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人皮鼓,绝降发动(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一看到柳泽白和叶苏阳两个人,当下不由得觉得面皮发烫。

    “两位不好意思啊……”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叶苏阳便直接走了过来,张开双臂给了缪如茵一个大大的拥抱。

    男人在她的耳朵低声道:“有什么好抱歉的啊,咱们不是朋友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拿我当朋友啊?”

    听到了这话,缪如茵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而柳泽白却是暗暗地看了一眼史丹阳,果然看到史丹阳站在一边,正用一双刻毒而又怨恨的眼睛直盯着缪如茵,那副恨搓搓的样子,似乎是想要将缪如茵剥皮去骨了一般。

    待到叶苏阳放开了缪如茵,柳泽白也是如此走过来给了缪如茵一个拥抱。

    “没事儿,不用放在心上!”

    对于两个男人的机敏,缪如茵自然是早就知道,所以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他们两个人猜出来了。

    只是两个人的理解,还是令她感到温暖的。

    虽然史丹阳不怀好意,可是她缪如茵也万万不会将自己的朋友推入深渊。

    更不会让史丹阳利用自己,而算计了自己的朋友,钱不行,同样的色也不行。

    史丹阳看着一边的三个人,似乎完全是把自己当成是了空气。

    这令得她不由得在心底里狠狠地哼了几声。

    缪如茵,果然是有够贱的呢。

    不过她史丹阳可不再是以前的史丹阳了。

    那一年她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因为缪如茵给出来的钱数,而不得不跟着自己的父母还有哥哥远走泰国了,而现在她既然回来了,那么便还要再从这里开始。

    柳泽白,叶苏阳……

    呵呵,这两个男人,在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便已经中了降头了。

    缪如茵你就算是想到了又能如何呢?

    你现在在意的只是南丫岛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呵呵,缪如茵,我便要看看你到底能伪善到什么时候。

    这三个人不理她没有关系啊,她可以自己刷存在感啊。

    于是史丹阳便自己清了清嗓子开口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史丹阳,很高兴认识柳董还有叶老大呢!”

    说着史丹阳走到了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人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叶苏阳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直接对缪如茵微微一笑:“如茵,咱们可是好久未见了,我倒是有不少话想要和你说呢!”

    说着便直接拉着缪如茵往墙边的沙发走去了。

    而柳泽白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也直接跟了过去。

    话说他也和缪如茵有好久没有见过面了,虽然也会时常在网上聊上几句,可是却远不如见到真人好啊。

    史丹阳挑眉,居然敢如此下她面子。

    “呵呵,那么我便再说一句吧,我是降头师,而且在你们两位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便已经中了降头了!”

    史丹阳的声音带着一种嚣张的得意。

    柳泽白的脚步没有停,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似乎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史丹阳的话一般。

    叶苏阳倒是停下了脚步,他扭头看了一眼史丹阳,长眉轻挑,倒是来了几分兴趣:“哦,是吗,那么史小姐便来说说看吧,你给我们两个下降头,所为何来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似乎从来都不认识啊,所以我们有仇吗?”

    史丹阳扬起笑脸:“我们自然没有仇!”

    说着她居然拿出了自己那几年专门为叶苏阳与柳泽白两个人做的剪报,摊在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人的面前。

    “我喜欢你们两个很久了,所以我也不会让你们去死的,因为我也舍不得啊,我只有一个条件,只要你们能答应,那么我便帮你们解决你们体内的降头。”

    柳泽白鼻梁上的金丝镜片反着光,幽幽的有些凉薄,同样的此时此刻他的声音也是如此的凉薄:“哦,既然如此那么史小姐不妨说说看。”

    史丹阳得意地瞟了缪如茵一眼,却见缪如茵正微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史丹阳并没有放在心里,在她看来,现在她可是已经控制住了整个局面,而且她也死死地抓住了缪如茵的弱点。

    所以……

    不管缪如茵想要做什么,现在她都不肯能会去做。

    呵呵哒,所以缪如茵你这样的人注定应该没有朋友的。

    不知道这两个男人现在护着你,一会儿之后还会再继续护着你吗?

    于是史丹阳居然直接将声音提高了好几度:“呵,我的条件很简单呢,那就是只要我能与两位春风一度,那么我便可以将两位身体里的降头解决掉。”

    “怎么样,很划算啊,我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床上的功夫也相当不错了,所以你们不但不吃亏,而且还赚了好不!”

    缪如茵豁然抬头,她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可是却是真的没有想到,史丹阳居然可以一次次地不断地刷新着道德的下限。

    “史丹阳,你不是已经与东方端阳订婚了吗?”

    史丹阳不以为意:“只是订婚又不是结婚,更何况就算是结婚了,还可以红杏出墙呢。”

    叶苏阳冷笑着抛出了两个字:“下贱!”

    史丹阳也不生气:“下贱总比这个女人虚伪好吧!”

    柳泽白的目光更冷了:“我拒绝!”

    史丹阳看了看两个男人,面色微沉:“为何?”

    柳泽白淡淡地道:“太脏!”

    “啪啪啪啪……”柳泽白的话音刚落下,叶苏阳便拍起了巴掌:“哈哈,不错,说得好,我的意思也和柳董一样,你太脏了,很不巧,我这个人也恰恰好有洁癖呢!”

    柳泽白点头:“一样!”

    好吧,两个男人同样的都有洁癖。

    也都同样的嫌弃史丹阳太脏。

    “缪如茵,你最好劝劝你的这两个蓝颜知己。”

    史丹阳弹了弹手指:“其实我只是不知道男人在床上太生硬,否则的话,你觉得我会在这里与他们说这么的废话吗?”

    缪如茵淡淡地看着她:“史丹阳,你觉得有我在这里我会给你机会让你伤害到我的朋友吗?”

    随着声音,缪如茵已经缓缓地站了起来,她踏前两步,正好将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人护在了身后。

    柳泽白与叶苏阳相视苦笑,所以他们两个人这是又被这个少女给保护了吗?

    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所谓的大男子主意,可是被女孩子保护起来的滋味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窘迫。

    不过与此同时却还是有着更多的温暖感觉。

    史丹阳的目光一厉。

    她能感觉到缪如茵通身的气场已经开,所以这个女人这一次是真的要对自己出手了。

    “缪如茵你难道就不管这南丫岛上那么多工人的性命了吗?”

    史丹阳提醒缪如茵:“还是说你觉得那么多条人命,难道还比不上他们两个人的两条命吗?”

    “而且我也没有要他们两个人性命,只是想要春风一度罢了,男欢女爱之事,最是人生平常事儿。”

    缪如茵冷嗤:“史丹阳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的下贱。”

    史丹阳的眼睛几乎都要立起来了:“缪如茵你才是那个最下贱的人,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既然你想要那些工人死,那么便让他们去死吧!”

    说着史丹阳便双手结印,想要释放她藏在工人居住区的飞头降。

    而这个时候一声猫叫声却是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史丹阳看过去,这才发现,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有一只大大的黑猫,正扒在窗外,瞪着一双碧色的猫瞳直盯着自己。

    “大黑进来!”

    缪如茵一招手,大黑直接身形一动,便穿窗而入。

    然后猫嘴一张,于是一瓶飞头降便被大黑吐了出来。

    “不可能,不可能,那个地方你的猫不可能找得到,就算它是千年老猫也是做不到的!”史丹阳一看那瓶子便立马跳着脚叫了起来。

    缪如茵倒是并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随意地一指指,于是指尖一团明丽的火焰便直接自她的指尖飘出,落在了那瓶飞头降上。

    于是不过片刻的功夫,那瓶飞头降便彻底化为了灰烬。

    “缪如茵……”史丹阳咬牙切齿地念着缪如茵的名字。

    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一开始缪如茵并没有理她,原来她是早就已经派出了这只千年老猫去寻找自己藏好的飞头降了。

    可是自己一直都与缪如茵在一起,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放出的千年老猫呢,她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缪如茵,缪如茵,果然是好心机,好手段。

    “缪如茵,我再说一遍,你把那两个男人给我,今天这里是我的主场!”

    缪如茵摇头:“缪如茵从来不会放弃朋友!”

    “哼,那你刚才又怎么不管他们!”史丹阳冷嗤。

    “在可能的情况下,我自然愿意救更多的人。”

    如果大黑没有找到这瓶飞头降,那么到了最后的关头,缪如茵也不会任由柳泽白与叶苏阳去牺牲色相的。

    毕竟在她的心里,自己的朋友总是还要重过那些素不相识的人的。

    人心都是偏的,而她缪如茵自然也是如此的。

    如果真的到了最后一步,她不会觉得那些工人的命会比自己朋友的命重要。

    万幸,大黑及时地找到了飞头降。

    “呵呵,缪如茵,或者其实我也可以换一个条件的,只要他们两个人可以陪我一次,就一次,我史丹阳说话算话,我可以让我师傅来解决你体内的阴阳绝降,四重阴阳绝降啊,缪如茵你现在其实每天都不怎么好过吧!”

    一听到这话,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同时落在了缪如茵的身上。

    阴阳绝降……

    这个名词他们听说过,据说中了这种降头的人,有死无生,而且死状极惨。

    而且这丫头现在所中的居然还不是普通的阴阳绝降,竟然是四重阴阳绝降。

    如果,如果他们只是牺牲一下便能换回缪如茵的平安……

    柳泽白看着身前少女那纤细而单薄的背影,心底里微疼:“如茵!”

    叶苏阳却是目光里带着浅浅的微笑,他就说这丫头怎么会让自己和柳泽白来这里呢,原来是史丹阳用岛上的工人性命相胁。

    呵呵,自己堂堂的黑道老大倒是也做一件大好事儿呢,真是难得啊。

    如茵果然是一个善良的好女孩。

    “如茵,其实我也可以屈就一下的!”

    缪如茵连头也没有回,直接便来了一句:“闭嘴,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柳泽白:“……”

    叶苏阳:“……”

    话说以他们两位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而言可是真的没有人敢对他人来一句闭嘴的。

    丫头你的胆子倒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史丹阳看出来了,缪如茵这是不打算让步了。

    于是她直接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鼓。

    然后绑在腰间。

    鼓身如同白瓷一般,其上还刻着繁复的药花纹,只是如果细看的话,便会发现,那鼓身虽然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可是却是一块一块拼接起来的。

    “缪如茵,你可知道这是什么鼓?”史丹阳轻轻地抚摸着鼓身,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是用你父母的骨与皮做成的人皮鼓!”缪如茵淡淡地道。

    柳泽白,叶苏阳两个人听到这话心头同时一震。

    “呵呵,倒是没有想到史小姐倒是还真的狠得心啊,可是比我们这些干黑道的人的心还要更狠呢!”

    叶苏阳淡淡地嘲讽道:“倒是失敬了!”

    史丹阳怒瞪着缪如茵:“如果不是你,我爸爸妈妈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缪如茵叹了一口气,她现在真的不是想再和这个女人说这些了:“你觉得怎么想舒服便怎么想好了。”

    不过少女的声音刚刚落下,两道玉件便直接抛到了柳泽白与叶苏阳两个人的手里。

    叶苏阳与柳泽白两个人低头看来,这是金刚杵。

    “拿好了!”

    两个人同时握紧了手中的金刚杵。

    而这个时候史丹阳却是已经一抬手便敲响了人皮鼓。

    “咚,咚咚,咚咚,咚……”

    诡异的节奏便在这个房间里响了起来。

    缪如茵的目光越发的寒凉了起来。

    眼前居然出现了前世她死前的惊景。

    清明冲进了游轮上的手术室……

    白色的单子下,是苍白的已经失去了气息的重阳……

    这是她心底里最深的痛,虽然已经历经了两世,可是她却从来都不曾忘记。

    看着绝望的清明中弹倒地而亡,看着绝望着的自己将手术刀插进了那个换心的人——高老爷子的身上……

    是啊,绝望,那是真正的绝望,再也寻不到活下去理由的绝望……

    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缪如茵双眼微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当她的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里面却已经是一片清明了。

    “史丹阳,你的人皮鼓看来修炼还不到家啊!”

    “居然只是能制造出幻觉吗,你觉得这对我会有用吗?”

    史丹阳的双手继续在鼓上敲击着,她直盯着缪如茵,刚才她确定她看得很清楚,缪如茵刚才绝对是已经被鼓声所影响了,可是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回复的这么快。

    所以缪如茵果然不能小看你呢。

    心里想着,史丹阳的双手在鼓上敲击得更快了起来,同时力度也更大了。

    缪如茵却是将手伸到了大黑的面前。

    大黑一张嘴,于是史丹阳的眼睛瞪大了。

    她明明只让缪如茵换了一身衣服罢了,明明缪如茵的身上什么也没有带。

    可是这只千年老猫,居然还能给她吐出一张琵琶来。

    而且看那琵琶上满是煞气……

    史丹阳的眼睛一眯:“缪如茵,你果然是伪善的,这把琵琶只怕也是用人骨做的吧,哈哈哈,你倒是好手段呢!”

    “这是北齐传下来的人骨琵琶,取美人骨为身,取美人筋为弦,倒是正可以与你的人皮鼓斗上一斗呢!”

    史丹阳气得恨不得直接指着缪如茵的鼻子开骂,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你的那个可是从北齐传下来的,已经是流传近千年的凶器了好不。

    而现在你居然要用你的近千年的凶器,与我的人皮鼓来比……

    所以缪如茵你根本就是无耻的代名词。

    可是缪如茵却不管史丹阳的心里现在是何的爆怒,她的纤纤素手已经拔动了琴弦。

    一时之间琴音入耳,只让人觉得面前本就是一片黄沙大漠,还有那旌旗猎猎,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此起彼伏。

    史丹阳的脸色变了,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正被包围在千军万马中,看着那些人刀剑出鞘向着自己呼喝而来。

    史丹阳的双手也忘记敲击人皮鼓了。

    她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这一刻她的心底里生出的绝望。

    她就要被乱刀加身了。

    那她还能活吗?

    缪如茵,对了,缪如茵呢?

    史丹阳对于缪如茵的执念极深,就在心里已经是满满的绝望时,却还没有忘记缪如茵。

    可是放眼看去,入眼的只是金戈铁马,只是万里黄沙。

    哪里看得见半分缪如茵的影子。

    不过史丹阳一咬唇。

    缪如茵就算我死了,我也要让你和我一起死。

    要记得,我们两个人的性命可是绑在一根绳上的呢。

    于是史丹阳在这种时候发动了她体内的阴阳绝降。

    于是琵琶声停。

    眼前的幻境消失了。

    缪如茵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她能感觉到在自己的身体里,那阴阳降头草正在疯长着,即将破体而出。

    ------题外话------

    啦啦,潇湘女生节,大家进入页面一定要点点啊,游游的神棍所在的战队正在pk中,请大家为游游的战队点赞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