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失眠的严三少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司机早已经等候在门口,在他坐上车后,车子便开车了别墅,前往医院。

    如同以往那般,厉少爵只要到医院,陆廷深就会调好时间,等候着他,为他服务。

    不过,今天有所不同的是,多了一位赶不走的病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严三少。

    厉少爵走进陆廷深的办公室,就看见了躺在移动病床上的严以枫。

    这一刻,仿佛有种位置被人霸占了不爽感。

    因此,我们厉少爵皱起了眉头,淡淡地瞥了一眼严以枫:“你怎么在这里?”

    “唉!”严以枫叹息一声,幽怨的眼神望向了站着的厉少爵:“既然来老陆这里,自然是生病了,不然谁愿意来看他?”

    “你这是在嫌弃我?”陆廷深也瞥了他一眼。

    严以枫不以为然,再次哀叹了一声:“我怎么就生病了?”

    “生病?”厉少爵嘴角一抽:“莫非精神错乱?”

    “呀,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严以枫生气,嗖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很无助地朝厉少爵吼道:“我失眠了,失眠了,失眠了!”

    靠,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尝到失眠的滋味。

    真不是滋味……

    “你居然会失眠?”厉少爵眸光微眯,目光却移向了陆廷深。

    陆廷深无奈地摊摊手,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

    严以枫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目光注视着厉少爵:“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你失眠的痛苦了,那什么……你又是因为失眠来找老陆?”

    厉少爵抿唇,深邃的眼睛微敛,淡淡回道:“不是,我的失眠……似乎好了!”

    “什么?”严以枫与陆廷深同时瞪大了双眼,惊呼了一声。

    然后,同样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厉少爵。

    严以枫:“老陆,我没听错吧?”

    陆廷深:“大概好像应该……没错!”

    严以枫:“老陆,失眠会传染吗?”

    陆廷深:“严三少,你的书都读去哪里了?”

    严以枫:“我去……他好了,我却失眠了,难道不是他传染给我了?”

    陆廷深:“按照你这样的说法,应该叫遗传,而不是传染!”

    “遗传?”严以枫愣了三秒才回过神来,俊脸顷刻间黑了,目光射向陆廷深:“窝草,你是想单挑吗?”

    陆廷深白他一眼,没有继续搭理他,而是转头看向在沙发坐下的厉少爵:“上次听你说失眠有所好转,我还有些不相信。现在看来,你是找到治疗失眠的原因了。”

    “好像……”厉少爵微眯双眼,停顿了一下,脑中浮现夏七夕的睡颜:“……是!”

    陆廷深抿唇,推了推眼镜,在厉少爵对面坐下。

    严以枫也起身,好奇地看向了厉少爵:“原因,什么原因?”

    厉少爵双手环胸,狭长的眼睛看着两人,像是斟酌了一番,才缓慢地开了口:“夏七夕!”

    “咦?”严以枫与陆廷深互看了一眼,接着又不约而同将目光移向了厉少爵:“什么意思?”

    厉少爵低眸,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下巴,仿佛陷入了沉思。

    严以枫和陆廷深等着他的回答……

    就在两人都快等不下去的时候,厉少爵才再次开口。

    “有夏七夕在,我便不会失眠。”

    “这样也可以?”严以枫惊住了:“夏七夕是药吗?”

    那个女人怎么看,最多算个麻烦。

    可她居然……

    “我昨晚试过一次,似乎我的推断并没有错。”厉少爵深邃的眸子看向了陆廷深:“你是医生,可否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有夏七夕在,他便不会失眠?

    “我……”陆廷深嘴角一抽,当医生这么多年,竟遇到了一个新问题。

    为什么?

    这简直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事情。

    一个女人可以治好一个男人的失眠。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之前只听说,女人能让男人失眠,就是在把男人抛弃后,男人心疼得无法入眠。

    比如,眼前这位严三少……

    最近,我们严三少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

    为此,他失眠了。

    现在倒好,一个常年受失眠困扰的人,忽然间因为一个女人,失眠好了!

    怎么感觉,女人像是祸害,好与坏都是因为女人!

    “咳咳!”陆廷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大褂,认真且从容地回道:“我的答案只有两个,第一次,一切也许只是巧合。”

    厉少爵。

    严以枫。

    “第二!”陆廷深意味深长的眸子,注视着厉少爵:“或许,夏七夕小姐有什么地方吸引着你!”

    厉少爵怔住,与陆廷深对视的目光,顷刻间变得深沉。

    陆廷深抿唇一笑,摊摊手:“这就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解释。”

    “这是什么鬼解释?”严以枫不屑地冷哼:“夏七夕那个女人说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咬人的本事更是无人能比,像她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吸引我们厉大少爷……咦,等等。”

    严以枫像是想到了什么,惊讶的目光移向了厉少爵:“你你你……你该不是喜欢上夏七夕了吧?”

    此话一出,三人同时愣住!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整个屋子的气氛,瞬间变得怪异。

    最后,陆廷深与严以枫将目光锁定住厉少爵,因为只有他可以给答案。

    厉少爵对上他们的目光,猛然间回神,接着随手拿起抽纸盒砸向严以枫:“胡说八道什么!”

    不可能!

    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上夏七夕那个女人!

    正如陆廷深所说,也许一切只是凑巧罢了。

    厉少爵正了正心神,认为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随即,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优雅地扣着西服纽扣。

    既然有了答案,他便不需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严以枫见厉少爵如此态度,顿时松口气:“我也希望自己是在胡说,天下好女人多了去,谁不比夏七夕好?”

    就夏七夕背着找男人这一条,严以枫就觉得她配不上了厉少爵。

    所以,作为好兄弟的他,坚决反对厉少爵喜欢上夏七夕。

    陆廷深将一切尽收眼底,可是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勾起了嘴角。

    直到厉少爵打算离开,他才忍不住说了一句:“不管什么原因,厉少奶奶对你的失眠有帮助是一件好事!之前听严三少说,希望你把厉少奶奶送去国外,我个人认为厉少奶奶还是留在你身边为好,你的失眠能够治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作为你的医生以及朋友,我不管厉少奶奶之前做过什么,我都希望她能留在你身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