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奇药,恍然大悟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雪狼身上的黑疹,孤飞燕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重了下来。连活了上千年的灵兽雪狼都会染病,足见这虫疫的可怕。要拖延病程,要治愈怕都没那么容易。她只能奢求同雪狼接触过的人都别出事,尤其是君九辰。

    冰屋本就非常温暖,加之焚烧了药材,整个屋子变得又闷又热。孤飞燕却还觉得不保险,让顾云远再点一把药草。

    她待上手套,将雪狼抓在手里仔细检查起来。雪狼可不敢咬孤飞燕,它吓得夹起尾巴,蜷缩起四肢,变成一个小毛球。孤飞燕检查完它的后背,便勾住它的尾巴,往外拽。可是,雪狼夹得紧紧的,就是不放松。

    孤飞燕不悦道,“放开,不查清楚,我怎么给你上药!”

    雪狼能明白她的意思,却不知道她要给它上药,于是,死活都不放开。孤飞燕用力拽,雪狼后爪抱紧短小的尾巴,誓死捍卫。

    “不识好歹!要不是看在你是灵兽的份上,我才不救你!”

    孤飞燕双眸一眯,捏住雪狼的脖子,将它拎到一旁那把到正在燃烧的药草上面。雪狼误以为孤飞燕要烤了它,吓得炸毛了,四肢全张开,小短尾垂直落下。这一瞬间,孤飞燕及时拽住它的尾巴,雪狼要挣扎都来不及了。它双爪捂住了眼睛,开始卯劲,努力变身。可惜,怎么都变幻不回狼形。

    孤飞燕检查了一番,很快就取出药膏来,轻轻涂抹在雪狼身上的黑疹上头。这下,紧张到极点的雪狼立马放开双爪,意外到了。原来,这个女人是要帮它上药呀!

    虽然它现在不怎么痒了,可是,涂药后冰冷冷的感觉却非常舒服。确定孤飞燕没有敌意,它渐渐放松下来,不再那么畏惧了。

    孤飞燕见雪狼乖了,她便将雪狼放回桌上,继续涂抹药膏。没多久,雪狼就全身心放松下来,无比享受。孤飞燕才刚涂完它的脑袋,它自己转了个身,将屁股翘起了,对着孤飞燕。屁股上的疹是最痒的,它每次都还挠不着。

    孤飞燕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但是,她很快就感慨了,“小东西呀,我们若不尽快寻到救治的办法,你也会没命的,你活了……”

    孤飞燕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也不知道为何,她竟莫名有种熟悉感。莫非,她小时候养过类似的宠物?

    “呜……”

    雪狼低鸣催促,孤飞燕才缓过神来。她又忍不住笑了,忽然发现一只小冰旅鼠发出狼的鸣叫声,竟然一点儿都不违和,反倒十分可爱。

    孤飞燕帮雪狼上完药,顾云远就找来了一个笼子。雪狼犹豫了一番,并没有逃,反倒主动进去了。它想,被关几日也无妨,它好好享受一番再回去!反正,等它恢复了,这小小的笼子也关不住它的!

    安置好雪狼,孤飞燕和顾云远可都没有放松,忙碌之余,坚持每日泡药浴,防虫驱虫。若被冰虱子叮咬,一般三天左右就会出现病症。幸好,观察了几日,他们中并没有人发病。秦墨也回来了,他和君九辰都没事。

    孤飞燕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落了。

    在长老会的齐心协力之下,几个隔离区都建立完成,所有病人都会集中在几个隔离区,统一救治。其他的族人们也都天天药浴驱虫。

    半个月的时间,雪族的疫情基本被控制住了,新增的病人少之又少。可是,孤飞燕和顾云远研究出五种排毒药剂,辅佐以针灸排毒之术,却都无法稳定病人的病情。他们用来试药的五只冰旅鼠全都死了,五个病人里也只剩下两个勉强撑着一口气。与此同时,隔离区几乎每天都有患者死亡的消息。晋阳城的病人都死了,就剩下那个叫做蓁儿的小女孩还硬撑着,只是,情况也非常不容乐观。

    疫情没有扩散,可病人本就很多,死亡仍旧在靠近,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整个北疆就像是被笼罩在乌云之下,见不到光。孤飞燕都不敢去隔离区,因为,一到那里就会看到很多家属躲在屋外哭,凄惨悲凉。

    几日后,孤飞燕收到尚将军的来信,信中说蓁儿快撑不住了,哭着想见她最后一面。

    “蓁儿……”

    孤飞燕可没有忘记自己对那个孩子的承诺呀!她抓了几贴药剂令人带回去,交代道,“告诉她,我过几日就回去了。一定一定要等我!”

    如果谎言能被当做坚持的信念,她愿意当一个骗子。

    孤飞燕几乎没日没夜地研究药剂,反反复复地试药。她为雪狼上药的时间,成了她唯一能放松的时间。

    这日,孤飞燕忙得脚不着地,忘了给雪狼上药,回屋倒头就睡。翌日她一醒来,想起这事,立马去找雪狼。然而,她竟发现雪狼身上的黑疹全部都消失了!

    她用的药膏虽有效,但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止痒,无法让黑疹消失。无论人或者是鼠,只要一日不上药,就会瘙痒难耐。

    孤飞燕立马喊来顾云远。顾云远看了一番,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这是好转了吗?”

    孤飞燕大喜,连忙去检查病人。要知道,她给雪狼喝那帖药,也给一个病人每日服用过的!然而,检查的结果让她很失望,那个病人身上的黑疹全都在。

    顾云远摩挲起下巴,喃喃道,“怪哉,怪哉!”

    孤飞燕又将雪狼检查了一边,发现雪狼除了黑疹消失之外,并没有完全恢复。它仍旧没多少力气,眼睛还布满了血丝。

    她思索了一番,问道,“会不会是药量的问题?”

    顾云远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人所需要的药量,自是比鼠要多很多的。

    孤飞燕加大了药量,分别给病人和雪狼都服用,连续服了三日。病人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继续恶化,但是,雪狼的精神转好了。

    顾云远问道,“会不会那味药的剂量还不足?”

    孤飞燕蹙眉看着药方,没说话。她非常熟悉药方上每一味药用于人体的极限,物极必反,再用下去,会害了那个病人的。

    她琢磨着雪狼除了吃过她的药,还吃过什么东西?她思来想去,很快就恍然大悟了!

    她朝顾云远看去,惊声,“是蓝珊瑚!”

    蓝珊瑚?

    顾云远露出迷茫的表情,“这是什么药?”

    孤飞燕一边往外走,一边解释,“之前我们在地宫里撞见雪狼在吃一种东西,跟蓝珊瑚很想。当时殿下还好奇雪狼为何会吃素。那东西极有可能就是治虫疫的奇药!”

    孤飞燕越想越觉得可能性极大,雪狼活了上千年,至少经历了三次病疫大爆发。它之前或许也染上虫疫,吃了那东西恢复的!

    孤飞燕都到门口了,又着急折回去,将雪狼拎出笼子,藏入袖中。她没有耽搁,就带上秦墨和顾云远两人,赶往地宫入口。

    而此时,君九辰在白玺冰原北面,发现了一间隐蔽的冰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