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终于还是来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芒仲离开后,孤飞燕终于开始吃饭了。她已经好几天都没进食了,哪怕再也没有胃口,她都需要填饱自己的肚子,做好最后的准备。她坐在桌前,双眸冷得甚至空洞,她一口一口,吃得特别慢。

    同样滴水不占的还有君九辰,芒仲过来复命后,见一桌饭菜全都没动,他着实忍不住,劝道:“殿下,多少吃点。”

    君九辰看都没看一眼,挥了挥手,让他出去。

    芒仲索性将饭菜端到他面前去,道:“殿下,这些都是王妃娘娘喜欢吃的。您,您……您再不吃,日后就再也……再也吃不着了!”

    芒仲都说不下去,两日的时间很快很快的,也就六顿饭而已。殿下就快要……没了!这些饭菜都是他特意吩咐厨子做的。

    君九辰这才抬眼,见那些菜色还真都是孤飞燕喜欢的,还有糕点。他自小就喜欢她的喜欢,哪怕是失忆的那段时间都没有忘记那些喜好。

    芒仲都快哭了,“殿下,您……您就看在王妃娘娘的面上,多少吃点吧!”

    君九辰无声,但是动了筷,安安静静地,一口一口,慢慢吃。他吃着吃着,却下意识抬眼往对面看去,他似乎忘记了,她已经不会再坐他面前同他一起用膳了。他很快就又低头,一口一口吃得特别快,可却给人更加寂静的感觉,寂静地令人心疼。

    他吃饱了,便令芒仲把东西收拾走。他原本想偷偷去看看她,可是走到了门口,却又折回来,坐着发愣。不见不会不思念,但是见了会更加思念。

    其实,在她要求两日后要见他之前,孤云远就告诉他赤灵石到了。他的目的就是将她逼上这条路,他自是猜得到她的用意。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在等待,而剩下的这两日,也只剩下等待了。

    此时,在药王鼎的黑暗空间的药王谷里。孤云远坐在悬崖上,他的脸色无比苍白,眉心处有一朵火焰,时隐时现。他俯看着脚下满山的药田,凤凰虚影就在药田里横冲直闯,似随时都可能冲破禁锢,冲出黑暗空间。

    突然,凤凰虚影一个急掉头,朝顾云远直冲过来,气势汹汹,势如破竹。刹那间,孤云远身上就爆发出一道火光,将他保护起来。凤凰虚影被挡在这火光之外,几番冲撞都突破不了,最后只能离去。然而,凤凰虚影离去之后,火光并没有消失,竟一点一点没入孤云远体内,好似灼烧他一样。孤云远那英朗的眉头蹙了起来,可是,他的眸光依旧淡定。

    火,就这么烧着烧着,已经烧了千年了。

    原本觉得千年漫长,而如今,竟觉得千年还不如两日来得长。

    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两日过去。阿泽却在护卫的护送下,一路往北走,日夜兼程赶往北疆。皇兄将孤云远的血给了他,托付他去开启永生结界,给梦夏一个交代。他很清楚,皇兄之所以委以重任,是为了支开他,为了让他有事可做,不至于那么难过。他没有拒绝的余地,所以只能拼尽全力去完成。他固执地希望,能赶在皇兄牺牲之前,完成他的交代。此时,他才刚刚离开南境地界,距离北疆还很远很远。他并不知道,他就剩下两日的时间了。

    等待的人那么多,那么伤,却没能留住时间的脚步。

    两日,一晃而过!

    清晨,轩辕睿一行人已经潜到茶坪山地界。除了重伤的秦墨,轩辕睿、顾七少、唐静、程亦飞、钱多多,牧然,唐家夫妇,宁承夫妇,金子夫妇还有逐云宫主,一支鲛人精兵全部出动,分散开从不同方向靠近茶庄。孤飞燕约了正午的时间,他们必须在正午之前就埋伏好,等待同孤飞燕里应外合!

    君九辰根本无眠,天亮的时候,他就开始擦拭乾冥宝剑,从剑柄到剑尖,一寸一寸地擦拭。芒仲早就带着医女,在门外了,他迟迟不愿意敲门,就盼着能多留殿下一会儿,哪怕一会儿也好呀!

    可是,他留不住!

    君九辰擦好乾冥宝剑,特意换了一身白衣,才走了出来。他看了医女一眼,淡淡道:“走吧。”

    他和孤飞燕的屋子一前一后,间隔一座花园。立夏之后,满园石榴花开,照灼连朱槛,玲珑映粉墙,热闹极了。他却一袭白衣,寂静凄凉,在热闹中安静地一步一步走向孤飞燕的房间。他止步在门口,抬手要敲门,却停住了。芒仲和药女跟在后头,见状,都不敢再上前,更不敢做声。

    屋内,孤飞燕在罗汉榻上坐了一宿,盯着紧闭的房门盯了一宿,就等着这堵房门被推开,等着一个了结。她早听到了脚步声,她变得更加安静了,就连呼吸都慢了下来。

    君九辰站了好一会儿,终究是放下了手。他低下头,退到一旁,嘴角泛起了一抹无奈的弧度。演了那么久的戏,不是应该习惯了吗?怎么到了最后这一场反倒一而再被旧习惯打乱呢?这个门,不应该他来敲的。

    芒仲是明白的,他握了握拳头,忍住心口苦涩,毅然敲了门。

    “砰!砰!砰!”一声一顿,特别响亮。

    孤飞燕本就等着了,盯着的,可听到这声音,她竟然猛地一颤,仿佛这才缓过神来。她那双空洞的眼睛,竟控制不住瞬间充满了泪水。她慌了,使劲地擦拭,不许泪水掉下来,更不许泪水留在眼睛里,一滴都不允许!

    不可以的!

    从神农谷到晋阳城,从晋阳城到茶坪山;从开春到入夏,从春社日到立夏后,她已经难过太久太久了,不可以再难过下去了!不可以这么脆弱无能的!

    已经跟自己说好了,不要他了!不爱他了!怎么可以再为他难过?还难过的话,还怎么杀掉他?她必须任何人都清楚,今日这一战,她必须活,他必须死!

    她一下一下地擦,越擦越着急,越擦眼睛却越红,眼泪却越多。她更急,胡乱地擦抹,擦抹着擦抹着,冷不丁甩了自己一巴掌。终于,她冷静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她下意识抬头看了过去……

    修修改改,二更深夜

    微信搜“香网看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