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她算哪根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七夕盯着椅子沉默片刻,然后直接上前坐在了椅子上。

    她漆黑的眸子看向前方,全是陌生的一切。

    就像是这个位置那般,让她陌生不安甚至很压抑。

    厉曜天就是因为这里的一切,所以才会害爸爸?

    就因为这一切,她从小失去爸爸,从小跟妈妈相依为命。

    夏七夕心里不免酸楚,想到妈妈让她留在厉家的目的,让她为爸爸报仇,拿走属于厉家的一切。

    可是仔细想来,她一件事都没有做好,根本没有能替爸爸报仇。

    这让她心里不由地又升起一抹歉疚。

    本来还想拿到酒店,事情也被她搞砸了。

    不仅如此,反而让妈妈也陷入了危险当中。

    她……真是没用。

    夏七夕越想越是懊恼,眉头也皱在一起,白皙的手握成拳,忍不住一下又一下地敲打自己 的脑袋。

    “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拿走厉家的一切?”

    才能替爸爸报仇,才能满足妈妈的心愿?

    到底要怎么做?

    就在夏七夕无比纠结的时候,却不知她的一切都落入了厉少爵的眼中。

    在会议室开会的厉少爵,听着下属讲解的时候,破天荒头一次走神。

    他竟然想到了夏七夕,不知道她一个人待着是不是很无聊。

    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打开办公室的监控。

    却不想,第一眼就瞧见夏七夕坐在了自己的专属椅上。

    这女人……胆子倒是很大。

    至今为止,还没有谁敢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

    厉少爵双眸微眯,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

    不过说生气,他也没生气。

    而转眼间,夏七夕又露出一副很难过的表情,甚至还皱起了眉头。

    此刻的她,倒是和平时傻乎乎的她不太像。

    厉少爵瞧着,竟不知不觉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什么事情让她难过?

    莫非,被人欺负了?

    厉少爵想到这里,俊脸不由地沉了沉。

    高管们瞧着,一个个都变得经常起来。

    暗想,难道有什么做得让总裁不满意了?

    唯有秦漠知道,他们总裁走神了。

    只是,他们总裁怎么会在会议时间走神?

    这可是不是他的作风……

    厉少爵没有注意到大家纠结的表情,而是一直锁定着电脑屏幕上的夏七夕。

    这一刻,他隐约间听到夏七夕说话了。

    音量虽小,可足够他一人听见!

    她说……怎么样才可以拿走厉家的一切!

    闻言,厉少爵的眼神瞬间骤然变暗,脸更是在刹那间黑得像是泼了墨汁那般。

    夏、七、夕!!!

    看来她不只是胆子大,野心也不小。

    竟敢一次次说要拿走他的东西!

    之前,他以为她是在生气胡闹开玩笑。

    现在看来,她可是挺认真的。

    她难道想拿走属于他的东西,然后跟别的男人双宿双飞?

    哼,做梦!

    厉少爵狠狠的一掌拍在了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会议室的所有人,猛地一惊,嗖地一下不约而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纷纷看向厉少爵。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厉少爵却没有看他们一眼,而是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形色十分匆忙。

    “总……总裁!”秦漠想喊住他,但是没有来得及,只能看着他离去。

    秦漠黑线,最后无奈地上前,主持会议。

    而厉少爵离开会议室后,直接阔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浑身散发出的冷意,可是冻住了不少人。

    总之,整栋大楼的气温都像是降了几度。

    正在工作的秘书小姐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当她们抬眸看来时,无意间瞧见他们总裁跟一阵风似的,回了他的办公室。

    秘书小姐愣住了,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待在厉少爵办公室的夏七夕,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脑袋瓜里还想着关于报仇的事。

    她烦恼地嘟着小嘴,双手托着下巴,清澈的黑眸转动着。

    突然,门一下被推开,发出碰地一声巨响。

    夏七夕猛地一惊,转而朝门口看去。

    正好,一眼就看到厉少爵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她心里咯咚一声,莫名地心虚,接着下意识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却不想,用力过猛而触碰到了痛脚。

    “哎呀!”她顷刻间痛呼一声,抬起了痛脚,可身体因此失去了平衡。

    下一秒,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十分的狼狈!

    厉少爵刚想质问夏七夕,就无意间看到她摔了个彻底。

    他眉头一拧,质问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处。

    “痛,痛死我了。”夏七夕趴在地上,手抓着受伤的脚,继而抬头瞪向厉少爵,语气十分的不满:“喂,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进门要先敲门吗?”

    突然闯进来,这是要吓死她的节奏吗?

    随着夏七夕的话,终于拉回了厉少爵的思绪。

    厉少爵正了正心神,表情仍然带着不悦,修长的身影走上前:“夏七夕,这里可是我的办公室!”

    居然还让他敲门,她算哪根葱?

    “你……”夏七夕疼得难受,想反驳却被堵得哑口无言,她暗暗咬牙:“你的办公室又怎样,你知不知道,我的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

    厉少爵眸光微沉,盯着趴在地上的夏七夕,脑中想起她刚才说的话,心里越发的生气:“你确定是心脏病,而不是心里有鬼?”

    “什么心里有鬼呀?”夏七夕瞥厉少爵一眼,不以为然地试着慢慢站起身:“我心里才没有住着鬼呢!”

    厉少爵冷哼一声:“整天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想着如何夺别人财产的人,心里住着的不是鬼又是什么?”

    “哈?”夏七夕一惊,黝黑的大眼睛顷刻间看向厉少爵。

    当对上厉少爵仿佛洞悉一切的目光后,她起身的动作顿住了。

    这家伙什么意思?

    他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夺别人的财产?

    夏七夕一怔,恍然间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顿时惊呆住。

    不是吧?

    莫非他听见了?

    可是,不应该啊!

    夏七夕的身体不由一颤,双手下意识地紧握,闪烁的目光打量着厉少爵,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是听不懂,还是在演戏?”厉少爵直接拆穿夏七夕话,并且在夏七夕面前缓缓蹲下,与她平视:“夏七夕,你是想让我把你刚才坐这张椅子上说的话重复一遍?”

    “刚才……的话?”夏七夕嘴角一僵,呆呆地盯着厉少爵。

    完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