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身份,最终证实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个鲛人道出的真相,让大家都意想不到。

    这两个鲛人,包括钱嬷嬷手下的诸多鲛人对钱嬷嬷都不了解,只知道钱嬷嬷同为金鲛,却不知道钱嬷嬷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钱嬷嬷的真实面目,更不知道钱嬷嬷做了这么多事是为了什么?他们从记事开始就是奴隶,被圈养在一个海岛上,长大后有人被挑中为钱嬷嬷效力,大部分人都留在海岛,有护卫看守无法离开。

    君九辰和父亲交换了下眼神,继续质问道:“那个海岛位于何处,叫什么名字?”

    鲛人答道:“那岛名风火岛,在玄空大陆的东海上,离海岸十万八千里。非鲛族不可抵达。”

    君九辰又问:“你们可听说过云空大陆百里鲛族?”

    两个鲛人竟都摇头。

    从发现钱嬷嬷手下有金鲛开始,大家都怀疑钱嬷嬷同失踪的云空百里一族有关,甚至怀疑上了钱嬷嬷是通过《云玄水经》寻到两片大陆的水路暗道。可眼前两个金鲛给的答案,非但没有帮助,反倒让大家更加疑惑了。

    难不成,他们都猜错了?

    君九辰担心着阿泽,顾不上那么多,质问道:“她如今藏身何处?”

    鲛人有些犹豫,君九辰立马威胁:“你们最好想清楚再回答,否则后果自负!”

    鲛人这才供出钱嬷嬷的几处藏身之地。君九辰立马让大家分头找,他对孤飞燕道:“燕儿,你留下来陪着娘亲和明辰。”

    孤飞燕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点了点头。孤飞燕如此爽快答应,倒不全是因为自己失去了凤之力,而是她在琢磨一件事。

    君九辰他们刚离开,她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猛地就朝守在她身旁的秦墨看去,惊声:“你!”

    秦墨面无表情,也没说话,等着孤飞燕往下说。

    孤飞燕的嘴角勾起弧度,渐渐扩大,笑得越来越灿烂,她大声道:“我有办法了!我早该想到这个办法的!早该想到了!”

    秦墨还是站着,无动于衷。

    孤飞燕激动极了,拽住秦墨的手,道:“快,跟我来!快点!”

    秦墨看着她的小手,那淡漠的眼神里浮出了一抹复杂。很快,他就轻轻地推开了孤飞燕的手,他说:“主子,我跟你走便是。”

    孤飞燕沉浸在惊喜里,并没有将这小节放心上,她一边箭步往前,一边道:“快点快点!”

    孤飞燕将秦墨带到了瑶华阁的书房里,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纸笔,才道:“秦墨,把第一任妆婆画出来!快!画好了拿给逐云宫主瞧瞧!”

    关于钱嬷嬷的身份,如今可以肯定的便是钱嬷嬷是第一任妆婆,且为金鲛!与其各种推测,倒不如将她的真面目画出来,拿给逐云宫主瞧瞧!钱嬷嬷既是金鲛,逐云宫主应该认得才对!

    谁都无法肯定那张阴阳脸的女脸就是钱嬷嬷最真实的脸,但是或许就是了呢?怎么说他们都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秦墨明白孤飞燕的意识,他立马画出了第一任妆婆画像的半张女脸,而后对照那半张女脸,画完整张脸。孤飞燕看了一番,立马带上画像同秦墨一道去找逐云宫主。

    逐云宫主被关押在瑶华阁后院,也不知道是不是意志消沉了,她已然没有之前的傲气。她坐在榻上,双手双脚被绑,垂着脑袋。哪怕上了妆,都掩饰不了她身上散发出的苍老感。孤飞燕和秦墨走到她面前了,她连头都没抬,道:“湖很深,你们……”

    她以为孤飞燕要问《云玄水经》的具体位置。然而,孤飞燕让秦墨将画像展开,认真道:“你快瞧瞧,认不认得这个女人!”

    逐云宫主有气无力地抬头看来,然而,当她看到画像上的人后,她黯淡的双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随即充满了仇恨。她猛地抬手指向画像,手颤抖,唇齿也颤,愤怒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状,孤飞燕不由得紧张起来,急急问说:“你认得她,对吗?”

    “黎琴!她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贱人!”

    逐云宫主猛地倾身要扑过来,却被双脚的镣铐拦下,险些摔下榻。她恨意滔天,恨得哪怕是面对一幅画像都犹如见到真人一样,想摧毁!孤飞燕很熟悉她眼睛的恨意,这恨意在她提起九黎剑女的时候也出现过。

    孤飞燕庆幸自己想到了这个办法,却同时也非常意外自己得到的结果。

    她喃喃道:“这是我让秦墨画出来的妆婆女相。你我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妆婆就是九黎剑女黎琴。想必,你一定也不知道,九黎剑女身上其实有你金鲛的血统。她也是金鲛!”

    逐云宫主毫不意外,惊声:“你说什么?”

    孤飞燕道:“她是金鲛,她手下也有不少金鲛可用!她劫了君子泽从水路逃了。她……”

    孤飞燕犹豫了一番,还是讲实情都说了出来,“她就是孤家的钱嬷嬷,这几十年来一直潜伏在孤家。至于之前是否也以其他身份潜伏者,就不得而知了。”

    逐云宫主更加不可思议,道:“她,她也修成大完满了?这……这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逐云宫主突然怔住了,半晌,她才喃喃道:“当年是孤云远带她走的,难不成千年来,他们二人……他们二人……”

    逐云宫主还未说完,眼泪就先满处眼眶。她捂住了自己的脸,说不下去了。

    孤飞燕上前递上了手帕,淡淡道:“哭有何用?你应该不是喜欢哭的人吧?”

    逐云宫主无动于衷,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大声道:“他们没在一起!她潜伏在孤家,怕是同你一样,在等他。可惜她也没等到。孤家有一副孤云远的画像,应该是她画的,后来,她又给那幅画上了阴阳妆,落款了一句诗‘琴归是何夕,心于孤云远’。想必她是在你之后来的孤家,否则,你应该会见过那幅画。”

    逐云宫主缓缓抬起头来,眼泪沿着眼角滑落,可是,她眼角却露出了惊喜。见状,孤飞燕真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孤云远不喜欢九黎剑女,逐云宫主有什么好惊喜的呢?她的情绪,至于变化得这么大吗?

    孤飞燕本想嘛她几句,可话到嘴边,却还是停住了。或许,爱惨了一个人,就是这样子的吧?或许,这事落到她自己头上,她会更疯狂吧。

    孤飞燕深吸了一口气,道:“ 你还是好好想想,她为何会是金鲛吧!这里头怕是有天大的秘密吧!再者,阴阳妆既是她用来羞辱你的,为何她会给自己上了阴阳妆?还创建妆婆一派,让阴阳妆代代相传下来?”

    微信搜“香网看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