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厉少,七夕出事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聂欢黑线:“大叔,你这样的台词早已经落伍了。”

    “大叔?”严以枫的俊脸瞬间黑了一半,接着左右看了看。

    电梯里除了他,就是她!

    她这是在叫他大叔?

    靠,这辈子还没有被人叫过大叔……

    呃,等等,不是没有,前两天的小丫头。

    严以枫猛然一惊,盯着聂欢:“是你!”

    在酒吧遇到的丫头,求着他去墓地救夏七夕的那个丫头。

    怪不得,他觉得眼熟。

    严以枫目光直接打量着聂欢:“我说丫头,你不上课,跑这儿来干什么?”

    聂欢退到角落,防备的目光盯着严以枫:“不关你的事!”

    “呵,脾气倒是不小。”严以枫勾起了唇角:“当初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女人果然善变。”

    聂欢咬紧唇角,莫名心虚,于是移开了目光,不想和他继续说下去。

    正好,电梯门在此时缓缓打开。

    她心中不觉地松口气,在电梯打开之际就想第一时间出去。

    岂料,她刚走出电梯一步,就不知从哪儿冒出几名保镖,将她团团围住。

    聂欢不免一惊,盯着他们。

    保镖接到了通知,所以特地前来拦着聂欢。

    只是没想到,从电梯走出来的人还有严三少。

    他们表情怔了一下,为了不出错,连忙询问道:“严三少,这位小姐是和你一起的吗?”

    严以枫:“不是!”

    聂欢:“是!”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保镖一听,傻住了,到底是不是一起的?

    严以枫勾起嘴角,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聂欢:“小丫头,你几个意思?”

    聂欢嘴角一僵,尴尬地看向严以枫:“那个……我们的确是一起上来的啊。”

    “哼!”严以枫冷笑一声,直接转身走人。

    聂欢没想到他如此果断,不觉地愣了一下,接着顾不得那么多,冲过去抓住了他的衣袖:“那个……请你帮帮我!”

    唉,怎么就那么倒霉,每次都遇到他。

    严以枫停下脚步,低眸看向聂欢抓住自己衣袖的手。

    小心翼翼,微微颤抖。

    她很紧张!

    聂欢被他看得心慌:“我真的有急事,拜托你带我去见厉少爵。”

    他是厉少爵的朋友,一定可以帮她的。

    严以枫打量着她,想到了自己家族小妹每次求他的样子,最后眼神不觉地柔和了几分:“行了,跟本少爷走。”

    聂欢听到他的回答,脸上瞬间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朝他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跟上了他的步伐。

    两人一起朝厉少爵的办公室走去。

    此刻,宽敞的办公室里一片肃静。

    厉少爵正坐在他的专属椅上,仔细地看着手中的文件。

    助理秦漠也在,仿佛在等厉少爵开口。

    好一会儿,厉少爵才用低沉的声音问道:“对方的家属完全没有任何意见?愿意和解?”

    “是的!”秦漠斟酌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死者母亲也不曾露面,全交由律师处理,表态说虽然是少奶奶的车撞死了自己的女儿,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横穿马路,才会导致一切发生,她没有吵也没有闹,只是接受了赔偿。”

    厉少爵微眯着双眼,倒是有几分意外:“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补偿。”

    “是,我会尽快让律师办好此事。”秦漠推了推眼镜回答着,然后后退了一步,打算提出办公室。

    岂料这时,严以枫领着聂欢走了进来。

    聂欢看到厉少爵,便越过严以枫,急忙冲到了厉少爵的办公桌前,直接说道:“厉少,七夕出事了,请你想办法救救她。”

    厉少爵微怔,抬眸看向聂欢,眼神复杂:“你是谁?”

    “我是七夕的朋友,请你一定要救七夕。”

    “夏七夕?”厉少爵眼神一沉:“她此刻不是应该在别墅好好待着,会有什么事?”

    “她……”聂欢嘴角一僵:“那个……都是我不好,是我带着她离开别墅,才会害她被人带走了。”

    “被带走?”严以枫与秦漠惊了一下,彼此互看了一眼,接着又同时看向厉少爵。

    厉少爵浓眉一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浑身散发出一阵寒意:“她被谁带走了?”

    “我没有看清楚带走七夕的人是谁,可是我记住了他的车牌号。”聂欢回答着,随手拿起笔和纸,写下了几个数字,递给厉少爵:“这就是对方的车牌号!”

    厉少爵扫了一眼车牌号,然后目光看向秦漠。

    秦漠瞬间领悟,连忙走上前,拿走了车牌号:“我马上去查!”

    话落,他便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聂欢着急地皱起了小脸,目光看着面色阴沉的厉少爵:“厉少,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不能报警。”严以枫走了过来,认真说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贸然报警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夏七夕那么可恶,有仇人寻仇也不稀奇,算她活该。”

    “你!”聂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非常生气地瞪向严以枫,对他的话很是不满:“你这人真坏,落井下石。”

    严以枫见她如此,伸手指着她:“丫头,你又想翻脸,刚才求我忘记了?”

    聂欢深呼吸一口气,压着怒意,朝严以枫淡淡一笑:“严三少急着阻止报警,莫非是因为心虚?”

    “呵!”严以枫觉得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心虚?”

    聂欢冷哼一声回道:“你刚才也说了,七夕可能遇到仇人寻仇,你不正好是七夕的仇人?”

    所以,说话才那么恶毒。

    “什么?”严以枫被气笑了:“丫头,你的意思是我让人带走了夏七夕?”

    聂欢瞥嘴:“不排除这样的嫌疑。”

    “你!”严以枫气结,若聂欢是男人,他可就出手了:“丫头,你给我听着,本少爷如果要对付夏七夕,不会多此一举把她带走,我会直接拧断她的脖子。”

    聂欢蹙眉,想到那样的画面,一阵寒意顷刻间袭来。

    她用力握紧双手,挺直了腰板,鼓足勇气反驳道:“如果真是那样,七夕会咬你的。”

    闻言,严以枫嘴角一抽,整个人黑线。

    一瞬间,竟然无言以对。

    就连厉少爵的眉头也都潜意识地皱了一下。

    他深邃的眸子看向聂欢,心里倍感疑惑。

    夏七夕什么时候有一个年龄如此小的朋友?

    聂欢感觉到了厉少爵的目光,整个人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