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他可是老狐狸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逐云宫主手握制约百里明川的筹码,大可不敷衍的。但是,她不想逼太紧,她一个人太孤单了,她还指望这小子安安分分地陪一陪她,给她解解闷。

    “多谢!”

    百里明川双脚的寒气在不停地加重,他强忍着,双手已经紧握成拳头了,表面上却还是淡定至极。他要把最后的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问出来。他道:“本皇子该如何掌控血戾?”

    “要么你降服它,要么它降服你。需要本尊帮你,尽管开口。”她一边说,一边扬了扬手,道:“当然,只要你乖乖听话。”

    “降服?”

    百里明川还要问,逐云宫主却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她将没有受伤的另一手伸过来,认真问道:“玄寒宝剑呢?”

    前几日牧然出现在逐云宫附近,她已经派人盯上了。如今即便不用玄寒宝剑,她也有办法将君九辰他们引过来。但是,这把剑她势在必得。君九辰代表不了冰海南岸的轩辕皇族,或许有朝一日,她会见得到轩辕皇族如今的当家人轩辕睿!

    百里明川眼底闪过丝丝复杂,然而,他并没有迟疑多久就道:“给我三日的时间,我会令人送来。到时候,你便可将消息放出去,或许,本皇子出面替你将他们引来!”

    “三日?”

    逐云宫主琢磨着,三日后她的人也应该对牧然动手了。她想,待君九辰他们赶到北海,她必定可以送给他们一个极大的见面礼。她大喜,道:“三日后便是立秋吧,是个好日子。此事就交给你了!”

    百里明川已经快忍不住寒气了,却没有露出一丝丝痛苦来,反倒勾起嘴角,笑得无比邪魅狷狂。他说:“本皇子一定会让你满意的。逐云妹妹,待拿回乾冥宝剑,你我重建鲛族,如何?”

    逐云宫主的注意力全在“逐云妹妹”这四个字上。她先是一愣,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像是非常开心。

    她都已经上千岁了,都开始在老了,竟还有人喊她妹妹。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百里明川轻浮,反倒爱极了这个称呼。

    “好,很好!妹妹我等着!”

    逐云宫主将百里明川留在结界中休息,自己寻了借口离开。她赶着下北海去瞧一瞧,乾冥之力到底还在不在北海里。

    确定逐云宫主离开了,百里明川避开了仆人,终于忍不住跪倒在地上,他抱住了自己,没一会儿就忍不住发抖。

    条件已经谈妥了,他大可让逐云宫主救他。但是,他非但没有,还极力地掩饰,隐瞒。这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一点儿都不相信逐云宫主关于“血戾”的说辞。

    他可是孤飞燕口中的老狐狸啊!他打小就是在算计和蒙骗中长大的。想蒙骗他,门都没有!

    他身上的寒气退去之后,他已经清醒了。他喃喃着“血”字,并非嗜血,而是那个时候,他脑海里是一大片血腥的画面,仿佛无数的鲜血铺天盖地朝他汹涌过来,要将他淹没在血海之中,让他恐惧。

    他都已经要睁开眼睛了,却听到逐云宫主在自言自语,她说,“他想要血?”

    这句话让他突然意识到逐云宫主可能也不知道“血戾”的秘密,所以,他当机立断做了一场戏,试探她!

    他假意咬她,吸她的血,拒绝其他人。

    事实证明,他的怀疑是对!逐云宫主压根不了解“血戾”,她对血戾的解释,都在基于他的表现而杜撰出来的。至于驱寒,她是否也说谎了,他无法判断,毕竟寒气未退的时候,他都是昏迷的。

    寒气再次出现,他自然不会求逐云宫主。他想看一看,自己到底能被冰封到怎样的程度。他可不相信自己会死,毕竟,他得到这股力量至今,也不是第一次发作了。

    他裹紧了披风,紧紧抱住自己,一如方才,他开始瑟瑟发颤,牙齿打架。他倾倒在地上,本能一般蜷缩起来。不过片刻,他的双脚开始被冰封了。薄饼沿着他的小腿往上蔓延,一开始还算慢,渐渐地去快了起来。

    若是以往,他早就昏迷了。但这一回,他强撑着,倾尽全力保持着清醒。突然,他狠狠咬住了自己的手臂,以疼痛逼迫自己清醒。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他左手心里突然传来一阵温热。

    怎么回事?

    不过须臾,温热感就加重变得炽热,仿佛有火苗在手心里燃烧。

    百里明川摊开手心一看,竟见手心中一朵火焰虚影,它摇曳着摇曳着,突然就散开了,化成了一片火光乍得没入他手心里去。百里明川都还未缓过神来,就感觉到一股热气从手心里沿着手臂蔓延出去,流向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他双腿的寒气就这么被驱散了。

    寒气被驱散,热气也随即消失。

    百里明川有些无力,他还是坐了起来。他认真查看了自己的左手,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却怎么都没看出异常来。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刚刚亲身经历,他怕是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见为实”了。

    这火焰很明显可以帮他克制血戾带来的寒气,这绝非是逐云宫主施加于他的,他自小到大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力量。

    百里明川思索了许久,突然想起自己在天钰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甘草糖!那一次,他以血戾对付君九辰,逃走之后就昏迷了。

    他再次看向自己的左手手心,喃喃道:“顾云远……只能是他了!”

    这家伙,绝对有问题!故意留下甘草糖,怕是就等着他找上门吧!他已经派人去烟云涧了,他倒要看看顾云远是何方神圣,会给他怎样的回答?

    百里明川休息了片刻便起身,他随手擦了擦嘴角,却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他连忙舔了舔,随手以食指轻轻拭下嘴角残留的血迹。他以指腹轻轻摩挲,很快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是脂粉!逐云宫主的手背上有脂粉,而且应该挺厚的。

    年纪轻轻,怎么会在手上涂抹那么厚的脂粉呢? 她想掩饰什么?水姬见过她的鲛人真身,非常可怕。难得……

    百里明川被自己的猜测惊着了。他没有再往下想,但是,他心中有数了。

    他虽然确定了逐云宫主威胁不了自己,但是,千年前的真相他还是愿意相信一些的。他不介意继续装下去,弄清楚真相,他倒要看看,最后是谁利用了谁!

    接下来的三日,逐云宫主都没有出现。而百里明川哪都没去,他一直在结界里,一边企图驾驭自己体内时不时出现的血戾,一边等着立秋的到来。

    他之所以选择在立秋之日威胁君九辰和孤飞燕,正是因为水姬会在立秋之日有大动作,天炎和万晋的战场会在立秋之日正式爆发!

    三日一晃而过。立秋,到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