有底气,也有这个本事儿去喜欢那两个男人了。

    所以这一次她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两个男人而来。

    现在一想起来,史丹阳便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无与伦比的兴奋。

    是的,现在她可是真的很兴奋很兴奋的那种。

    ……

    而此时此刻,在史丹阳原来的家里,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人正一边品茶一边聊天。

    只是两个人现在虽然看起来似乎很和谐。

    可是如果这房间里还有别人在的话,便会立马感觉到其实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氛围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好呢。

    柳泽白一个过来倒是实属正常,他本来也不是一个喜欢走到哪里都带着保镖的人。

    但是叶苏阳却也是孤身前来,倒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了。

    不过柳泽白也是一个少有的聪明人,只是一想便想到了,既然是缪如茵请他们过来,自然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一想到那个少女的本事儿,柳泽白的唇角不由得便勾了起来。

    叶苏阳看了一眼柳泽白,然后开口道:“柳少不知道你对这一次如茵请我们来有什么想法?”

    柳泽白金丝镜片后的眸光微闪,不过却还是道:“有问题,不是她的风格。”

    以缪如茵的性子而言,她就算是真的想要见他们,也不会将他们两个凑在一起,特别是还凑到南丫岛这样的地方。

    既然画风不对,而打电话来的人又的的确确是缪如茵,那么便说明这事儿里就有问题。

    叶苏阳一笑,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呵呵,难得得很啊,柳少的看法,倒是与我不谋而合了!”

    “而且那丫头打电话的时音也不对,如果没有急事儿的话,她是不会扰人清梦的!”

    说着叶苏阳与柳泽白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两个男人同时露出一个笑容。

    虽然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将话说明白,可是心里却都明白了,这一次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而缪如茵那里一定是出事儿了。

    最重要的是,凭着缪如茵那一身本事儿来说,居然还有人可以制得住她,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只是很明显看来那人的目的正是他们两个。

    呵呵……

    看来那个人倒是难得的好本事呢。

    一会儿一定要好好看清楚那人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

    而等到缪如茵与史丹阳两个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倒是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男人相谈甚欢的样子。

    两个男人一个尊贵奢华得如同古希腊的神祇,一个仿佛如同古画中走来的江南烟雨。

    两个男人同样的优秀,同样的出色,同样的让人心动。

    史丹阳的眼睛亮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抑制不住了,她悄悄地喜欢了那么久的两个男人啊。

    以前的时候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天与地,而现在她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只有几步之遥罢了。

    可是很快的史丹阳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因为她居然发现,那两个男子,居然没有任何人一个看自己一眼。

    自从一踏进这个门的时候起来,那两个男人的目光便只集中在缪如茵这个虚伪的女人身上。

    她史丹阳哪里比这个女人差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这两个男人的眼睛里只缪如茵这个贱人,却没有自己。

    是了,缪如茵这个虚伪的家伙,最是会勾引男人了。

    ------题外话------

    这个,游游建了一个微信群,有微信的亲都可以加入进来啊,大家一起聊天才热闹呢,不过群里不可以发广告哟!

    有想要进群的妹子……

    呃,这个要怎么进,这里分享不了二维码啊。

    呃

    这样吧,大家加验证群。

    那里有二维码,然后大家再扫码进入!

    验证群号:179614500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