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您确定要用掉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失忆。

    君九辰藏着秘密,不轻易同外人道。

    而她,重生而来,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怎么治?

    孤飞燕心想,既然都把顾云远邀来了,既都提了寒症,择日不如撞日,索性把失忆的事也一道问了。

    “失忆?何人失忆了?”

    顾云远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孤飞燕都看不出来他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清楚。

    她道,“我失忆了,八岁之前的事情,全都忘了。我……”

    顾云远连忙打住,“且慢且慢,王妃娘娘,一码归一码,一人归一人。咱们先把殿下的病症弄清楚,再议您的,可好?”

    孤飞燕始终看着他的眼睛,说,“殿下也失忆了。”

    顾云远一脸不可思议,“什么?王妃娘娘,救人要紧,你别同在下说笑了!” 孤飞燕表情严肃,继续说,“殿下十一岁之前的记忆都没了。殿下也不清楚他这寒症是怎么染上的。但是,每次病发的时候,就能想起以前的事,可惜想起来的并不多。”

    “竟有这种事?”

    顾云远认真起来,他又拉来君九辰的手把脉,一边问,“如何失忆的?”

    孤飞燕答道,“不清楚。就只知道有一次负很重的内伤,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云远不说话了,替君九辰把脉把了很久。

    孤飞燕就站在一旁,紧张,却知道不能打扰。可是,当她看到顾云远摇头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出声了,“能治吗?”

    顾云远轻叹了一声,慢条斯理将君九辰的手放回去。

    他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番,才回答,“王妃娘娘,殿下是习武之人,这内伤可自行治疗。只是,怕要昏迷些时日才能醒。待殿下醒来,自行疗伤调养个一年半载,便可痊愈。当然,若在下辅以针术的话,一个月左右,不成问题。至于殿下着寒症和失忆症……”

    孤飞燕更紧张了,顾云远起身来,才继续,“失忆症若因外伤所致,要治愈不难。只是,就殿下这情况看,失忆症和寒症怕是同一病症,相互影响。这等情况,在下也是第一次听闻,哎,您若不讲明,在下都瞧不出来,在下……哎……爱莫能助,爱莫能助呀!还望王妃娘娘见谅。”

    孤飞燕失望了。

    然而,很快她就苦笑了起来。君九辰早就怀疑寒症和失忆症关联极大,所以一直不想治愈。她找顾云远来,也不是为治寒症,而是为了君九辰身上的伤。她也不过是多问了一句而已。顾云远是隐世大夫,医术比一般的大夫更高明。可他不是神仙,他岂是什么病症都能治好?

    孤飞燕收起小药鼎,问道,“若施针术,殿下何时能醒?”

    顾云远看了看天色,道,“明日这个时候。”

    孤飞燕点了点头,“那就有劳顾大夫,现在就开始吧。”

    孤飞燕看了君九辰一眼,正要走,顾云远急急拦下,“王妃娘娘,您可考虑清楚了?”

    孤飞燕不明白,“什么意思?”

    顾云远道,“王妃娘娘,殿下不会有性命之忧,也就是卧榻个一年半载,您,您确定要用掉一枚金针?”

    这话,是要君九辰耗着,反正死不了?

    孤飞燕原本心情就不好,听了这话,脾气就全上来了,她“啪”一声拍了桌子,怒声,“顾云远,你还是大夫吗?见死不救,见病不医,你爹娘怎么教……不不不,你爹娘也跟你一个德行,你们顾家都是一丘之貉!你信不信本王妃现在就令人把你打废了,让你熬个一年半载,好好尝一尝负重伤是什么滋味!"

    顾云远一副惊恐的样子,连忙躲到一旁去,“王妃娘娘息怒,息怒息怒,王妃娘娘想怎样,在下都随您……”

    孤飞燕骂了一顿倒是冷静了一些,她冷冷看着顾云远,认真说,“只要他好好的,别说三枚金针,就是拿我的命去换,我也乐意!开始吧!”

    她说罢,便在一旁寻了个位置坐下,等着。

    顾云远看了她好一会儿,确定她不会拿他怎么样了,才抹了抹汗,走回去。他写了一张药方递给孤飞燕。

    孤飞燕瞧了药方一眼,就知道这药方是治内伤的,固本培元,养精蓄锐,跟之前两个大夫开的,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她问道,“你仍是要以药淬针?”

    顾云远不同于其他大夫的本事有二,一是他能明确诊断出一般大夫诊断不出的病症,二是他有独门针法,不像一般大夫那样受制于药。

    别的大夫是以药治病,诊断重要,对症下药更重要;顾云远则是以针治病,对药方没有那么大的讲究。

    上一回,顾云远治程亦飞的时候,孤飞燕旁观过,了解到了他药穴同理的理念,以药淬针的本事。

    顾云远点了点头,“正是。”

    孤飞燕也没多问,只道,“稍等。”

    很快,孤飞燕就给了顾云远一碗热腾腾的药汤。上一回,她一直当他的白衣师父,沉浸在记忆里,甚至都哭了,并没有注意到他是怎么淬针,也没认真瞧清楚他是怎么施针的。这一回,她自是认真见识一番。

    顾云远取出一套金针来,一一放入药汤中。孤飞燕已经忘记他上一回用的是不是这一套针了。她才发现顾云远用的这套金针,同一般的金针并不一样。

    针灸术所用的金针,有九种款式,分别是鑱针、员针、鍉针、锋针、铍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和大针。

    一般的大夫只会使用其中的几款来搭配,譬如毫针数枚,员利针若干,长针若干。但是,顾云远这套金针,却是每一款各一枚,总共只有九枚。

    孤飞燕问道,“你这针,有何讲究?”

    顾云远蹙了下眉,连忙后退两步,作揖道,“王妃娘娘,此乃顾家独门金针,名九玄针,它的讲究乃我顾家机密,在下不可说。还未王妃娘娘见谅。”

    “九玄针?”

    孤飞燕又看了看药汤里的金针,也没追问。

    顾云远施针的时间也是有讲究的,他又看了看天色,道,“王妃娘娘的气色不佳,不如先去休息?在下,还得等上两个时辰,方可为殿下施针。”

    孤飞燕不走,她亲自替君九辰擦了一把脸,在他身旁坐下,守着。顾云远见状,笑道,“在下从南边一路过来,都听闻殿下是被迫娶王妃娘娘的。王妃娘娘如此用心待殿下,殿下迟早会明白娘娘的心意。”

    孤飞燕瞥了他一眼,只当没听到。顾云远也不尴尬,径自笑着,从他那个大医笄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医书,认真翻看了起来。

    好一会儿,孤飞燕才偷偷打量起顾云远,可惜,她再怎么打量,都看不出来,其实顾云远所谓的淬针,讲究施针时辰不过都是故弄玄虚,真正的玄机,就在他那套九玄针上。

    这套针,并不是可以无限制一直用下去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