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他忍俊不禁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静才刚开口,林老夫人就猛地将程亦飞拽到背后去,她也抽出了一把匕首,道,“今日谁要碰我儿子,就先从我尸首上踏过去!”

    唐家主轻哼,“吓唬本家主吗?”

    林老夫人亦是轻哼,“你不妨试试!”

    这个时候,宁夫人终于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她淡淡道,“行了。唐离,你先坐下,先把事情弄清楚。”

    唐家主蹙了眉,却仍旧盯着林老夫人和程亦飞,没有让步的意思。宁夫人遂用力将茶杯放下,“嘭”得一声,格外响亮。

    唐家主这才回头看去,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终是收了匕首,转身就走到宁夫人身旁坐下,绷着脸。宁夫人挑眉看他,他避开了宁夫人的眼神,别过头去,用力吐了口浊气。分明是不甘心,却不想跟违逆夫人。

    见状,程亦飞和林老夫都是意外的,没想到如此强硬强势的唐家主竟会因为宁夫人一句话而让步。他们并不知道唐家主不仅是个话唠还是个妻奴,对宁夫人绝对的有求必应,绝对服从。一般情况下,宁夫人一蹙眉他就乖,一拍桌他就怂。也就只有事关宝贝女儿,他才如此不服气。

    宁夫人没理睬夫婿,她朝林老夫人看去,示意她也坐下。

    林老夫人觉得自己若坐下,那便是给宁夫人面子了。这凭什么呀?她迟迟不动。哪知,宁夫人突然拔起茶桌上的匕首,狠狠掷过去,就刺在林老夫人脚下,她声冷如冰,问道,“你坐不坐?”

    林老夫人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竟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程亦飞还是很识相的,他就在林老夫人身旁坐下。

    至此,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营帐里恢复原本的寂静。

    所有人都以为宁夫人会亲自审问程亦飞,哪知道,宁夫人却朝自己的闺女看去,语气严厉,质问道,“你说,那天你们醉酒那夜是怎么回事?”

    唐家夫妻俩收到的消息是林老夫人找神农谷老执事做主,说是唐静和程亦飞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却不愿意嫁给程亦飞。程亦飞为了对唐静负责,唯唐静不娶。 虽然林老夫人并没有在老执事那边诋毁唐静什么,但是,不知情的人必会误会唐静的为人。

    这件事在唐家夫妻俩看来,自是唐静吃了大亏。唐家主甚至都怀疑程亦飞逼迫,算计了唐静。唐家主是气疯了,宁夫人倒还是保持了理智,她亲自查了程亦飞,竟发现程亦飞这小子还不赖。

    面对娘亲的质问,唐静低下了头,但是,她还是回答了,“我跟他一道喝酒,然后……然后醒来在客栈里,就发现……”

    唐静没好意思说下去,宁夫人立马追问,“你邀他喝酒,还是他邀你喝酒?”

    唐静思索起来,程亦飞也低着头,暗暗回忆。那夜在靖王大婚喜宴上,他们喝得酩酊大醉,在靖王府后撞见后开始斗了嘴,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斗着斗着,就一起去喝酒了。到底是谁邀了谁,真真是弄不清楚了。

    然而,唐静竟回答道,“我喝得不痛快,就约他继续去酒馆喝。”

    程亦飞立马抬眼看来,唐静知道他在看她,她避开了他的视线。

    听了这回答,林老夫人嘴角立马泛起一抹不屑,而唐家主则毫无反应,他并不觉得这是大问题。宁夫人并没有表态,她接着问,“又是怎么去客栈的?”

    唐静完全没有记忆,但是,她又毫不犹豫撒了谎。她说,“我拉着他去的,喝太多了,走错了客栈。我原本跟舅妈住一块的。”

    程亦飞一直看着唐静,那双漆黑的眸子有些深邃,眸光复杂。

    林老夫人都轻哼出声了,唐家主仍没把这事当闺女的责任,但是,他听到林夫人的轻哼,立马瞪过去。

    宁夫人继续问,“后来呢?”

    唐静仍旧低着头,回答道,“后来,后来他就要对我负责,说要娶我,我拒绝了!他还说,他要出征,他跟他娘都交代清楚了。我要是改变主意想嫁,就找她娘做主。他随时都娶我。”

    这一回,唐静说的是实话。当初听程亦飞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只有烦躁,可是,如今自己重复了一遍,心中却涌出一股陌生的情愫。她忍不住抬头,朝程亦飞看了去。

    程亦飞一直盯着唐静,见她一看来,他就冲她蹙眉。而唐静一看到程亦飞蹙眉,立马朝他吐舌头做鬼脸。她很快就又低下头去,不让人发现,也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心情沉重的程亦飞竟有些忍俊不禁,这是酒后那一夜以来,他第一次对唐静笑,只可惜稍纵即逝,唐静没看到。

    至此,林老夫人越发肯定自己儿子占理。她挺直了腰杆,一脸正义凛然。唐家主终于不淡定了,插了一嘴,“闺女,爹爹在,你不用怕,尽管说实话!是不是这畜生逼你了?威胁你了?”

    唐静道,“爹爹,女儿说的句句属实。女儿就怪他自作主张,将此事告诉他母亲,其他的,女儿都不怪他。”

    唐家主急了,“你!你怎么这么傻呀你!”

    林老夫人也急,怒声,“这么大的事情岂有不告知我这个当娘的道理?再者,我儿将此事告知我,亦是为你着想!你可知道,本夫人一得知此事,虽十分不满,但也立马令人去置办,就等着你找上门来,择良辰吉日,为你二人完婚!你倒好,明明知我儿非你不娶,你竟还不嫁!你说说,你一个姑娘家,失了身,还有何人愿娶?你竟不着急也不以为耻,你,你……你若非水性杨花,不重贞洁,又是什么?”

    林老夫人这番话早就想对唐家夫妇说了,可惜没机会。

    哪知道,唐家主竟拍了桌子,“这不过是意外,**又如何?想娶我闺女的人能从这儿排到云空去。你这老刁妇嘴巴给我放干净些。本家主告诉你,我家闺女不是不重贞洁,是瞧不上你儿子!哼!”

    林老夫人突然大笑起来,“瞧不上?呵呵呵,你不妨问一问你家闺女,她来我程家军中作甚?”

    这话一出,唐家主和宁夫人就都看向唐静。

    他们收到的消息是宁承给了,而宁承的消息是神农谷给的。宁夫人接下来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林老夫人既说出来了,她便等着。至于唐家主,他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突然有些不安了。

    唐静还未回答,林老夫人又补充了一句,“唐家主,你不妨多问一句,她刚刚同我儿在大营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