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贱命只能我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程亦飞愤怒的脸,唐静骤然怔住。这怕是她第一次见他这么凶的样子吧?

    他的心意如何,与她何干?

    她竟一时间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是,她又立马脱口而出,回答道,“怎么与我无关了?燕儿是我妹妹,靖王是我好友,你当下属的若再存有妄念,我绝饶不了你!”

    听了这话,程亦飞眼眸里立马燃起愤怒的烈火,像是要将唐静映在他眸中的影子烧尽。他怒声,“唐静,我到底……”

    唐静并不给他机会,强势打断了,“还有,你心里明明有别人,凭什么“娶”字能说得那么容易?我需要的是个心里从未有过别人的男人,你给得起吗?你娶得起吗?你负责得了吗?你口口声声说要娶,那你心意如何怎么就与我不关了?那夜,咱们俩谁睡了谁还不未必呢!我不会对你负责的,你也不必!我警告你,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说“责任”二字,更别说“娶”字!你若说一次,我抽你一次!”

    唐静一口气把话说完了,像是急着了,又像是怒着了,她的呼吸都紊乱了。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答那么多,她甚至都分不清楚这些话这到底是回答给自己的,还是回答给程亦飞的?

    他的心意与她何干?

    自是有关系的,否则……否则她才不会多管闲事!她又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她最讨厌多管闲事的人了!

    她终于抬眼朝程亦飞看去,像是把理由都说出来之后,就有了勇气直视他的愤怒和质问。

    此时此刻,程亦飞也看着她。他那双漂亮的眼眸幽邃得无法形容,他似乎彻底平静下来了。

    四目相对,一室无声。

    唐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不走。气冲冲跑来要杀他,却发现不能杀。那她还留着作甚呀?反正他这样的男人是绝对不会答应入赘的,她没必要跟她废话婚事;反正爹娘很快就找过来了,自会帮她收拾神农谷这件事,她操什么心呀?

    爹娘若找程亦飞算账,那也是他活该!她应该逃才对。逃得远远的,让爹娘都找不着,这样就不用回云空大陆去了。

    思及此,唐静恶狠狠瞪了程亦飞一眼,转身就走。就在这个时候,程亦飞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异常的平静,“心空了,已经没有她了,也什么都不想放进去了。唐静,你离开晋阳城的第二日,我便回军中,我母亲去神农谷一事,我确实一无所知。”

    他停了一下,才又继续,“你说的对,对你,我负责不起。神农谷那边,还有你爹娘那边,你想我如何解释,我都听你的。”

    唐静知道程亦飞此时正看着自己,可是,她没有回头。她耳畔一直重复萦绕着他说的第一句话,至于他后面说了什么,她都没听进去。

    她不是轻易会难过的人,此时此刻,却莫名其妙地难过。一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了一下,疼得她好难受。

    她很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下意识握了握拳,将心里的那一抹难受忽略掉。她一个字都没有说,就是呵呵轻笑了下,便大步往前走。

    程亦飞没有追,更没有出声挽留。唐静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看着自己,安静的帐篷里她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大声。

    一步一步,接近大门;一步一步,彼此远离,一步一步,此生不约。

    越靠近大门,她就走得越快。她向来果断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该怎样就怎样。她现在要走了,不管这件事了,她就得走得潇洒,痛快。

    很快,唐静就走到了营帐厚重的门帘前。

    她止步,嘴角泛起了一抹恣意的弧度。她笑了,道,“程亦飞,约莫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爹娘应该能抵达天炎。神农谷的事情你想怎么解释,随便你都成。祝你好运!咱们……呵呵,再也不见!”

    她说罢, 便用力扬起门帘。这一刹那,她愣住了。只见门外的护卫全部倒地身亡,一个黑衣蒙面人持剑正要进来。

    看到唐静,黑衣人蒙面人分明也是震惊的。此时此刻,他们二人距离不到五步。

    唐静还未缓过神来,黑衣蒙面人就一剑刺过来。唐静急急闪躲,却没完全躲开,右手被剑刃划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全冒了出来。

    唐静立马大喊,却不是痛叫,而是,“来人,有刺客!”

    她连转身都顾不上,急急后退,强忍着右手的疼痛,启动左手的暗器。很快,飞镖就从她袖中发出。黑衣蒙面人的武功分明极好,如此近距离还是及时躲开了唐静的飞镖。

    唐静的飞镖不停,黑衣蒙面人不再闪躲,而是持剑挥开唐静的飞镖,步步逼近。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程亦飞已到唐静背后,他一把拉住唐静,将她推到一旁去,另一手抽剑,迎上了刺客的剑。他一剑挡开了刺客的剑,冷冷质问,“有胆量闯本将军的大营,没胆量露面吗?”

    刺客也不非吃素,再一次挥剑而来,压住了程亦飞的剑,他轻哼,“你还没资格让老夫露面!”

    程亦飞轻哼,“原来是个老人家,晚辈这条性命能让您惦记,那倒是晚辈的荣幸了!”

    两人陷入僵持,程亦飞胸膛上的伤口明显裂了,鲜血渗出,染红了绑在伤口上那布条。

    伤势如何,程亦飞自己最是清楚。黑衣老者一见程亦飞就知道他负伤,此时见程亦飞伤口裂开,他自是要趁人之危。他突然冲程亦飞踹去一脚,程亦飞立马后退,而黑衣老者趁势发力,双手持剑,死死地压制程亦飞的剑。程亦飞的剑刃被逼到自己脖子前。他若是扛不住,极有可能会被自己的剑刃给割喉了。

    唐静正在给自己止血,见状,她急急出镖。黑衣老者并不舍得放弃杀程亦飞的机会,他侧头躲开,另一手抽出匕首来挡飞镖。可是,唐静此举终究还是分散了他的注意力。程亦飞趁机双手握剑柄,用力一顶,就将黑衣老者的剑给顶了出去。

    黑衣老者都站不稳,往后退了好几步。而程亦飞立马持剑刺去!黑衣老者一剑刃来挡程亦飞的剑尖。

    两人再次陷入僵持,但是,形势完全不同。方才是黑衣老者攻,程亦飞守;而如今是黑衣老者守,程亦飞攻!

    唐静大喜,她的机会来了。

    她的伤口还未完全止住血,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她箭步走到黑衣老者,冷声,“本小姐告诉你,程亦飞这条贱命只能本小姐取。你还不够格!”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