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竟是孤氏之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红衣的女子的威胁,君九辰并不忌惮。

    红衣女人若拥有真气的话,他自然不是她的对手。可是,红衣女子失去了真气,那就未必了。当然,君九辰并不想与红衣女子为敌,给自己找麻烦,浪费宝贵的时间。

    他冷冷道,“前辈,晚辈若出不去,这个世界上怕是永远都不会有人知晓梦族被灭的原因了。”

    这话一出,红衣女子的眸光就更凌厉了。

    君九辰继续说,“晚辈若出不去,谁替梦族复仇?再者,谁替你去找寻你男人的尸骨,好好安葬?”

    这下,红衣女子眸中就迸射出了骇人的恨意。

    她顾着哀伤,都还未考虑到这些。梦族被灭,那么大的一场浩劫,为何千年前之后会无人知晓?千年的时间虽长,却不足以让白玺冰川恢复原貌。很明显,当年还有诸多她不知晓的真相,争夺噬情之力的那帮人,或许都逃过一劫。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后人何在?

    梦族雪地的葬礼皆为火葬,只有身份尊贵之人,才有资格冰葬,因为,葬在冰原中的尸体是不腐的。当年梦族族人的尸首,是否全都被埋在冰原在之下?

    梦冬呢?

    梦冬是尸首何在?

    眼泪湿润了眸中的怒意,然而,红衣女子还是理智的,警惕的,她一字一字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梦族地宫做什么?”

    君九辰听得出来,红衣女子担心他会是她的仇人之后。他并不隐瞒,道,“晚辈是君氏之后,晚辈的母亲是雪族人。凤之力出现在白玺冰原,引来几方势力争夺,晚辈也是为凤之力而来。”

    一听这话,红衣女子勃然大怒,“好呀,你们是打算再毁一次白玺冰川吗?神力是用来敬畏的,你们这些妄图降服神力者,都不会有好下场!老娘现在就宰了你!”

    红衣女子徒手袭来,君九辰没有用剑,徒手挡下。即便伤口裂开了,他都毫不在意,他冷冷道,“除了人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被降服和掌控的!既是人人争夺之物,晚辈自是要争要夺。能不能得到这些力量并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得到之后,用来抗敌,还是掠夺?”

    红衣女子安静了下来,君九辰放开她,说道,“十年前,多方势力争夺凤之力,以凤之力激出冰海冰核,企图夺得永生的力量。后冰海异变,冰面染毒,谁都没有得到那股力量。如今,仍旧仍有不少人为了冰海明争暗斗。千年前,那些人争夺的到底是噬情,还是潜藏在白玺冰川的力量?他们若是没有得逞,白玺冰川是否还要再遭劫难?”

    红衣女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关键了!

    君九辰继续说,“玄空大陆三大秘境,冰海、梦族雪地、黑森林,晚辈猜测,这三个地方怕是都藏有惊人的力量。凤之力可毁冰海,噬情之力可毁白玺冰川,乾冥之力怕是可毁掉黑森林吧!”

    红衣女子怔住了,她不关心那么多,她就关心梦族的仇人,害死梦冬的仇人!他们的后人是否还会卷土重来?

    她激动得对君九辰道,“小子,帮我找到他们,帮我报仇!”

    君九辰暗暗松了一口气,问道,“先告诉我,孤云远到底是什么人?”

    红衣女子立马回答,“孤云远是晋阳城孤家的嫡子,名满玄空的药师。他同我和梦冬皆是好友,当年,他为了公开一张药方,被孤家逐出家门,从族谱除名。从那之后,他就失踪了,谁都找不到她。”

    君九辰颇为意外,他正要问,红衣女子却又道,“影术正是孤云远所创,他曾经将影术传授给几个侄儿。至于这千年来,影术是否流传下来,我就不得而知了。”

    君九辰太震惊了。

    他的影术必是收养他的人所教,如此说来,收养他的人,应该就是孤氏之后了!孤飞燕当初为了寻找隐世医师,曾经翻遍了孤家的族谱,得知孤氏一族在南境有分支。孤氏这一分支后来迁往冰海南岸的云空大陆,在族谱上就再无记载了。

    他当年若真的被送往冰海南岸的话,那么,收养他的人就是云空大陆的孤氏之后了!

    云空孤氏,同当年的冰海异变,有有何牵连?他们是何时将他送回玄空大陆的,送来作甚?他们可还有留其他人在玄空大陆?

    君九辰脑海里,不自觉浮出了顾云远那张惊若天人的脸。他问道,“前辈,你可听闻过药王鼎?”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不曾听闻。”

    君九辰嘴角不自觉泛起了一抹自嘲。这个红衣女子千年前被封印在结界中,她知晓的事情终究是有限的,他问的,似乎太多了。要知道,梦族被灭之后的千年里,玄空大陆还发生了诸多大事,譬如,天降神火,神农谷创立。

    君九辰后退了一步,认真抱拳作揖,道,“晚辈君九辰,敢问前辈大名。”

    红衣女子看着他,无奈而笑,“梦夏,梦冬的梦,冬夏的夏。我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做梦冬夏,呵呵……”

    她说着,突然转身往竹林东侧跑去,“小子,跟我过来!”

    君九辰追过去,出了竹海,就看到了一条河流。梦夏指着河边一滩血迹,认真说,“我是在这里救了你的。你过河去,会进入一个凶险的幻境。你记住,一旦你走了回头路,就只能同我一样,一辈子等人来救,没有第二次机会。你若闯过去,便可出去。你快走吧!”

    君九辰大喜,哪怕路再艰难凶险,总比无路可走来得幸运。他认真同梦夏作了个揖,毫不犹豫踏上独木桥,走向对岸,对岸一片白雾茫茫。

    就在君九辰的身影被白雾淹没的时候,梦夏大声道,“小子,老娘信你,记住你今天同老娘说的话!”

    君九辰回头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很快就继续往前走,身影最终消失在迷雾中。

    外界已是三日之后了。

    孤飞燕一睡,竟睡了整整三天三夜。她也不知道是契约雪狼的原因,还是太疲了。她醒来之后,立马赶赴雪牢去审季江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