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酒店被交于郑美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威廉心里担心着夏七夕,并没有在意这些,也没有认真听吉米说什么。

    反倒是严以枫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因此拿过高跟鞋仔细瞧了瞧。

    果然,他发现高跟鞋断裂的地方有些奇怪,裂口处太平了,压根不像是意外断开,反而像是被人故意切开的。

    严以枫向来精明,一点线索也得想出不少事。

    他不由地微眯了双眼,暗暗想着,难道夏七夕是被人故意算计了?

    可,谁敢算计她?

    还是说,她自己故意搞事?

    严以枫不解,带着疑惑的他没有犹豫,也前往去找厉少爵。

    这些事情,他得跟厉少爵谈谈。

    如果是夏七夕搞事,他得劝厉少爵把她赶走。

    若是别人算计夏七夕,那么这个人的目的就值得深究了。

    。

    厉曜天来到酒店后,便在酒店经理的迎接下来到会议室。

    在厉少爵到了的时候,他直接拿起桌上的花瓶朝厉少爵砸去。

    虽然花瓶最后没有砸中厉少爵,但是可以看出厉曜天真的是动怒了。

    他气得发抖的手指着厉少爵,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厉少爵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言不发,等待着他先说。

    陪同在厉曜天身旁的郑美丽,倒是忍不住上前,安抚着厉曜天:“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无济于事,我们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解决现在的事情。”

    “都变成这样的了,还怎么解决?”厉曜天面色铁青,怒吼着瞪向厉少爵:“你,立刻跟夏七夕离婚,然后把她给我送出国,我永远都不想见到她。还有,酒店你也别管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不同意!”厉少爵看向厉曜天,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

    厉曜天一张老脸蹭蹭地红了,被气得!

    “我怎么就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说着,他又拿起椅子朝厉少爵砸去。

    幸好秦漠及时拉开厉少爵,他才没有被砸中。

    厉曜天更是生气,伸手指向厉少爵:“你居然还想护着那丫头,还敢说不同意。现在酒店门口被叶倾心的粉丝围着,他们誓要讨回一个公道。各大新闻也都在报道,酒店总裁夫人夏七夕推国际名模叶倾心下台,大街小巷的人都看着新闻,各种揣测和怀疑都直指酒店,酒店的声誉一落千丈,这就是你管理的酒店?你到底还有什么底气敢说不同意?”

    “爸……”

    “现在我不是你爸,我是酒店负责人!”厉曜天直接打断了厉少爵的话,接着不容拒绝地说道:“既然你没有办法管理好酒店,那么我就收回酒店,也算是给外面的人一个交代。从这一刻起,酒店由美丽管理,你不许再插手!”

    “不可以!”厉少爵俊脸一沉,没有继续忍耐:“酒店是母亲的,我不允许你把它送给这个女人!”

    “我是你的老子,我决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反对!”

    “我不管,您要拿回什么都可以,哪怕是拿回东矅集团,甚至……我的命,可我不准您拿酒店!”厉少爵态度决绝。

    “你!”厉曜天再次震怒,也因为怒,说出的话顿时失了分寸:“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救你,让你死了算了!”

    这句话,犹如一把刀,直接刺在了厉少爵心上。

    他面色瞬间一白,深邃而黝黑的眸子盯着厉曜天。

    哪怕厉曜天拿东西砸他,他都没有露出如此表情。

    厉曜天在对上他目光的时候,

    所有的怒火也在顷刻间止住了。

    他刚才都说了什么?

    一时间,会议室的气氛变得尴尬非常。

    唯有郑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笑意。

    此时,门外传来夏七夕的声音。

    夏七夕想进会议室,可是被厉曜天的保镖拦住了。

    她十分无奈,只能望着会议室。

    在听到里面争论声的时候,心里非常的沉重。

    因为见过厉曜天,她知道厉曜天的脾气。

    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厉曜天一定很生气。

    既然事情因为她而起,那么一切后果就应该她来承担,而不是……厉少爵。

    片刻,厉少爵才像是找回自己的思绪,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目光始终看着厉曜天。

    而他原本暗淡的眼神,忽然间恢复了平静,平静到让厉曜天慌张。

    “少爵……”

    “时间如果可以倒回……”厉少爵打断了厉曜天的话,语气不带一丝波澜地说道:“我希望您真的可以不用救我,而是……救他!”

    闻言,厉曜天眼中顷刻间闪过一抹伤痛。

    接着,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坐在了椅子上。

    厉少爵视若无睹,也没有继续再说下去,而是冷漠转身,决绝地离开了会议室。

    秦漠随后也走出会议室……

    他冷声对秦漠命令道:“谁都不准跟着。”

    秦漠与保镖完全愣在了原地,不敢再上前。

    夏七夕见厉少爵走出会议室,便着急地走向他。

    然而,厉少爵却像是没有看到她那般,直接走向了电梯。

    夏七夕抿唇,咬着牙忍着痛,跟在他身后。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厉少爵乘坐电梯离开。

    “厉少爵!”夏七夕喊着他,伸手想阻止电梯门关上。

    可惜没能成功,反而整个跌倒在地。

    “七夕。”聂欢见她摔倒,连忙上前扶着她:“你还好吗?”

    夏七夕抿唇,心里酸涩无比,更加自责不已:“都是我不好……”

    “当然是你不好。”严以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夏七夕面前。

    聂欢听他如此说,有些生气:“严三少,七夕已经很难过了,你干嘛还要落井下石。”

    “呵呵!”严以枫不满地斜睨聂欢一眼,接着目光又瞥向夏七夕:“现在难过有什么用,刚才秦漠告诉我,厉家老爷子将酒店交给了他的女人郑美丽搭理。你知道酒店对我们厉少意味着什么吗?”

    夏七夕的小脸顷刻间变得苍白:“怎么会这样……”

    不是说好三个月的吗?

    “严三少,你到底想说什么?”聂欢不解,疑惑地瞥了严以枫一眼。

    严以枫双手环胸,盯着夏七夕说道:“多年前,厉少爵的母亲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辞而别,离开了东城,任由厉少爵怎么寻找,也没有找到她。酒店是厉少爵母亲创办的,对他来说,酒店就是他母亲留给他唯一的念想,唯一的回忆。现在,这一切落在了郑美丽的手中,可想而知我们厉少应该有多难过?”

    “居然是这样……”聂欢怔了怔,仿佛瞬间懂了。

    夏七夕听完严以枫的话,眼泪顷刻间滚落下来,完全不受她控制。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