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1】,帮忙死亡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楚一脸的神秘:“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呢,你们猜,那些人的身份是什么?”

    看着秦楚那一脸故做神秘的样子,缪如茵与土御门流华两个人相视一笑。

    “如茵啊,帮忙打个苹果呗?”土御门流华笑眯眯地开口道。

    缪如茵含笑点头,然后便拿起桌上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削起皮来。

    而土御门流华却是直接动手,泡了一壶碧螺春。

    “如茵你来尝尝这个碧螺春,这可是新茶,味道相当可以呢。”

    看着那两只在那里,笑眯眯地又是聊天,又是削苹果,又是泡茶的……

    秦楚再低头看看自己爪子里握着的苹果……没有削过皮。

    一时之间倒是也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了。

    而且那两只摆明了连个眼神也没有想要给自己的意思,这是搞毛线啊。

    难道他们就不想知道那些人的真实身份吗?

    秦楚鼓了鼓腮帮子,然后低头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

    嗯哼,没削皮就没削皮,他怕个毛线啊。

    老话不是说得好嘛,叫做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吗。

    于是苹果被秦楚啃得“咔咔咔……”做响。

    而缪如茵这边将打好皮的苹果递给了土御门流华。

    土御门流华递给秦楚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笑眯眯地小口小口地啃起了苹果。

    呵呵哒。

    小样儿的,你不是想要卖官司吗,那么你卖吧,我们就不问,憋死你。

    坦白来说,现在秦楚的心里当真不是滋味,他本以为自己说出了那句话后,这两只怎么着也应该立刻马上便围着自己问答案吧。

    可是现在这两只的的反应,与他所想像得完全不一样呢。

    谁能来给他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不管是怎么回事儿,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两只指定是故意的。

    看着秦楚那一脸的纠结与憋闷,缪如茵终是不忍心,不管怎么说,秦楚不但是自己的搭档,而且还是自家师傅的晚辈。

    “好了,秦楚过来喝杯茶吧,看你嘴唇干的,应该也是渴了吧。”

    缪如茵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茶壶,给秦楚倒了满满的一杯茶。

    秦楚忙将自己手里的苹果核丢进垃圾筒,这才坐到了沙发上,也不管那茶是不是还烫,当下便直接端起来,一口饮下。

    果然是渴坏了。

    “小心,烫!”

    缪如茵看着他直摇头,然后从旁边拿了一瓶苏打水递给秦楚:“你还是先喝这个吧。”

    还是自家搭档最好了,看看土御门流华那个家伙,就让人气不打一处来呢。

    接过苏打水,两三口便喝光了。

    缪如茵轻声问道:“要不要再来一瓶?”

    说话间,第二瓶苏打水已经放到了秦楚面前的茶几上。

    秦楚将空瓶放下,这才一抹嘴巴上的水渍:“哎呀,终于活过来了,你们知道不知道这几天为了查那事儿,我可是连一口水也没有喝过呢。”

    一边说着,秦楚一边拧开了第二瓶苏打水的盖子。

    这一次只是喝了半瓶便停了下来。

    “地府也出事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地府那边经过详查,居然少过不少的生魂,而且这些生魂,虽然也有在黄泉路上被人召回阳间,但是那数量倒是并不多。”

    “最起码有三分之二的生魂,都是到了酆都城后,被人私自串改鬼单,然后放出去的。”

    一听到这里,缪如茵与土御门流华不由得再次对视了一眼。

    如此说来,倒是与他们之间的猜测不谋而合了呢。

    秦楚有些好奇:“怎么了?”

    缪如茵道:“之前我与流华也是这么猜的,那些人应该与地府的鬼差有所勾结,倒是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一语成谶了。”

    秦楚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直接向着两个人竖起大拇指晃了晃。

    然后他这才继续往下说道:“不过因为此事儿,这位新上任的阎王大人,可是大发雷霆,他听说我们也正在查询此事,于是小阎王大人,要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伙人一网打尽。”

    “然后牵着他们的灵魂去地府,他会让这些人好看的。”

    土御门流华咋舌:“这位新上任的阎王大人,是不是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只是土御门流华的声音才刚刚落下,秦楚便直接一抬手,于是一个物什便直接抛向了土御门流华。

    虽然明知道这东西绝对砸不到土御门流华,可是秦楚还是坏心眼儿地直往他的脸上抛了过去。

    土御门流华一抬手,抓住了那件东西,摊手一看,当下这位的嘴角也不禁抽了抽。

    “喂,你把你的铁判令给我干嘛,这东西莫非还能做定情信物送人不成?”

    秦楚连个白眼都懒得给他了。

    定情信物……

    这货还真会说呢。

    他要和谁定情,他秦楚到现在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呢,可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单身狗呢。

    所以这货还真是太不道德了。

    咳咳,话说,这货自己好像也是一只纯粹的单身汪呢。

    所以,他是想要将他的那枚铁判令当成是定情信物送人吧,只可惜啊,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啊。

    不过秦楚还是交待了一句:“这是阎王让我给你的,说既然你要出力,那么也不能白出力,便直接破格让你成为阴阳鬼判,可以随意地进出阴阳两界。”

    土御门流华把玩着手里的铁判令。

    “这个,不是据说还要考核的吗,所以也就是说,咱们得先通过考核了,再去对付那些人了?”

    说着他还看着缪如茵道。

    “对了,如茵,我记得你似乎好像一直也没有通过考核呢?”

    “而且我记得,这个考核的时间似乎不短呢,所以这位阎王爷这是想要让咱们放假休息的节奏呢。”

    果然是太特么的贴心了!

    缪如茵点头:“是哟,所以我现在还不算是一个正式的阴阳鬼判呢。”

    所以,如此来说,岂不是有些多管闲事儿的意思了。

    有点尴尬有木有。

    所以这位阎王大人,果然还是觉得我们太闹腾了吗?

    秦楚叹气:“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那位阎王大人,已经下令了,你们两个都不用考核了,破格知道不,这是破格。”

    所以这位新上任的阎王大人,这是先给颗甜枣,然后用着好用是吧。

    不过,对于此土御门流华倒是很满意。

    他随手抛了几下铁判令,呵呵哒,这回可以给如茵当搭档的人可不只有秦楚那个家伙了。

    不过缪如茵却还记得,秦楚这个家伙可还没有将事儿说完呢。

    “现在可以说说了吧,那些人的身份?”

    秦楚不乐意了:“你们不是不想听吗?”

    说着想了想居然还补充了一句:“如茵,你刚才给我的苹果没有削皮,我是带皮吃的。”

    土御门流华白眼中:“想吃削了皮的苹果是吧,没问题啊,我给你削。”

    说着这货便抬手向着苹果抓去。

    秦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削的我不吃。”

    哟嘿,削个苹果还带挑人的。

    缪如茵打圆场:“我来削。”

    她如果再不出声阻止的话,这两只只怕还在打口水战三百回合。

    说着她便再次拿起了一个大苹果,当然了,还是特意挑了一个红的。

    秦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个苹果,终于还是又哼哼了几声,好吧,勉强算满意了,只是比刚才土御门流华的那个,小了那么一丁点儿,但是却也是现在茶几上最大个的了。

    缪如茵削苹果皮的速度很快,直接一刀转下来,一条完整的苹果皮便被削下来了。

    “给!”

    拿着削好皮的苹果,秦楚美滋滋地咬了一口。

    嗯,果然还是没有皮的苹果好吃。

    “哦,那些人的身份,你们肯定想不到。”

    土御门流华看着手里的那个铁判令:“他们不会也是阴阳鬼判吧?”

    缪如茵挑眉:“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阴阳鬼判的话,他们又上哪里去认识的鬼差呢。”

    秦楚再次亮出了大拇指:“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啊,不错,那些人就是阴阳鬼判。”

    “只不过现在查明身份的只有三个人,还有几个阴阳判,虽然未死,也一直没有再覆行阴阳鬼判的职责,可是他们也和秦天大师一样,都是属于可发退休休息的那种了。”

    “所以阎王那里虽然有名单,但是却不能说那上面的阴阳鬼判全都是那一伙的成员。”

    说着,秦楚便拿出一张纸,递给了缪如茵。

    缪如茵打开来,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名。

    土御门流华也凑过来跟着她一起看。

    那上面的名字果然不少,如果这些人都是和那个毛大师一起的……那可真是麻烦大了。

    不过最上面的三个名字却是已经被人用朱砂笔勾过了。

    第一个名字就是毛思成。

    第二个名字是孔委茹,呃,这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而第三个名字则是令鹏程。

    缪如茵的目光在那三个名字上落了落,然后这才继续问道:“那不知道那位阎王大人又是如何确定的这三个人的呢?”

    秦楚道:“当然是拷问了那些鬼差,从他们嘴里得到的?”

    拷问……

    果然是一个非常好而且实用的方法。

    “不过那些鬼差所知道的也不多,也只有这三个家伙与他们接触过。”

    “那么这三个又是用什么办法收买的鬼差呢?”缪如茵表示好奇。

    “钱!”

    秦楚在说出这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

    “钱?”

    缪如茵想了想,吸了一口气:“呃,阳间的钱,阴间花不了,所以他们是用阴间的钱来收买的那些鬼差?”

    秦楚点了点头。

    缪如茵:“……”

    土御门流华:“……”

    很明显那些鬼差们的智商完全不在线啊。

    他们到底知道不知道,一百块阳间的钱,到底能买多少阴间的钱啊。

    缺钱,可以和他们这些正经干活的阴阳鬼判开口啊,直接用卡车拉几车黄纸烧给他们都没有问题。

    所以至于为了这事儿,将自己的鬼生给赔进去吗?

    不过……

    毛思诚那些人,还真是……

    竟然连鬼差都算计,他们就不怕,等到他们死之后,进了阴曹地府,那些鬼差会找他们算帐的好不。

    谁说只有人记仇的,鬼也是一种非常擅于记仇的生物好不。

    而且这一次阎王还亲自下令了……

    呵呵哒,倒是有些期待,等到他们将人逮了,送到阴曹地府去,他们会落得何种凄惨的下场。

    到时候可以和那个阎王大人申请一下,旁观可否,看戏可行?

    纤细的手指在毛思成,孔委茹,令鹏程三个名字上点了点。

    “那位毛大师似乎还想要再来呢。”缪如茵的声音幽幽的。

    土御门流华眯了眯眼:“打进敌人内部,然后中间开花。”

    缪如茵点头,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而且现在秦楚也来了,倒是有人接应我们了。”

    秦楚眨巴着眼睛听了一阵,也听明白了。

    “不会是那些人想要拉拢你们吧!”

    说着他又笑了起来。

    “这个可以有,而且现在这张单子上的所有人都不可以再进入阴界了,所以他们也应该很急需再添加新的阴阳鬼判加入他们。”

    “而且阎王大人那里还拿到了一个帐本,不得不说他们这生意还真是好做得很,每个月都有几笔,甚至有一个月,竟然做了不下三十笔这种买魂的事儿呢。”

    听到秦楚如此说,缪如茵与土御门流华两个人同时勾了勾唇角,所以那个毛大师才会表现得如此着急了。

    果然是阎王大人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呢。

    三个人既然已经有了主意,于是便低声议论了起来,将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情况,还有变故也都一一进行了分析。

    三个人商量完。

    缪如茵便将秦素,柳天赐夫妻两个请了出来。

    缪如茵倒也没瞒着,直接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给这对夫妻说了一遍。

    最后她才道:“所以柳先生,柳夫人,我们想要请您二位帮个忙。”

    柳天赐道:“请说。”

    “我们需要您二位陪我们演一场戏,一场真戏。”

    “演什么戏?”

    “死亡!”

    ------题外话------

    上一章出错了,把秦楚打成秦天了,秦天是如茵的师傅……

    嘤嘤,今天改不了了,得过了十二点再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