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彼此的决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君九辰后退了两步才站稳。他看着孤飞燕落荒而逃的背影,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出格了,也意识到她一直挣扎的真正原因。

    她不是百楚公主,那她来自哪一个皇族?冰海之南吗?虽然这个猜测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可是,如今也就只剩下这个可能了。她十年前就来玄空大陆了?她为何而来?她知道冰海多少真相,又想探究出冰海什么秘密?她何冒充孤家大小姐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位影哥哥,是什么人?也在玄空大陆人氏吗?她和他……到了哪一步了?可否谈婚论嫁了?

    君九辰庆幸、欣喜之余是纳闷,而纳闷之余,一抹淡淡的失落感终究控制不住浮上心头,只是,他很快就忽略了!看着孤飞燕远去的背影,他喃喃道,“你既来了,就别想走!”

    宇文晔还在死命地晃动身体,大喊大叫求饶,真真就差哭了。天知道被那么恶心的大蟑螂爬满全身啃噬皮肉是怎么的生不如死,难以承受!

    由着他求饶,君九辰都无动于衷,直到看到孤飞燕的背影消失在昏暗中,他才回过头来看去。芒仲忍不住上前来提醒,“殿下,孤药师没留下解药。”

    芒仲仍旧是有些迷茫的,似懂非懂,但是,看着宇文晔这种惨状,他是绝对不相信孤飞燕是百楚细作了。

    君九辰并不打算跟孤飞燕要解药,他冷冷交代芒仲,“自行处理。”

    他拿来那可紫玉鲛族,转身就走了。虽然宇文晔并没有苏祁两家那么大的野心。但是,为了区区几万金他就敢要阿泽的性命,他没亲自动手帮阿泽报仇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心软?

    君九辰一走,宇文晔就暴怒了,“君九辰,你给本皇子站住!你站住!”

    “君九辰,你不能言而无信,本皇子该说的全都说了!君九辰,你,你……你给本皇子等着!”

    芒仲立马反驳道,“晔十三,我家殿下可没答应过你什么!”

    宇文晔还要开口,一只蟑螂忽然迎面飞来,吓得他立马闭嘴,再也不敢张开了。

    芒仲也捉摸不透主子那句“自行处置”是怎么意思?是要继续,还是他让自己想办法驱走蟑螂?他和狱卒商量了一番,才令人提来冷水,既驱散蟑螂,也将宇文晔身上的毒药冲掉。

    没一会儿,宇文晔就被淋成了落汤鸡,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他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话都说不出来。但是,他记仇了,深深地记仇了,不仅仅记君九辰的仇,更记孤飞燕的仇!

    几个月前,百里明川在和他的通信中提及了对孤飞燕的痛恨。他一直百里明川那个从不记女人仇的家伙为何会那么记仇孤飞燕,如今,他是深有体会呀!他发誓,只要他能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他一定要孤飞燕好看!一定要!

    君九辰离开地牢之后,立马立马调派密探,调查孤家。他第一次中了孤飞燕的毒后,就怀疑孤飞燕的身份了,也派人调查了。可惜,一无所获。如今,他不仅仅要查她,更要查孤家!

    冰海异变有十年了,两岸往来彻底中断,孤飞燕若是来自冰海之南,她必是在十年之前,在冰海异变之前就来了。换句话说,也就是八岁之前。

    孤家大小姐八岁溺水,昏迷了一整年,九岁那年的除夕夜醒来,十四岁左右入御药房。孤飞燕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冒充孤家大小姐的?在冒充孤家大小姐之前,她住在何处,和什么人在一起?

    否定掉百楚细作的身份,带来的更多的疑问。

    但是,他宁可有无数的疑问,也不想有之前那个绝望的定论!

    夜深人静,孤飞燕也不知道辗转反侧了多久,终于睡着了。她又做梦了,她又梦到那个开满连翘花的院子,梦到了影哥哥在花丛中追逐她。

    她笑得好开心好开心,不知为何开心的开心,才是纯粹的开心吧!

    她拼命地往花丛深处跑去,她躲了起来,而影哥哥背对着她,一直喊她。他一开始喊她“燕公主”,后来喊她“燕儿”,他的声音特别温柔。

    她忍不住又笑了,“影哥哥,我在这儿!”

    影哥哥回头看来,冲她无奈而笑。她竟然渐渐地,看清楚他的脸了!好干净,好俊朗,好温柔的笑脸,就好似冬日的阳光,四月的春风,是这世间最温暖的温柔!

    她都看愣了,影哥哥却瞬间就移位到了她面前,那速度同臭冰块的影术一样快。她吓着了。

    可是,她认真一看,眼前之人却不是影哥哥,也不是臭冰块,而是靖王殿下!

    他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猛地就倾身而来,霸道地吻住了她!

    天啊!

    靖王殿下……吻她了!

    孤飞燕惊醒了,双颊泛红,一身冷汗。外头的天,还是黑的。

    她坐起来,愣愣地坐了好久,忽然无奈地笑了起来。她睡前都已经挣扎了很久了,怎么连做梦都还在挣扎,她在梦中竟将影哥哥,靖王殿下和臭冰块全混了!怎么可以这样?

    她都凌乱了,弄不清楚自己心中真正所想。

    她笑着笑着,就抱着脑袋,埋头在双膝。

    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连自己背负怎样的国仇家恨都还弄不清楚,她有什么资格纠结“喜欢”这两个字眼?

    冰海的那场噩梦,父皇那一身血迹斑斑,她都忘了吗?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放肆自己的感情?

    臭冰块和他背后的人,同冰海当年异变极有可能是有牵连的!而靖王殿下自己,和他背后的君氏皇族,如何会不暗中打冰海的主意?

    她最应该愁恼的,是如何提防臭冰块,是如何在天炎站稳脚跟,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冰海的真相!

    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底气喜欢谁谁谁?

    孤飞燕就这样在双膝上趴了一宿,反思了一宿,思考了一宿,也痛苦了一宿。

    翌日,一大早,车队就起程回晋阳城。

    小太子安分着,君九辰也没有就昨日的事情,追问她什么。一切,都是平静的。旁晚,抵达晋阳城后,梅公公先带小太子回宫。

    按理,孤飞燕和君九辰回府沐浴更衣之后,要尽快入宫复命的。然而,孤飞燕确定梅公公离开之后,就让秦墨带她赶去秦王府。

    在她熟悉的后花园门口,她追上了他。她明明铁了心,可一看他深邃清冷的黑眸,她仍有那么两三分不自在。她努力地忽略了,不去思索其他,她认真说,“靖王殿下,有件事关乎泽太子。下官觉得,在见皇上之前,有必要先告知您!”

    撇开心中的情愫,如果在靖王殿下和臭冰块之间选择一个合伙人,无疑,选择靖王殿下对她最有利。她掌握着寒毒的秘密,掌握着天武皇帝的救命药,她还得他喜欢。而面对臭冰块,她至今都是被动的……

    君九辰本就意外孤飞燕会追来,听了她的话,他更意外了。他认真问道,“什么事?”

    身体不舒服,先一更,晚上十点,可能一更可能两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